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1 16:09:05陳跡

青衫隱46---玄震之死


奚仲,想讓玄震看見玄霄的原型……..

我轉向玄震,只見他震撼地退了幾步,而後冷笑。

「原來……奚仲說的,都是真的……….

 


「你…….

我恨恨地看向奚仲。玄霄已傷,我和玄震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可以全身而退。

人妖不兩立,看來是真的。只有我,還愚蠢地以為奚仲是我的朋友。

 


………..玄霄,你已沒有退路,總有一天,你會回到幻冥界,那裡才是你真正的家。」

說完,奚仲一翻身,化成一縷黑煙,消失在客棧正廳。

 


「師哥………..你撐著點,我過氣給你…….

我正想過氣給玄霄,玄震卻一把搶上,提起玄霄滿是鮮血的前襟!

 

 
「大師兄…….你幹什麼?

連忙抓住玄震的手阻止,我知道他會怎麼做。

 

 

……帶他回瓊華。」

玄震顯然迫不及待想回去。

 


「大師兄,不可以,師哥不能以這樣的面貌回去!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我緊緊抓住玄震手腕,不讓他帶走玄霄。

 


「瓊華宮怎麼能容魘妖存在?

玄震拒絕了我。

「玄霄欺騙了所有的人,應該回去接受審判!

 


「大師兄…….我拜託你,現在瓊華派必須團結,不要做親痛仇快的事!

我抓得很緊,不讓他離開。

 


「只要是妖,人人得而誅之,瓊華以除妖為己任,怎能對妖加以包庇?

玄震道。

 

 


「師哥是無辜的,他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能這樣做!

 


「不管是不是無辜,魘妖的存在有多危險你很清楚,身為大弟子,我必須清理門戶!

玄震狠狠將我踢開,祭起長劍。

 


「大師兄………

怎麼也說不通,情急之下,無暇感覺疼痛,我握住他的劍刃,不讓劍飛起,鮮血從我指間淌流而下!

 


「雲天青!

玄震對我的固執感到惱火,使勁將我一把推開!

 


「玄震………

我正準備再度撲上阻止。突然,玄霄的聲音,從他受了重傷,殘破的身軀裡傳來。

 


「師哥…….

我驚訝地看見玄霄站了起來,與玄震面對。然而,他背上的翅膀還是沒有消失!

沒想到,受了這麼重的傷,玄霄還能站起來!他的功力,真是神鬼難測!

 


玄震一陣震撼,放開玄霄,退了幾步。

 


………你以為你走得了麼?

玄霄殘破的胸前紅光漸熾,他原本水晶般的雙眼,一樣泛著詭異的紅光。

又是羲和斬......

玄霄想滅口?

 

 

……師哥……你不能殺大師兄…….

我立時搶上,護在玄震身前!

 


…….滾開!

玄霄的聲音沙啞。

 


「你不能殺大師兄……師哥,你是好人,是瓊華派的模範弟子……..

我此刻頭皮發麻。雖然想方設法阻止玄霄殺玄震,但自己命懸一線……..也許玄霄連我都要殺,畢竟我也是目擊者。

 


「不錯……..我是瓊華派的模範弟子…….這個事實,永遠不會改變………

玄霄低沉地囈語。

…….想破壞這個事實的,都得死……….

 


不料此時,玄震竟脫離我的庇護,御劍而去!

 


顧忌已失,玄霄的羲和斬倏地飛出,砍向半空中的玄震!

天空落下一片血花………

 


「大師兄!

我悲痛地大叫!

……..他是大師兄…..是大師兄玄震哪………

 


玄霄沒有回答。玄震的死,他彷彿一點感覺也沒有,朝我緩緩走近。直到他的翅膀完全地擋住了月光。

 


「你…….你要殺我嗎?

我舉起右臂,擋在面前,顫抖著後退。

玄震是玄霄二十幾年的師兄,他都能殺,何況我這才幾個月情分的師弟?

 


「你為什麼發抖?........我很可怕麼?

我越是退後,玄霄越是進逼。他全身是血,背上有翅膀,頭髮散亂,看上去很是猙獰。

 


「你早就知道了?

玄霄朝我伸出手,我卻以為他要下殺招,揮手躲開!

 


…….你和奚仲達成協議,不能把這秘密說出去,對不對?.......你相信奚仲,所以,當你看著我的時候,心裡想到的,魘妖這副長了翅膀的醜怪模樣,對不對?

 


……………..

不知該怎麼回答,我是這麼想,可是,我一點也不覺得魘妖醜怪,是玄霄自己心存偏見。

 


「你在發抖…..因為,你看見我這副模樣,害怕了?

玄霄不讓我再退,他扯住我的頸子,將臉貼近我。他的表情,夾雜著奇異的痛苦與興奮,因而扭曲。

 


我不知道下一步,他會怎麼對待我。

 

 

 

「我承認……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從沒害怕或看不起你,對我來說,妖和人和仙都是一樣的……不管你是誰,你都那麼出色……..身世真的有那麼重要麼?

面對玄霄,我是毫無勝算的,索性豁出去。

「我不說,就是怕你痛苦。但是你想一想,這麼出色的你,有什麼好痛苦的?你有害過人、吃過人嗎?有辱沒過師門嗎?

「師哥,我一直很欣賞你,怕你痛苦,因此拼了命也要為你守密…….但是,你殺了玄震,我不能原諒你…….如果你怕事情洩漏,連我也殺了吧!

我閉上眼睛,等待玄霄執刑。

玄霄的手漸漸收緊,我所能交換的氣體越來越少,身體極度需要新鮮的空氣,全身用力地痙癵,卻吸不進半分!


我知道,自己必死無疑。

 

曾經,玄霄對我很好。無數次的秉燭夜話是真,身上所穿的燦白衣裳是真,進德修業上無私的提點是真,危急時總是及時出現救援的心意是真,思反谷那第六十四隻烤山豬是真,即墨城外那場花火映在他水晶一般的眸光裡,歷歷如繪......

但,一切怎能敵玄霄等著升仙做掌門,二十多年的努力功虧一簣?

 

 

終究,我必須以自己的鮮血,來成全玄霄,與整個瓊華派的升仙大業麼?

士為知己者死。死在玄霄手上,我不後悔。但我不甘心,我死了,夙玉怎麼辦?雙修一但有了閃失,又有誰能照顧她?瓊華派人人都想升仙,誰會在意夙玉死活?

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我仍舊這般不濟事。

 

 

身體與靈魂解離的痛苦讓我的意志逐漸模糊,接著,我什麼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