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3 22:14:20陳跡

青衫隱29—-夙玉

幸好靜夜已深,大多數的人都入睡了,我背著爛醉如泥玄霄的窘境,才沒讓人瞧了去。

尤其,要是玄霄喝酒的事,傳到師父那裡去,那就是我害了玄霄。他可是瓊華派的模範生,不能破壞他在師父心目中的形象。

「呼............師哥你好重.......

我步履蹣跚,弓著身子,邊走邊抱怨。

「香.......香香.......

背上的玄霄,語氣模糊。

「什麼?師哥,你說什麼?

我回過頭問。

「你身上.......香香的......

玄霄閉著眼睛,回答。

「我........

我左邊聞聞,右邊嗅嗅。

啊,好久沒發出這樣的味道了,一定是喝了酒,催了汗的緣故。

「這啊,是青鸞草的味道.......好聞嗎師哥…….

我個人是很喜歡這樣的味道啦。從小在青鸞草地上打滾,吃青鸞草,滾多吃多了,身體不知不覺就會發出這樣的味道。

「嗯。」

玄霄沒再說話,又陷入沉睡了吧?

回到客房,我將玄霄擺上床,玄霄早已不醒人事,一癱上榻,便動也不動。

其實,他的酒品還算不錯,除了胡言亂語之外,不會大吵大鬧,也沒吐我一身。

汲了桶水,替他解了衣,擦擦臉,手腳,身體,除去酒味,免得第二天酒味太重而在師父面前露出馬腳。

處理完玄霄之後,我自己一人到井邊,當頭淋了個簡單的浴,回到客房,和衣便睡。

這夜無夢,睡得很好。

第二天,眾人整理行裝,準備回瓊華宮,玄霄又恢復他正經八百的模樣,跟發酒瘋時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那樣的玄霄應該不常見吧?那是他的真性情嗎?曾看見那樣的玄霄,該說是我的幸運嗎?

他將琴縛在背上,我們便一路御劍,回到瓊華宮。

偷喝酒的事,便船過水無痕。

回瓊華後,照舊過著練功的日子,我仍然有一搭沒一搭的。修行之餘,我會跟著玄霄,去醉花蔭後的清風澗,賞澗裡清幽的蓮花,那裡幾乎不會有人去,然後他會彈琴,我偷喝酒,玄霄拿出師哥的架子責備我,我則嘻皮笑臉地一語帶過,玄霄知道罵了也沒用就不會再念,日子便陷入這樣的循環中。

不過關於酒,他怎樣都不肯再喝了,我也不明白為什麼。

仙都大會後,師父就不見了,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

後來,聽說師父回來了,玄霄押著我回到舞劍坪。

「雖然你很散漫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過在師父面前,你好歹用功一下......

玄霄說得是,仙都大會後,我雲天青在瓊華派也算小有地位,身手可不能太差。

我和玄霄在舞劍坪且練功且聊天,突然遠遠地,聽見夙汐師姐熟悉的聲音。

「喏,前面就是舞劍坪了!

「我就說吧,玄霄和天青都在。」

就是想以身相許那位漂亮師姐嘛!聽見她的聲音,我很高興,原本背對她的方向,轉了個身,朝她打招呼。

「嗨......好久不見,夙汐師姐越來越漂亮了.......

這一回頭,我不只看見一個美人。

是兩個,兩個美人。

夙汐師姐的身邊,跟著一名從未見過的師妹,看起來很年輕,頂多十八歲,她的臉好小,像桃子一樣白白粉粉的,讓人很想吃一口。

瓊華派的其他師姐雖然不乏美人,但常年吃齋的關係,大抵臉色蒼白,沒人像她那樣好看,一時間,我看得呆了。

她淡淡瞧了我一眼,把眼神聚焦在我身後,玄霄的方向。

「這位是剛入門的夙玉師妹,已被掌門師伯收入門下,但這幾日掌門師伯不在宮中,玄震和夙瑤也出任務去了,請兩位多多關照......

夙汐忙不迭地介紹。

原來,叫夙玉啊,好名字好名字,連名字都那麼美。

在瓊華派的一片慘白裡,她的出現,就像醉花蔭裡紅豔豔的鳳凰花,這是瓊華派唯一顏色,不管是誰,都會讓她緊緊地佔住視線。

「兩位師兄。」

夙玉朝著我和玄霄的方向,舉手作揖。

「免禮免禮……..師妹妳長得這麼漂亮也來修仙,豈不可惜了!

