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1 18:41:43陳跡

青衫隱6---玄震玄霄與夙瑤

這天晚上,瓊華地牛不再翻身,我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好眠。

其實我向來好眠,裴先生總說,那是因為我無憂無慮。

然後,他會深深嘆口氣。

奇怪,你是雲家獨子,肩上的擔子這麼重,怎麼還能無憂無慮?

我也不知道,天賦異稟吧!除死無大事,沒考上或者被爹罵又不會死。


我想,玄霄也應該睡得不錯吧?這樣,他就不會再討厭我了。


昨晚熄燈上床,黑暗中,我問玄霄。


「二師兄,我一直沒見過大師兄......明天你可以帶我去見他嗎?我總覺得不去見他不大禮貌。」

雖然我的個性大而化之,可總也出身書香世家,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不錯,於禮該當如此......只是,他現在應該還無法起身。」


黑暗中,玄霄的聲音很是沉穩。


「無法起身?為什麼?

打從前晚看見玄霄負傷回到房裡,這個疑問便一直梗在我心頭。

玄霄的傷,難道跟玄震有關?


「我們......切磋武功.....都受了傷。」

我總覺得玄霄說得含蓄,把事情說輕了。


「那.....大師兄傷得比你重了?

我心裡暗想,瓊華派弟子原來是這樣不要命地切磋武藝嗎?那我會不會被打死?


「嗯......他也許不想看見我......你自己去吧。」

玄霄的語氣真是無情。


「如果大師兄生氣,那麼你更要去了二師兄,打傷人家,可以都不去看人家嗎?

這樣一定會把師兄弟之間的關係搞差,很不好,我說。

「人家是長輩,忍一忍就算了。」


黑暗中,玄霄沉默了一會。



「你倒挺替人著想.....好吧,我去。不過,我有條件。」

玄霄道。

「夙瑤也要去。」


「為什麼?

其實,我們都是玄震的師弟師妹,一起去看他也沒啥大不了,可我總覺不對勁。

一定是夙瑤的出現,可以免去什麼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玄霄才會如此堅持。


「沒什麼。」


玄霄不肯說,我聽見他翻身的聲音。




所以,早上起床,我先去找夙瑤,希望她和我們一起去看玄震。


「喔?知道來找我,天青你挺聰明的!

夙瑤聽了一口答應,並笑著稱讚我。

為什麼這樣叫聰明?不找她就是笨蛋嗎?


「是玄霄說的,他不肯單獨跟我去見玄震。」

我回答,雖然我不知道原因。


「原來如此.....難得你能說動玄霄去看玄震。」

夙瑤道。

「那麼,我們走吧。」


「為什麼要玄霄去看玄震是難得呢?


我心裡,有太多疑問了。

......先不告訴你,別在心中存有執見,這樣對你比較好。」

夙瑤沒有正面回答。




於是,我們三人,在弟子房旁的舞劍坪會合。



「玄霄,也許,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夙瑤對著玄霄說。


玄霄沒有回答,好像不大贊同。

......走吧。」

玄霄走在前面,我連忙跟了上去。

夙瑤輕嘆一聲,走在我們後頭。


玄震的房間其實不遠,就在我和玄霄房間的隔壁。

雖然只隔一面牆,但其間的氣氛讓人感覺山遙水遠。


有幾名其他師叔師伯的弟子,也就是我們的師兄弟,從玄震房裡出來。

他們應該是來探望玄震的。


夙瑤知道我沒一個認識,忙熱心地替我介紹。當我一一向那些師兄打招呼時,玄霄仍是杵在一旁不說話。

而那些師兄看見玄霄站在我身邊,也僅是點點頭,人便離開。

總之,氣氛冷到不像話。


送走那些師兄後,玄霄推開房門,與我進入玄震的房間。


我第一次看見榻上倚牆斜臥的玄震師兄。

他看來約莫二十七八歲,比我和玄霄都年長些。當然,他是『大』師兄嘛!

