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饕客也瘋狂的在地美味 贊助
2021-07-12 15:16:54陳跡

那個將軍家的紈袴子6---金槍銀槍鐵槍三槍不倒丸(BL慎入)

在顧長飆的示意下,煙雨又找了兩位技巧高超的姊妹進來幫顧長飆,但不知道為什麼,總在有點起色時,明玉梭跪著服侍他的樣子,又闖入他的腦海裡,然後就功敗垂成。

 

他覺得可能是那個明玉梭害他心理產生陰影了,等過陣子把那個陰影忘掉,人就會好了吧?

 

又過幾天,顧長飆再去找煙雨,卻還是一樣的狀況,煙雨看顧長飆大頭和小頭一起垂頭喪氣的樣子,便建議他。

 

「不然顧公子,您要不要試試吃藥啊?」

 

她們花影閣因為執業需要,這方面的偏方不少,這也是花影閣生意歷久不墜的原因。

 

顧長飆愣了一下,他才23歲啊!這樣就要吃藥了嗎?這種人倫悲劇,就真的要發生在他身上了嗎?

 

顧長飆不知道,如果吃了藥真的可以重振雄風,那還算是幸運的。

 

他也沒有預料到,滿懷期待地吃了煙雨拿來的「金槍銀槍鐵槍三槍不倒丸」後,他兄弟卻還是垂頭喪氣。

 

他開始覺得,是不是他的人生過得太鬆泛,說文論武都未曾認真努力學習,他們顧家先祖有靈,真的顯靈來懲罰他了?

 

顧長飆離開花影閣時,整個人都還是恍神的。

 

 

 

他的人盯著近水樓,盯了許久都沒有發現明玉梭的蹤跡,顧長飆幾乎都要放棄了。

 

顧仁看他最近那副失魂落魄的死樣子,便鼓勵他,不如多練練武功,讀讀兵書,讓自己忙一些,也省得想那些有的沒的。

 

在這段期間,寧遠將軍,也就是顧長飆的父親顧天屹,征伐東夷族大獲全勝,帶著顧長司凱旋歸來,皇帝的獎賞不計其數,上門恭賀的人絡繹不絕,慶功宴席開百桌,顧長飆他弟弟顧長司神清氣爽,神采飛揚地跟著顧天屹招待賓客,儼然顧家未來當主的態勢。

 

顧長飆他娘照例又氣瘋了,跑來罵顧長飆不成材,無功無業也就算了,連個老婆都娶不到。

 

將軍府外頭鑼鼓喧闐熱熱鬧鬧地,就顧長飆這個嫡長子住的後院這裡冷冷清清,淒淒慘慘。

 

因為身體的關係,他也沒法逛花樓了,躲在房間裡,看著拔步床頂發呆,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顧長飆才又恢復意識。外頭的熱鬧都已經冷清下來,夜已經深了,房裡闃暗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從窗外照了進來。

 

照上了他的榻。

 

模模糊糊間,顧長飆好像看見,他的身邊坐了一個人。

 

他直覺是他娘又來罵他了,叫了一聲。

 

「好啦娘,我知道了啦…….

 

說完,顧長飆覺得怪怪的。

 

他娘是個身型有些富態的官家夫人,而眼前的人看上去,瘦削而挺拔。

 

 

 

顧長飆全醒了!

 

坐在他榻邊,正微笑看著他的,不是那個殺千刀的明玉梭卻又是誰?

 

「你……..

 

顧長飆馬上坐了起來,右手探到腰間,想拔出他慣用的兵器,平常纏在腰上的金蛇鞭!

 

這一摸非同小可!他腰上空了,不但金蛇鞭不見了,腰帶也不見了。

 

 

 

「你在找這個啊?」

 

但見明玉梭從背後拿出一圈他的腰帶纏著金蛇鞭,在顧長飆面前晃晃,然後丟到牆角去了!

