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級超懂買,五倍券翻倍花 贊助
2021-09-26 23:47:45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茶屋

茶屋裡一片寂靜,誰也沒有先開口。

被抓的朴真熙表現的異常冷靜,一改先前大吵大鬧的態度,眼神只是直直地看著前方的女使者。

 

忽然她冷笑了一下。

 

"妳笑什麼?"女使者問她。

朴真熙搖了搖頭,還是一直笑。

"這裡有這麼好笑?讓妳停不下來嗎?"

她還是一直邊笑邊搖頭。

 

"妳恐怕待會就會笑不出來了。"女使者警告著。

"我?我只是在笑妳,竟然在這裡出現。"

 

聽到朴真熙的話,讓女使者有些驚訝。

"驚訝嗎?朱尚宮...看來妳也是忘記自己是誰了。"

女使者面對著朴真熙的質問依然不語。

 

"哼...一個自殺的尚宮竟然死後可以成為陰間使者真是令人意外,真不知道他們選人的標準是什麼?背叛主子的人可不能這樣吧。"

 

"妳還是閉上妳的嘴吧,這裡不容許妳隨便詆毀。"女使者耐著性子制止她。

 

"我有說錯嗎?朱曦,妳跟妳的主子一樣,都是卑賤的人。背叛妳的主子之後,又害死主上大人,妳覺得妳值得妳現在的身分?"

 

"我現在只是個聽令於人的陰間使者,至於我是被獎勵還是被懲罰,都輪不到妳來評論。"

"到現在還在耍嘴皮子! 妳以為現在又在妳主子身邊做事就可以對我說話這麼囂張?! 你最好搞清楚妳的身分!"

 

"我不會對妳做任何事,所以妳還是乖乖地等著發落吧,來這裡的每個人,無論身分高低,都會被平等的對待。"

 

"說笑呢...哼。"朴真熙瞪了她一眼。

 

另外站在一旁的後輩使者看著朴真熙伶牙俐齒的模樣,突然覺得她有點恐怖,怎麼那個時代的女人都這麼強勢?老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睥睨一切身分比她低的人?




 

這是女使者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原來叫做朱曦啊..."她心裡想著剛剛從朴真熙口中對著她喊的名字。

當使者的時候,每個人都沒有名字。

 

全部都只能叫金使者。

而每個人都有一個專屬的號碼,這組號碼就代表自己。

除了號碼,就沒有其他的名稱。

 

彼此之間也只用幾期代表互喊前後輩。

 

不過...這個女人有點面熟,好像在哪裡看過她?

女使者努力回想著,看著她高傲的臉許久,突然回想到某一天的情景。

 

原來,那天握住金善的手,裡面有這個女人的臉孔出現過!

 

她跟金善也有關聯?

而且她好像也認識前輩,剛剛開口閉口都稱他主上的,莫非她也和他們一樣前世都是出身皇宮貴族?

 

看她的穿著樣式好像的確如此,那也難怪她看我的表情是一臉鄙夷了。

畢竟,我的前世只是一個小小的尙宫。

 

不過,為什麼她到現在才被抓到呢?

遊蕩在人間這麼久,通常不是心願未了,要不就是一直躲避我們陰間使者的追緝,只為了想在人間多待幾年。

 

那都是徒勞無功之舉。

 

人應該向前看才是,頻頻回頭留念卻什麼事也做不了,繼續留下來也毫無意義。

所以她應該是屬於前者吧?

 

"看什麼?!你們到底要把我困在這裡多久?如果要懲罰就快點懲罰,或是要我去投胎就快點帶我去,到底要在這裡一直發呆到什麼時候?!"朴真熙等得有些不耐煩又開始對著朱曦喊叫。

 

"你安靜點,妳的事情等會有人會來處理。"朱曦面無表情地回答。

"哼。"朴真熙瞪了她一眼,又看向門口。

 

門口則是站著男使者,他一臉戒備謹慎的擋在門前不讓朴真熙有機會趁機溜走。

 

過了一會。

門被推開,卻被男使者擋住無法開啟。

 

"誰啊?擋在門前。"說話的是德華。

"喔喔...抱歉。"男使者不好意思地退開讓門打開。

 

德華進來瞪了他一眼,後面緊接著Sunny和王黎一起進來。

 

男使者驚愕地看著走進來的人,對著王黎張大嘴巴:"前、前輩!他們怎麼可以進來這裡?"