我走向夙玉,和她說話,要比玄霄先搶得先機才行。

「天青,休得無禮!

玄霄從背後喝住了我。

又來了,師哥,你這麼兇,會把小師妹給嚇跑的!

「容貌美醜,都是皮下白骨,表相聲色,又有什麼分別?

夙玉看了我一眼,又將眼神投向玄霄,輕輕顫出一絲微笑。

哇哇,説話很有道理,可見讀過不少書呢!

表相聲色是沒什麼分別,但夙玉師妹,除了長得漂亮,肚子裡又很有東西。

「師妹…….妳年紀輕輕,就把世事看得那麼透,豈不是一點都不好玩了?

我繞著夙玉打轉。

「這世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等我們去嘗試……..要修仙,等我們像師父一樣,七老八十的時候再去做就行啦!

「天青!

見我越說越不像話,竟牽扯到他最敬愛的師父,玄霄又出言制止!

「好啦好啦…….我不說了,還是師哥你懂得憐香惜玉……..

我不耐煩地揮揮手。

「唉,我真的不說了……師哥你別瞪我啊……..

「呵呵,玄霄和天青就是這樣…….師伯讓玄霄師兄多管管天青,希望天青能受玄霄師兄感染,靜下心來,卻總是徒勞,玄霄師兄還真可憐......不過,他們人都很好的......

夙汐在夙玉旁邊咬耳朵。

「夙玉師妹上山多久了?瓊華派的一切可還習慣?

堵住了我的嘴,玄霄轉而問候夙玉。

這這這,這是什麼意思?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我也想問候師妹啊?

我瞪著玄霄,玄霄不理我,只看著夙玉,與她對話。

「來了一天,我喜歡這裡的一切,謝謝玄霄師兄關心。」

夙玉笑得燦然。

「妳是半途上山,不像我和玄震師兄、夙瑤師姐,從小便在瓊華派長大,初來乍到,必然有些不適.別勉強自己,有需要儘管開口,畢竟,修仙是條漫長的路,能夠樂在其中,才能走得長久。」

這麼溫柔的循循善誘,我的師哥啊,你從來沒這樣跟我說話,不是罵就是打,雖然夙玉長得漂亮,但男女待遇未免太不同啊!

「對,我也是半途上山,這裡沒什麼東西吃,不像山下,實在不能適應......幸好師父和師哥都對我很好,所以我已經適應常常去思返谷了......

我一定要取得先機,見縫插針,不可以屈服在師哥的淫威之下,我接著玄霄的話道。

「謝謝玄霄師兄,夙玉什麼都不懂,以後,還請師兄您多多指教。」

夙玉朝玄霄盈盈一拜。

喂,我也是師兄,我也才說完話啊!

「夙玉,有什麼需要跟天青師兄我說,我最了解半途上山的人的需要了......

我不甘示弱地攔在夙玉和玄霄之間,就不信這樣說話夙玉還看不見我!

「好,有什麼問題儘可找我…….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我就住在天字號弟子房。」

玄霄又說。

而氣勢上,我是說什麼,都不會被玄霄壓下去的!

「我也是,我和師哥一起住,妳可以來找我,我教妳御劍,御劍可好玩了……

「對了,玄霄、天青,你們剛在這裡聊什麼呢?

夙汐岔開話題。

「唉....說到這裡就煩…….都已經練了兩個月了,還達不到師父所說的風歸雲隱術第三重境,他老人家是不是存心整我哪?

想到師父派給我的功課,我立刻抱怨。

「你胡鬧!自己不用功,怪到師父頭上!

玄霄當然這麼說,他都練到不曉得幾重天去了。

「是是是…..師哥你和玄震夙瑤都是學習認真的人,就我飽食終日,混吃等死.....

「飽食終日混吃等死也不錯,我瞧你思反谷待得挺快樂的…….

「思返谷好啊,少了一堆嘮叨和訓斥.就一點不好......沒飯吃,讓人受不了......

我和玄霄你一言我一語地抬槓,夙玉聽見,笑得春花燦爛。

「玄霄說得沒錯。天青,你要多聽玄霄的話,自從仙都大會回來後,所有的長老都說你有潛力,可別荒廢了你的實力啊!

夙汐也加入玄霄說教的行列。

「仙都大會?那是什麼呢?

夙玉啊夙玉,妳可問到重點了。

我正要開始吹捧自己的豐功偉績,沒想到又被夙汐打斷。

「待會告訴妳,師妹……..對了,玄霄,天青,夙瑤不在,我得帶著夙玉,張羅她在山上的用度,不打擾你們練功了…….師妹,我們走吧……..

