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8 01:06:59陳跡

雪落無聲(BL慎入)35---我覺得你生氣比較可怕

 

隔天清晨,當蕭索離開天授殿回到大將軍王府時,倏末還在睡。

 

他不知道是因為在離坤院等了一夜,倏末剛睡下,還以為倏末是太累了而賴床。

 

蕭索換上便衣,來到倏末的房間找他。

 

 

 

當倏末被壓在身上的蕭索擾醒時,幾乎一夜沒睡,他的臉色很差。

 

「怎麼了?都日上三竿了,末末還在睡,起來陪哥哥吃早食了。」

 

蕭索把倏末搖醒,倏末看見他房間桌上一桌子粥和小菜。

 

「你在皇宮裡,霍行沒飯給你吃嗎?」

 

倏末冷冷地問。

 

「我就是想跟你一起吃。吃完了,告訴我你想送我的禮物是什麼。」

 

蕭索將倏末拉到桌旁,替他盛了一碗粥,夾了許多菜到他碗裡。

 

「沒有禮物。我忘在北邙山了。」

 

倏末的話語不帶感情。

 

「怎麼了?末末生氣了?末末是在怪我昨晚沒有回來嗎?」

 

蕭索溫著語氣道。

 

「陛下病了,病得有些重,我留在宮中照看他,他是大凜皇帝,他的安危,會牽動大凜局勢......

 

「你不用跟我說這些,我並不在意。」

 

蕭索的解釋讓倏末心裡更是光火。

 

「看樣子你們蕭氏的勢力是保住了,吃完這一餐,我也該告辭了。」

 

蕭索以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改善了,沒想到一夜之間變了卦,倏末還是要走。

 

「你要去哪裡?」

 

「你不是說了,我隨時可以走?這裡又不是我的家,你也不是我的誰,我走又怎麼了?」

 

倏末吃著眼前的粥菜,語氣淡然。

 

 

 

「我不會讓你走的。末末,我也不想我們之間的關係退回過去,我必須用強迫的方法來留住你。」

 

「你是不是很在意我昨晚沒有回來陪你?」

 

「誰在意了?你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總之,我是不會讓你走的。」

 

倏末今天說話老是夾槍帶棒,蕭索忍著氣,對他下了最後通牒。

 

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你這樣有意思嗎?你留我,一個大晉來的刺客在身邊,韋氏那些人會怎麼想,霍行又會怎麼想?你不必對他交代了嗎?」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為什麼要對任何人交代?我喜歡我喜歡的人,只因這個人來自大晉,難道就是叛國了嗎?」

 

蕭索這告白有些赤裸裸,讓倏末猛然一噎。

 

「留下來。我現在沒事,你敢跑,我隨時把你抓回來。」

 

說完,蕭索捧著碗吃將起來。

 

倏末也靜靜地扒了幾口。

 

 

 

「你昨晚......和霍行睡在一起?」

 

這句話像一支釘子,釘在倏末心上,這釘子也只有蕭索能拔,倏末終於問了出來。

 

蕭索愣了一下。倏末這樣問,很顯然是喝了醋。

 

還是在意的,蕭索感覺很好。

 

 

 

「沒有。昨晚我一個人,歇在天授殿的耳房裡。」

 

「你這樣......霍行不會生氣嗎?」

 

倏末的語氣緩和了下來。不過他也擔心蕭索會因為這樣,而得罪霍行。

 

「比起來,我覺得你生氣比較可怕。」

 

......

 

 

 

倏公子脾氣向來不錯啊......王爺這是『懼內』了嗎?左程在外面偷聽到兩人的對話,心想王爺你也有今天啊?

 

 

 

蕭索回到玄桐城的隔天,邊境傳來大晉軍隊趁蕭索失蹤,大凜軍隊調動的當口,加上剛打完饕餮族的耗損,前來寇邊。

 

以攻擊作為防禦,這是聞人豫的方針。

 

南方邊境已經開始零星的衝突,急腳子不斷遞上向中央求援的文書。

 

眾臣齊聚天授殿,與霍行商議對策。韋氏的將領和蕭索都各自請命,願意領軍南下,與大晉軍對陣。

 

這場仗誰打,大凜兵權就會在誰的手上。韋行策和蕭索心理都很清楚。而現在蕭氏勢力陵夷,韋氏風頭正盛,竟也有了和蕭氏抗衡的資格。

 

 

 

「讓大將軍王打這場仗,這不是請鬼拿藥單嗎?誰都知道大將軍王收了個大晉刺客在身邊,這刺客還暗殺過陛下,保不定大將軍王根本和大晉有了勾結。」

 

左相宋琦準確擊中了蕭索讓人懷疑的痛腳。

 

「收了個大晉刺客又怎麼了?這就代表本王和大晉有勾結?那宋相你姪女嫁了個大晉第一富商,你自己還吃了大晉產的漁獲和水果,你也跟大晉有勾結了?」

 

蕭索的話很賴皮,卻也讓人無法反駁。

 

「收了個大晉刺客是其次,問題是這個刺客曾想殺陛下,讓諸位同僚不得不懷疑大將軍王你對陛下的忠誠。」

 

韋行策開了口。

 

