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假在家一直吃,肚子變成大圓月! 贊助
2015-05-03 02:44:21老鼠人

老爸肺炎住院,又一次恍如隔世

又一次恍如隔世,差點要失去老爸了,定數總是躲不掉,慶幸妹妹去年就回台灣了,去年老爸帶狀疱疹有她幫忙,今年老爸肺炎、老媽重感冒她也一起照顧。

記得同事說她爸媽出遊帶回了A型流感,上上週四中午看她在辦公室坐立難安非常不舒服,但沒想到後來會因此帶回病毒差點害死老爸,萬一真有不幸,我想我這輩子都要憂鬱症了。週四上完課我就放假了,回家高燒了三天,但沒出現其它感冒症狀,還在慶幸自己身體真是不錯,在家一直戴著口罩怕傳染給家人,只有多喝水、多躺床上休息,第三天怕燒成白癡才吞了一顆extra普拿疼退燒,週日沒再發燒了,甚至有點開心因此意外減肥成功,身體無恙,還戴著口罩去上了兩天課,誰知週二下課回家就看見老爸窩在躺椅上動彈不得,早上跟媽媽出門買蜂膠的他,腳上還穿著運動鞋沒脫呢。

說要送他去急診,他突然心急要站起來,想去廁所卻是寸步難行,後來自然必須幫他處理尿濕的褲子,手無縛雞之力的我一陣手忙腳亂,正在廚房忙做飯的老媽完全聽不見我的呼喊,全身無力又呼吸困難的老爸自己也好慌,總之,顧不得動作優雅,用力扯下褲子就甩在一邊,趕緊幫他擦洗一番,又吃力地幫他換上褲子,撥打119叫救護車,心急如焚,每秒鐘都無比漫長。

三年前坐計程車去急診,我還來得及扒兩口飯墊肚子,這一次連先扒兩口飯都來不及,但一樣遇到MC尾聲人正虛,白天也上了六節課正累,神經緊繃的我一進急診室就不吃不喝不尿不睡,十幾個小時不敢離開老爸一步,跟上一餐相隔了二十幾個小時還沒饑餓感,更糟的是,生病的人好多,急診室外也放滿了病床,我們從急診重症區轉到觀察室待到第三天晚上九點半才等到病房,快把我急死啦!

在急診室還發生一件讓我差點當場飆淚的事,護理師要我去急診藥局領退燒藥給爸,老爸在醫院經常採取不合作態度,尤其是在他尚無力判斷利害的情況下,我只不過拿藥片輕敲了老爸門牙要他開口吞藥,因為他故意緊閉雙唇,很怕人家隨便餵他奇奇怪怪的藥害死他,結果一旁護理師忽然衝過來大喊:「你幹嘛硬塞!」,我回我沒有硬塞啊,結果她更是提高分貝、怒氣沖沖:「你剛才就是在硬塞,還說沒有!」一個年輕醫生趕忙過來把藥化進杯水裡,拿來針筒灌進老爸嘴裡……我覺得好丟臉,被這樣一個比我年輕近20歲的妹妹當眾怒斥,所有的病患、家屬、醫護都在看我,好像我是個虐待老人家的不孝女……唉,只好自我安慰至少那些醫護都很在乎病患,自尊在這種時候又算什麼呢?我爸病好了才最重要。

A型流感引發老爸肺炎,老煙槍本來就慢性肺阻塞了,因此更是呼吸困難,血氧略低,血壓一直落在80幾 / 40幾,升壓藥打了兩天也只是短暫維持在100左右 / 50幾,我沒有注意到這是很危險的事,我以為老爸身體進入低耗期自我修護中,在急診室的三天裡,他只勉強願意一天喝進三罐安素代替三餐,本來他打算斷食的,想我也是這樣靠低進食、低耗能讓身體發揮自癒力的,我們是師出同系的鐵齒父女檔啊,當時真沒覺得特別危險,直到有醫生過來說他情況一直不穩定,是靠打升壓藥才上來一點……那怎麼辦?第三天有個女醫生過來問我他本來血壓就這麼低嗎?我心虛地回是啊,然後醫生決定先停用升壓藥,觀察一下狀況再說,換班的護理師看沒打升壓藥了,還不放心地又去跟值班醫生確認,有趣的是,停打升壓藥後,我爸的血壓反而慢慢自己回升了,離開急診室前已經恢復到120 / 60幾,身體自癒力真的很怕化學藥物干擾啊!難怪我爸老是擔心被醫院害死。只是,急症就是得靠西藥幫忙啊,他下肺部細菌感染了,不打抗生素會死人的,氣管過敏、發炎,不用類固醇讓氣管擴張會呼吸困難、活活喘死的。

