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7 14:34:52陳跡

雪落無聲雨無痕(BL慎入)12---到底是畜牲

 

因為臉傷,蕭索稱病請了三天的上朝假。但接著便是每十天一次的天授殿常會,蕭索還是準備請假的。但霍行說有重大事件必須商議,那些蕭氏宗親也給蕭索壓力,說會中有可能決定接下來大凜的用兵方針,蕭索身為蕭氏族長,不能不去。

 

當時鬥倒他其他兄弟,從父親手上搶過蕭氏家族大權,也就是為了讓霍行有所依靠,有本錢和他的兄弟爭奪皇位。現在看上去,蕭氏族長這個位置非但沒什麼好處,還令他不得自由啊。

 

沒辦法,蕭索只能把傷口包紮得好看些,硬著頭皮進入皇宮,來到天授殿門口。

 

一干大凜重臣都已經到了,他們看到蕭索的第一件事,就是問他臉上的傷。蕭索隨口扯了,這是他和左程鍊劍過招時不小心失手造成的,哪個帶兵打仗的男人身上沒幾道傷呢?然後哈哈作結。

 

左程隨侍在他身邊,腹誹道,你那傷是帶兵打仗落下的嗎?是強姦未遂掛的彩吧?

 

 

 

待霍行傳召,眾臣進入天授殿書齋,所有的侍衛留在門外待命。

 

霍行坐在上頭的雙龍搶珠椅上,眼神逡巡過在場的眾臣,最後把視線定在離他最近的蕭索身上,臉色一變。

 

「大將軍王,你…….你的臉怎麼了?」

 

蕭索照樣把鍋甩給了左程。

 

霍行體恤部下,當下讓內侍去太醫院取過最好的金創藥,和一些滋補生肉的珍貴藥材,賞給蕭索。

 

見霍行緊張他,蕭索的臉色才和緩了些,看來這傷還是挺值得的。

 

 

 

「根據寡人這裡獲取的資料,從行刺寡人那名刺客的行進路線來看,他應該是大晉來的。」

 

霍行開門見山,問蕭索道。

 

「大將軍王,那名殺手伏誅了嗎?」

 

霍行怎麼會知道倏末是大晉來的?蕭索狠狠剜了他叔叔蕭同一眼。蕭同把眼神偏了過去,若無其事地看著手上的笏版。

 

 

 

「因為臉傷,臣在家休養多日,還沒來得及傳達誅殺凶手的命令。」

 

蕭索隨口扯了,雖然他對霍行多有不滿,但也還沒到撕破臉的程度,該有的尊敬還是得端著。

 

霍行眉頭一皺,蕭索的行事風格向來殺伐決斷,所有的事只要他交待一次,蕭索就能處理妥當,現在是怎麼樣?

 

「殺了那名殺手,不要讓寡人再說第三次。」

 

霍行語氣不悅。

 

 

 

「既然大晉不義在前,咱們也不必客氣了,陛下登基之初,正需立威遠國,不如以此為藉口攻打大晉,反正大晉皇帝聞人豫也才上任不久,還和太子餘孽黨相爭,內耗不已,咱們師出有名,這一仗定能凱旋而歸,雄威遠國。」

 

殺手的身分是蕭同洩漏給霍行的,他算是大功臣,所以趁勝追擊,繼續發言道。

 

「臣也認為我長彼消,現在攻打大晉,正是最好的時機。光瞧大晉出了派殺手來暗殺陛下,這種下下之策就知道,他們的軍隊是不足以抗衡我方的。唯陛下三思。」

 

發言的是宰相彭端,他是文臣,並不是蕭氏的人,連他也贊成攻打大晉。

 

 

 

大晉不是不能打,大凜有將才,有軍隊,的確佔了優勢,可一但打起來,不管輸贏,助長的可是蕭氏的勢力。

 

這是霍行一直躊躇的原因。蕭氏勢力坐大,他就必須任蕭索予取予求。

 

他和蕭索不是沒有感情,但他不能因為舊情,成為左支右絀的皇帝。

 

 

 

「大將軍王,你說呢?」

 

霍行突然點名蕭索。

 

蕭索自然也是贊成攻打大晉的。只是現在的他有些心不在焉。他想到他好像忘了把倏末房間裡的燭臺收起來,雖然灌了倏末化功散,不至於有力氣逃跑,但萬一倏末拿著它自殺怎麼辦?

 

不行,今天回去肯定得收了他的燭臺。

 

 

 

「大將軍王?」

 

霍行又叫了一次,蕭索沒有回應,他身邊的蕭同幫忙推了他一下。

 

開這麼重要的會還敢閃神?