王黎低聲斥責他:"別亂說話,在你面前的可是等級高你好幾倍的人。"

"誰?"男使者聽了滿頭霧水。

但王黎沒有回答。

 

德華看著朴真熙滿臉笑意,他對著Sunny說:"想說什麼就在這裡一次說完吧。"

"喂!這女人也死了嗎?"朴真熙滿臉不屑的看著Sunny。"她死了憑什麼跟我一起共用同一間房間啊?"她不滿的嚷嚷大叫。

 

"給我安靜點。"

原本滿臉笑意的德華瞬間收起了笑容,雙手背後,板起面孔,厲聲喝斥朴真熙。

 

說也奇怪,朴真熙看到一臉威儀不可侵犯的德華厲聲斥責她之後,一下子氣勢縮減了許多,努著嘴再也不敢多言半句。

 

Sunny和王黎一起坐在朴真熙的對面。

德華和另外兩個使者則是站在一旁。

 

"真的是好久不見,朴真熙。"Sunny首先開口。

朴真熙撇頭不想看Sunny的臉。

 

"啊...你應該不認得我了,畢竟我的臉已經跟前世不太一樣,我就是那個你最討厭的金善。"
王黎看著Sunny對著朴真熙這樣自我介紹,心裡不由得緊縮一下。

 

朴真熙依然不回應金善。

"看來現在還是很討厭我呢。"金善苦笑。她看著朴真熙幽幽地說:"其實我早就不討厭妳了,畢竟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何況當時的妳,最後都得到想要的結果,究竟有什麼好憎恨的呢?"

 

這時朴真熙睜大眼睛緩緩轉過來瞪著金善。

"終於有反應了啊?"果然還是要直挑問題中心。

"妳說什麼?什麼叫我得到我想要的!?"朴真熙不以為然,氣的對著金善大叫。

"妳不就是希望能夠成為王黎的王后嗎?聽說我死了之後,妳順理成章成為王后,這難道不是妳想要的結果?"金善也不甘示弱,她也大聲的說出自己的疑惑。

 

"我!..."朴真熙一時語塞,因為她的確想當王后。不過,不是只單單奢望這個位置而已……

 

"變成王后之後,妳快樂嗎?"

"我快不快樂,關妳什麼事!"朴真熙賭氣的回應金善。她一直不想在金善面前示弱,只要是跟她有關,朴真熙都不想輸。

 

金善苦笑,這女人到現在還是一直在別人面前逞強,永遠不肯示弱。

 

"我猜,應該還是痛苦的事比快樂的事還多吧?不然也不會把氣全都出在我身上。"

朴真熙想不出話反駁金善,選擇充耳不聞。

 

"雖然我們出生不同,可是在宮裡的處境卻很類似。"

聽到金善如此說法朴真熙頗不以為然,她氣憤的指著金善和王黎:"誰跟妳一樣! 我跟你的身份可差遠了。還有妳不過仗著陛下在背後維護妳,不然你什麼都不是! 而且是你半途介入我們之間的!"

 

"妳以為我有比妳好過嗎?我能在宮中呼風喚雨嗎?我那唯一的大哥,一年半載看不到人,不是在邊疆駐守練兵,要不就是帶兵打仗。還是說滿朝文武都是我的人馬嗎?只靠陛下,我能有多大能耐?"

 

"妳以為我很喜歡在宮裡生活嗎?"金善充滿無奈。

 

"妳少胡說,普天之下有哪個女人不想進宮的!"

金善往旁邊斜看了王黎一眼:"對,那時候誰不想嫁給他呢? 如果發生在現在,我才不要呢。"

 

什麼?!

不要嫁給王?

這什麼道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