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17 22:08:19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無法控制

"嗨~早安。"Sunny一大早就很有精神的向阿使打招呼。

"早、早、早安..."阿使不自然的舉起手回應Sunny。

"走吧。"Sunny忽略阿使不自然的表情,大方的挽起他的手臂。

 

“Sunny 、Sunny Xi...我們一定要這樣子嗎?”阿使緊張的縮起手,與Sunny保持距離。

 

就知道你這傢伙沒膽。

明明就一臉很想的樣子,還要怕東怕西的。

 

Sunny昨天晚上想了一晚,她猜得果然沒錯,阿使一定會想要繼續跟她保持距離。

老是表現畏畏縮縮的,好不容易有相處的機會,怎麼可以不好好地把握呢?

跟我大哥比起來,這傢伙怎麼變得這麼怕事?

 

還是說他壓根不想跟我在一起?

 

"怎麼了?你不想保護我了嗎?"Sunny不爽的板起臉來。

"沒有!哪有不想保護妳! 只是...我們這樣會不會被誤會?"

"誤會就誤會啊,昨天不是說好要當我的男友的!才一天就想反悔?還是你討厭跟我在一起?"

"沒有沒有...我哪有討厭和妳在一起,只是...我怕上面看到我這樣,就讓我退出任務...我就沒辦法繼續保護妳了。"

 

原來是這樣呀...

唉...公司制度就是這麼麻煩,老讓做事的人綁手綁腳的。

當初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不想當上班族的。

 

"就跟你說只是當假的...到時候你們公司追究起來你就照實講就好了呀。"

"可是..."阿使小小聲地在Sunny耳邊說:"我們的身分不能隨便讓人知道啊!"

"對吼..."Sunny拍了一下額頭,思考了一會。

"不然你就說...你只是臥底,沒有跟我說實話,因為我被惡鬼威脅有生命危險,這樣可以吧?"

 

什麼跟什麼...

這話能聽嗎?

 

阿使被Sunny搞得不知道該回什麼,自己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

"這..."

"就這樣子吧,不要再猶豫了,我開店要遲到了。"Sunny不讓阿使有拒絕的理由,一把抓著他的手臂就直接走。

 

阿使就這樣一路被Sunny拖拖拉拉的走到店外。

 

"Sunny xi,我真的不能這樣子做啦。"阿使甩掉Sunny的手。

"你等一下再進來,免得被人看見你突然隱身消失。"Sunny充耳不聞。

"Sunny xi !"阿使抓住Sunny的手臂不讓她走,想要繼續跟她爭論。

 

Sunny無可奈何,轉身看著阿使。

"我不能假裝當你的男友,這是違反我們作業規定。"

Sunny嘆了一口氣,"你之前都裝作人跑來跟我見面了,為什麼現在又不可以呢?"

"那是..."阿使心虛了一下。

 

對啊...

我先前都情不自禁的控制不住自己,跟Sunny約了幾次會,見了好幾次面。

為什麼現在為了保護她,卻又不敢裝作她男友呢?

 

"我...我不想違反規定離開妳啊。"阿使突然想到。

 

哇...這傢伙,突然開竅了!

Sunny聽到這句話心裡開始竊喜。

 

阿使這才意會到,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自己的心聲。

"不...不是,是怕我會被停止業務,就不能保護妳。"他趕緊改口說。

 

Sunny斜眼看了他一眼。

心裡想著:這傢伙怎麼還是不坦率! 哼~沒關係,老娘之後再慢慢對付你。

 

唉呀!不管了!

不想理他那些囉哩八唆的規定。

 

Sunny一隻手還被阿使抓著,她反應很快,立刻又抓住他的另外一隻手臂,讓阿使的臉靠向自己。

 

啾~

阿使的左臉頰又被Sunny親了一口。

 

接著又在他耳邊說:"我去上班囉~親愛的陛下。"

說完,就放開阿使的手,愉快地開門走進店內整理了。

 

留下一臉傻愣站在門前的阿使。






這個女人...真的是...

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也罷也罷...

根本管不住她要做什麼,品行跟上一世真的差太多了。

 

阿使無奈地搖了搖頭,走到一條無人的巷子,戴上帽子,悄悄地隱身走進了店內。



今天,店裡也是一大堆人。

Sunny又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金信,無言地嘆了口氣。

 

"都已經有王黎在了,大哥還來這裡做什麼?!都快忙不過來,還來這添亂子,真是受不了他..."

金信依然自顧自的喝著飲料,拿著一本書,坐在那裡不動如山。

 

過了一陣,他放下手中的書,伸出一隻手指對著角落晃了晃。

然後敲了敲桌子。

 

"你瘋了喔! 幹嘛叫我啦?"本來站在角落觀察四周的阿使被金信叫來坐在對面,他不滿地向他發難。

 

"現在店裡沒人會發現你啦,你可以把帽子拿下來。"金信不在意的示意他將帽子取下。

"你是想害我被罵喔...不要鬧了。"

阿使還來不急反應,金信一把抓住他的帽子放在桌上。

 

"你...誰讓你隨便摸我的帽子的啦!"阿使一臉驚慌。

"你看~沒有人會發現你的。"金信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最好是。"

 

眼尖的金信突然看見阿使臉上的痕跡,他站起來抓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臉歪向一邊。

"哇...你這是怎麼回事?臉上怎麼會有口紅印?!"

 

什麼?!

口紅印?

 

阿使慌張的想找鏡子照,可惜店裡沒有。

"哪裡?在哪裡?"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嘖嘖嘖...我一不在,你就開始對我妹亂來了?"金信挑眉質問阿使。

"沒有、沒有...我發誓。"

"那口紅印是怎麼回事?我妹會這麼主動嗎?"金信逼近阿使的臉。

"這..."阿使有口難言。

 

"這什麼這!你別忘記你還有要抓瘋婆子的任務...光顧著我妹就神魂顛倒了嗎?"金信雙手交叉一臉冷峻看著阿使。

"我沒忘記,我也很清楚我的身分,不會做出越矩的事。"阿使嚴肅的回答。

"知道就好,反正我也會在固定的時間跟著她,你最好皮繃緊一點,不要再像上次一樣讓那個瘋女人跑掉。"

"嗯,知道了。"

 

阿使想到上一世都是他在發號施令,每個人都要對他畢恭畢敬,敬畏三分。

沒想到風水輪流轉,這一世除了接受懲罰之外,還得聽令上級,做許多苦力接收亡魂。

更沒想到...現在還反過來被金信警告外加教訓。

 

唉...壞事真的不能做啊。

 

"笑什麼?還不趕快跟在我妹後面保護她?萬一又有人被附身要弄她怎麼辦?"金信揮了揮手叫阿使離開。

"喔喔..."阿使又傻愣愣地跑去找Sunny。

 

這傢伙...

怎麼遇到我妹就變這麼呆啊?

這樣怎麼抓到朴真熙?!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