 

 

 

「姓明的你竟敢來!」

 

顧長飆一掌便要朝明玉梭揮去,明玉梭頭一偏就化去了他的攻勢,長臂一伸,朝顧長飆周身大穴點去!

 

顧長飆動彈不得!

 

 

 

「聽說你在找我,敢情是想我,我便來了。」

 

說完,明玉梭開始解顧長飆的外衣。

 

「你竟敢……給我住手,我要叫人了!」

 

顧長飆眼睛瞪得老大,看著明玉梭的手在他身上游移,外衣衵衣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剝個精光!

 

 

 

「你叫啊!我知道將軍府守備森嚴,把守衛們叫來,我就死定了。」

 

明玉梭俯身向顧長飆,在他耳邊輕聲道。

 

「只是,你捨得嗎?」

 

「你……你這個瘋子……明玉梭你就是個瘋子…….

 

顧長飆壓低聲音用了很多惡毒的話飆罵明玉梭,但就是沒嚷嚷起來。

 

明玉梭沒理他,繼續扒他衣服。

 

 

 

此時,一支夜巡的守備隊巡過後院,聽見深夜了大少爺房裡還有說話的聲音,隊長不禁關切道。

 

「大少爺,您還好嗎?」

 

明玉梭動作停了一下,抬頭看著顧長飆。他雖然不能動,但還是可以說話的。

 

此時,他大可以呼救。

 

明玉梭伏在顧長飆身上,抬頭看著他,等著他的反應。

 

 

 

「大少爺?…..喂,咱們過去瞧瞧。」

 

那隊長十分盡忠職守,顧長飆沒有回答,他覺得有些奇怪,招呼了部下就要過去。

 

顧長飆看了明玉梭一眼,冷汗涔涔。

 

 

 

「沒事,剛剛說夢話呢,你們辛苦了……」

 

「這樣啊。大少爺您房裡有別人嗎?」

 

隊長想起剛剛的聲音不大像是夢話,倒像是有兩個人的聲音。

 

「沒有……今天家裡賓客多,有些混亂,你們趕緊加強巡邏去!」

 

顧長飆只想趕緊支開那些守衛。

 

「好,那少爺您也一切小心。咱們走,前院還沒巡呢!」

 

終於,那隊長帶著小隊離開了。

 

 

 

伏在顧長飆胸前的明玉梭,竟感覺顧長飆似乎鬆了一口氣。

 

這麼關心他的安危,嘴巴說不要,身體倒很誠實?

 

 

 

突然,顧長飆感到一股異樣的麻癢感,從胸口直竄下腹!

 

明玉梭正在舔他胸前的蓓蕾,另一手揉捏著另一邊!

 

啊,又來了!這傢伙今天到底又要幹什麼啦!

 

顧長飆覺得他是緊張的,但緊張中卻又抱有期待。

 

明玉梭弄沒多久,顧長飆覺得身體的某部分竟然硬了!

 

那是顧長飆睽違已久的感覺。

 

竟然是因為一個男人而硬了,花影閣那些姊姊妹妹三槍不倒都沒能讓他硬……

 

不……不會的……他愛的是女人啊啊啊啊……..

 

 

 

將顧長飆的火撩起了一些,明玉梭突然沒有動作了。

 

顧長飆有些失落,但可恨他穴道被制,竟然跟上次一樣慘,毫無反抗之力。

 

接下來,顧長飆鼻血簡直要噴出來了,血流成河。

 

但見明玉梭跨坐在他身上,開始脫自己的衣裳。

 

 

 

他習慣穿黑衣,讓顧長飆有明玉梭身型瘦削的錯覺。

 

明玉梭將長袍脫下,順手丟到榻下,再解下衵衣,裡褲,長期鍛鍊的身型肌肉結實卻線條和順,細腰上沒有半分贅肉,玉臀挺翹,肌膚光滑照人。

 

顧長飆也不是第一次看見男子的裸身,他自己也是男人而且身材不差,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曾經讓他爽過的明玉梭一絲不掛的樣子,竟然會讓他臉紅心跳!

