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0 23:45:11陳跡

青衫隱61---駝峰宴



進得大廳,我們遇見夙玉正在指揮下人布置筵席的二哥。二哥很豪爽,也算半個江湖人士,我們相談甚歡。

後來,夙玉的爹......喔,不,我該開口喊爹。爹也來到大廳,聽夙玉說我們成了親,爹投向我的眼神由嫌惡,到詫異,然後是更大的嫌惡。

爹說我一無功名,兩袖清風,這是實話。不過,這並不影響我愛夙玉的事實,以及讓夙玉幸福的能力啊!




我今天是專程和玉痕回來謝謝您如果不是您把她生下來我沒法娶到這麼好的妻子。」

.......
我這輩子沒什麼成就
娶玉痕為妻是我最大的驕傲......



我瞧也是.....說得好聽你拿什麼來謝我??

爹疾言厲色。




夙玉為了我,和爹吵了起來,拉著我便要走。在這種情形下,我好像說什麼都不是,幸好二哥出來打圓場。

......
天青和小妹長途跋涉一定累了.....你們先回房休息吧梳洗梳洗晚上一起赴宴。」




誰說他可以赴宴的?席上都是重要人士少丟老子的臉!



爹好像真的很討厭我啊?這也難怪。他是第一天認識我,對我還不熟悉,自然無從知道我要怎麼給夙玉幸福。

夙玉又要發作,二哥替我們說情。說我們難得回來,要爹別把我們又氣走了。



好啊......你們就參加看看人家座上青年才俊想想這個披著獸皮的傢伙看妳後不後悔!

爹再度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一次,眼神依舊沒變。

這下,我可清楚了。原來爹討厭我的原因,是這身山豬毛皮啊!

這是我的疏忽,我應該換件像樣的衣衫再來見爹。



對不起天青......我爹就是這樣......他跟玉痕脾氣都不好常常一言不合就槓上........



.......二哥不打緊岳父大人說的都是實話......

不以為忤
,搔搔頭。

我本來就沒什麼長輩緣了
.......所以我才會被我爹.......



我們走....回房間.......

夙玉連忙打岔
。她不喜歡我說被爹趕出門的事。



待會我給天青送套衣服去...............那一身毛皮換下來。」

二哥想得真周到啊!




回到夙玉房間後,她替我梳了髻,換上二哥送來的白衫緹竹紋金帶長袍,一副公子哥兒模樣,夙玉卻嘉許地看著我,許久。



天青對不起我爹就是這樣凡事向錢看。」

夙玉推開窗戶
幽幽嘆了口氣

窗外有一叢紅豔豔的鳳凰花
。那是夙玉最喜歡的。



我才要說對不起......岳父大人不喜歡我讓妳很為難.......


我摟住夙玉的腰,讓她靠在我的胸膛

如果有錢
......岳父大人就會開心嗎?

也許,我的傾國銀彈波,又該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可惜我們沒有因為我們不需要......我們有山豬可吃木屋可住石沉溪水可喝有星星作伴美不勝收的霧淞雲海可看還有青鸞草作天然香料到處都香香的.......可惜我爹不懂.......



夙玉妳別難過.我會想辦法讓岳父大人開心的......."

我仍想著讓爹開心


這樣他才會放心
相信我能給妳幸福.......



....天青你別在意錢他只相信錢這樣是不對的。」



他喜歡錢我就給他錢。」



「你哪裡有錢?

 



「別忘了,我是財神的弟子.......

我自信地說。




夙玉疑惑地抬頭看我。



入夜後,駝峰宴開始,我被安排坐在最末座,和夙玉遠遠隔開。

不想承認我是女婿吧,親愛的岳父大人。

 



我知道夙玉一定又會對爹的安排生氣。於是我極力表現我的雍容氣度,和每個來客打招呼,表現出並不難過,還怡然自得的樣子。

二哥看著我笑,還對夙玉咬耳朵,不知道說些什麼,夙玉又對著我笑。

大概是說我表現得很好吧?

 



那位李員外郎看上去年紀比我大些,但大不了多少,這麼年輕就當員外郎,也算得青年才俊。



不久,開始上菜,我的視線,從李員外郎移到眼前的駝峰肉上。駝峰飽含脂質肉質肥嫩再煨上特製醬料色呈紫紅故稱紫駝峰尚未上菜那股子甜膩美味便從膳房不斷傳出府內香氣四溢

我終於吃到名聞遐邇的紫駝峰。

太好吃了,如果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啊?



後來父親拿起酒杯敬酒,與會官員也互相吹捧說的客套話我一概沒聽見,專心吃著我的紫駝峰。

比小山豬還好吃哪!



最後父親拿著酒杯朝我的方向

......
?好吃吧?可別噎著了......雖然這種上等珍饈田舍翁是不可能吃過的.......



我也不是笨蛋,知道爹想在大庭廣眾之下給我下馬威。但我朝著爹,慢慢舉起酒盞

是啊......
如果不是岳父大人天青這輩子根本不可能嚐到這般珍饈美味謝謝岳父大人對天青的疼惜之情...........天青敬岳父大人一杯先乾為敬!

說完
我將盞中瓊漿一飲而盡!


 

我話說得漂亮,把爹話中的揶揄轉成對女婿的疼惜,如果爹拒絕我因感激而敬的酒,就會顯得小家子氣。這個臉,他是丟不起的。

所以,他一定得接受我的敬酒。而敬過岳父,我這女婿也就周全了禮數。

而他,也會有疼愛女婿的美名。



果不其然,當我先乾為敬後,眾人將眼光投向了爹。


雖然表情悶悶地,瞪著雙眼,爹還是喝下了我敬的酒。


免除了尷尬,我心情大好。好整以暇吃著駝峰肉,全然沒發現,危機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