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8-29 17:48:17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隱瞞

回到Sunny住處的大樓底下,Sunny仍舊不死心的追問。

金信依然搖搖頭不肯透漏半字。

 

Sunny抓著他外套的衣袖,懇求著金信告訴她真相。

 

這時,阿使從遠方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Sunny xi ! 妳沒事吧?" 阿使緊張的一臉擔憂。

 

兩個人望向了他。

但下一秒,金信衝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衣領,將他甩到牆邊抵住他,開始老大不爽的開罵。

 

"你到底在做什麼!?這幾天都沒看見你的身影,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

"你的同事辦事也不力,連自己要做什麼也搞不清楚。保護金善就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嗎?"

阿使啞口無言。

 

這時菜鳥使者趕忙跑了過來,想要拉開金信,卻被阿使出手阻止。

"對不起,是我的錯。請你先放開我,這次我會負起責任的。"

"負責任?不見這麼多天,現在出了事就只會嘴巴說要負責任?!"

阿使看向Sunny的臉。

只見Sunny一臉擔憂,她跑了過來,試圖要拉開金信抓住阿使的手,可惜她的力氣比不上金信。

 

"哥...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嘛~"

金信轉頭對Sunny大吼:"我能不生氣嗎!"

"這小子! 之前也是! 一個好好的妹妹交給他,最後呢?"

 

新仇舊恨一次湧上,金信的情緒已忍無可忍,終於爆發。

"自己惹的禍不自己收拾,幹嘛牽拖我那無辜的妹妹啊!"

阿使低著頭沮喪的說不出話。

 

"她好不容易轉世成為一個平凡人,可以過上平凡幸福的生活,好端端地又跟你這傢伙莫名其妙的扯上,結果現在呢?生命還遭受一個瘋女人的威脅!你這傢伙是想要再死一次嘛?你信不信我現在馬上就送你去見你老闆啊?!"

 

"夠了!"Sunny對著金信大吼。

"不要再說了!"

 

她對著金信說:"哥,你現在就給我回家去。"

接著對著阿使說:"你,現在立刻跟我上樓!"

 

金信聽見Sunny這麼一說頓時傻了眼,語氣中有些委屈地問:"為什麼要叫我回家?你現在又護著這小子了?"

"我明天會去找你算這筆帳! 這就是大哥你一直不肯跟我說實話的下場,現在,立刻,回家!"

Sunny盯著金信,語氣很強硬。

 

金信不爽的放開手:"算你好運,又是我妹替你求情。"

又對著Sunny說:"你明天記得來找我,不找我會換成我來找你。"

"知道了!"

 

金信悻悻然地離開,但似乎又想到什麼,又回過頭指著阿使說:"明天你就跟著她一起來!"

阿使落寞的點點頭。

 

看著阿使答應後,金信轉頭瞬間消失在街道裡。

 

"走吧,我有話要問你。"Sunny對著阿使說。

阿使只好跟上。


 

"前輩...那個..."正要上去的時候菜鳥使者叫住了王黎。

阿使回頭看著他。

"今天真的很抱歉...都是我的錯,是我太大意了。"他滿懷歉意的阿使道歉。

阿使看著他,嘆了一口氣,拍著他的肩膀:"算了,這件事不怪你,你回去休息吧。"

阿使今天也是因為有人趕忙跑去通報他在Sunny店裡發生的事後,才匆匆忙忙地從地府回來。

沒想到等他趕到現場時,Sunny的店員已經在收拾了。知道Sunny沒事,跟著其他人去警局時,跑去警局找,也是晚了一步。

 

最後看到Sunny平安無事的站在家門口前,阿使緊張的情緒才漸漸平復。

這可是他第一次這麼瘋狂地尋找她。

 

第一次這麼迫切的想看到她。

 

他才醒悟,原來以前的他這麼的愚蠢。

非得要等到失去才大澈大悟。

 

菜鳥使者為難地看著阿使,但阿使對著他揮揮手叫他先離開回去休息。

他也只好滿懷愧疚轉身消失在夜色裡。

 

Sunny轉頭發現阿使沒跟上,在一旁看到阿使對著身旁空氣又是說話又是揮手,大概猜到那裡有一個她看不見的人站在那裡。

於是她站在門口雙手交叉看著阿使什麼時候才要結束。

 

"嚇死我了,妳幹嘛不上去?"阿使一回頭就看見Sunny瞪著他。

"等你結束啊。"

"喔喔..."阿使有些尷尬,但又不好跟Sunny說。

"結束了嗎?"