 

瘋了,他一定是瘋了,瘋症會傳染,明玉梭把瘋症傳染給他了!

 

 

 

明玉梭再度伏下身子,用自己的身體去摩娑顧長飆的身體,肌膚相親,貼肉相搏,他親吻舔舐著顧長飆的耳垂、頸子、鎖骨、胸,有時甚至又吸又咬,在顧長飆身上留下不少情慾的紅痕。

 

顧長飆受不了了,他覺得他的兄弟又硬又脹又無處宣洩,痛得難受。

 

他想讓明玉梭解了他的穴,讓他自己來,但僅存的理智又告訴他,如果他自己來,肯定會忍不住壓倒明玉梭……..

 

這樣他不就跟那個侍郎的小兒子一樣,喜歡男人了嗎?

 

不不不,他喜歡女人啊…….

 

明玉梭你不要親了,趕快幫我吸,幫我弄出來啊啊啊…….

 

顧長飆覺得他的腦子亂成了一鍋漿糊了,一下子想這樣一下子想那樣,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樣了。

 

 

 

明玉梭看著顧長飆緊閉雙眼,臉頰潮紅,呼吸卻急促得像氣喘,心快要從胸腔裡蹦出來的樣子,知道他憋得快瘋了,於是如他所願,低下頭含住他的,用唾液將他那跟擎天柱從子孫袋到頂冠,舔個上下溼透,顧長飆全身不能動彈,但聲音卻是可以的,不禁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嘆息。

 

明玉梭見時機成熟,握住顧長飆的蛇,轉過身來,跨過顧長飆的下體,將他的蛇對準自己的山洞口,慢慢地坐了下去。

 

 

 

啊!好濕,好熱,好緊……..

 

顧長飆覺得這樣很噁心,但也只是一種想法,他的意識有更大的部分極其享受,明玉梭的幽徑,比煙雨她們的還要狹窄,包裹得他欲仙欲死,緊得一開始並不能很順利地進出。

 

明玉梭的腰身開始畫圓,讓顧長飆的蛇在柔軟的洞壁裡摩擦,慢慢地,明玉梭的腰身動作,從平面上的畫圓,變為前後上下,他的動作並不大,但他的身體,卻為顧長飆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以前和煙雨在一起時,都要弄到拆了房子才能感覺痛快,但到了明玉梭這裡,只要他一開口,一抬腿,一扭腰,顧長飆就忘了自己是誰了。

 

而明玉梭之所以看上顧長飆,除了外表,還有他的精力,當然更大的原因是他的尺寸,顧長飆的蛇頭,不斷地撓動他肉徑上最敏感的點,明玉梭低下頭,看著顧長飆的雄偉在自己身下進進出出,淫靡的畫面,讓小明也不禁昂然抬頭!

 

喘息聲充斥著整個空間,分不清是明玉梭的,還是顧長飆的,直到最後,兩人被拋上情慾的頂顛,一起釋放了出來!

 

明玉梭吐了口氣,靜靜地伏在顧長飆身上,聽著彼此心跳的聲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神主牌極劍收山

賣肉的任務就交給顧長飆明玉梭這兩個人了

他們總共會賣三次肉

這三次肉

對推動劇情都有關鍵影響

所以一定要寫滿三次才可以

並不是因為我陳跡很色XD

這是第二次了

還有一次

再來嚴肅地走劇情

另外因為現在是暑假 時間比較多

我會盡量爭取時間多寫一些

開學帶新班比較忙 可能就會延宕下來

如果大家來不及看也不用急

慢慢看就好了 不一定要跟著我的步調走

謝謝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Camille 2021-07-16 17:06:37

沒有媽的話~~~
哪來兒子、女兒?
雞生蛋、蛋生雞
一樣都重要喔

豆子 2021-07-16 16:15:59

別哪麼說
都重要啦

陳跡 2021-07-16 16:13:19

我更希望大家能愛我的親兒子親女兒
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