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10:42:38陳跡

青衫隱16---奚仲

突然,在空中,我的後領被人狠狠抓住!


「只會御劍,還想殺妖?

是玄霄。他拉住我,不讓我衝過他頭!


「師哥!來得好,那招上清破雲劍再使一次,妖怪死光光!

我大聲叫!


玄霄沒回答。不久,透過樹梢,我們看見倒了一地的師兄們,還有節節敗退的玄震!


對手只有一名。那人穿著紅色長袍,繫黑色腰帶,手執一柄黑色長戟,一頭灰色長髮,面容蒼白,輪廓很深,眉目如畫,比起我和玄霄都還要年輕,踏住一片黑色雲霧。

長戟過處,他的長袂跟著揚起,化成障蔽視線的黑雲!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魘妖,和人似乎沒什兩樣。



「師哥.....只有一個人,好對付!

我在玄霄耳邊道。


玄霄的眉頭蹙得更緊。

「你沒看其他師兄全倒了?玄震也不行了........只有一個人,好對付?



「不然?



「那是幻冥界主將級的人物........得小心應付......

玄霄御劍下落,雙手各放出五枚劍光!



「師弟!來得好......

玄震負傷,胸前都是血!

想起剛才想置我們於死地的景況,這聲師弟,虧他喊得出來!



玄霄鬥魘妖,我將玄震扶至樹下休息,再回到戰圈!



「好個千方殘光劍!同樣招式,修為畢竟和方才那個草包不同,有意思!

魘妖一陣冷笑,露出森白牙齒。

「是個人物,你叫什麼名字?




玄霄沒說話,不斷放光劍!只見一道白色流光在大片黑雲間俐落地流竄!

漸漸地,玄霄攻少守多。

可見,千方殘光劍是行不通了!



......來了.....來了......上清破雲劍!破他媽的黑雲!

我大聲喝采!



滿天劍雨,朝魘妖激射而去!



魘妖脫下長袍,竟把劍雨全都收進他的袍裡,消失無蹤!

慘了!



「喝!

說時遲,那時快!玄霄右手一道強烈的紅色流光,朝魘妖長袍畫去!

長袍應聲而裂!



緊接著左手又是一陣劍雨,穿越長袍裂隙,刺向魘妖!



「這........

這劍的威力顯然讓魘妖措手不及!他應聲倒地,勉強避過劍雨,蒼白的臉上卻多了幾道血紅口子!



......羲和斬......

我的背後,響起玄震的喃喃自語。

「連師父也不會的羲和斬……..他竟連羲和斬都練成了?


 

羲和斬?很了不起嗎?




「等等!

魘妖滾向一旁,為了躲避不斷射至的劍光!

………..你、你叫什麼名字?

魘妖的聲音急迫,似乎知道玄霄的名字,比他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這麼想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麼?

玄霄語氣森冷,手下劍光仍不停止!



魘妖重新立定,忽東忽西,長戟破空而畫,守多攻少!


………你不能殺我!這麼做,你會後悔!



……..那就試試!

紅光重新在玄霄手中凝聚,蓄勢待發!

再來一招羲和斬!



……..我是奚仲,你叫什麼名字?

魘妖將長戟擋在身前,警戒道。

他自報姓名,多半也只是想換玄霄的名字。



……..玄霄!

說完,玄霄紅劍出袂,朝奚仲斬去!



戰況正熾,我看得出神,突然一陣冷冽的劍氣,從我身側掠過,疼痛不堪!

劍氣,直朝玄霄背心刺去!



………………

玄霄的羲和斬失了準頭,奚仲趁機一躍,消失的黑色霧中!



…….師哥!

玄霄朝後仰躺,我趕忙衝上前去扶住了他!

 


「大師兄,你……….

我憤怒地瞪著玄震!

 

竟趁玄霄專注應敵的時候!

玄霄救了他!他怎麼能……

我不應該分神,應該看著他,看著他的!



玄霄喘著氣,他的前襟被鮮血染滿!



……沒想到,你練成了上清破雲劍……還練成了羲和斬……

玄震拭去口邊與奚仲過招時留下的血跡,森然道。

…….假以時日,瓊華派還有誰制得了你?



「玄震!為了掌門之位,你就要殺人嗎?殺的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人?

我怒喝!

我的憤怒混著深切的自責!如果不是我執意要救玄震,玄霄又怎會受這一劍?

我祭起長劍,朝玄震削去!

事已至此,就算和玄震撕破臉也無所謂了!



玄震看也不看,將我的劍輕易地打落!

頭一次,我對自己平時的漫不經心感到深刻羞愧,我沒有好好用功,以致現在,我根本無法保護自己,保護玄霄!

在我懷裡,玄霄緊閉雙眼。那當胸的一劍,極可能傷了他的心脈,現在別說玄震,一個黃口小兒,都可能要他的命!



不,我可以,我可以保護玄霄!



……….白灝在此,諸弟子聽我號令!

我低聲喃喃,唸出了駕馭魁召的咒語!



一陣陣陰風獵獵襲來!魁召白霧般的身影,一個接一個,朝玄震捲去!



……..……..

對我的抵禦,玄震無比訝異!但沒有太多餘裕問話,便讓魁召的鬼影淹沒了!



我冷冷地看著魁召面無表情攻擊玄震,仍不斷持咒,召喚更多魁召!

魁召法力低微,只能人海取勝!



………師哥……師哥,你還好麼?

我著急地撫玄霄冰冷的臉頰,希望得到他的回應!

玄霄沒有回答,更令我惶然!



不管了!

 


任魁召糾纏玄震,我將玄霄扛在背上,就近覓了一個陰涼的洞穴,將玄霄放下!

學著玄霄運氣,我握住他的右手,將真氣過給他。



終於,玄霄的唇微微一動。



.........什麼?師哥,你想說什麼?

我湊近玄霄頰邊。



「水……

玄霄從喉嚨深處,發出這個音節,含糊且微弱。



「水,你想喝水麼?我去找!

我拔腿就要出洞。

可是,此時的玄霄太過脆弱,萬一奚仲、玄震,甚至其他魘妖找上門來,該怎麼辦?



我縮回洞穴,搬了一大堆落葉,堆在玄霄身上,掩蓋他的身體。



「這樣應該可以了……師哥,我馬上回來……

說完,我奔出洞穴,朝印象中山澗方向奔去!



沒敢耽擱太久,我取了水回來,葉堆仍像我剛離去時沒有變動,我放下了心,撥開葉堆。

 



「師哥,喝水……

當我撥開葉堆,露出了玄霄的背。

這一露出,我當下大驚,辟易數步,連水,都差點灑了!



玄霄的背上,歛著一雙黑色的翅膀!

 

 

 

 

 

路痕 2017-12-27 13:16:51

精采!

版主回應
XD 2017-12-27 14: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