老爸血糖也因為三天沒正常進食而異常,開始吃醫院餐後就開始血糖飆升,一天驗四次血糖,真是心疼他手指都是扎針的洞,醫護懷疑他是不是有糖尿病,害他自己都憂心起來,所幸後來證明是虛驚一場,正常進食兩天後,身體胰島素分泌正常了,血糖也就恢復正常了,是嘛,要給身體修復、平衡的時間,不要急著藥物介入啊。

坐守急診室的那幾天,吃喝拉睡都變得極少,三天只吃了兩回白粥和硬吞了兩個御飯團,神經一直極度亢奮,連兩晚凌晨三點都很有陰陽交替的感覺,明明是一樣的燈光,就是會突然感覺滿室乍亮,是我眼睛太疲累嗎?而過了一點都讓我冷到骨子裡,是熱量不夠?還是被什麼包圍了呢?過了五點之後,老爸血壓、心跳都會自動數值上升,人畢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我相信跟著天地規律生活是比較健康的,可惜我是天生的夜貓子,午夜時分經常腦子正活躍呢,難怪心臟強壯不起來。

爸住院整整一個禮拜出院後,才意識到老爸去鬼門關走了一趟,住院期間一直在注意他有沒有把痰咳吐出來,吃不吃得下去,有沒有正常排便、拉尿,聽他呼吸還有沒有哮喘聲,完全沒想他會不會就此掛掉,倒是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該把學校工作辭掉,換個方式在家工作好看顧老爸老媽。高齡肺炎經常是要住進加護病房的,而且病患通常都已插鼻胃管進食、餵藥,沒法自己咳痰,需要用管子抽痰的,也經常就此救不回來了,我完全沒想到很多高齡老人最後都是因為肺炎離開人世的,好在我慌到完全忘記這回事了,要不,可能在急診室就崩潰了吧。

九十二歲的老先生還被室友家屬誤以為才七十幾歲,不戴眼鏡看報紙小小的字,讓來看他的醫生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頻問他真的看得見嗎?當然看得見啊,他好認真地在看即將朱習會的消息,嘴巴正複述著「三中一青」會談焦點呢。不過,元氣大傷的他一直好累,看完報紙就要睡好一陣子,吃完飯會喘,翻個身會喘,基本上只要一動就會喘,一直到醫生給他開了氣喘噴劑,才稍稍緩解。病情好轉後,老爸刮了鬍子,還自己修剪指甲,剪完還仔細地用銼刀磨,驚訝的妹妹忍不住側拍了幾張他的照片,有沒有精神真的差很多啊,還會關心他老婆狀況怎樣了。

這次爸住院,媽也剛好嚴重感冒,期間妹妹還帶媽去看了兩回醫生,少了一個好幫手,姊妹倆累得人仰馬翻,請太多天假很不好意思,一度考慮要請看護,但又怕影響老爸心情,更不利他病情恢復,兩個人只好硬撐著。感謝妹妹在有了病房後就每晚在醫院陪睡,不認床的她還可以在家屬床上睡一會兒,我就完全沒辦法了。妹妹流年命盤三忌夾命,流年兄弟宮太陰雙化忌,所呈現的就大概這局面,年初就提醒過她,請她今年多多包涵、撐著了,希望接下來全家都平安地度過這一年。回家後妹妹問我,這一年是我谷底了吧,不會明年還繼續糟下去吧,她吃不消啦……看起來是吧,我希望是啊,去年流年疾厄宮三忌,今年又遇上三忌沖空宮的流年命宮,實在是很不妙。老爸急診前一天花蓮數震,家裡冷氣也在震完沒多久突然爆一聲然後220v的電源開關跳掉,明明冷氣都沒開,還沒找人來處理這件讓老媽尖叫的事就老爸住院了,這算是一種凶兆嗎?唉呦喂呀……

去年本來計畫今年四月要去Boston的,好在後來打消了念頭,果然是流年遷移宮三忌不適合到處趴趴走,外出特別容易遇上意外變化。本來老早和妹妹一起報名了苗栗賞桐花的行程,沒想到剛好遇上老爸住院,好在妹妹同事馬上找到兩個人遞補我們,差點要浪費一筆訂金了。現在有點擔心和妹妹的暑假小旅行,我們要去台中看草間彌生展,然後南下台南去吃一輪小吃的,該不會票又白買了吧……

擔心也不是辦法,事情來了就處理它吧,我喜歡妹妹在臉書分享韓良露書中的「不敢不樂」,在醫院晃了幾天,更加覺得珍惜把握當下才是王道。這一刻的精彩與平靜都要知足感恩、好好享受。人活著就是一口氣,這口氣沒了,就什麼都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