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4 01:00:44陳跡

貝殼男孩和芒果女孩2

 

今天這片海灘上,只有我和顧柏年兩個,太陽有些大,海水反射著太陽光照進眼裡,讓人目眩,顧柏年牽著我,讓我小心跟著他,這時候我突然覺得,如果世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我也就不用面對爸媽的離婚,我的何去何從,大家又會用甚麼樣的眼光來看我……這一大堆令人煩躁的問題了吧?

 

轉過一塊大礁岩後,前面是一個陰涼的礁岩洞。這個洞面對著大海,洞底有海水流進來,成了一個小湖泊,湖泊裡有小螃蟹、海星、海膽、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魚、海藻。洞頂是片渾然天成的珊瑚礁岩蓋,遮住了毒辣的陽光,岩壁上還有海燕來築巢。因為地勢的關係,這裡很涼爽,比在屋內開冷氣要更涼爽。

 

我站到海水裡,為了表達喜歡這裡,我回頭,對著顧柏年笑。

 

對於我真心地喜歡這裡,顧柏年也很高興,我們在水裡撈小魚,撈海星,撈了又放,撿海裡漂亮的貝殼。

 

站累了,我們就一起坐在旁邊的一塊大礁岩上,靜靜地看海,吹海風,期間我被飛回來餵食雛鳥的海燕嚇了一跳,顧柏年替我擋著。

 

 

 

「顧柏年,這段期間,謝謝你陪著我。」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我也是。謝謝有妳陪著我。」

 

他看著我,我看著他。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從我的眼底讀出甚麼,但我卻分明看見他眼底有著強烈的寂寞。

 

他吻了我,我也迎合著他。這是我的初吻。

 

我們吻了很久,唇舌交纏,捨不得分開。

 

那是一個有著,淡淡夏日芒果味的吻。

 

吻完後,他擁著我的肩,我靠著他,我在想這樣不行,墾丁這裡有他,T市那裏有離婚的爸媽,暑假完我一定不想回去了。

 

我把我的擔心告訴他,他笑了,眼眶卻是紅的。我在想,他是不是也捨不得我走呢?

 

其實他也可以回T市,爸媽工作忙有甚麼關係?我們都十四歲了,不需要他們照顧了啊!

 

他沒有回答,也許這事不是他能決定的。不過他告訴我,如果我能常常回墾丁看他,他會很開心的。

 

他從口袋裡掏出兩條貝殼手鍊。他說那是他拜託他家鄰居做的。款式很簡單,兩條細麻繩,綁著一枚紅花寶螺,亮閃閃的紅色。紅花寶螺比他撿來送我的其他貝殼都精緻漂亮,不是那麼容易撿到的。不過他說,這兩枚還是他撿來的,好不容易才撿到這兩枚。這是他撿過最漂亮的貝殼。

 

他把其中一條替我戴上,我也替他戴上另外一條。我戴在左手,他戴在右手,當我們的手牽在一起,就像兩個並列的愛心。

 

我說我會永遠戴著不拿下來,他說他也是。

 

 

 

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著手上的紅花寶螺,像一顆紅寶石似地,我在想,他現在是不是也一樣躺在床上,看著紅花寶螺,想著替他戴上的我?

 

還有今天白天,那個泛著淡淡芒果味,甜美的吻。那時的他,貪婪地想汲取我口裡的味道,他好像很喜歡芒果的氣味。可是他說他對芒果過敏啊?

 

對了,我吃過芒果,他又吻了我,回去會不會出事啊?

 

 

 

第二天下午,看見他安然無恙地在海灘上等我,我才鬆了一口氣。我們還是一樣手牽手,去了我們的『祕密基地』,玩水、撿貝殼、談天、擁抱、接吻,每見他一次,我就覺得更想見到他,更期待隔天下午的到來。

 

雖然我和他認識以後,幾乎每天都會來海灘見面,不過有一天他沒來,倒是姜老伯又來願者上鉤了。

 

我一邊等著他一邊跟姜老伯聊天。姜老伯說我老是一個人在海灘上不會很無聊嗎?乾脆也學他釣魚吧!我說我在這海灘上有交到朋友,一點也不無聊,我現在就是在等他。等他來,我介紹他給您認識啊。

 

姜老伯說好啊,妳那個朋友說不定也會喜歡釣魚的。

 

只是我在海灘待了一個下午,姜老伯也釣了一個下午,顧柏年還是沒有來。

 

其實每天都來,只有一天沒來,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也許他家有事,也許他爸媽從T市回來看他了,這都是可能的。只是我太想見到他了,一天不見就覺得很難過。

 

我曾想留他的手機號碼,但他說他沒有手機。他如果有手機,有甚麼突發狀況就可以告訴我了。

 

今天姜老伯一條魚也沒釣到。

 

黃昏收拾釣具,姜老伯叫我也趕緊回去吧。暑假快要結束了,他也要回T市備課了。

 

我跟他說,我想再待一會。反正外婆家很近,過條馬路就到了。

 

我想再等等看。雖然我知道當地人晚上都不肯靠近海邊的。

 

 

 

姜老伯走後,太陽也下山,天空出現了第一顆星星。

 

已經晚上了,沒見到顧柏年,我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李瀛,妳怎麼還在這裡?這裡晚上很危險,妳沒聽人說嗎?」

 

背後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是顧柏年。他果然來了。

 

我回過頭去,緊緊抱住他,眼淚流了出來。

 

「妳是在等我嗎?我今天家裡有點事…….所以…….

