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5 22:35:12紫菀

《墨色曙光》第八章<光與闇>(2)



「他為此設計了一套全新的法案,向司法部施壓,迅速的就通過落實了。內容包括對城外的人收取重稅,卻限制他們的工作機會,只提供極其剝削的勞動,跟奴隸差不多。他們的收入連溫飽都有問題,更何況是這樣多的稅金。但若交不出,皆處以重罰。此外,對進城的管制異常嚴苛,又逐一廢除他們的受教權、法律上的申訴管道等。法案實行的三年內,遭到迫害的人高達二十萬人,其中就有近萬的人因此喪生。」

 

唐璐晴頓時嚇了一跳:

 

二十萬!怎麼會這麼殘忍?到底

 

「他的做法就是階級統治,要城外的人永遠不得翻身,好鞏固自身族群絕對優越的地位。後來,唐烈檢察官經過多年的追查,終於掌握了足夠關鍵的證據,就向司法部控告了他。當時這件事在城內引起極大的風波,因為根本沒有人想過竟會有人敢出面和吳威銘對抗,那就像螳臂擋車一樣的不自量力。而後來事實也的確是如此。」

 

唐璐晴心裡湧上一種不祥的預感,早晨人們的談論突然浮現在她腦海中。

 

(「唐珞的父親就是那個自殺的檢察官嘛?」

 

「喔你說那個硬骨頭?當年我可沒少吃他苦頭。」

 

「吃過苦頭的又豈是你一個?他幾乎把全城的權貴都快得罪遍了。」

 

「不過後來他被指控誣告,之後就傳出他自殺身亡的消息了。」)

 

唐璐晴臉色鐵青:

 

「難道說,他就和大家說的那樣自殺了?」

 

「看來妳是記起早上的事了。沒錯,吳威銘用重金勾結司法部首席法務官,又向整個司法部施壓,再加上他龐大的勢力運作,吳威銘扳回一城。不僅如此,他還反咬唐烈伯父,指控他誣告。雖然在一些和伯父交好的友人力保下勉強免於罪責。但還是被辭退,奪去了唐烈伯父一生最自豪的工作和信念。吳威銘又操控大眾輿論,全力針對伯父。沒多久就在我和唐珞有一天放學回家時,親眼看見了,唐烈伯父上吊身亡。」

 

鏘!唐璐晴手上的筷子滑落在地,唐璐晴瞪大雙眼,眼神中充滿恐懼和難以置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所以,父親他才因此?」

 

凌御雪於心不忍,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純真善良的小晴永遠都不知道真相,因為知道了,就很難再守住那樣的純真了就像當年的珞一樣。

 

「在那之後,唐珞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像是失去了魂魄般只是不停的行屍走肉著過活,我想盡辦法仍然束手無策。但一陣子之後,因為一些機緣巧合,我和珞偶然認識了一個人,他的出現徹底改變了唐珞的人生,也是他,造就了後來的墨色曙光。實際上,那個人就是從前『光』的領導者,因為他的緣故,我們兩人加入了組織。從那之後,他就是唐墨晞了。他在那裡認識了妳的母親棠兒,後來就有了妳。再之後的事,妳應該就都知道了。」


(悄悄話) 2017-01-17 22: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