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2 22:38:42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17---陸學長,哪個路?

 

對林靜鷗來說,「路南」兩個字就像個魔咒,她念茲在茲,卻也身不由己。她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在睡夢中叫出他的名字。

 

她知道陸以軒不可能騙她,因為,他不認識路南。

 

「如果是在五年前,我不會這麼難受。可是靜鷗,我們已經認識五年了,那個人離開了五年都能入妳的夢,而我五年的付出卻不在妳心底,妳要我怎麼想?」

 

 

 

「不是的,以軒,你陪伴我度過了我最艱難的歲月,讓我不是孤軍奮戰,你對我做的一切,我點滴在心,真的很感激,所以,我願意用我的一輩子來回報你......

 

林靜鷗握住陸以軒放在方向盤上的手臂,極力解釋。

 

「願意用妳的一生來回報我,但不是愛,對嗎?」

 

陸以軒鼻子一酸,但他是男人,不可以輕易落淚,強忍的情緒讓他的聲音變得無比沙啞。

 

他要的,並不是回報。

 

「如果不愛我,妳可以不要接受我,我如果知道妳和路南的事,我也不會纏著妳,我不是個沒有胸襟的人,我會以學長的身份,祝妳幸福。」

 

「可是妳接受了我,卻也在精神上背叛了我,傷了我的自尊。是不是因為路南離開了妳,而妳需要人陪,才把我留在妳身邊?」

 

「靜鷗,每個人都想當自己故事裡的主角,不是配角,不是備胎。」

 

「也許我該怪的人,是我,是我不夠優秀,才會花了五年,都無法擊退他在妳心目中的地位......

 

 

 

 

 

「我......我沒有背叛你,背叛的罪名太沉重了,以軒,我從頭到尾都只有你一個男人,你應該很清楚,我拜託你不要這樣說......

 

林靜鷗放開了一隻手,擦了擦下眼瞼泛溢著的眼淚。

 

「你很好,真的很好,不只是你自身的好,還有對我的好......我常常覺得自己很幸福,卻又不能置信,不敢相信這種幸運會降臨在我身上,所以,我常常覺得我們出去約會是最後一次,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看起來很不開心......我常常覺得.......不敢對你敞開心胸,太怕落空,如果我全心全意接受了你,但有一天你離開了我,我會活不下去......如果這樣讓你誤解我不愛你......我可以改.......

 

 

 

「妳只有我一個男人。那麼,如果那個路南在台灣呢?如果他回來找妳,想跟妳重修舊好呢?妳可以為了我拒絕他嗎?」

 

陸以軒的問題,讓林靜鷗怔了一下。

 

如果路南回來找她......

 

她可以很乾脆地跟陸以軒說,我愛的是你,我當然願意為了你拒絕他。可是她沒有辦法騙自己,此刻在她腦海裡浮現的,是路南寒風中爬在梯子上,耐心地裝上那盞燈的身影。

 

雖然陸以軒為她做了很多事,可那幅畫面,卻是林靜鷗的初心。

 

如果她遇見陸以軒,在路南之前,是不是就不會有這樣的掙扎?

 

 

 

「我不希望妳騙我,騙自己的心。因為騙得了這一時,騙不了一輩子......

 

看了林靜鷗的表情,陸以軒知道,他是徹底地敗下陣來了。即使如此,他還是不希望林靜鷗騙他。

 

 

 

「對不起......

 

林靜鷗放開了陸以軒的手臂,淚水一點一點地滴在她一雙藕臂上。

 

 

 

這就是她的答案。

 

「別說對不起。縱然妳不愛我,還是陪了我五年,給了我很多美好的回憶。靜鷗,我們都盡力了。」

 

陸以軒紅了眼眶。

 

 

 

車子裡陷入一片沉默。有幾隻海鷗,在海面上滑翔著,正在覓食。

 

 

 

「我們......冷靜一陣子吧。妳不必懸著心,我也不必再猜妳的心。」

 

陸以軒深吸了一口氣,把眼眶裡的淚水硬是含了回去。

 

「我爸有個朋友,去大陸開事務所,想我過去幫幫他,我答應他了。就趁這段期間,我好好專心,衝自己的事業......如果妳想清楚了,想要的還是我,我會回來的。」

 

 

 

林靜鷗回家的時候是紅著眼眶,剛好被媽媽瞧見了,問她什麼事,她只說沒事,就直接回到房間。

 

她將臉埋入枕頭裡,肩頭不斷顫動,很快的,枕頭便濕了一大片。

 

她想,也許在夢裡喊著路南這件事,是個契機吧!上天要她離開陸以軒。

 

如果像陸媽媽所說,只是媽媽的問題,陸以軒一定不會輕易放棄這段感情,他是一個這樣好的人,重情重義。

 

在這個當口,他發現了路南的存在,是不是上天也聽見了他的為難,替他做了決定。

 

不管如何,她都不怨陸以軒。她的家庭,的確只會拖垮陸以軒,他值得更好的人,雖然和陸以軒在一起,她肩上的擔子終於有人一起承擔,在艱難的時刻,都有人站在她身邊,這讓她的心有了著落,不再浮沉。

 

可是她又能為了一己私欲,留住陸以軒嗎?

