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極度厭世的...... 贊助
2015-05-08 21:34:54老鼠人

不敢不樂、及時行樂

四月初的時候,媽難得地要我去拍她田裡自己長出來的小蕃茄,於是,一出門先拍了住家前面的吉野櫻,今年雨少,難得到四月還看得見花朵,這株嫩葉都已經長出來一堆了。

散步回來又拍了幾張,真不覺得八株吉野櫻有為社區帶來好風景,幾年過去了,依然是枝不繁、葉不茂的營養不良狀態。

走到一身汗,拎媽進麥當勞吃支冰淇淋兼吹冷氣,那時瘦不下來的我還有兩個鼓鼓的腮幫子。超有成就感的老媽和她的勞動成果合影,在田裡一直興奮地跟我們介紹她種的各式各樣,像小女孩一般無比雀躍。

家裡沒買過這種蕃茄,周圍的農友也都沒人種過,大概是路人隨手一丟的開花結果吧。

媽媽特別種的大蕃茄都沒這麼結實纍纍,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啊。

小小的果實,一串一串地垂掛著,紅了之後吃起來很香甜呢。

老媽抱怨蜥蝪都會來偷咬她紅了的小蕃茄,蜥蝪不是肉食性的嗎?怎麼會吃蕃茄呢?但農友也這麼說就姑且相信吧,於是,蕃茄還青青的媽就先採回家放著等它紅,放個幾天還真的都會自己變紅。

老爸住院那幾天,香甜的小蕃茄給我們帶來不小安慰,好像也吃進了老天意外打賞的生命力。

今天一早,老媽帶回了一大包綠色果實,經過月餘的量產,這株意外自己長出來的蕃茄樹枯萎了,最後這批帶白色的青果不知道還會不會變紅,算算它總共結了數百顆蕃茄呢,小小一株真是產量驚人。

就這樣,這株蕃茄走完了它的生發衰亡,生老病死再自然也不過,然而,要坦然面對還是很困難。同事高齡96歲的老爸爸最近沒了胃口讓她好擔心,即使明白活到這把歲數已是難得的福氣,真要放手讓親人離開還是千萬個不捨,唉,就是會捨不得啊。

妹妹看完我落落長的流水帳,說韓良露寫「不敢不樂」是有典故的喔,應我要求幫我唸了完整的篇章,後來上網搜尋才發現,韓良露幾年前就已經在三少四壯集中發表過這篇,我早就讀過也於心戚戚過,怎麼還如初見般興奮?連感動過的都會印象模糊,人生不知下一秒是否就劇終了,還糾結著惱人的曾經幹嘛?

不敢不樂,及時行樂,樂的都是些什麼?常駐心頭、再三回味的又是什麼?熱鬧喧囂的浩大場面?滿足感官的身心驚豔?大概是兩光鬼的記性太差,經歷過的精彩大多不記得了,還會在腦子裡重播、會心一笑的,大多是人與人之間的溫馨小片刻,可能是如及時雨的隻字片語,可能是彼此默契的眼神交流,可能是一個隨手卻貼心的小動作……總之,曾經的興奮激昂,鮮少再三勾起我的記憶,反倒是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讓我經常溫習、感恩著,好在,曾經的精彩都在當下好好經歷、感受過了,要不,真像是白活了,哈,該不會其實完全沒精彩過吧?希望臨終前的人生跑馬燈會讓我覺得不枉此生,而現在此刻呢?想做的就做,想説的就說,想擺爛的?不管它!



《不敢不樂》 – 韓良露                          中國時報「三少四壯集」2011/07/26

今年春天,日本發生311海嘯與輻射事件,使得當季的櫻花時節蒙上了悲哀的陰影,我身邊有些友人原本討論好的花見行程也因之取消,但我和夫婿還是按照了預定計劃前往京都。

四月上旬的京都,櫻花依如往年盛開,只是遊人比起昔日較為清落了些,反而增添了賞花的情緻,尤其今年看到櫻花燦爛,感觸特別多,櫻花本是無常之花,開得如花似夢時,只要天氣一變,來個稍大的雨,馬上花吹雪落英滿地,櫻花美景稍縱即逝,在日本遇上天地大災變之後觀之,更覺人生無常。

從前讀過李漁在《閒情偶寄》中談行樂,這回因京都觀櫻而浮上心頭,李漁說:「造物生人一場,為時不滿百歲。……即使三萬六千日,盡是追歡取樂時,亦非無限光陰……又況此百年以內,日日死亡相告,謂先我而生者死矣,後我而生者亦矣已……死是何物?……知我不能無死,而日以死亡相告,是恐我也。恐我者,欲使及時為樂……康對山構一園亭,其地在北邙山麓,所見無非丘隴。客訊之曰:『日對此景,令人何以為樂?』對山曰:『日對此景,乃令人不敢不樂。』」

這一回在京都,真是懂得了不敢不樂的意思,往昔到祇園的圓山公園賞櫻,看年輕的男女,尤其那些看來像初入社會,身上穿著廉價的上班族西裝與套裝的公司社員,坐在舖著藍膠布的草地上,吃著附近便利商店買來的壽司、沙拉、泡麵等等,喝著易開罐的清酒,一群人喧鬧著青春的話語,在落櫻紛飛的樹下度過他們稍縱即逝的花樣年華。

以前我看到這些賞櫻時吵吵鬧鬧不能不醉花見的青年人時,內心並不歡喜,中年的我喜愛的不免是清幽的賞櫻意境,在人潮尚未湧現前獨自在白川南通或哲學之道踩著一夜落櫻的足跡漫步,但這一回看著青春在櫻花樹下喧囂,想到那些隨著海浪而逝的人們,其中也有一樣年輕或更稚嫩的生命,也許都還不曾在櫻花樹下醉過酒呢?眼前的花見情景,突然讓我濕了眼,人生真是不敢不樂啊!雖然別的生命發生了極痛苦的悲劇,我們或許也曾跟著哭泣,但面對悲劇,並不代表我們就要對生命放棄歡樂,誰知道能在今年櫻花樹下花見酒的人們,明年在何方呢?今年不一起同樂,也許明年就各分東西、生死兩隔了。

櫻花本來就是特別華美,也因此特別脆弱,櫻花似人生,如露亦如電,雖然年年有美景,景在人卻未必在。

櫻花最像青春,美得如此放肆嘩然,卻又如此匆促,有一天在花見小路上分別看到祗園的舞妓和藝妓走過夾道盛開的櫻花樹,突然發現年輕的舞妓和怒放的櫻花如此相配,那種不可遏止的跟天地爭輝的青春能量,當下覺得舞妓是櫻花,但熟年的藝妓,雖然如此優雅,卻不那麼適合櫻花,有著歲月容顏的她們適合秋楓的幽美。

春櫻、夏綠、秋楓、冬雪,都是生命之美,面對此情此景,只要活著,真是令人不敢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