"嗯,結束了。"

"那現在跟我走。"

 

阿使跟著Sunny來到了頂樓。

Sunny走一直走到了靠牆邊看著外面點點燈光的景色才停了下來。

"為什麼要來頂樓?這麼冷,我們下去說吧。"阿使想要讓一整天遭受苦難的Sunny舒服點。

"金宇彬 xi...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Sunny不回應阿使,直接了當的問。

阿使停下了腳步,正苦惱該怎麼圓謊。

"我以為我們之間已經找回了記憶,就不應該有什麼秘密了。我想,今天發生這麼奇怪的事情,你和大哥都表現出跟我有關的態度,那麼,我應該有權利知道。"

 

"那..不是Sunny xi你可以應付的事,我覺得你知道得越少越好。"阿使還是打算不說。

Sunny無語,她無奈的笑了一下。

"你別以為我眼睛看不到,耳朵聽不見,就什麼事都不知道..."

Sunny一步步走向阿使。

 

"大哥說的瘋女人...還有你剛剛對著空氣說的那些話,還有最近在我身上發生的奇怪事情..."

Sunny的臉一直慢慢靠近阿使。

"你確定你真的不想跟我說嗎?"Sunny的語氣帶著一絲絲的不悅。

阿使有點害怕:"Sunny xi...我..."

 

"枉費我剛剛幫你從我大哥手中救出,剛剛應該讓他把你送去給你老闆的。"

 

什麼?

Sunny xi你怎麼這樣想?

 

看到阿使一臉受傷,Sunny覺得自己的惡作劇有點發揮作用了。

 

"反正,對我來說,你已經是個不痛不癢的人了,沒必要對你用心,還不如我自己明天去問我大哥來得有用。"

 

哇...

這個女人。

怎麼現在變得這麼狠毒?

分手馬上翻臉不認人。

以前那個金善到底跑哪裡去了?

 

"Sunny xi妳...真的這麼想嗎?我...我可是..."阿使委屈的說不出話。

"可是什麼?"

 

阿使呼了一口氣。

沒錯,他最近可是為了要知道該如何抓住朴真熙這件事而忙到焦頭爛額。

所以到處去問前輩或是長官們知不知道沒有特別的辦法可以順利抓到她,畢竟她可沒有像她老爸一樣可以叫鬼怪消滅她。

 

結果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

這要怎麼辦啊...

 

結果,我為誰辛苦為誰忙?

還落得被人嫌惹人厭的下場。

 

我活該,我該死。

誰叫我前世罪孽深重。

 

阿使的臉越發陰暗,周遭的氣氛都感覺有些不好了。

Sunny在阿使眼前揮了揮手,感覺他的心思似乎不在現場。

 

Sunny發現阿使的臉色一下子變糟糕,知道是自己剛剛說的話惹到他。

"真的不想告訴我嗎?陛~下~"她改變了說話方式。

"妳...剛剛叫我什麼?"

"陛下~"

 

哈...真是...

 

阿使仰頭失笑。

這女人真的很厲害。

 

"還是...想要聽我叫你名字嗎?"

阿使看著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黎... ...你..."

"好了,Sunny xi 不要這樣,你這樣子我很為難。"阿使阻止Sunny繼續說下去。

"有什麼好為難的,只不過說一下是誰要找我麻煩,有這麼難嗎?"

"不...不是你認識的人。"阿使心虛的撒謊,結果自己不敢看著Sunny。

 

切~眼睛看哪?

不敢看著我,說謊不打草稿的,學壞了啊這傢伙。

 

Sunny 一眼就看出來阿使正在說謊,只是她還是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她大哥口中的瘋女人,是她認識的人嗎?

問題是:那幾個昏倒的女客,都是她不認識的啊!

 

無可奈何...

"好吧...一直逼問你好像太為難了,我明天自己一個人去找大哥問好了。"

Sunny決定放棄問阿使,如果是問金信她還有些自信,反正大哥怎麼被她煩惹他生氣都沒關係。

 

她不想讓阿使難做人。

畢竟他們的職業也是受管束的,也許真的有規定不能讓他們凡人知道吧。

 

說完Sunny拍了一下阿使肩膀表示結束話題就要下樓去。

 

阿使拉住Sunny。

“等一下。”

Sunny回頭。

"明天你不要一個人,我跟著你去。"

Sunny疑惑但還是回答阿使:"我一個人沒問題,你去忙你的事吧。晚安~"

阿使不肯放手。

"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跟著你,不對,是接下來你的身邊一定要我跟著。"

 

什麼?!

為什麼又變成這樣?

 

Sunny瞪大了眼睛。

 

"我不會再放你一個人,更不會再讓你受傷了。"阿使看著Sunny說出這句話。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