 

她不能耽誤他,就因為他曾經的恩情,她更不能耽誤他。

 

她知道茫茫人海,再與路南重逢的機會微乎其微,但是,她不能把陸以軒拖下水。

 

一個原本陽光溫暖的運動男孩,因為和她在一起時所有的不安全感,把他折騰成現在這樣。

 

他總是一副自信開朗的模樣,所以林靜鷗絲毫沒有察覺,他在這段感情裡充滿的不確定感。

 

也許不是他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她,林靜鷗,為了處理自己的心理問題就已經左支右絀,無暇顧及陸以軒。

 

感情是需要經營的,所以,她們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這是她咎由自取。

 

 

 

後來的日子,林靜鷗總是一個人上下學,經過巷口的時候她總會看著那盞燈想,也許她是被路南詛咒,一輩子翻不了身了吧?

 

媽媽也發現陸以軒很久沒出現了,她問了林靜鷗很多次,她們之間到底怎麼了。

 

林靜鷗不想媽媽對陸以軒還抱著希望,就放他自由吧!

 

 

 

「我們分手了。」

 

「為......為什麼?不是好好的?」

 

媽媽很震驚!

 

「因為,他要離開台灣了......

 

林靜鷗說了一個不是主要理由的理由,她不想傷害媽媽。

 

「靜鷗,妳說,是不是因為我?本來都要訂婚了,怎麼可能這麼突然?」

 

媽媽紅了眼眶。

 

「媽,跟妳沒關係。是以軒說大陸那裏的機會比較好,我也不想等他,所以就分手了。媽,我們只是不適合,我會再遇到更適合的人的。」

 

林靜鷗提起這件事,她也很難過,但還是強撐著安慰媽媽,也自認為說詞天衣無縫。

 

 

 

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林靜鷗接到了陸以軒的Line

 

「我明天離開,妳要來機場送我嗎?」

 

......好。」

 

林靜鷗沒有太多考慮。陸以軒說過,他要的是愛,不是回報。

 

如果這輩子,她沒有機會回報陸以軒,那麼,就讓她最後一次送他啟程。

 

 

 

走在機場乾淨得發亮的地板上,陸以軒準備通關了,他頻頻回頭,想看林靜鷗是不是會來送他。

 

其實,他有他的小心思,會不會冷靜了半個月沒見沒連絡,林靜鷗會察覺最愛的人還是他,因而前來挽留他?

 

如果林靜鷗能來機場,對他說,她真正愛的是他陸以軒,路南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他想,他也許會願意留下來。

 

在跟上通關的隊伍時,林靜鷗來了。她穿著簡單的白T,紮著馬尾,一條洗得泛白的牛仔褲,長腿惹眼,跑在鏡面似的地板上。

 

陸以軒眼前一亮。

 

 

 

「靜鷗!」

 

陸以軒有一股想流淚的衝動。

 

林靜鷗跑到他面前,氣喘吁吁,青春靚麗,彷彿當年初識。

 

林靜鷗主動擁抱了他!

 

 

 

「以軒,路上小心,願你一路平安。」

 

林靜鷗不知道陸以軒的心思,在他耳邊說著。

 

這讓陸以軒周身一僵。

 

並不是他想聽的話。只是,他早就明白了林靜鷗的心,還有什麼可妄想的呢?

 

 

 

「好。落地後,我再打給妳。」

 

陸以軒苦笑道。

 

 

 

林靜鷗就這樣,站在人群中,目送陸以軒過安檢。

 

 

 

......陸學長!」

 

林靜鷗遠遠地喚了他一聲,就像初遇的時候,她叫他的樣子。

 

......陸學長?哪個路?」

 

他想回,卻又嚥了下去。

 

他的心沒法斷得瀟灑,可最起碼,他要給林靜鷗,一個瀟灑轉身的背影。

 

 

 

林靜鷗站在機場外,看著陸以軒的班機,翱翔在藍天之上。

 

過去的五年就像一場夢,只有此刻的離別才是真實的。

 

有陸以軒的林靜鷗是假的,一個人承擔所有的林靜鷗才是真的。

 

這片土地上,再沒有陸以軒這個人了,就像沒有路南一樣。

 

也許,失去,就是她的宿命。

 

 

 

回到家裡,林靜鷗彷彿洩了氣的皮球,癱坐在沙發上。

 

四壁一片靜悄悄。

 

 

 

「媽?」

 

林靜鷗叫了一聲,她想告訴媽媽,她要進房間睡會,起來再去買晚餐。

 

沒有人回應。

 

 

 

「媽?」

 

林靜鷗走向媽媽的房間,推開門,卻看見一雙腳,在她面前晃著晃著,如風吹柳條。

 

 

 

u ni 2019 2020-11-25 08:54:29

等等。故事開始的時候林靜鷗還是獨身,何學長已回來,他派特助去撐場。陸先生在林靜鷗心裡還是渣男。一個舉棋不定,一個被列為渣男,可會有意外驚喜男橫刀奪標?我就說陸已被打入對岸大壩中。他沒有機會翻身,因為誠如作者所說,林媽媽的過身多少也是他和他家人惹的禍,林小姐就算回心轉意再接受他,也會有陰影,更何況打一開始她就是勉強加感恩的接受了他。何學長嘛,不明白再猶豫什麼?除非他已在美結婚。作者為他的猶豫留下後著。法官大人,請明察。

版主回應
路南(何路南)的猶豫原因請看

http://mypaper.pchome.com.tw/tzaito/post/1380466116

當然他們因為很多原因錯過很多次

路南在美國怎麼樣 是不是單身

看下去就知道了
2020-11-25 09:01:46
music and... 2020-11-24 10:21:14

你不如把這變珠人番外,要很久才浮上來~你會閉氣潛水打魚?果然是教授級!

卡蜜菈,你閨蜜的「雞力」原來是你做的好事!破案!虐畜罪成!

Camille 2020-11-24 10:09:49

我代姊出征,討伐作亂逆賊!
殺雞焉用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