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0 00:06:51陳跡

時間的城,愛像大海一樣深2---一枝神奇的螢光筆

 

新橋百貨十三樓,一個不算大的會議廳,門口左邊立著一張「白月光」出版社的桃太郎旗,另一邊則寫著言情小天后林鷗簽書會,兩三位工作人員正在布置會場,擺放花籃和羅馬柱,現場花團錦簇,已經有三三兩兩的書迷捧著書,進到會場。

 

林鷗是她的筆名,她的真名叫林靜鷗,今年二十九歲,職業是言情小說作家,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色西裝長褲,珍珠橘上衣,看來清爽又不失嬌美,頭髮紮成簡單的馬尾,背著個裝了平板的大包包,來到門口,擺放花籃的現場。閨密莫水心跟著她來到會場。莫水心也是白月光出版社的員工,負責封面設計,林鷗作品的封面都是她畫的。

 

「還小天后呢,都快活不下去了......

 

林靜鷗看見小天后那三個字,想著出版社也未免行銷過頭了。她的書並沒有賣得特別好,靠著寫言小的收入大概只能養活自己,多的也不行了。

 

「現場花籃有一半都是老闆讓人拿來充充場面的,不過也有十來束鮮花是真的妳書迷送的,有書迷就該偷笑了啦。」

 

莫水心虧著林靜鷗,言小作家還能辦辦簽書會,她們這些封面畫家就更慘了,根本就是領死薪水的後勤部隊。

 

林靜鷗笑笑,轉向那些花籃。她的書迷不多,每一個她都想珍惜,她看向每一個花籃,每一束鮮花上的具名,還有他們的祝福,默默地記住他們的名字。

 

其中有一束最顯眼的,是一個九十九朵酒紅色玫瑰的大花籃,上頭的燙金小卡寫著「林鷗,我永遠的女主角。妳的書迷。」那句祝詞她很喜歡,不過送來的人並沒有具名,反正時間還早,她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送花來的花行,問送花的人基本資料,花行的人也是一問三不知。

 

到了休息室,林靜鷗補了補妝,這是她第一次辦簽書會,她希望給她的書迷一個好的印象。現場也會有些小報副刊記者會來採訪,老闆說了,林鷗的書雖然不是賣得最好,但她卻是出版社裡最漂亮的一位作家,要她當好白月光的門面,好好地宣傳白月光。

 

林靜鷗其實並不喜歡出風頭。她只是埋頭苦寫,從沒想過要辦簽書會,這次之所以會辦這個簽書會,就是因為老闆抱怨她已經半年沒有新作,不辦辦簽書會,恐怕書迷都要忘了她這個人了。

 

對於半年沒有新作這件事,她也很困擾,就是沒有靈感,她還能怎麼辦呢?

 

「唉呀,林靜鷗,我跟妳說過很多次,妳一個寫言小的作家,不去多多談戀愛,怎麼會有靈感呢?」

 

莫水心總是念叨著她。林靜鷗在現實生活中只談過一次戀愛,還是被甩的那種,經驗不足,難怪寫出來的小說賣座差強人意。

 

矛盾的是,現實生活裡的林靜鷗並不想談戀愛,她老是說現實生活中的戀愛只會帶來傷害,活在她著作裡的戀愛才有辦法實現完美。

 

她就是陶淵明,她的言小就是桃花源記。活在亂世裡,卻在腦子裡構築了一個人間天堂。

 

莫水心知道,約莫是大學時代談的那段,對她傷害太深了。

 

 

 

簽書會主持人,是出版社裡資深的經紀人婷姊,婷姊的口才不錯,把林靜鷗捧得文筆如張愛玲再世,容貌如志玲姊姊第二一般,跟仙女一樣,林靜鷗在後台聽著,白眼都快翻到背後去了。

 

莫水心推推她,將她推出會場。林靜鷗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只好笑著走到婷姊身邊那個位置,朝在場眾人緩緩施禮,然後坐下。婷姊要她介紹一下她的得意之作,創作的心路歷程,前幾天晚上她就在家裡背稿,如今就是把稿子背出來,再加上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隔天她的照片和影片,就被那些小記者和書迷到處放送,取了個「千年一遇美女作家」之類的中二綽號。

 

林靜鷗其實不喜歡這樣,她給自己的定位是作家,她希望被肯定的是自己的創作,不是外表。不過,如果她的外表能幫她多吸點書粉,她也不想苛求太多。

 

 

 