 

「蕭卿家精神不大好啊……

 

霍行臉色快滴出墨來了。

 

 

 

「為了我大凜國威遠播,蕭索願意領兵征晉,義不容辭。」

 

蕭索馬上還魂,正氣凜然道。

 

 

 

會議裡,伐晉的聲浪一面倒,大家都是為了大凜國威著想,霍行知道如果自己堅持反對,反而會被臣下揣測他的私心,更甚者,也會造成蕭索的離心。

 

在他培養出新興勢力之前,他還得靠蕭索鎮住局面。

 

 

 

「好,既然伐晉是諸位卿家的共識,寡人便順應眾議,開始準備伐晉事宜。不過既然要雄威遠國,那麼寡人身為大凜皇帝,責無旁貸。」

 

霍行深吸口氣,語氣鏗鏘。

 

「寡人決定親征。」

 

 

 

霍行這令一下,眾人都倒抽了口氣!尤其是蕭氏將領面面相覷,連蕭索也回過神來了。

 

如果皇帝親征,他自然是統帥,兵權就在他的手上,就連蕭索也只能受他驅使,贏了戰功也是霍行的。

 

這又哪招?

 

 

 

「寡人和大將軍王曾並肩作戰無數次,早就培養出無人能敵的默契,仗既然決定打,自然是要贏的,以寡人和大將軍王的組合,勝算更大。大將軍王,你不想寡人陪你一起出征嗎?」

 

霍行看著蕭索,眼神若有深意。蕭索出征,他願意陪同蕭索一起,他知道蕭索肯定求之不得。

 

感情上求之不得,可理性上對蕭氏來說,這仗就是白打的了啊!

 

蕭索很矛盾。他如果不是蕭氏族長,這問題會單純很多。

 

 

 

這個蕭索,該他說話的時候不說話,難怪他爹我哥前族長蕭讓不待見他。

 

蕭同出聲道。

 

「陛下統御能力卓越,身為臣下有目共睹。只是如今陛下貴為九五之尊,萬金之軀,前線太過危險,刀劍無眼,只怕陛下有個閃失,則大凜江山無託,百姓無依啊!」

 

這功勞非攢在蕭氏手中不可。

 

 

 

「前線危險這寡人清楚,只是寡人和大將軍王自幼的情誼,一體同心,怎能不同甘苦共患難呢?就這麼決定了。大將軍王,出征事宜,就麻煩你準備了。彭卿,責備大晉的討伐檄文由你來草擬,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結束。」

 

霍行明快地裁示,連一體同心這麼曖昧的話都說出來了。霍行想,聽到他說了一體同心,蕭索肯定會支持他的。

 

 

 

霍行說了散會,蕭索就跟著其他臣子一起走了。霍行覺得奇怪,過去只要在天授殿裡開常會,會後蕭索總會找理由留下來纏著他,轟也轟不走,今天是怎麼了?更何況他霍行身上還有刺客留下的傷呢!

 

蕭索一走出天授殿,左程便迎了上來,在他耳邊說了一些話,蕭索眉間緊蹙,他擔心的事果然成真了,倏末拿燭臺劃了腕!

 

蕭索疾步離開。

 

霍行看見蕭索的背影,走得一點留戀也沒有,虧他今天還賞了一堆珍貴藥材給蕭索。他喚來信任的內侍,內務府總管常益道。

 

「你去查查,蕭索究竟怎麼回事。」

 

雖然他不喜歡蕭索纏著自己,更不能忍受蕭索不理自己。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這是最好的距離。

 

 

 

蕭索回到大將軍王府,朝服都沒脫,逕朝倏末房間裡來。

 

江籬已經幫他縫合了腕上的傷,和杜嬸一起陪著他說話,帶血的燭臺被丟在地上。

 

蕭索一進來,倏末連看都不想看到他,別過臉去。

 

蕭索撿起燭臺,拿給杜嬸,讓她拿出去扔了。

 

蕭索火很大,江籬覺得肯定會出事,他指著倏末,叫蕭索深呼吸,深呼吸。

 

倏末的身體狀況折騰不起了。再來一次,他不治了,反正也醫不好。

 

 

 

蕭索總算穩定下來。他讓江籬也出去。

 

剛才蕭索還沒回來的時候,江籬一直在倏末面前幫蕭索說話,說他人看著凶神惡煞似地,但他對倏末沒有壞心,反覆了一二十次。

 

