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7 23:00:09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偽男友

晚餐後告別了鬼怪家,Sunny和阿使又再次搭公車回家。

只不過,這次因為公車座位都坐滿,剩下最後面的兩個位置。

兩個人不得已只好坐在一起。

 

來的時候還有空位可以保持距離。

這下可好,想拉開距離變得很難。

而且一路上路程偶爾顛簸,身體想不碰到Sunny都變得很難。

 

阿使雙手交叉,想假裝閉目養神,無奈車子搖搖晃晃,讓他不時睜開眼睛查看情況。

 

好奇心讓他看向旁邊Sunny,卻發現剛好和Sunny對上眼。

他尷尬的向她笑了一下,又趕緊恢復姿勢看著前方。

 

Sunny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剛剛才在鬼怪家聽到阿使的告白,導致她到現在整個腦子還是亂哄哄的無法思考。

雖說這件事情因為他的關係,但仔細想想好像也不能全都把錯怪在他身上。

 

Sunny時不時就偷看阿使一眼,她想到竟然可以這麼近的和他坐在一起,實在難得。

她低下頭苦笑,想起很久以前的遭遇,今天這個狀況確實是第一次發生呢。

 

說起來,都要多虧了那位?!

要不然他們之間怎麼可能會有如此機會呢?

 

算了...

就讓明天再來煩惱這件事情吧。

Sunny疲憊的想。

 

今天一整天神經都繃緊的狀態,再加上前一天晚上沒睡好,現在又要坐著車一站一站的過。

她的精神撐到現在已經有些委靡,而且身旁的人傳來的體溫又這麼溫暖,讓她在顛簸的路程中開始漸漸充滿睡意。

 

咚。

Sunny的頭左擺右擺,最後不小心靠在阿使的肩膀上。

 

阿使嚇了一跳。

轉頭才發現Sunny睡著了。

 

"她今天一整天也累了吧?"

一整天的觀察下來,阿使其實有發現Sunny的精神很緊繃。

可能一方面要猜著到底是誰想要不利於她,一方面又要跟他和金信周旋。

 

如果是一般人早就崩潰了,怎麼可能還像她一樣這麼冷靜?

這個女人真的很神奇。

從前面對死亡,她依然直挺挺地站在前頭,露出毫無畏懼的神情。

而如今,面對生命的威脅,也依舊隨興灑脫。

 

比起她的堅強,我懦弱的表現根本配不上她。

 

看著Sunny的睡臉,阿使想著如果時間可以停留久一點就好了。

阿使小心翼翼的將Sunny的頭擺好,調整自己的姿勢不讓她滑落。

他慢慢地也將頭輕輕地歪向Sunny的方向,享受此刻的寧靜。

 

途中聞著Sunny頭髮飄來陣陣髮香,在不知不覺中讓阿使有點想睡。

於是在半途中瞇起了眼睛。

 

"喂!! 兩位客人..."司機先生站在阿使和Sunny的面前不斷地呼喊他們。

 

阿使驚醒過來。

Sunny睡眼惺忪。

 

"啊...這裡是..."

"這裡是最後一站,麻煩你們下車,我要下班了。"

聽到這裡阿使便急急忙忙地向司機道歉並拉著Sunny下車。

"...怎麼會這樣?你怎麼沒叫醒我?"Sunny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對不起,我也不小心睡著了。"

Sunny無言,"你們也會睡著?我還以為你們24小時都醒著呢。"

"我們也和你們一樣要睡要吃飯的..."˙阿使嘟著嘴辯解著。

"是是是...我知道了。"

"只好走路回去了...我知道怎麼走,還好這裡離住處還不算遠。"

 

Sunny大嘆一口氣。

只好在後頭跟著阿使一起走。




 

今天的夜色看起來似乎比平常美。

也許是因為跟阿使走在一起的緣故吧。

 

Sunny微笑著跟在阿使的後頭,其實她現在的心情相當好,只差沒有跳起舞來。

 

剛剛聽到他在鬼怪家的告白,說著他到死前心裡想的人竟然全都是她,光就這件事,就足以讓她的心情好上好幾個禮拜。

 

"你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女人!"