「懷疑我對陛下的忠誠?我和陛下穿同一條開襠褲時,韋提督你還不知道在哪裡,我傾整個蕭氏的力量擁戴陛下上位,你這國舅把女兒嫁給陛下不過坐收漁利,對陛下又有什麼貢獻了?」

 

蕭索懟天懟地到處懟,他知道這是他拿回被削兵權的契機,怎麼都得懟贏了。

 

「就連北方三鎮,國舅也是坐收漁利,我蕭索這前人冒生命危險打下饕餮軍隊所種的樹,倒讓你這後人撿了便宜乘了涼啊!」

 

 

 

「功高震主,你是想拿你的功蹟,來脅迫陛下嗎?」

 

韋行策快被蕭索氣死了。

 

「我提我的功勞,脅迫的不是陛下,是你韋國舅。你最好有自知之明,放下成見,一致向外。」

 

蕭索回答。

 

 

 

「這次的戰役不比饕餮一戰,大晉十萬大軍裝備精良,不亞於我大凜,必須一致向外。北方三鎮事件斷不能再發生了。」

 

霍行突然開口。他在暗示韋行策別再作妖。

 

「大將軍王,就由你統八萬精兵馳援南方邊境,既然朝中有人懷疑你勾結大晉,質疑你的忠誠,能不能讓大家都沒話說,就看這場戰役你的表現了。」

 

皇帝竟然把這場仗交給蕭索去打。這麼一來,好不容易摘掉的蕭氏兵權,不就又回到蕭索手中了?

 

韋氏陣營大臣們還有話要說,霍行制止了他們。

 

「目前最重要的是一致抗外,諸位愛卿若能公忠體國,就算沒有上前線打仗,也依然是大凜功臣。」

 

霍行四兩撥千金,堵住韋氏勢力的嘴。

 

 

 

散會後,蕭索就必須去準備馳援南方的事宜了。他前來天授殿御書房,向霍行辭行。

 

霍行氣色看上去好些了。他朝著蕭索,微笑道。

 

「你不是想拿回蕭氏兵權嗎?這不就名正言順了嗎?」

 

「臣惶恐,謝陛下的信任。」

 

蕭索拱手作揖道。

 

 

 

「先別謝寡人。你知道大晉軍隊這次精銳盡出,他們不像饕餮人有勇無謀,這是場硬仗。」

 

霍行正色道。

 

「這戰役主帥,是服役三十年的資深名將白琛,而監軍,則是大晉皇帝聞人豫的弟弟,定川王聞人啟。」

 

聽到聞人啟的名字,蕭索一把火從尾椎冒上了頭頂。

 

這人來得好,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幹掉他。為了倏末,幹掉聞人啟這件事,蕭索已經想了很久,只是苦無機會。

 

 

 

「聞人啟是羅闍衛的領袖,他有很多手段,暗殺只是其中一端。」

 

霍行蹙眉道。

 

「寡人知道大將軍王驍勇善戰,但還是得小心應付此人才好。」

 

 

 

「謝陛下提點,臣會小心。」

 

蕭索道。

 

「索,不要再出出雲谷那樣的事了。你千萬小心。」

 

霍行以私下的暱稱叮嚀他。

 

「是,不會再讓陛下你擔心了。也請陛下保重身體,等臣凱旋歸來。」

 

蕭索領命後,也關切了霍行的身體,這才邁步出了天授殿御書房。

 

 

 

休息沒幾天蕭索又在準備行囊,到前線去打仗了。

 

這次,是和他的故鄉,大晉。

 

倏末很想問蕭索,不能不打嗎?可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

 

這次是大晉主動挑釁,難道能要求大凜什麼都不抵抗,一味挨打嗎?

 

 

 

「這次末末,你跟我去。」

 

蕭索道。

 

「上次打饕餮你不在,我渾身不對勁。」

 

 

 

「可我是大晉人......你的部下不會有意見嗎?」

 

「不是。你現在是大凜人了,不得反駁。」

 

蕭索摟了倏末一下,便讓杜嬸為他準備行裝。

 

其實,他讓倏末一起去,除了離不開他的原因外,蕭索也有他的私心。

 

在倏末面前把聞人啟揍得落花流水,想想就解氣。

 

 

 

uni2019 2021-05-08 11:17:49

你的鋪陳已是悲劇定型,陣前換將可是兵家大忌。臣,萬望主上三思!


我那邊球賽要開始了。你的象隊最近如何?我首發!Play Ball! strike one!

uni2019 2021-05-08 10:51:40

夠虐否?

版主回應
哈哈哈~~~
你比我狠啊~~~
我只能提示~~~
這部不是悲劇~~~
2021-05-08 11:10:23
uni2019 2021-05-08 10:50:28

他倆回來後被逼著攤牌。蕭為奪回兵權把被陷害的事件告訴霍,霍覺得兩害相權取其輕,認為蕭已失勢,另發現蕭有了末。更要除蕭。蕭找回老部下,奪宮軍變。霍頓為階下囚。蕭故念往情,把蕭刺到以往雙惜之故地。蕭要滅晉。末勸別再殺戳。蕭不聽,末在蕭前自刎。蕭醒覺,隨後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