希望他對倏末說的話,對蕭索有幫助,雖然蕭索那副吃人的德性說他沒壞心,江籬連自己也無法說服。

 

他這個朋友,不但包了蕭索的身體健康和心靈寄託,還有他的感情生活,江籬覺得自己真是仁至義盡了。

 

 

 

江籬也離開後,場面突然變得有點尷尬。蕭索走過去,坐在榻邊,要去拉倏末受傷的左手,看看狀況。

 

倏末警覺了,瞬即抽手,蕭索撲了個空。

 

 

 

「你關著我做什麼?幹嘛不殺了我?做這些事有意思嗎?」

 

倏末不識好歹的言語又激怒了蕭索。

 

「你的身體我用著還合意,自然不能讓你死了……怎麼?落入我蕭索手裡還想死?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蕭索長臂一伸,把倏末抓了過來。

 

「敢殺我們大凜皇帝你不是膽大包天嗎?怕了本王的折磨想一死了之?你有本事再自殘啊!你殺自己一次,我就上你一次!」

 

說完,順勢撕開了倏末的前襟,露出他結實的胸膛。

 

 

 

「有病!」

 

倏末掙脫了,也幸而蕭索顧忌他的身體狀況,只想嚇他,沒真的要對他如何。

 

「你連屍體也有興趣?噁心!」

 

 

                                              

「這就噁心了?我不只要睡屍體,就算把你挫骨揚灰變成粉末我也淬酒喝了,魂飛魄散成了空氣我也吸了!」

 

「畜牲!」

 

倏末覺得他是不是在遇到聞人啟的時候,就把一輩子的運氣都用完了,竟然會撞上蕭索這個瘟神,早知道他就不接任務,靜靜找個地方自我了斷,也省得落入現在這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

 

倏末徹底激怒了蕭索,他想現在動不了倏末,等他身體好了以後,非好好折磨他不可!但前提是倏末得快點好才是。

 

蕭索看見桌上那碗藥汁,扳開了倏末的嘴,硬生生灌了進去,差點噎死倏末!

 

 

 

蕭索出來的時候,臉都是黑的。看到門口的左程,便道。

 

「你去庫房,把陛下給我的那顆夜明貢珠找出來。」

 

「夜明珠?就是那顆陛下賞賜給您,讓您在行軍帳中也能照明的那顆夜明珠嗎?」

 

「找出來,給他。」

 

蕭索說完,指了指倏末的房間,然後,朝他的書齋行去。

 

「為什麼要給他夜明珠啊?殿下,那可是陛下賞的…….

 

「沒了燭臺,怎麼照明?叫你去你就去!」

 

原來是這樣啊,放了燭臺怕他自殘,沒了燭臺又沒法照明,他家王爺果然還是他家王爺,粗中有細啊!

 

「嗯……殿下,那如果……他吞珠子自殘呢?」

 

左程不確定吞珠子會不會死,他只知道有人吞金子死了。

 

正在走路的蕭索頓了一下,那顆珠子可有拳頭大小,要真吞了大概也得噎死。

 

「先把珠子拿來給我。」

 

蕭索令道。

 

 

 

當左程從庫房把夜明珠捧到書齋交給蕭索時,蕭索看了一眼,順手拿起身旁的鐵如意,鏗的一聲,把拳頭大的夜明珠砸碎了!

 

「殿……殿下……這是陛下賞的啊!萬一陛下怪罪…….

 

蕭索沒回答,只是剜了左程一眼,表示他很煩。又順手拿了桌上的木頭筆洗,把夜明珠碎片裝了進去。

 

這樣,就算倏末把全部碎片都吃了也不會死。

 

 

 

倏末坐在小几前,疑惑地看著蕭索送來的那把琴,還有一碗會發光的碎片。

 

到底是畜牲,不知道人類在想什麼,送來的盡是些奇怪的東西。

 

 

 

uni2019 2021-01-31 15:35:49

既然仇不想報,報恩好了~~~痛的反面是甜不辣。

uni2019 2021-01-30 10:13:41

畜牲何時開始報仇?
比基度山恩仇記還虐。

版主回應
寫完[貝殼男孩]有點抽離不出來
畢竟兩篇背景氣氛差很大
煮個飯轉念ㄧ下
晚上看看能不能出[雪落]第13
2021-01-30 12:44:58
頹小疤//吳明毅 2021-01-28 09:03:38

真好...
好個到底是畜牲

版主回應
吳大師也看了這篇啊???
這些東西只要是直男都很難接受吧???哈哈~~~
2021-01-28 11: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