Sunny暗自罵自己。

 

前世的發生的事,對Sunny而言,現在來看似乎就像是一場夢。過去的痛苦,也不過過眼雲煙。

 

但對阿使而言,除了懲罰他自己以外,更是對Sunny多了一份愧疚感。

就因為如此,才會每次從他的眼神中,看見一絲絲地愧疚和哀戚。

 

"喂...等我一下啦。"Sunny叫了走在前頭的阿使。

阿使回過頭,趕緊小跑步跑了過來。

 

"怎麼了?Sunny xi。"阿使緊張的問。

"不是說要保護我嗎?你走這麼快,我哪跟得上?"

 

啊...一個不小心腳程快了點,差點忘記Sunny只是個普通人。

 

阿使因為剛剛在車上讓Sunny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又不小心睡著睡過頭導致坐過站,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才想說要走快點讓Sunny早點回家休息。

 

"對不起,我一心只想著要趕快帶你回家,不小心走太快了。"

 

"那...我走後頭在後面看著。"阿使說著就要走到Sunny背後。

 

吼...這個呆頭鵝,就說我不知道路,還講這話。 

Sunny忍不住嘆了口氣,她趕緊拉住阿使阻止他。

"你走前頭帶路吧,我在後頭拉著你,這樣就可以了。"

 

"喔喔。"

Sunny拉著阿使的衣服走在他身後。

 

"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要過到什麼時候?"Sunny想起那個朴真熙就頭痛。

"對不起,都因為我。"

"你幹嘛對不起,是那傢伙自己看不開,這種事情竟然連死後都還在想,真是有夠傻的!"

"可是我害你也捲入危險中。"

"你這麼說也對啦...可是那也沒辦法,事情都發生了還能怎麼辦?"

"我不會再讓你受傷的。"阿使堅定地說。

 

在後頭聽見他掛保證的誓言,Sunny的煩惱的心頓時也輕鬆不少。

"這可是你說的喔~這次我信你。"

"嗯。"

 

在天上月娘偷偷的觀察之下,這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也不再那麼沉重。

一路上還多了一些說笑。

 

阿使送Sunny到了家門口。

"那麼...Sunny你早點休息吧,明天見。"說完阿使轉頭就要回去。

"等一下。"Sunny叫住了他。

"怎麼了?"

"明天,我希望你不要再走在我後面了。那樣很奇怪,好像我是被你監視著。"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Sunny一把挽住阿使的手臂。"這樣做。"

 

阿使嚇了一大跳,趕緊掙脫:"我怎...怎...怎麼可以這麼做呢?"

Sunny又再次挽起阿使:"這樣子我比較習慣,至少像個正常人,而且你只是這陣子假裝一下,充當我的臨時男朋友,掩人耳目,我也比較好向人交代。"

"這..."

Sunny瞪著阿使:"不願意嗎?"

看著Sunny的眼神,阿使決定投降:"好吧。"

 

Sunny立刻露出笑靨如花的笑容。

接著迅雷不急掩耳的往阿使的臉上親了一下,很快的說:"明天見囉,偽男友。"

然後很快地開門進屋。

 

留下錯愕卻滿臉脹紅的阿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可愛...多久沒有這種心動的感覺了...

阿使摸著自己的臉頰矗立在住處的走廊上。

 

他紅著臉並摸著臉頰開門走回了自己的住處,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想著剛剛Sunny說的話..."偽男友... ..."

 

是啊...

只是個暫時的偽男友,又不是永久的。

我這傻子在那裡心動個什麼勁?

 

雖然只是暫時的,要是能去掉"偽"這個字就好了...

阿使貪心的想。

 

才想了一下,阿使立刻慌亂地搖了搖頭。

打了一下自己的臉,"才這麼一會兒,就開始有貪戀的想法!王黎,你這個小人!"

 

阿使苦惱地將自己的臉埋在雙手裡,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對Sunny有太多幻想。

他告訴自己,現階段的任務還是要趕快抓到朴真熙,只有這樣才可以讓Sunny的生命免於遭受威脅。

 

然後...

這一切就會回復原狀...

 

對...回復原狀。

阿使苦笑。

 

"你這小子又想期待什麼..."

阿使指著自己的太陽穴不停著捫心自問。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