他有一雙精銳的眼睛,就算是負傷也不減其光芒,很像是師父太清變年輕變帥的樣子。

當他看見玄霄,那對劍一樣的目光顯得更銳利了,蓄勢待發!




.....玄霄!


玄震叫了一聲,當下掀開覆在身上的薄被,準備下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看起來好像想打玄霄!

他眼裡只有玄霄,還有玄霄激起的怒氣,根本沒看見我!


玄霄的情緒並沒被玄震挑起,看起來依舊涼涼冷冷地,也不叫人。


我先叫人好了,轉移玄震注意力!

我張口,想給玄震一個天底下最熱情,發自胸臆的呼喚!

卻被人攔截了......


「師兄......你的傷還好嗎?

夙瑤從我身後竄了出來!一臉擔心。


此時,玄震的反應,出現了戲劇般的變化!

他的雙腿縮回榻上,重新拖過薄被蓋上!

眼神,也變得溫和許多......這就是玄霄要夙瑤來的原因?


夙瑤走向玄震,坐在玄震床沿。

「聽說師兄受傷了,玄霄很不好意思,我特地帶兩位師弟來探望你。」


「師妹妳真是貼心,我沒事......休息個一兩天便無大礙。」

玄震的聲音很溫和。

我確定,玄震雖然像太清師父,但不是完全像。因為,太清師父這輩子絕不會這樣溫柔地說話!




「師兄功柢深厚,自然不會有大礙。只是,我和師弟們,總要來親眼看看才能放心。」

其實,夙瑤也挺會說話的。剛見面那股緊張的情勢煙消雲散。


「讓師妹擔心了,實在過意不去。總之,下次和師弟過招,我們會點到為止。」

玄震從頭到尾都看著夙瑤。




我也很擔心你啊大師兄,怎麼不看我哩?


「對啊,我爹總是說,家和萬事興。我們瓊華弟子都是一家人,為了練功這種小事傷和氣不值得,大家開開心心地不是很好?

我忍不住插嘴了。


總算,玄震撇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對了師兄,這是剛入門的師弟天青,他一直吵著要來拜見你。」

夙瑤連忙開口。


「原來是這樣,天青很懂規矩啊,師父一定很喜歡你。」

玄震對我說的第一句話竟是稱讚我!玄震真是好人啊!

玄霄是怎麼了,怎麼可以打傷像玄震師兄這麼好的人呢?



.......我還在努力呢!要請師兄多多指點啦!

我心情又好了起來,看玄霄的反應,我還以為玄震人很壞哩!


「那是應該的,天青。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找我,我們只有一牆之隔,別太見外。」

玄震臉上雖沒有笑容,但不若和玄霄說話時那樣緊繃。



至於玄霄,從頭到尾面無表情,也不知他想著什麼。



「師兄,玄霄也來看你,你不對他說說話嘛?

夙瑤提醒玄震。


「唔.......

玄震嘴唇動了一下,似在衡量該說什麼。



「我的傷沒事.....看見師兄也無恙,玄霄就放心了。」

玄霄開口化解尷尬。

這就對了嘛!玄霄你是師弟啊!


「嗯......對了,夙瑤,妳上次不是問我,水靈引的運氣方式......

玄震又轉向夙瑤。



「我們走吧。」

玄霄低聲招呼我,逕自走出房間。


「為什麼?師姐還在耶......

我朝玄霄背影問。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要走......

玄霄回頭,給了我不算解釋的解釋,人就走了。



我回頭看看夙瑤和玄震。

玄震還在熱絡地對夙瑤講,夙瑤失落地看著玄霄離開的方向。

到底怎麼回事?



我一頭霧水。不過還是聽玄霄的話,跟著離開了。



......二師兄你去哪?

我在後面追著問。


「去見師父,你要來嘛?

玄霄道。


...........不了,二師兄你去吧....

玄霄好像知道,這是甩開我的最好辦法。

唉,我還有好多事想問呢,玄霄就給我碰了這樣的軟釘子。跟我說話有這麼痛苦嘛?


於是這天,我只好在瓊華宮四處閒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