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2 00:07:55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37---裴妍的情路比何路南還慘

 

林靜鷗坐在書桌前打字。空氣中突然飄來一陣泥土香氣。

 

接著,下了一場雨。

 

她記得何路南說過,有時候他會待在公園那個方向,看她的窗子。

 

自從送何路南去急診那天,林靜鷗從急診室離開後,她就沒再聯絡過何路南。

 

何路南倒是在隔天早上,給她傳了十三年來第一通簡訊。

 

「靜鷗,我等妳戴上那條項鍊。」

 

林靜鷗已讀不回。

 

 

 

現在在下雨,何路南會不會站在窗外?

 

林靜鷗伸手打開窗戶,雨絲的公園裡沒人。

 

也許他在車裡,可惜她不知道何路南的車長得什麼模樣。

 

她覺得自己真是神經病,手機竟然沒封鎖何路南,還擔心他淋雨。

 

不知道誰說過,愛情的深度和犯賤的程度成正比。

 

 

 

何氏別墅,趁何錚去爺爺家玩時,何路南再次對裴妍提出離婚。裴妍一如往常不願意,路小姐也站在裴妍這裡,把何路南罵了一頓。

 

可惜現在的何路南,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可以任人擺弄的路南了。

 

「當初我們的婚姻,不過是商業聯姻,各取所需,妳不愛我,我也不愛妳,何必綁住彼此?」

 

「這婚,我是一定要離的,知會妳,是不想把場面搞得太難看,如果妳不願意離婚,我的律師會去找妳。」

 

何路南長得好看,但一直以來,他的眼神總是這麼冷冽無情。

 

這些年來,裴妍和何路南各玩各的,彼此手上都有不少對方風流的把柄,若真的上法院鬧將起來,把這些證據全都攤在陽光下,法官真的很可能判他們失和,婚姻已無存續的可能。

 

這一鬧大,的確對想離婚的何路南有利。但裴妍打定了主意不願意離婚,除了因爲何錚,更甚者,她不想便宜了韓艾琳。

 

艾琳經紀公司成立後製作的第一部戲,腹黑寨主,上最好的時段,買最好的廣告,編劇強,演員稱職,把一部小品當成了歷史大戲在製作,獲得了很大的成功,韓艾琳上節目宣傳時總是眉開眼笑,簡直氣瘋了裴妍。

 

她曾想買通黑道去對付韓艾琳,但上次她動了戴晨敲山震虎,T市裡的黑道勢力說了,以後他們夫妻的事,T市黑道不干涉,既然T市黑道不干涉,外界勢力也別想伸入T市。

 

這是因為何路南跟東埔幫的關係不錯,東埔幫和西環幫達成了協議。

 

裴妍沒想到,何路南在T市黑道也說得上話。

 

黑道買兇這事是行不通了。不過,裴妍也沒想再動韓艾琳,這個做法不切實際。她知道自己就算逼走了韓艾琳,以後一樣會有王艾琳、趙艾琳、陳艾琳。

 

而兩人手上的證據,都足以證明對方在婚姻中是有過錯的,裴妍也沒有辦法向何路南要求分他的財產。

 

裴妍威脅她會爭取何錚的完全監護權,何路南竟也不爲所動地說,悉聽尊便,不顧他媽媽在一旁捨不得金孫地哭叫。

 

面對油鹽不進的路南,她剩下最後一個籌碼,就是她父親,裴義。

 

裴義是T市商會會長。T市商會向來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商會成員只接受商會成員的合作生意,如果何氏被踢出T市商會,沒有人會和何氏合作,何路南將四面楚歌。

 

對路南來說,這場婚姻之所以拖了七年,也是因為顧忌這一點。

 

但這次,當裴妍威脅要將何路南踢出商會時,何路南的答案,還是悉聽尊便。

 

過去裴妍拿這件事威脅何路南,何路南總是憤而甩門而去。

 

但現在,他連被T市商界孤立這件事都已經不怕了嗎?

 

嘴硬罷了,裴妍心想。

 

 

 

裴氏大樓,裴妍才開完會,回到她總經理辦公室,來自服務台的內線突然響起。

 

小莊替她接了,然後對裴妍報告。

 

「有位斯人的簡律師,說他代表何總裁前來,想見總經理您。」

 

這次,何路南劍及履及。她倒想聽聽何路南的代表,會開出什麼樣的條件。

 

 

 

簡律師是斯人律師事務所裡,離婚官司的專家,是事務所負責人李斯律師介紹的。他穿著淺灰西裝,三十來歲,帶了一名二十幾歲的小夥子,看上去是他的助理。

 

「裴總,我的來意,相信您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何總裁的意思是,如果妳同意離婚,他可以把當年向裴氏借貸的五千萬當成贍養費還給您,另外再給妳們的孩子何錚一間海景飯店,還有一份神秘禮物。」

 

「神秘禮物?」

 

裴妍冷哼了一聲。以她跟何路南的關係,玩什麼大驚奇的梗?

