2019-01-08 15:54:36冽玄

一月短記。

  ※新年快樂!
  【一月八日】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忽然
  反省了整個經過以後,發現自己其實也輕忽了對方的性情。
  既然不是第一天知道後面會受到何種報復,為何當初又要把信任託付咧?
  所以,是我自己自食惡果,反倒怪不得對方。
  只是很不甘心,畢竟曾用盡全力去做的,哪能說割捨就割捨。
  然後因為這份不甘心,我又決定重頭來過了。
  就算兜圈子,只要能好好完成的事情,就沒有什麼好計較了。
  至少要對得起自己的堅持啦(被打)
  
  轉眼農曆年將近,我怎麼還在這裡--我說稿子進度(!)
  當然還有,我怎麼還在新聞台發文啊XDDDDDDD之前很積極把文章搬到新家,現在看著搬過去的文章,果然老調重彈(?)反正就是,為何新家那邊發文那麼麻煩啊……新聞台只要先用快速發文隨便一丟,丟完以後再開編輯定分類,就大功告成了,了不起也只是改一下英文字的字體。
  可是新家那邊是要自己對格式的,從頭到尾,雖然質感比新聞台好太多,不過就是懶!(理直氣壯是怎樣)
  
  不能免俗,新的一年還在這裡閒逛的各位大德,非常感謝您。
  有力氣就會繼續更新,沒力氣至少也有段子可以看,真的消失也還是會回來。
  謝謝。
   
  【一月十日】
  上月底入坑的《來我家玩吧》,兼具職場陰謀論、鄉村工具人、破落莊園窮學徒等元素於一身的經營類型手遊,越來越難玩(靠)
  算了,這種類型的遊戲一定是越高等越難玩,因為不想隨大流(?)所以強迫自己平心定氣地種田。
  接著發現如果不升等就不可能做到完整的過家家遊戲的精華--裝飾房子。
  因此只得認命過著被NPC呼來喚去的生活了(毆)
  好險這遊戲外觀我都沒有想要課一單的衝動,但……家具裝飾跟倉庫格數之類的,都會用到台幣才能買的虛擬貨幣,只能忍下衝動,努力耕作!
  好玩的點是,終於能讓我農了,我曾跟朋友說過好想在家機上玩類似《牧場物語》的遊戲,當然最理想的就是《蘇菲的鍊金工房~不可思議書的鍊金術士~》這款,但我還沒買(喂)
  於是這款手遊就很好地讓我解渴了。雖然玩一玩還是會覺得自己落入免洗的套路中,可是……我就喜歡玩家園啊啊啊啊--說到這個,真的好想玩古三。
  但電腦的硬體吃不住XDDDDD說不定連古一都跑不動(ry。一面想換電腦一面又想買遊戲orz
   
  【一月十一】
  《詐欺遊戲》太好看了!(毆)
  昨天看漫畫看到堪稱廢寢忘食的地步wwww好喜歡秋直兩人的互信互助,尤其秋山還堅定地說出:「我一定會保護妳。」這種話!少女心飛起,然而粗神經的小直表示:福永先生喜歡你啊(喂)
  其實目前看下來覺得兩人頂多算羈絆,還不至於CP,但很喜歡兩人的互動!所以成為CP完全可以好嗎(欸)自己心中覺得很精彩的是少數決、走私遊戲、17張,走私遊戲看到反間成功大快人心(誤)不過前面其實各種危險,當然每一次對戰都有極度劣勢的時候,但搶椅子是讓我最不緊張的(喂)可能是因為秋山組大多暗地布局,讓檯面上互相纏鬥的緣故吧!
  少數決和福永對戰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秋山威能讓人折服XD至於17張非常刺激,尤其秋山能在離輸僅剩兩局的機會中,絕地反擊,簡直神了(毆)事後他說自己的確有被追迫到一度焦慮,我也捏了把冷汗,反而是最穩操勝券的秋山,贏得格外辛苦來著。
  於是就,暗搓搓地繼續看下去!
  (後來回家看到晚上十一點把整套看完了,超級爽快www

  【一月十四】
  「我要成為釣魚王!」
  因為心情太鬱悶,所以在這抒發一下。
  自從被使骸七星鱸打臉以後,忽然意志消沉(喂)
  就算湖之主用200耐久釣到,我還是沒自信跟使骸七星鱸再決鬥一次--順說,拿非利石斑我用約400的耐久釣到,雖然還不夠理想就是orz現在就是,如果其他大魚300左右沒拿下,那使骸七星鱸就只會離自己越來越遠!即使這樣激勵自己,我卻還是拿不準到底要怎麼釣。
  湖之主之所以能200完封,是因為牠的攻擊方式比較慢,轉頭也有一定的反應時間,比起鱸魚類,轉頭跟攻擊一氣呵成相比,湖之主真的是個入門款。差別在於湖之主HP真的太高,釣一隻半小時就過去了(說不定還超過(毆)
  使骸鱸則是無時無刻都在攻擊狀態,還是我左右移動不夠快呢……後來用潮汐石斑練習快速左右移動試探方向,潮汐石斑比使骸鱸稍慢,但是已經比湖之主靈活多了,壓在300內釣上還可以。但上次1500釣使骸鱸,可能是我太輕敵跟不熟悉動向,結果居然被牠壓制得死死的,直到線斷掉。太傷心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的釣魚技術這樣差!
  現在就默默耕耘著其他大魚,這樣想想,會不會粉紅惡魔雀鱔我會再次翻船啊……(喂)
  如果這兩隻釣不到,就別妄想成為釣魚王了啊(哭)
  memo:使骸七星鱸(神影島)、帝王巨骨舌魚(維斯貝爾湖.北湖岸)、史提利亞黑鮪魚(希吉拉海-歐爾提謝岩島外圍.獨角鯨支線)、德涅爾尖吻鱸(雷爾提海岸-卡宴附近)

