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21-09-06 11:23:47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真相大白

等他們兩人一進門,三個人就這樣坐定在客廳裡。

 

互相大眼瞪小眼,誰也沒開口。

Sunny正等著哪個人會先發聲告訴她事情的真相,很可惜,鬼怪跟阿使都不想告訴她。
"你們沒有一個人要說的嗎?"

"我覺得這件事你還是裝做不知道對你比較好,何況你就算知道了也沒辦法對付她。"金信淡淡地說。
"問題是,這個"看不見的人"是衝著我來的,我就這樣裝傻過去,也太奇怪了吧?而且生命還受到威脅。"
"她就交給王黎去負責,反正抓亡者是他的責任,跟你又沒關係。"
"那大哥你呢?這幾天跑來店裡找我又是怎麼回事?"
"那幾天算是我幫這傢伙代班,不計酬勞,順便去保護你。"金信咬牙指著阿使。
"那之後呢?我到底還要被你們兩個煩到什麼時候?!"Sunny有點不耐煩,她的本意只是想要知道真相。

"直到抓到那位為止。"金信看了一下金善,接著又瞪了一眼阿使。

 

又回到原點的討論。

我到底要跟那兩位在這個議題上繞圈圈到什麼時候?!

Sunny在內心翻了個大白眼。

 

"算了,既然你們兩個都不願意講是誰,那我也不想讓你們每天來煩我。反正我也看不到,他想對我怎樣我都無所謂。你們自己慢慢去抓..."說完,Sunny立刻起身往大門方向走去。

 

阿使趕緊衝上前去阻擋他。

"Sunny xi! 你不能這樣一走了之,這樣很危險!"

"危險?一個我看不到的鬼能對我怎麼樣?陰陽兩隔的人難道還能殺了我嗎?"

"... 可是,你也看到了之前他附身在別人身上要來傷害你,這種事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變少。"

"那我就要每天提心吊膽的過生活?每天就像個犯人讓你和大哥輪流監看我?這種生活我才不要!"

"Sunny xi..."阿使還是不讓她走。

"快點讓開..."Sunny閃來閃去阿使就是不讓。

 

"好啦!"阿使大吼一聲。

Sunny終於停下動作。

"我跟妳說是誰..."

 

"喂!"金信不爽的叫出。

阿使看著金信露出無可奈何:“她遲早都要知道的,不是嗎?”

"我不管了。"金信丟出這句。

 

阿使定眼看著Sunny:"這個亡者...其實你也認識。"

"我認識?"

"嗯...她是朴仲憲的女兒-朴真熙。"

Sunny聽到這個名字突然瞪大了眼睛:"朴真熙?!"

阿使點了點頭。

 

Sunny啞然失笑。

 

竟然是那個女人?!

難怪前陣子我一直做惡夢,就是因為她的關係?

 

"她...沒有轉世?"

"沒有。"

"我不懂,她為什麼...要來找我?"

"我們也不太清楚她為什麼還在人間遊蕩,或許...可能跟她父親一樣吧?"

"一樣?怎麼說?"朴仲憲的事情,Sunny一無所知。

 

"你還記得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消失的日子吧?"這時換金信開口。

"我記得。"

"那是因為我拔了插在我身上的劍,砍了朴仲憲。所以才會消失的..."

"啊?"

 

Sunny其實搞不清楚緣由,她現在覺得腦袋裡突然塞了很多資訊,有點暈。

"Sunny她不知道這件事。"阿使對著金信說。

"喔對...這件事沒有讓她知道。"

 

"她...哈哈哈...竟然是她...真的...太可笑了...哈"Sunny又突然笑了起來。

她的反應讓阿使和金信看的一頭霧水。

"那時候下令把我殺掉的人是你吧。"Sunny指著阿使說。

 

"嗯..."阿使想起來覺得有點慚愧。

"那麼...我死之後,誰來當皇后?"

"是朴真熙。"金信代替阿使回答。

Sunny看向金信,"皇后也當了...也擁有權力了,更別說也擁有了陛下...最後她什麼都有了,對我到底還有什麼好怨恨?!"

 

金信搖了搖頭,表示不解。

Sunny看向阿使。

"...都是我。"

"原來就是出在你身上啊! 所以她才要把氣撒在我身上嗎?"

"對不起。"

 

"反正你從頭到尾就沒有真心過,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對我!"Sunny生氣的大吼。

"我哪有沒有對你真心過?!"

"不是嗎?以前在宮裡,你來找我過幾次?用手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 我每天就巴望著你,像個傻子一樣! "

"那是因為..."

"因為什麼?因為朴仲憲嗎? 你知道嗎?他們父女倆根本就沒有把我這個皇后放在眼裡,只要看到我就是對我冷嘲熱諷的,把我當作眼中釘。不是罵我是個低賤武將家出身的皇后,不然就是罵我大哥是個隨時想叛變的將軍!"

 

阿使啞口無言。

 

"我家勢單力薄,本來出身就不高,在朝的親戚也不多,能夠依靠的人少。但...我始終相信陛下會站在我這邊,可惜當時我看錯了你。"

"那丫頭已經覬覦我這個位置很久了,而且還是一開始就打從心裡認定是我搶走了屬於她的位置。"

"倒好,你下令把我們一家都殺了。她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他想要的一切,難道這些都還不夠嗎?!"

 

Sunny一口氣把她想說的話全部說了出來。

 

"我原本就沒有想要讓你們兄妹倆死..."

"送你大哥去邊境也是為了想要他離宮中越遠越好,因為我知道朴仲憲看他不順眼很久了。"

"誰知道他還是執意要回來呢? 我以為他是來逼宮的...那時候我年紀輕,宮中權力不是很穩固,他來勢洶洶的樣子,讓當時的我感到很大的威脅..."

