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7 23:10:13紫菀

大學生活記錄 3-1


一、配音順利完工了~吧(?)

 入社團第三年,前兩年都是厲害的學長接掌錄音,學長畢業了於是我和學弟只能自立自強。
 準備工作倒是不困難,我很高興,畢竟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嘛.....才怪。
 開錄之後那個過程根本一整個慘烈啊啊啊! 實際情形如何呢?

 崩潰場景1:配音人無法完美詮釋角色情緒。

 範例:男主角意外看見X掌門死亡,非常震驚貌。
 
 配音男主角的學長難以震驚,我們想辦法幫他揣摩角色情緒。社長大出主意:「你就想像看到蟑 螂。」學長表示他會直接打死完全不會震驚。社長大再接再厲:「那你想像洗澡洗到一半沒水。」  學長/學弟/我同步表示:「我第一個反應會喊(各種爆粗口自動消音)」
社長:「.....好喔。」

 諸如此類的失敗協助案例在錄音期間不勝枚舉。 

 崩潰場景2:配音人已自行失控。此為負責女主角的社長大專場
  
 失控範例A:語助詞滿天飛。
  咱們寫劇本的學弟憑藉多年看劇經驗,寫的劇本相當正統,偏文言風格。但社長大運用她的生活經驗(平常用台語對話的經驗),把每句台詞都加上了「咧」、「哦」、「啦」等各種語尾助詞。於是我看見學弟完美的詮釋了瀕臨抓狂邊緣又要笑著勸社長大更正的心累。經由我和學弟的努力,語助詞幒算不見了,爹親也不喊阿爹了,一切都要往好的方向前進時...

社長大:「天公伯啊~」 (劇本:天呀!.....)

學弟:「..........」

我:「.........」 (理智已斷線)

 失控範例B:困難的尖叫聲。
 又是X掌門死掉的那幕,我都已經不想想像實際排練的場景了(掩面
 X掌門是女主角的爹,女主角要震驚尖叫+哀傷哭。於是我們就聽了社長大在十秒內換了N種的叫聲,還要佐以哭泣的哽咽感。社長大的具體表現大概是:「啊!(抽氣)啊~(喘氣)啊!」不同分貝的循環。我們借的錄音地點是團體視聽室,類似小包廂,我在腦袋抽風邊緣唯一希望的就是最好沒有人聽見了來看裡面到底發生了啥驚天動地的事。

 (不!我們真的制只是在配音啊QAQ)我友善的勸社長大出去走走調整揣摩心情,她一出去我和學弟立刻崩潰攤,心好累啊~~~當時我是很絕望的,有配音經驗的舊生都這樣了,之後新生要怎麼辦?結果~
  哇我們社上有救啦!原來新生學妹深藏不露啊!後生可畏啊!(←感動的語無論次之狀態)
  兩學妹都是新生,A學妹負責了最難的一個角色配音,除了開始有些生疏之外,最難的情感詮釋跟轉折都有出來,也是唯一獲得學弟認證【很好很好】的人(講真,經過上週的摧殘,超乎預期的好表現不是一個讚嘆能形容了XD)B學妹則一次負責兩聲線的配音,除了常笑場之外台詞也都念的很順暢,兩人實力堅強,看見她們看見社上未來的希望XD

 至此大家的配音都完成了~之後排練開始也是做微調而已,時間上還提前進度完工了,雖然過程比較坎坷但結果還算是滿意的(大概XD)接下來就認真衝排練啦~   
 
 二、神人學弟駕到(?
  好吧連我自己都想吐槽這個鬼題目,但我現在真的是想用仰望膜拜的心情去看我名不見經傳(?的新學弟。
 
    好的從結果而言,就是我又多一個直屬的學弟了!(完全是一場意外),那個學弟是轉學生,似乎是我原來的直屬學弟友善的迎接他到我們「家族」,於是這樣我就變成有3個直屬學弟妹啦(好多啊XD),我學弟不但迎接他,還直接把他原來的其中一個直屬學妹(原來有2個)交給新學弟做直屬,蠻...出乎我意料的(大概

  總之我那個新學弟根本神人一個,他臉書的資料有那~麼長,我還看見了甚麼台北書X志工跟最近的台中花X志工之類的。而且在原來的學校他不僅雙主修還卷哥(真的是人嗎?大二耶?)我在文字學上課時遠遠看見了他,為啥知道是他呢?因為他都一直在回答老師大家答不上的問題啊(真的超強),於是我因此放棄了跟他打個招呼的念頭,抱歉你學姊只是因為被當了所以跟你修同一堂課這樣這種的開場白我說不出口啊QAQ(泣)。
 
   反正已經記住他的臉了,決定之後等個其他選修再去關切他一下,雖然他真的很神但畢竟是轉校生可能還是會有需要幫忙的(? 不過感覺以他的話應該甚麼都能輕鬆解決就是XD 


  開學至今也來到了第三週,正在努力適應新學期的步調跟生活,也要投身第三次的社團成發,全新的挑戰~希望一切都能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