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9-06 10:55:40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迷惘

"我的安危什麼時候又變成你的責任了?"

"一直...都是。"阿使又開始心虛,但他心虛的是怕Sunny可能又要開始揶揄他。

 

真是讓人無言。

 

"為什麼要保護我?剛剛你的意思不是指這件事跟我沒關係,所以才不想跟我說的嗎?"

"... ..." 

結果講也不是,不講也不是,阿使把自己逼到死胡同裡,都快憋死了。

 

"有沒有人對你說,你真的很不會說謊?"

阿使搖搖頭,但依然不肯放手。

 

"我實在不想為難你,可是你老是跟我說這些,讓我搞不清楚狀況,真的讓我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你也知道我只是個普通人,看不見你們看得見的人,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個可能跟我有關要找我麻煩的人,也許是我看不見的人?"

 

阿使點了點頭。

 

"我看不見的啊...是誰跟我有這樣的深仇大恨,連死後都這麼處心積慮地想要害我呢?"

"只要讓我跟著你,我會負責保護你不讓你受到傷害。"

 

唉...

不是我不想讓你跟著。

而是你一整天跟著我會讓我工作無法專心啊。

 

"那你不用去做你的工作嗎?每天就跟著我?"

"我現在的工作就是保護你,並且抓到那個人。"

 

就這樣?!

聽起來真讓人失望,我還以為只有保護我呢。

 

"那我不要。"

"Sunny xi..."

“反正我也看不到他,他想幹嘛我都無所謂。”

Sunny不想每天看見阿使,讓自己心神不寧,忘記當初的決心。

她甩開阿使的手,快走離開現場。

 

阿使追了上去。

他抓住Sunny的手將她拉向自己的懷抱,緊緊的抱住她不讓她跑掉。

"你在幹嘛?!"Sunny緊張的要推開阿使,奈何自己的力氣太小,掙脫不了。

"就這一次!這一次,不要再隨便離開我。"

Sunny停下了掙扎。

"不要再讓我後悔了...我不想再讓你因為我而死。不然,我真的無法原諒自己。"

 

聽著阿使的心跳聲,Sunny的心也跟著蹦蹦跳。

第一次,聽到王黎親口對她說。

她以為那時候的王黎已經對她沒感覺了,所以才會下令殺掉她。

 

"你說的話...是真的嗎?"她抬頭看著阿使。

阿使低頭點了點頭。

"是你的真心嗎?"

他又點了點頭。

 

聽完阿使的回答,Sunny傻愣在他的懷裡動也不動。

 

阿使慢慢地放開了Sunny,認真地對著她說:"請你...不要拒絕我的請求,我希望接下來的日子裡,你都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半步。"

 

實在太衝擊了,阿使的回答對Sunny來說,是她作夢都料想不到的。

所以聽著阿使對她說的話,她只能傻愣愣地點點頭。

 

阿使拉了拉她的手,"我的話你有沒有聽進去?"

"嗯...聽到了。"

 

聽到Sunny應允的回答,阿使心裡總算變得比較踏實。

"那從明天開始我會一直跟著你,如果你要去你大哥家的話,我也陪你一起去。"

"嗯。"Sunny嘴巴上說好,但她的頭還是有點暈呼呼的。

 

"那我們早點回去休息吧。"說完阿使牽起Sunny的手一起下樓。

一直看著她進家門後才安心地回自己家。




回到家後,Sunny整個人像是無意識的機器人,機械式地洗完澡,整理了一下家務,最後刷牙洗臉後躺平在床上。

 

但剛剛發生過的餘韻還是讓她的心一直蹦蹦跳。

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她是生是死對阿使來說,竟是一件這麼重要的事。

 

她的思緒回到了當初是皇后金善的時候。

 

因為身分的關係,當時想要見上王黎一面都很難。

到後期他們之間存在著很多的爭吵和不諒解,而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金信的事。

 

因為金信執意要回來,所以他才會下令把她殺了。

 

没有情分了,才会做到如此绝情。



既然王黎記起了從前的事,那麼...照道理說應該不會再喜歡她才是。

怎麼又說起在乎她是生是死呢?

 

Sunny半信半疑,可是...阿使對她說那些話時的表情,卻又看起來很真摯,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Sunny陷入了迷惘。




 

鬧鐘響起。

Sunny一下子從床上坐立起來。

 

啊...

她低嘆了一聲。

胡亂地抓著頭髮。

 

可惡的傢伙,搞得我一整夜都在想這件事,根本就睡不好。

 

她站在廁所鏡子前。

"黑眼圈都冒出來了啦...我這美麗的臉龐今天又毀了..."Sunny哀怨地看著自己的臉。

 

都是那個傢伙!

她忿恨地往旁邊瞪了一眼...事實上是針對住在她家隔壁的。

 

穿戴整齊好後,Sunny準備出門。

一開門,就看見阿使已經穿戴整齊站在她家門前,等候著她出門。

 

Sunny看到阿使,無奈地癟了癟嘴,無可奈何也只能同意阿使跟上,但條件是在到店裡之前都不可以隱身。

 

因為讓一個看不見的人一直跟在自己的後頭,這種感覺真的很詭異。

到了店裡,又怕人多嘴雜,只好讓阿使隱身站在她附近。

 

"呼..."

"老闆,你怎麼了?今天看起來好像壓力很大的樣子。"

Sunny對著員工苦笑了一下,又立即恢復撲克臉。

 

對...我今天壓力好大。

知道有個看不見的人一直盯著自己看壓力當然大啊!!

 

忙了好一陣子,暫時忘掉阿使的存在。

但只要一停下來,那種看不見的壓迫感又會隨之而來。

 

Sunny受不了那種感覺就跑出店外。

 

"Sunny xi !"阿使也跟著跑出去,他以為Sunny發生什麼事。

Sunny喘著氣瞪了他一眼。

"沒事..."

"是不是不舒服?"

"沒有。"

"可是...你的臉色..."

Sunny打斷他的話,"我現在要去大哥家,我去拿包包,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Sunny不准阿使再隱身。

阿使只好乖乖地又跟在她後面。

 

兩個人一路上沒說話,阿使始終和Sunny保持一定的距離走在她後面。

坐在去鬼怪家的公車上,兩個人也是隔著走道,一人各坐一邊靠著窗邊而坐。

 

直到鬼怪家門前也是一前一後分開走。

Sunny按了鬼怪家的門鈴,金信走出來開門。

 

看見阿使和Sunny兩人站在一起,一時之間想起昨天發生的事,依舊讓他心氣不順,瞪了阿使一眼後就開門讓他們進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