 

「這份神秘禮物,何總裁沒有告訴我是什麼,所以接不接受,就看裴總您自己的判斷。」

 

簡律師道。

 

「這份就是何總裁提出的離婚協議書。如果沒有問題,何總裁已經簽字了,請裴總考慮考慮吧。否則上法院,對裴氏和何氏來說都會有不小的影響,裴總也知道,那些狗仔總是很嗜血。」

 

裴妍瞅了桌面那份文件,沒有看內容,只看見何路南龍飛鳳舞的簽名字跡。

 

「這場婚姻要不要,憑什麼他說了算?上法庭就上法庭,反正損害的也不只裴氏的名聲。」

 

裴妍正要叫小莊下逐客令。簡律師笑笑,對裴妍道。

 

「那麼,裴總是決定走法院了?」

 

「好,關於這樣的情況,何總裁也有交待,請您再看看這份文件。」

 

簡律師讓助手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文件夾,攤開,擺在裴妍面前。

 

裴妍原本已為路南要提一些狗仔也拍得到的,她飲酒作樂的照片,卻沒想到不是照片,真的只是一紙文件。

 

 

 

DNA鑑定書?」

 

裴妍倒抽一口氣!那是何錚和何路南的親子鑑定!上頭寫得一清二楚,兩人親子概率在0.00003以下!

 

......怎麼會?何路南怎麼會去驗他和何錚的DNA?他明明就認為何錚是他的兒子,這樣疼了七年,他怎麼可能懷疑何錚的血統?

 

拿著DNA鑑定書,裴妍的雙手正在顫抖!

 

 

 

「何總裁原本以為何錚是他的親生兒子,疼愛有加,後來因為有太多人說他和何錚不像,他抱著是試試的態度,驗了他和何錚的血緣,卻發現他疼了七年的孩子原來不是他的孩子,何總裁因此精神受創,因此除了訴請離婚,這些年他花在何錚身上的錢,加上精神慰問金,何總裁也準備向裴總求償五百萬。」

 

簡律師說完後,整了整他的公事包,站了起來,朝裴妍微微鞠躬。

 

「那麼,就請裴總等待法院傳票吧。」

 

說完,簡律師正要走。

 

 

 

「等等。」

 

裴妍勉強自己冷靜下來,她叫住簡律師。

 

「讓我想一想。」

 

「如果不是不得已,何總裁也不想做得那麼絕。上了法庭,何錚原來是個私生子這件事就會被公開,畢竟疼了七年,何總裁也不願這樣傷害何錚,所以,請裴總您衡量一下,什麼樣的方式對彼此最好。」

 

「那麼,裴總準備考慮多久呢?」

 

簡律師問。

 

「離婚是大事。給我一星期的時間。」

 

裴妍重重嘆了口氣。

 

「可以,那麼就請裴總靜心考慮。這一星期別再生事,否則,真的只有上法院一途了。」

 

簡律師說完,朝裴妍點點頭,帶著助理走了。

 

 

 

「怎麼可能?何路南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當年明明布置得天衣無縫,他還那麼疼何錚,怎麼可能?」

 

裴妍抓起桌上的高腳杯,往牆角一摔!

 

她竟然被何路南算計了!

 

「裴總,您息怒啊,想個辦法,將傷害簡到最低吧。」

 

小莊拉住裴妍的手,道。

 

「裴總,您如果答應簽字,可以拿回五千萬和一棟海景飯店,少爺的身份也不會被公開,可如果走法院,您是出了一口怨氣,可是非但拿不到錢,還得給何總裁精神損失賠償,少爺的身份更會被公告天下,兩相衡量,離婚比較利多啊。」

 

「有句話,大家都放在心裡很久了,都想說,您條件這麼好,爲什麼要困在這樁無愛的婚姻裡飽受折磨呢?」

 

小莊是旁觀者清,裴妍和何路南的婚姻有多沒意義,她一直看在眼裡,她也不喜歡何路南,雖然裴妍因為何路南疼何錚而不想離婚,想要何錚擁有完整父愛,但一對不相愛卻彼此傷害的父母,對孩子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傷害呢?

 

小莊的話她不是第一次聽見。她的閨密也都這樣勸她,認賠殺出,只是現在,何路南已經知道何錚不是他兒子,他還會對何錚那樣好嗎?

 

 

 

「小莊,就算我願意離婚,我爸也不會放過何路南的。我爸最重面子,當年他拆散我和恆希......就是因為恆希的身份不體面......如今何路南拂了他的面子和我離婚,恐怕何氏會遭到我爸爸無情的報復。」

 

提到高恆希這個名字,裴妍紅了眼眶。

 

他是何錚的親生父親。

 

裴妍和高恆希讀的,是同一所大學。他是他們大學裡的校草,受到很多女生仰慕。那時的裴妍是個備受寵愛的千金,她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她跑到高恆希面前跟他表白,高恆希卻直接回她沒興趣。讓裴妍氣得半死。

 

然後,她就一天到晚在高恆希面前刷存在感。去選修他們系上的課程,故意坐在他旁邊,高恆希跟朋友打球時,她便買飲料請那些朋友喝,有女生想靠近高恆希的,她就跑去威脅人家,說我裴妍的男人妳也敢動?

