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13:16:03陳跡

青衫隱32---我有幫夙玉洗衣服嗎

 

 

都是因為我一時任性,才害玄霄被師父處罰,關在思返谷思過。

但他並沒有過啊!而且思返谷我知道,四處都是灰撲撲的山壁,連根小草都長不出來,玄霄沒食物可吃,沒琴可彈,非悶壞了不可。



看著一旁空蕩蕩的,玄霄的床,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像心臟有個角落被敲下了一塊。

這晚,我睡得不大好,總想玄霄那麼愛乾淨,思返谷裡除了泥土還是泥土,他怎麼睡啊?

沒法搬張床給他,起碼,給他弄些吃的吧?



但在風頭上,我是不適合再下山了。

我從床上一躍而起,月光淡淡照了進來,窗外萬籟俱寂。

看影子,該是寅卯之交,不久,天就要亮了。

萬籟俱寂,那就是沒有聲音囉?沒有聲音,那就是沒有人囉?

我福至心靈。



.........白灝在此,諸弟子聽我號令!

我低著頭,喃喃持咒。

兩隻魁召穿過夜色,從我窗外飄了進來。




「你們下山帶兩壺酒,還有一些齋菜......不,這麼多天沒吃,光吃齋菜營養不夠,去弄隻烤全雞來,聽見沒?不准讓人發現,天亮前回來啊!

叮嚀完後,魁召大人又飛出窗外。

這就是魁召的好處,永遠不會嫌累,嫌煩。



我坐在窗前,翹起二郎腿等著。

在天際露出魚肚白之際,魁召回來了。



「很好,很好。」

我從魁召甲手中取過酒,又從魁召乙手中取過雞。

「你們可以回去了,記住,別讓人發現哪!

這魁召也真厲害,所有店家都在睡覺,他們不知哪偷來的。




看著桌上令人垂涎欲滴的酒肉,我不禁露出滿意的微笑。

不久,隱約有腳步聲和人語響起。

派中已經有人起床了。




......睡個回籠覺好了。」

食物準備好,我心就安了,上床又睡了二三個時辰。



直到一陣敲門聲響起。

「天青.....天青,開門哪.......



........誰啊?

模模糊糊中,那聲音很熟悉,一時想不起來是誰。




「別睡啦!師父來找你啦天青師弟!

我想起來了,是夙瑤的聲音。夙瑤回來了!




我從床上一躍而起,趕緊將一桌子酒和雞藏進衣櫃裡。這時,夙瑤已經等不及,推門進來!



「天青!

「師兄......

 



我關上櫃門,猛地轉身,不只夙瑤,夙玉也來了。

完了,雖然我天生麗質,但臉沒洗,牙沒刷,頭髮沒梳,鬍子也已經好幾天沒刮......



「師姊.....妳回來啦.......

我心虛地打了招呼。


 


「終於不負宗煉師叔所託找到紅魄......對了,天青,你怎麼越來越不修邊幅?師父看了又要生氣的。」



.....唉唉唉,這兩天少了師哥的聲音,師姐妳一回來又說教......

我不禁抱怨,挖了挖耳朵。




「你啊,這麼邋遢,看了不舒服,沒人見了歡喜的。」

夙瑤這句話深中肯綮,一針見血,我這副德性哪見得了夙玉?




.......待會,我待會馬上洗洗臉,刮刮鬍子........

我看著夙玉說。




「對了,不去練功,你一個人在房裡做什麼?

夙瑤問。




「沒什麼,師哥不在,我整理房間。」



「早該這樣了。老是玄霄整理.......你啊,上了瓊華,早該改改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啥都不會的官家習氣.......


 


「我知道了.....




「嗯,當了人家的師兄,也該好好修習術業,別讓夙玉師妹瞧扁了你,師兄就得有師兄的樣子,知道麼?




「夙玉不會瞧扁我的......和我在一起,夙玉很開心呢!


我朝著夙玉挑眉,瀟灑地一笑。



「好了,不說了,我還得到師父那去一趟,師妹你跟我一起走麼?



「好......



「我有些話想對夙玉說,師姐妳先走吧。」

我箭步上前,拉住夙玉。

她難以置信地瞪著水汪汪大眼睛看著我!



「好吧,師姐不能陪妳了。夙玉,妳就在這裡,陪天青師弟聊聊吧......

說完,夙瑤自顧走了。

 




「夙玉.....妳想不想陪我去?

等夙瑤走後,我關上門。夙玉臉色大變,退了幾步,跟我保持距離。

怎麼?我看起來很像某種會對著月圓嚎叫的動物嗎?

夙玉啊,真是單純得太可愛了!