 

果然如我所想的,是家裡有事耽擱了。

 

「不過,我怕妳還在等我,我就來了。」

 

他回抱我,語氣溫柔。

 

「下次,除非我在,否則不要晚上來海邊,知道嗎?」

 

 

 

「為什麼你在,就可以晚上來海邊?」

 

我畫錯重點。

 

「因為我會保護妳啊!」

 

顧柏年笑著,寵溺地摸摸我的髮。

 

 

 

我跟顧柏年約會都是在下午,今天我想他陪我看星星。他原本答應了,可遠處傳來了外婆呼喚我的聲音。

 

晚上不能靠近海邊,外婆見我晚上了還沒回家,擔心我,出來尋我了。

 

 

 

「妳家人擔心妳,出來尋妳了。」

 

可我不想跟他分開,於是道。

 

「那……你可以跟我去我家嗎?」

 

「妳是說去見妳家長輩嗎?」

 

顧柏年笑道。

 

「我也很想。不過現在是晚餐時間,也許人家沒準備我的份,我這樣去很失禮。」

 

我覺得顧柏年的顧慮也有道理,便道。

 

「那你明天會來嗎?」

 

「會,我保證。」

 

得到顧柏年的再三保證,我才邁開步伐,朝路上外婆的身影走去。

 

一面走,我一面回頭,看見顧柏年還站在原地,對著我笑。

 

 

 

「跟妳說晚上不要待在海邊,都忘記了?趕快回家吃飯了!」

 

外婆拉了我的手要過馬路。

 

「阿瀛,妳一直回頭看到底在看什麼啊?」

 

 

 

外婆問我的時候,我又回頭看向海灘,顧柏年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大概也走了。只是他未免也走得太快了,我才幾步沒回頭啊!

 

 

 

「沒有啦,阿嬤,我們回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我朝阿嬤笑笑,披著滿天星星走回了家。

 

 

 

隔天下午,我又去海邊,顧柏年果然已經等在那裏了,我奔向他,抱住他,我們又像過去一樣,去我們的祕密基地約會。

 

只是有一點不一樣的,我告訴他,暑假快結束,我要回T市了,我想跟他一起合照,這樣我可以看著照片想他。

 

他說他不上相,不喜歡拍照,所以有點為難,可我說我不管,如果他不肯跟我拍照,我就不回來找他了。

 

其實我是開玩笑的。他不跟我拍照,我還是會回墾丁找他。

 

以我們的秘密基地為背景,我和他頭挨著頭拍了一張。相片裡,我們都笑得很開心。他說他不上相,但手機視窗裡的他拍起來很好看。

 

我想,等我回到T市,我會這樣告訴同學,我男朋友人在墾丁,我一放寒暑假就會回去看他,我們會在秘密基地裡約會,我們接過吻了,他對芒果過敏,他送了我很多貝殼,這條紅花寶螺手鍊,是他送我的定情信物,看看,照片裡就是他,很帥對不對?

 

黃昏時,我們手牽手,離開沙灘,準備回各自的家。我覺得他今天有些奇怪,話不多,表情總是帶著淡淡的哀傷,我想,他應該也不想離開我吧?我說我還是會回來,我還留了我的手機號碼給他,讓他有空可以打給我。

 

離開前,他抱了抱我,讓我先回家,他想看著我走,也想讓我知道就算我走了,他也還在原地等我。

 

一路上我回頭很多次,他的確還是站在原地看著我。

 

我覺得,有顧柏年在,就算回T市等著我的,是我爸媽離婚的消息,我也不會太難捱了。

 

 

 

媽媽說明天下午回來接我。這晚,我打包行李,將一切安置妥當後,躺上床,滑開手機,想把今天白天拍的,顧柏年的照片,再重新溫習一遍。

 

amie 2021-01-25 19:26:24

女皇女皇
最近戲台說一位明英宗,為了近臣,被敵國給綁去
我看這小張子,上面講了8個乾兒子
大概是那王太監的效仿者
快快!狗頭鍘在這邊!斬下去!

uni2019 2021-01-25 18:17:55

聖上,臣的意思是說,女色莫近。其他的,比如,B色,U色,N色,I色,貳,零,壹,九都可以多多親近親近。

uni2019 2021-01-25 18:04:53

無所為
無所不為
興之所至
隨興為之

林靜鷗跟路藍的千絲萬縷從這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