 

裴妍在T市,是很有名的商界名媛,大家都知道她背景強,通常一陣威脅就足以讓那些對高恆希有興趣的女生哭唧唧了,搞得高恆希的異性緣突然變得很糟糕。

 

只有裴妍一朵桃花。

 

高恆希也很生氣,裴妍出現時,他總是一張冷臉。

 

不過帥哥就算是冷臉也還是好看的。

 

 

 

有一段時間,裴妍都沒在校園裡看到高恆希。她覺得很奇怪,後來,接送她上下學的司機老高問裴妍,他可以多載一個人嗎?

 

裴妍才知道,原來老高就是高恆希的爸爸。高恆希消失那段時間,原來是趕打工出了車禍,腿斷了。

 

高恆希拄著拐杖,很艱難地想坐上裴妍的車,打了石膏的腳喬了半天上不了車,裴妍便過去扶他。

 

等他坐好,鬆了口氣後,他卻看到坐在旁邊的裴妍哭了。

 

高恆希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裴妍在哭啥,最後還是老高替他問了。裴妍竟說,你被撞的時候一定很痛吧?

 

高恆希一直覺得裴妍刁蠻任性,卻不知道她也有這般單純善良,肯為人設身處地的一面。

 

後來裴妍一直陪著高恆希復健,直到他完全康復。

 

一開始高恆希很抗拒,但拗不過裴妍的堅持。

 

後來高恆希對裴妍說,他一開始就知道裴妍是他爸服務的家主千金。他們的身份懸殊,人情世故他也懂,這種關係是走不下去的。所以他從沒給裴妍好臉色。

 

但他沒想過裴妍一直不放棄。他偶爾也會想,自己值得什麼,讓裴妍這麼堅持?

 

就算是同學間,也少不了對高恆希少奮鬥二十年的冷言冷語。

 

因為這些狀況,他一直掙扎著不肯接受裴妍。

 

後來裴妍的父親替她挑中了一個門當互對的小開,對方很滿意裴妍,但要去英國讀碩士,對方家長希望裴妍能一起去英國讀書,兩人也好有伴,裴妍的父親樂觀其成,就要把裴妍送去英國。

 

裴妍告訴高恆希,如果你肯接受我,我就不去英國,如果你不肯,我就離開台灣,到英國去。

 

沒想到高恆希的回答是,那妳去英國吧。

 

裴妍覺得兩三年來,她努力過了,就算高恆希不接受她,她也已經沒有遺憾。於是,開始準備去英國的事宜。

 

可從那天起,高恆希滿心都只有一個念頭,自己腳下踏著的這塊土地,再也不會有裴妍這個人。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了裴妍在他身邊團團轉。

 

而習慣從來,都是比感情更可怕的東西。

 

雖然和裴妍在一起勢必讓他承受很多,但這一切比起裴妍消失,他還可以承受。

 

在飛機起飛的前一天晚上,他挽留了裴妍。

 

裴義不知道女兒為什麼突然不去英國了,但她說她已經讀到大三,想繼續在台灣把大學念完,這理由好像也無從反駁。

 

當然當了放羊的孩子,裴妍和那個英國小開的事也就告吹了。她和高恆希,過了一段相知相許的快樂日子。

 

直到裴妍大學畢業。裴義發現了她和高恆希的事。

 

裴義雷厲風行,老高馬上被辭退,裴妍回家找裴義大吵,甚至連斷絕父女關係這話都說出口了,裴義很生氣,要裴妍跟高恆希分手,否則他就對高恆希下手。

 

另一方面,裴義又在幫裴妍物色新的對象,他覺得裴妍只要定下來,心就不會再那麼野了。

 

裴妍是他唯一的女兒,結婚的對象,也得門當戶對,對裴氏有加分的作用才行。

 

裴妍心一橫,拿著自己的存款,和高恆希兩個人私奔到美國。

 

在美國沒有掣肘,無拘無束,兩人頂了一家咖啡廳經營,日子過得愜意自在,何錚就是那時懷上的。

 

高恆希也申請上了美國的學校,準備繼續進修,讀碩士。

 

後來,裴義派人來美國,把裴妍抓了回去,還把高恆希抓到市郊湖邊毒打一頓,把他關進車子,沉到湖裡去。

 

裴妍不知道高恆希被沉湖這件事。她找過高恆希,卻一直找不到。裴義找了她們在美國時的鄰居做偽證,說和她在一起壓力太大,所以高恆希離開了。裴妍不信,但她一直找不到他,而眼看著肚子都快顯懷,為了不讓她和高恆希的孩子變成私生子,她只好向裴義妥協,設計何路南,嫁給何路南。

 

而當年的何路南也因為這樁婚姻,得到五千萬的週轉金,和一干債主的時間寬限。

 

 

uni2019 2020-12-22 10:36:21

我的男人也敢動?還有這篇嗎?嘿嘿嘿

這篇黑腹至極~~

看DB還有何路可出。

版主回應
何路南就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離成婚
他才敢回去找林靜鷗
之所以拖到七年是因為裴義的影響力
怕連累何氏
前兩天趕課程計畫差點吐血
幸好趕完了
昨晚馬上上來寫
然後今晚會再出一集
2020-12-22 11: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