「去哪裡?又要下山嗎?師父會生氣的。」

夙玉搖搖頭。

 



「不是......是去思返谷,看師哥......

我走向衣櫃,從裡頭拿出酒和雞。

「好險我藏得好......不然就被夙瑤發現了.......




「師兄你瘋了麼?在思返谷本來就不能吃東西,何況喝酒?你準備這些要送給玄霄師兄?



「師哥不是我,習慣被關在思返谷。餓了三天他一定快餓死了,而且這兩天夜裡都下霜,不喝酒,他會凍死的!

我將食物放入竹籃蓋上。

「夙玉,妳要不要跟我去?


 


「沒經師父允許去思返谷,就是一條大罪了,更何況給在思返谷面壁思過的玄霄師兄送酒食?天青師兄你別這樣,師父會生氣......



「夙玉,我知道妳關心我,怕我被師父處罰......但我已經決定了,是我害了師哥,我不能再害他凍著餓著......這些都是我偷偷下山買的好東西,師哥一定會喜歡的。」

其實不是我,也不是買的,但我得顧及在夙玉面前的形象。



「師兄,你不覺得,我們還是聽師父的話比較好?

她是真的想阻止我,忘情地拉住我的手臂。




「嗯,夙玉,妳這麼為我擔心.......這事是有風險,我不能連累妳。」

我扶住夙玉的雙肩,凝視著她。

「有妳的關心,我雲天青真是不枉此生......我會小心,不會讓師父發現,讓妳失望的。」

我一副為兄弟不惜從容就義,慷慨赴死的模樣。




「師兄.......

夙玉只是跺腳,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阻止我去犯險。




這是關心情切啊!我不斷安撫夙玉。

 


「師妹,妳的心意,師兄我明白,為了妳將來的幸福,我一定會小心保重自己的!



「你......真是氣死我了.......我不說了!

夙玉臉漲得好紅,奪門而出!




女孩子家是這樣的。被人,尤其是喜歡的人說中了心事,害臊是難免的。

但是,我是為了我的好兄弟玄霄啊!為了男人間的友情,只能讓妳擔心了。

唉,友情和愛情之間,難道不能兩全嗎?




為了掩人耳目,入夜後,等大家睡了,我才開始行動。

祭起長劍,提著竹籃,往熟到不能再熟的思返谷方向去。



到了思返谷,我看見玄霄背對山壁,盤腿而坐,閉目運氣,他的白衣在月光下仍乾淨地綻著銀色光輝。

這兩天,他肯定沒躺下來睡。



「師哥!

我從長劍上躍下。




......天青?

玄霄睜開眼睛,看到我,難掩驚訝的神色。

「你來幹什麼?



「怕你肚子餓嘛......

我在玄霄對面席地坐了,這才瞧清楚玄霄的臉。

他的臉頰,泛著青色的鬍渣,三天不能整理儀容,看來有些憔悴,我摸摸他微刺的腮邊。

......師哥.....你看起來很淒慘......都是我害的.....



......你也是.......

玄霄握住我的手,輕輕放下,話裡這樣嫌棄我,但眼底卻帶著滿足的笑意。

......奇怪,關在思返谷的人是我,你為什麼也不刮鬍子不梳頭,一臉慘相?



「我掛念你啊......



「你是因為懶吧?



不愧是玄霄,真了解我。




「對了,師哥,這是帶給你吃的,我知道你快餓扁了.......

我將竹籃遞到玄霄面前。



「你今天來,就是為了給我帶吃的?

玄霄改變姿勢,背靠著山壁,箕踞而坐,讓自己輕鬆些。

.......師父要是知道,你又是觸犯門規大罪一條。」



「頂多回到這裡來,又不是沒來過,總不會殺了我......

我邀功似地打開竹籃。

「師哥你看,上好的美酒,還有雞......唉,我知道你吃素。不過你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要補充體力,吃葷的好......你看,這雞油還在滴耶......

我扯下一隻腿來,遞給玄霄。




玄霄沒接,別過臉去。




「別這樣,來師哥,我餵你吃,張開嘴,啊......

我左手接著雞油,右手遞到玄霄口邊。

玄霄一直躲。



.......!雲天青!

他一直躲,我就一直纏,纏到他受不了,把我的手揮開!



「不喜歡雞腿嘛?

我把雞腿塞進我的嘴裡咬著,又拔下一根雞翅。




.......雞翅也好吃......師哥看招.......

我瞄準玄霄嘴巴,總之非要他吃下去不可!




.......這麼油怎麼吃?

玄霄站了起來,從我的攻擊範圍跑開了去!

我咬著雞腿,拿著雞翅追了上去!




