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原價入手!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1-25 11:44:37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39 13K的爭論

2月21日(日) 上午7:15
無法突破28K的封印,心裏一直耿耿於懷。明知道自己的肌力、耐力未能達標,就必須想方法尋求突破。
所謂「在哪兒倒下,便要在哪兒起來」,耐力不足,就更需要加長訓練,若只是星期六、日,輕輕鬆鬆跑7公里,哪裡能長出令人稱心滿意的肌肉來?
「今天我們來回馬鞍山14K吧?」在第一城馬鐵站橋底下問陳生道。
「太單調吧?來回有違我們路跑的原則啊!」陳生最反對跑圈,與他共跑了那麼多年,除了比賽要被迫在運動場上跑之外,根本未曾踏足過運動場的跑道。
若不是趕時間,孖橋來回跑根本不會發生。來回跑已是陳生的極限。
「我明白,但嚴格來說去程與回程是兩回條不同的路嘛!」我反駁說。
「沒有人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1)不要來這一套,那只會令跑圈也說成路跑而已!」
「那起碼看的風景不太一樣啦?」
「風景!」陳生少有地戰意高昂,看來他真的很抗拒重覆在同一地方上跑,續道:「來來去去也不是城門河的風景嗎?風景差不多的話會令人很迷失,甚至有時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兒。跑步看風景與聽著歌同樣重要的。」
其實我真的有點不明白陳生的堅持,尤其是我跑步時不會聽歌。
「那不跑長一點,那就無法完成全馬喎。」
「經過上次之後我就覺得,最重要的不是跑幾多,而是行幾多,跑到30幾公里之後,也都是跑跑行行,其實都是一次過爆一次完成,平日練習作用不大。」
「那當然啦!你天生麗質嘛!我可不行喎,少跑幾次,狀態就像沙漏一樣全都漏走了!」我惟有作絕地反擊。
「係係係,所以你咪有成四千幾K的記錄囉!」陳生話風一轉,以守為攻。
「剛好突破4500」我看到自己的鼻子有點伸長了。
「那就來回科學園啦,其實也差不多14K。」陳生笑著打圓場說。
(1)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的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