  【一月十六】
  昨天去多魯爾洞窟玩耍,最後一刻要準備鑽進洞裡找隱藏迷宮的門,中了混亂不小心跌下去,然後戰鬥就隨之結束了--心裡只有一個幹字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待在上面穩穩的,結果隊友不給力,打超久的--我明明都已經把小王丟魔法丟死了好麼(毆)我沒料到最後還有一波小怪,隊友莫名打超久,搞得我今天要再去放梯子(執著)

  【一月二十五】
  我終於在前幾天把梯子放下了(好慢)
  前些天偶然點去看舊友的報台,接著又忍不住思考起來。
  當時我好像知道對方為何消失的,對方也留言給我,也幾次不敢出現在我這裡。
  可不知道為什麼,如今抽離了來看,其實我在對方心中真的重要嗎?
  也許並不是,只是剛好我是適合的那個,剛好我付出的真心,可以讓對方給我一句「交代」。
  但這種說法,還是太無情了。
  也或許這種說法,才是真相?
  我不知道。
  十二年了,我寫了多久,對方就離開多久。
  她仍在我心中占有一個位置,可我對她而言,只是個過客。
  我常常在想我一個人在這裡寫是為了什麼,明明是為了我自己,明明是因為我視創作為生命。
  可或許也是因為,這是個起點吧,既然是起點,就會想走到終點啊。
  我一個人的終點--這種中二的想法,當然是沒有的啦XDDDDDDDD
  說不定,只是想看報台究竟還能存活多久,天空都變成時代的眼淚了好嗎wwww

  【一月二十八】
  星期五晚上,我終於,釣到,粉紅惡魔雀鱔了O_____Q(情不自禁想大哭一場)
  在征服牠的過程中,我彷彿從釣魚這件事得到了人生啟發:不該安於現狀,要勇於追求。
  最好的防守就是攻擊!我要跟你同歸於盡啊啊啊啊--在這樣的OS下,總算釣到這個可恨的SB了。
  真想賞這條魚兩巴掌,幸好我杜彭一個也沒用完就釣到(!)
  杜彭可是45,000代幣買的欸,超貴好麼!
  接下來還有,帝王巨骨舌魚在等我,最後還有,使骸七星鱸……想到這些我的心,好累。
  但可能會先去釣黑鮪魚,因為想收集料理(毆)
  自己memo一下:梅路羅白金鱒的攻擊模式跟粉紅惡魔雀鱔相同。

  雖然每次都很想講:Ok,fine.但現實情況就是不ok啊!
  查了一下發現這句的引申義的確是:好,沒關係,(但是我不同意。)wwww
  算了我還是放棄聊天當個邊緣人(毆)

  【一月二十九】
  Re:BIO2感覺真的好棒,但是被暴君追實在太有壓力了XDDDDD
  現在只期待老卡順利生產逆轉中文版啊!123456我都買!都買!
  順道一提,自從看到《來我家玩吧》的師父戴伊出場後,我就開始……想要萌師徒了(艸)
  不過徒弟的設定有點空虛,感覺用蘿莉養成比較刺激一些,我會不會真的寫手遊同人啊……
  
  【一月三十】
  雖然說,一生一世一雙人確實不是時代背景的觀念,但明明有滿多解套方式的呀。
  不必到女尊的地步,只要女性能從官、繼承家業,那嫁娶就不再有姬妾的隱憂。
  又比如說,提升女性地位後,談嫁娶也有可能是男方帶嫁妝嫁過來的。
  當然也可以說一夫多侍才公平,但我很好奇啊,每個人心中的君王只能有一個,如果對多位君王忠誠,就是最下三濫的不忠不義,那他們自己又如何呢?女子雖不是君王,可她也只有一個人,她忠於你,你拿什麼不忠於卿?其實很多觀念都是相對的。
  既然是小說,我還是覺得解套方式比針對歷史去鑽牛角尖來得好。
  比如《李娃傳》的鄭生,為什麼在李娃幫助他功成名就之後求去(還讓他去娶高門之女),他卻流淚道:妳若要離開我,我現在便去死了吧!
  原文如下:
  「娃謂生曰:『今之復子本軀,某不相負也。願以殘年,歸養老姥。君當結媛鼎族,以奉蒸嘗。中外婚媾,無自黷也。勉思自愛,某從此去矣。』生泣曰:『子若棄我,當自剄以就死。』」
  連他們自己的創作都能有一生只願與卿相隨的情節,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啊?
  唯一讓人覺得不可以的,只有感情不夠深厚、專心致志不夠,也無法同甘共苦,那才是不能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藉口。

  講完上面那段一整個早上都超鬱悶,好想罵髒話喔喔喔喔--(突然)
  但我還是要堅持烏托邦式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