就為了吃不吃雞的問題,我和玄霄在月下追來追去。

看起來真是有夠蠢的!




這玄霄也真奇怪,明明餓了三天,體力卻比我還好,我追累了,他還有餘裕在那裡笑。




「我好累.....好累.....要吃雞補體力!

不追了,我回到竹籃旁,開始大快朵頤。

 


「師哥你不是沒吃嘛?怎麼都不累啊......



「我運氣吐納,餐風飲露,結果是一樣的。」

玄霄走回來,臉不紅氣不喘。

「你聽過神仙需要吃東西嘛?



「神仙未免太可憐了,這麼多好吃的東西都不能吃......

我嘴裡塞滿雞,差點吞不下去,灌了一大口酒,猛拍胸口。

玄霄看著我吃。




「對了,我本來想找夙玉一起過來的,但她擔心被師父知道,不敢犯規,你們哪.....真不知道那麼怕師父幹麼.......

我順了口氣,繼續吃。




......你好像對夙玉很有興趣?

玄霄突然問。




「少來了,師哥你還不是一樣?跟夙玉講話輕聲細語,對我說話就是教訓。」

 



「那是因為夙玉才入門,有很多事不懂.......人初到陌生環境總是容易惶恐不安,當然要多關心安撫她。」



「那我剛入門你怎麼沒關心安撫我?

我衝口而出。




「我哪裡沒關心安撫你?你的衣服不是我洗的嗎?我有幫夙玉洗衣服嗎?

才剛說完,玄霄重重嘆了口氣,搖搖頭,他好像覺得他失言了。




不過
他說的是實話啦。




「夙玉是挺討人喜歡的,就算師哥你喜歡她,我也不意外......

講到夙玉,我的帥臉上漾起一陣春花燦爛的微笑。

「師哥你知道嗎?今天她知道我要來看你,以身犯險。她很擔心我,非常擔心,一直想阻止我。可是我告訴她,為了兄弟之義我一定要來。但是,為了她將來的幸福,我會好好保重自己。她讓我說中了心事......臉唰的一聲紅得像桃子,真是可愛.....太可愛了.......

「師哥,像這麼貼心可愛又漂亮的女生,誰不會心動啊?可惜女孩子家臉皮薄,太含蓄了,不敢說出自己的心事......不過幸好我天資聰穎,一猜就猜到了.....



「你......你說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玄霄握住的拳頭在顫抖著。



「其實師哥,我知道你這幾天被關在思返谷,沒辦法跟夙玉見面,我不會趁人之危的......雖然我有感覺夙玉對我有好感,不過我也常覺得,她的眼光老繞著你打轉........你放心吧,我們都有機會。」




「雲天青!別開玩笑!

玄霄劈手奪過我手中的酒壺,喝了一口,看起來很煩的樣子。

一定是我告訴他夙玉對我的態度,讓他心亂如麻了,我的觀察沒錯,玄霄也喜歡夙玉!




「雖然論條件,我是比不上你,不過,在確定夙玉的心意之前,我會全力以赴的!

我看起來非常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



玄霄眉頭蹙得更緊,又喝了一口、兩口、三口。

「你......你今天......是來氣我的嗎?



「師哥,你別生氣。其實,你的勝算比我大多了......夙玉是千金小姐,要什麼有什麼,如果不是最好的,她是看不上眼的......不過,不管夙玉的心意為何,結果是怎麼樣,我都希望,不要傷害到我們的兄弟情誼.......


我覺得我安慰玄霄的話非常得體,應該可以平息他因為我和夙玉走太近造成的怒氣。




玄霄突然抬起頭來,明亮的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他的眼底有火。


玄霄的怒氣非但沒有平息,好像更火上加油了。

 


「師.....師哥.......



「閉嘴!........你什麼都不知道!

玄霄朝我吼完,拿起酒壺,坐得遠遠的。

如果不是思返谷關禁閉,他肯定劍一御,又跑到不見人影。



「師哥........

我很想湊上前去繼續解釋,不過事實是,不管我說什麼,他就是生氣。

難道我真的是太笨,太不會說話了嗎?

我將自己說過的話從頭到尾檢視一遍,到底是哪裡說錯了呢?




我繼續吃雞。雖然氣氛很不好,不過這些雞和酒是無辜的,他們應該被吃的。

吃飽了,喝足了,感覺微醺,我也不敢走,也許玄霄氣消了又會來找我說話。

我就地躺下,看著思返谷的星空,等著玄霄來與我談和,不知不覺睡著了。

 

 



(悄悄話) 2020-11-14 04:06:24
(悄悄話) 2020-11-14 00:02:42
(悄悄話) 2020-11-13 18:5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