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19:08:13陳跡

青衫隱17—-同生共死

當我跌跌撞撞,退到土牆邊,再無可退,才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不願意去揣測玄霄除了身為人之外,還可能具備什麼樣的身分。

眼前的玄霄雖然多了一雙翅膀,但他還是我的師哥,不會害我的。

這一冷靜,我想起玄震。

如果眼前一幕,讓玄震看到了,不曉得又要興起多大風浪。

扶起玄霄身體,將清水慢慢沁入他的唇間,重新將他安置好,守在洞口,不讓任何人進來。

太陽漸漸下山,山裡的光線逐漸消失,暗了下來。

玄震沒有出現,我想,那些不會累的魁召,該招呼得他分身乏術吧?

玄霄依然睡著,他的身體幾乎沒有起伏,也就是說,幾乎沒有呼吸。

他的身體正以龜息的方式自行修復,我只需等待。

他知道,他的背上,有一對翅膀嗎?

為什麼他的背上會有翅膀?

我一直想不透。直到日後,我看見死在我們手下的魘妖現出原形。

鹿的身體,背上張著黑色的翅膀。

月光照了進來,玄霄背上的翅膀漸漸淡化,最後消失。

然後,玄霄醒來。

「我睡了多久?

玄霄坐起身,以手腕撐著額頭,閉目一會兒,來適應重見光明。

「不久........師哥,我們現在很安全。」

我與玄霄相對而坐。

他胸口的傷處已然癒合,這是龜息大法的神力麼?簡直不可思議!

或者,跟那對黑色翅膀有關?

「你還是召喚了魁召......

玄霄放下手臂,盤膝調息。

「這下,大家還不說你是玄霄派的麼?

「我才不是.....都是師兄弟,為什麼分派系?

我堅決否認,硬要將我歸類,就是不自在。

「難道,你還對玄震抱有希望?

玄霄道。

「今天,你也看見了他是什麼樣的人......少接近玄震。」

「玄震是不好,但我仍覺得,沒必要這麼壁壘分明,就算日後掌門是你,有他的支持不是更好?

「你認為他會支持我?

玄霄面露不悅。

「我和玄震,從小一起長大,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天青,你這麼替他說話......難道,你想和我劃清界線?」

「當然不會了師哥!

我想都沒想過!

「我們是兄弟嘛,說什麼都要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玄霄低頭,將這兩句話重複了幾遍。

「我都是一個人......從沒想過要跟誰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如果不是師哥你救我,我就死了。所以,我的命是師哥給的,我也只跟師哥你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我解釋著。我跟狗子很好,裴先生好,可也沒想過生生死死的問題。


「那.......我一定要升仙,這樣我就不會死了......我不死,你也就不會死了......

玄霄答得認真。



升仙?

這兩個字,重新刺激我的腦子。

對了!也許,玄霄背後的翅膀,是不是意味著他已經快升仙了?

這是可能的!他的道行如此高深。

「師哥.....升仙,是不是.......會長出翅膀?

我戰戰兢兢地問。

「什麼傻話!仙能騰雲駕霧,自由往來於三界,那是因為身體氣化.......長翅膀,又不是鳥!

玄霄認為我的話蠢得要死。

可是,我真的看見玄霄在昏迷時,背上的翅膀!

「原來仙不會長翅膀啊.......那除了蟲鳥蝙蝠,還有什麼會長翅膀呢?

我繼續問,想讓玄霄間接為我解開他背上翅膀的謎。

「怎麼?老問些蠢問題!

玄霄有些不耐。

「師哥.....像我,我們這樣的人......有沒可能長出翅膀?

我接著問。讓人罵笨我已經習慣了,這並不足以讓我閉嘴。

「不可能.....人就是人,不可能長出翅膀,仙也不會,他們原來就沒有翅膀......會長翅膀,是原來便有翅膀的。」

「例如呢?

「例如你所說的蟲鳥蝙蝠......或者我們即將面臨的大敵,魘妖.......

「魘妖有翅膀?可是,奚仲並沒有!

玄霄的答案,令我深深震撼!

「因為他化成人型。魘妖的原形是有翅膀的。」

當作教導我面對魘妖的常識,玄霄耐著性子說明。

「魘妖的翅膀.......什麼模樣?

「黑色,大鵬一樣的......

玄霄的話,讓我冷汗直沁。

「那麼.....化成人型的魘妖,什麼時候會現出原形?

「他們自己想現出原形,或者傷病、靈力不足以支撐自己維持人型時。」

玄霄說話時,神情泰然自若。

「現在你知道了,就算是人,也不能掉以輕心,魘妖是可以形變的。」

他好像不知道自己傷重之際,長出翅膀。

「師父、長老們都說要將魘妖趕盡殺絕.......其實,魘妖一定都是壞的麼?

我看著玄霄清俊靜定的臉。

「也許,他們之中也有好人,我們只要殺那些做壞事的就可以了。」

「胡說!是妖都得殺!他們身上所具備的負面能量,會對百姓造成危害,輕則失心瘋狂,重則家破人亡,更不用說他們離開幻冥界後,竟以生靈為食!

玄霄板起臉來。

只要我說出違逆師父的話,他就會這樣!

我沒再說話,因為,我心底真正想說的是。

師哥,你的背上,有黑色的,像大鵬的翅膀,你知道麼?

也許有一天,大家因為你的翅膀,把你當成了壞蛋,但我永遠不會那樣想。

「走吧,我們耽擱太多時間了!

結果似乎不大愉快,於是,我們沒就這話題繼續聊下去。

玄霄站起身來,他的體力已經完全恢復。

「去哪裡?

我跟在玄霄後頭問。

「山腳下的月河村!

玄霄喃喃持咒,長劍橫懸。

「那裡黑氣沖天,天青,你跟上來!

說完,玄霄一溜煙不見了。

我看見空中,玄霄離開時的軌跡。

不同於魘妖的黑氣,那是一股紫氣,屬於人的,瓊華弟子的。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

「喂!師哥,等等我!

這次下山幾經折騰,御劍訣已經練得差不多了,我躍上長劍,朝玄霄離開的方向飛去!

uni2019 2020-09-15 14:25:47

按讚不會打擾吧。很輕的按。s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