何路南今天放了戴晨一天假,就為了這個簽書會。因為不是正式場合,戴晨只簡單穿了白襯衫搭牛仔褲,抱了一紙箱小說。進入會場時,林靜鷗正在介紹她的得意之作。看見林靜鷗,戴晨眼前一亮。在他的印象裡,因為作家不靠外表,那個文化圈子就沒幾個帥哥美女,這個林靜鷗算是異類了。

 

難怪總裁會這麼迷她的書,不,也許不是迷她的書,而是迷她這個人吧。他才不信買了這麼多,總裁會真的去看內容,他認識的男生裡,十個有十一個是不看這東西的。

 

因為出版社有時會在書封內頁附上作家照片,所以現場看看,林鷗的書迷比例,男女大概各半啊!這種書本來應該都是女孩子愛看的,那些男的,大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林靜鷗聊完後,又回答了些記者提的問題,簽書會就正式開始。老闆說活動搞大一點,除了簽書,如果書迷要求合照,林靜鷗也得來者不拒。

 

平常就算沒辦簽書會,也會有少數認得她的書迷跟她要簽名,林靜鷗早早就練好她的簽名了,除了龍飛鳳舞地簽上「林鷗」二字,她會在林旁邊畫兩棵耶誕樹,或者鷗旁邊畫一隻簡筆海鷗,簡單又有特色。簽名、握手、拍照,來者不拒。等輪到戴晨捧著一紙箱書來到林靜鷗面前,已經是一小時後了。

 

 

 

「林.......林作家,可以請妳,幫我每一本都簽名嗎?」

 

戴晨不知怎麼,竟有些興奮。近看林靜鷗,倒比遠看更顯迷人。

 

林靜鷗愣了一下,朝紙箱裡頭看去,洋洋灑灑二十本。

 

「我的每一本創作你都有買?」

 

林靜鷗笑得很開心。

 

「嗯,我是妳的書迷。」

 

從今天開始。戴晨搔搔頭。

 

「是嗎?你最喜歡哪一本?」

 

林靜鷗從紙箱裡拿出第一本小說,開始在封底簽名。

 

「呃........

 

戴晨哪一本都沒看過,眼見牛皮就要吹破了,他突然想起方才林靜鷗介紹的那本,自己的得意之作,戴晨索性報上那本書的名字。

 

「啊?你也喜歡那一本啊?那真是知音人了.......

 

林靜鷗簽得很順,一本一本拿出來簽,手都不會酸的。

 

在她簽其中某一本時,翻到了內頁,發現內頁用螢光筆畫了重點。

 

把這本書跟參考書一樣精讀。

 

林靜鷗把每一本都翻出來看,每一本都用螢光筆畫了重點。

 

「晚上九點,她走在路燈壞掉的路上,四周黑暗一如父親走後她的生活,母親因此患了憂鬱症,發作的時候就割腕,有多次,她半夜在急診室守著母親一宿沒睡,白天直接去上學。」

 

「這天和以往的每個絕望的日子並無不同,正恍神間,一道光芒畫破黑暗,照進她眼底,那個住在轉角房子,念一中的男孩,正從他們家屋簷下拉了一盞燈。」

 

「從此,每天晚自習回家,她不必走在危險未知的黑暗裡,十二月天的晚上九點一點也不冷,因為那盞燈。」

 

「後來她才知道,那盞燈並不是為她而拉,他媽媽上的是夜班,他是為他媽媽而點的燈。」

 

「怎麼知道的呢?有一次她和他媽媽,一前一後地走在同一條回家的路上,他出來扶了他媽媽,叮嚀她小心別再扭了腳。他媽媽說,有你點的這盞燈,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了。」

 

「看著他和他媽媽互相攙扶走進屋內的背影,連一眼也未曾給她,於是她明白,那盞燈,並不是為她而點。」

 

「可那又怎麼樣呢?她還是心存感激,在她生命最暗冷的時候,給了她光與暖的那個男孩。」

 

林靜鷗一本一本地翻閱,她發現被畫上螢光筆痕跡的,都是她和那個人共同經歷過的回憶!

 

她把那段日子,關於那個人的片段,分別寫入了她每本小說裡,而這支螢光筆,又把這些回憶,從書裡挑了出來!

 

 

 

「這......這些重點,是你畫的嗎?」

 

林靜鷗放下簽名筆,忘情地握住戴晨的腕!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

 

眼前的人,明明不是那個人!