夙汐帶著夙玉走了。

不打擾…..一點都不會打擾…….跟夙汐夙玉說話,比練功有趣多了………

我話還沒出口,倆個天仙般的大美人又從我眼前飄走了。

我眼前,只剩下玄霄。

雖然玄霄長得很帥,但他是男的,一點搞頭都沒有,唉……

「⋯⋯

等夙汐夙玉走後,玄霄冷冷地不說一句話,轉身就走。

怎麼,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夙玉在時,和氣得像溫泉水,在我面前,就像禁地裡的萬年寒冰。

「唉,練到第三重,要練到何年何月啊……..

我跟上玄霄,抱怨道。

「師哥你怎麼了?說句話吧?

突然,玄霄停下腳步,終於說話了。

「別跟著我。」

「唉,師哥,入門這幾個月,我們吃睡都在一起,穿一樣的衣服,還有同床共枕之誼,你又在氣什麼,不能跟我說嘛?

我沒理會玄霄的禁制令,繼續跟。

「你這麼浮躁,跟你說話也是多餘!

玄霄仍然背對著我。

「我說的,你有哪一句聽進去?

說完,玄霄召喚他的長劍,立了上去。

「喂,師哥,你去哪裡?

我引吭叫道。

「練功,找個清靜之地……..

說完,玄霄長劍飆出!

「師哥你好詐……想自己躲起來偷偷練功…..不行,師父回來了,我也得好好用功,否則會被師父念死…….師哥,我也去!

我的長劍早就在腳下預備好了,看準了玄霄消失處的紫氣,我騰空跟了上去!

我雲天青什麼都不會,就御劍最行!我緊緊跟在玄霄後面。我知道他忽上忽下,忽翻滾忽沉潛,試圖甩開我,但是徒勞無功。

我緊緊咬住玄霄,在空中劃出兩道耀眼的紫氣!

玄霄拼命飛,我也拼命追,誰都不讓誰!

就這樣,在瓊華上空繞圈,追逐了近二個時辰,直到我們感覺體力不支,才在捲雲台降落下來!

我和玄霄累癱在捲雲台上,不住喘著氣!

「呼……..師哥,怎麼停下來了?這就是你說的,清靜之地嗎?

我大大地躺在地上,喘死我了!

捲雲台,用得著飛二個時辰麼?

「自從認識你,就沒清靜過!

坐在我身邊,玄霄抱怨。

「你跟上來做什麼?

「我習慣了……師哥,你不想我跟著你嗎?

「咬著我飛二個時辰,不是太誇張了麼?

玄霄的鬢,沁出晶瑩的汗滴。

「天青……….你老是跟著我,讓我很困擾。」

「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們很不一樣。」

玄霄踱來踱去。

「我們,也許試試你過你的,我過我的,別互相影響,這樣比較好…….

我感到愕然,玄霄這麼說,太突然了。

畢竟上了瓊華後,我們向來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玄霄排斥我了?

「我的修行嚴重落後……..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玄霄道。

「天青,和你在一起很快樂,但,快樂從不是我所需要的……..我也不想改變,只想像以前一樣,過著只需要練功的單純生活。」

「師哥,你………..

我倏地站了起來。

「你這樣說,真是令人傷心……

「我說話太實際了麼?

「不,你還是和從前一樣,不敢正視自己…….我以為你已經改變了……..

我緩緩踱到玄霄面前。

「只需要練功的生活你根本不喜歡,就像你只喜歡九霄琴,不喜歡三清九化丹。」

「天青,你…….

彷彿被我說中心事,玄霄此刻臉頰微微漲紅。

「師哥,你想練功,這是好事,我會少打擾你……...但你今天說各過各的,我不會當真。」

玄霄大概很少看見我這麼自信又執拗的模樣吧。

別的我不了解,但這點我很確定,我知道他的想法。

「我的運氣一直很好,總是遇到好人,所以,我不該再玩日愒歲,也應該要有所努力,否則,我的好運就沒有意義了………更何況,我現在也成了人家的師兄……..

我迎著捲雲台上的風,風吹得亂,我卻彷彿找到了方向。

「我也會好好用功……我已經讓我父親失望……不會再讓你失望的,師哥………

玄霄沒有回答,他再度躍上凌空的長劍。

「師哥……..

「今天的風,適合練風歸雲隱,上來吧……

玄霄微笑,朝我伸出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