 

"我跟你說的話你都當它是耳邊風?我大哥的個性是不可能會造反的,跟你說了幾百遍都聽不進去?"

"...我知道是我錯了...可是你說我對妳沒有真心過,這句話實在太傷人。"

 

他...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Sunny對阿使的說法感到困惑。

 

"我..."阿使欲言又止,"我從來沒想過要把你們全都殺掉..."

講完這句話,阿使發現這句話其實有語病。

"對,當時候我的確做了這個決定。因為我受到朴仲憲的影響,所以害怕金信的勢力...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

"你和金信死了之後,我沒有一天不是活在悔恨當中。"

 

此刻,老宅裡一片靜默,只剩阿使一個人說話的聲音。

 

"你以為我活得很快樂嗎?我人生最快樂的日子,就是和你大婚的時候。"

"還有和你在一起的每個時候。"

 

"雖然,朴真熙因為他父親的關係,從很小的時候就和我在一起玩一起學習,但從來我都只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更別說會有男女之情。"

"她會成為皇后,也是因為她父親和其他多位大臣的極力推薦,根本不是我的本意。那時候的我早已無心於朝政,更別說要立誰為皇后。"

 

聽著阿使這番告白,讓Sunny和金信著實感到意外。

 

金信是聽到市井小民之間的耳語,都說朝政都是被朴仲憲一夥大臣們把持著,當今的皇帝因病疏於朝政,所以國家的政局始終動盪不安。

祖先們留下的大好江山,還有當時金信守護的邊境,都被朝中小人玩弄於股掌,百姓們也生活在水生火熱裡。

 

他當時知道王黎死去之後,也一心只想離開這個傷心地,並不想有任何作為。

 

所以即使聽到朴真熙當上皇后的消息,他並不感到意外。他以為王黎和朴仲憲一樣早就想找理由致他們於死地。

 

"我一對你是真心的。從一開始只喜歡你,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也是全想著你。"

 

阿使繼續解釋。

“那時候尚宮端去給你的湯藥,我一直不讓你喝,你以為我是故意不讓你好懷孕的嗎?”

“那是因為我知道裡面有毒,喝了只會讓你的身體變得更糟糕,所以才對你發脾氣的。”

 

Sunny不知道該回什麼。

 

這麼重要的事情現在才講!

讓我誤會你這麼久,直到死前都還不敢相信你這麼狠心。

王黎啊王黎,你真的很可惡。

 

“因為我不能回應朴真熙的感情,也許是這樣,後來她這個皇后當的有點孤獨。”

 

“我的心只有你一個,再也塞不進其他人。所以你死後,我活得很痛苦,沒有一天不後悔的。”

“這樣還要說我對你沒有真心嗎?”

 

阿使難過的說完這些,看著Sunny的臉。

 

Sunny發現他雙眼發紅,淚流滿面。

她不知該如何回應阿使。

 

金信說:“給妳看的那幅畫像,的確是王黎生前畫的。我發現的時候,那只是很多張的其中一張。”

 

“為什麼……現在才說?”

“我只是認為我沒資格求你原諒我。”

 

繞了一大圈,誤會現在才解開。

 

Sunny聽到阿使的告白後,整個心情亂糟糟。

“我知道了,反正現在只要等到你抓到她就可以了吧?”

“嗯。” 總算讓Sunny接受這一切,阿使心情變得比較明朗一點。

 

“把眼淚擦一擦吧…別人看見了還以為我在欺負你呢。” 

怎麼這傢伙在這一世變得這麼愛哭了?

 

"喔..."阿使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涕,抹了抹臉。

 

沉默了一會,Sunny像是下定決心的表情對著阿使和金信說。

"好吧! 這段時間我就配合你們,直到你們抓到她為止。"

 

阿使和金信鬆了一口氣。

 

"不過..."Sunny話還沒說完。

阿使和金信兩個人的一顆心又懸了起來。

"到時候你們抓到她的時候,記得要叫上我。"

 

叫上你?

阿使和金信面面相覷。

 

Sunny看著他們兩個疑惑的臉說:"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對她說。"

"哪那麼多廢話要對那個瘋婆子說的?"金信不以為然。

"我不管,反正我有話要跟她說清楚,算是跟她先前的恩怨要做個了結。"

"可是Sunny xi你又看不見她,要怎麼跟她說?"阿使提出了疑惑。

 

Sunny瞪了他一眼,好沒氣的說:"你當中間傳話筒不就得了?!要不找個人讓他附身也可以。"

 

阿使猛然搖了搖頭,"不行,太危險了。"

"叫我大哥也待在旁邊一起看著她,不行嗎?"

"為什麼又要叫上我?"

"大哥你幫一下忙會怎樣?又不會死。"

"你這傢伙...怎麼今世的品行如此的..."

 

眼看兄妹倆又要吵起來,阿使趕緊說:"好好好...就這樣,都聽你的。"

金信瞪大了眼睛看著阿使。

 

哇塞...你這小子,為了討我妹歡心連我都可以出賣啊?

總算看清你這現實的臉了!

 

"那沒事了,我們回家吧。"Sunny說完就要推著阿使走。

"欸,要不先留下來吃個晚餐再回去吧。"金信開口說道。

 

他們兩回頭。

馬上聽到自己的肚子咕嚕咕嚕聲。

 

一陣尷尬。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吃完晚餐再回去吧。"Sunny說。

"喔喔。"阿使跟著附和。

 

金信看著他們兩個不自然的行動,在心裡想著。

"這傢伙將來肯定是個妻管嚴。"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