 

 

 

戴晨愣了一下,待要開口,又想起何路南的交待。

 

不能讓她知道,這些書的主人是誰。

 

 

 

「呵......妳說這些啊.......我只是覺得這些文詞很美,所以就用螢光筆把它們畫起來了,我說過,我是妳的書迷嘛!」

 

戴晨乾笑了幾聲。

 

「真的......只是這樣嗎?」

 

林靜鷗看著書上螢光筆畫過,扎眼的顏色,雖然覺得戴晨的解釋有些牽強,但也不是沒那個可能。

 

而且,眼前的人,並不是那個人,所以,他不可能知道她們之間的回憶。

 

 

 

「你叫什麼名字?」

 

如果眼前這個人真是歪打正著,那也算是有緣了,林靜鷗問。

 

「我姓戴,戴帽子的戴,早晨的晨。」

 

戴晨笑道。

 

「嗯,對了,林作家,我可以......跟妳交換賴嗎?如果對妳的作品有什麼不解的地方,我想直接問妳,畢竟,我是妳的大書粉。」

 

戴晨原沒想到林靜鷗會答應。所以當看見她從背後袋子拿出手機時,戴晨有種中了樂透的爽感。

 

對林靜鷗來說,既然戴晨對她的書這麼用心,也認同這些令她刻骨銘心的片段,也算是有緣,留個賴又何妨?

 

 

 

戴晨不辱使命地把一箱簽了名的林鷗作品搬回總裁辦公室時,何路南正在和幾位經理談論公事。看見戴晨手中的紙箱後,何路南馬上驅走那些經理們,從戴晨手中將紙箱接了過來,一本一本翻閱了起來。

 

每一本都有林鷗的簽名,有的長樹,有的海鷗飛翔,看著看著,何路南不禁綻出微笑。

 

「戴晨,做得好,直接轉正了。」

 

何路南心情好,答應得很豪爽。

 

「你今天去,她有沒有說下一本書什麼時候出?」

 

 

 

「沒有.......不過,總裁,我有要到她的賴,您要不要?」

 

戴晨晃了晃手機。

 

 

 

一聽到賴,何路南斂住了笑容。

 

「不必了。」

 

一轉身,何路南將紙箱搬回他的休息室,將小說一本一本歸架,又看了一下,這才關上櫃門。

 

 

 

「戴晨,你今天辛苦了,回去休息吧,薪資照算給你。」

 

又走出休息室時,何路南道。

 

「明天再回來上班。」

 

 

 

「那,總裁您這裡,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今天一整天就只有跑簽書會,戴晨有點心虛。

 

「黎薇在,沒事。」

 

說完,何路南又回到他的辦公桌,簽他的公文了。

 

 

 

等戴晨走後,何路南拿出抽屜裡的手機,滑開相簿,點出一張照片,佔滿了整個手機螢幕。

 

背景是鵝鑾鼻燈塔,前方是兩名相依偎的男女。

 

一個是何路南自己,另一個,赫然就是簽書會上的林靜鷗。

 

 

 

「燈塔,照亮了許多人的前路。雖然它並不單為某人而亮,但也許對某人而言,卻是她人生長夜裡,唯一一道光芒。」

 

何路南喃喃背誦著。這也是林鷗書裡的某個片段。

 

uni2019 2020-10-22 09:25:46

不要透露太多!你的靈感你來寫。





皇上,李斯的去向是....臣告退回刑部批閱公文先。

uni2019 2020-10-22 08:01:04

瑩光緑?

把大山請來是說林鷗有粉絲,
寫大山雲雲作者的也有粉絲。

分別是,戴何兩位是在故事裡
大山雲雲的粉絲卻是真有其人

版主回應
螢光綠我也很喜歡
但綠色好像跟愛情無關
我是想設定為螢光黃
跟燈光很像
這篇故事
燈塔是很重要的意向
2020-10-22 09:15:15
uni2019 2020-10-22 04:03:30

我就知道一大早要問的問題沒問:
螢光筆的顏色有天藍,粉紅,淺緑這幾個常用的主色。
是作者留下伏筆沒說還是如果某讀者問了有簽名照?

咪兔(兔類中的哪一種)=Me too? I am just taking an uneducated guess...


沈雲應該混在讀者群中低頭猛寫「當林鷗遇上陳跡,寫手對寫手的寫我其誰」的黃金檔頭條新聞報導。大山當然就是買了雞蛋糕在車上雲雲下班啃饅頭唄~

版主回應
我沒寫什麼顏色是因爲我還沒想到總裁會用什麼顏色畫,不如大家來集思廣益,覺得總裁用啥顏色畫重點好?我知道男生喜歡藍色,但藍色螢光筆一點也不螢光,我不大喜歡,所以只能考慮其他。我自己是喜歡用橘色,但男生用橘色很奇怪。

大山沈雲已經變神主牌了啦!
2020-10-22 07: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