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4 22:28:02紫菀

《墨色曙光》第八章<光與闇>(1)



傾頹的世界中,光與闇不斷的拉鋸著。在虛偽的光明籠罩下,是無邊的闇在肆虐,而人們總是企盼著---從無盡黑夜中透出的,那抹墨色的曙光。)

 

沈慕逸看著眼前的好友,不禁暗自感嘆好友十七年來始終如一的堅持,當然他十分明白奕楷的堅持也不全因十七年前那個事件所致。他問道:

 

「即使結果是好的,也是錯誤的,是嗎?」

 

「沒錯,以暴制暴這種方式,只是仇恨的蔓延和治標不治本的遏阻而已,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你至今依舊這麼認為。」

 

沈奕楷堅定的答道:

 

「是,這就是我現在會待在昊日的原因。」

 

「你真覺得這方法可行嗎?」

 

「我相信可以,雖然很難,甚至要花上很久的時間,但這才是改變這荒謬的一切的正確方法。」

 

沈慕逸輕嘆道:

 

「也罷,會輕易動搖就不像我認識的沈奕楷了。奕楷,無論如何,千萬別太逞強。」

 

「放心,我會留意的。今天謝謝你聽我說那麼多,時間不早,我也先回去了。」

 

目送著車燈遠去,沈慕逸不禁長嘆:

 

「奕楷,你的夢想一直是支撐你活下去的動力,但不知你有沒有察覺,你的夢想也能成為徹底毀滅你的存在。而我,始終都勸不回你……

 

晚風吹的樹林沙沙作響,掩去了無人回應的落寞嘆息。

 

 

傍晚  凌氏宅邸

 

凌御雪一如承諾的準時回了家,正好唐璐晴也將最後一道菜端上餐桌,兩人心事重重,悶頭吃自己的飯,氣氛一時有些尷尬。靜默中,凌御雪先開口道:

 

「墨晞唐珞的父親,唐烈,是一名很著名的檢察官。唐珞雖然相當崇敬父親,可是他一直都想走一條和他父親不一樣的路,他從小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律師。」

 

唐璐晴一時間相當詫異,但她只是靜靜聆聽醫生陳述著過去:

 

「他一直很想幫助無辜的人,還有爭取給予犯人改過自新的經驗。他很相信教化比嚴刑峻法更能讓犯人改過自新。」

 

唐璐晴簡直不敢置信,忍不住說道:

 

「這怎麼可能?這跟我認識的父親,根本,是兩個極端相反的人哪。」

 

「是,所以,他是墨晞。在他心裡,唐珞已經死去了。」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凌御雪頓時覺得心刺痛了一下,是啊。到底為什麼,那麼溫暖開朗的他,竟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一切,都要從唐烈伯父和吳威銘---也就是妳早上聽說的那些事件開始說起。」

 

凌御雪娓娓訴說著過去,那一頁不堪回首的曾經:

 

「吳威銘是當時的首席政務官,因為親族的關係受到提拔重用,當時他的權勢已直逼城內首長,幾乎全城都受他掌控。可想而知,貪瀆收賄、獨攬人事大權還是小意思,他對城外的人,也就是俗稱的雜人,相當的深惡痛絕,認為那是不該存在的東西。」


(悄悄話) 2017-01-17 22:0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