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23:19:27李阿熊

2018.06.12(二)

於是,今晚跑去找女友充電,我的精神糧食已耗盡,已撐不住這樣過度小劇場來耗竭。

加上發燒兩晚沒睡好。

盧了老半天女友才答應讓我去接她,因為她不確定她幾點結束。


至少見到了人,態度是正常的(沒太冷淡,也沒太熱情)
我就放心了。


然後,她說

「多吃點藥蛤」




不同的愛情,不同的面貌。

還記得大一那時,爆米花說她身體不舒服要來我房間休息,因為我給了她一副鑰匙,她跟我報備後就進來休息了。
於是我翹了人生第一堂課,飆回來陪她,雖然我沒辦法多做些什麼,但陪伴,我認為很重要的。

於是才發現,我總是在對方生病時,想衝去陪伴,準備食物。

過去不懂得,現在才發現,原來那是我希望也被這樣對待著。

想起那時Tina煮的粥,好好吃,好懷念。

還會有這樣的人對待我嗎?

也記得紫維也會陪伴,但怎麼陪,不太記得了。


而現在的課題,是學會接受這樣的養病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