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NY新品潮鞋獨家優惠85折 贊助
2021-09-17 22:12:35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不想再重蹈覆轍

阿使在超市裡推著推車,一臉無奈地跟在Sunny的後面。

 

唉...好好的家裡不待,這麼大半夜的還跑出來買東西?這女人的膽子真的是越養越大啊?

阿使有些懷疑的看著Sunny愉快挑選商品的背影。

 

這陣子老是被她使喚來使喚去的,一下子陪她去逛街買衣服,一下子去咖啡廳喝下午茶,一下子又要去採買店裡的用品。

雖然她對著我說這些都是她的日常生活會做的事,可是...我怎麼感覺好像特別頻繁?

 

"喂! 發什麼呆?趕快跟上來呀~"Sunny在前頭叫著阿使。

"喔喔..."

 

"我看看...還有什麼東西要買的呢?"Sunny一派輕鬆思考著自己要採買什麼東西回去。

阿使看著她,實在忍不住開口問了。

 

"Sunny xi...為什麼要這麼晚出來超市採買啊?你不知道夜晚對惡鬼而言,是攻擊人的最佳時機嗎?"

"喔?是喔,可是我家裡的日常用品已經沒有了,不出來買不行呀!而且也快沒有東西可以吃了...對了,你順便要不要也一起買?"Sunny一臉天真地對著阿使問。

 

阿使翻了個白眼。

"晚上很危險的! 為什麼這些事不白天做呢?"阿使帶著微微地怒氣說。

Sunny看到他口氣中帶點小生氣,便走了過去:"生氣啦?"

"我..沒有生氣。"阿使別過臉說。

Sunny斜眼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個樣子還說沒有生氣?

 

"唉唷...你也知道平常白天我都在忙店裡的事情,哪有時間出來採買呢?還不是因為有你在,所以我才敢放心地出來買東西呀~"

"你這女人真的很..."

Sunny雙眼眨巴眨巴的看著阿使。

 

"算了...趕快買一買就回家吧。"阿使最後還是放棄爭論。

Sunny笑得一臉燦爛,她知道這場爭執她又贏了。

 

"對了,你也都是自己在家下廚吧?我之前聽我哥說過,要不要順便幫你買幾樣菜呢?"

"不用了...我自己買就可以了。"

"有什麼關係,既然都一起出來了,就順便買一買吧。你看,這塊牛肉看起來挺不錯的,要不要買一塊回去煎著吃?"

"我不吃肉的。"

"什麼?!你是素食主義者?"Sunny有些驚訝。

阿使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Sunny不可置信的看著阿使。"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吃肉的。"

"喔...那是前世的事了,我現在不喜歡吃。"

"怎麼回事?最愛吃肉的你,竟然轉為素食者?"

阿使沉思了一會。

"大概是...之前吃的食物都有被下過毒吧...只有蔬菜類沒有。"

 

"喔...原來如此。"Sunny想起阿使曾經說過,給她喝的湯藥裡有毒的這件事。

只是沒想到,最後連他也是。

 

在超市裡Sunny逛到很開心,她滿意地看著裝著滿滿的推車說:"好了,就這樣子吧~"

最後結帳的時候,阿使的手上提了滿滿的兩大袋。

 

媽呀...這個女人等等是要去避冬喔。

買這麼多是要囤著去避難嗎?

阿使看著結帳的金額差點沒暈倒。

 

當挑夫的阿使默默無語地跟在Sunny後面,Sunny則是心情愉快地走在前頭哼著歌。

 

走沒多久,Sunny像是想起什麼事,突然回過頭悄悄地靠近阿使。

"欸...金宇彬xi...我有問題想要問你,可以嗎?"

 

原本還有些低著頭想事情的阿使,被Sunny突如其來的問,一下子抬起頭來看著她。

"你...想問什麼?" 

 

不知道她又要出什麼怪招?

阿使有些害怕的想。

 

"上次你說...我走了之後,你一直都有想我。這是真的嗎?"說完Sunny害羞到整個臉都紅了。

阿使聽到Sunny問這句,停下了腳步。

 

"是真的。我沒有騙你。"

"喔...那...你和朴真熙在一起之後有小孩嗎?"

 

阿使停頓了一下,很認真地看著Sunny。

"沒有,我和她之間並沒有子嗣。"

"為什麼?她最大的願望不就是希望能和你結婚,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皇子?那你不是也一樣嗎?"

"我無法跟她一起,我始終只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阿使說完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

"無法跟她一起?"Sunny覺得有些疑惑,她追了上去。

 

"那為什麼答應他們的要求,立她為皇后呢?何況有了皇后了之後,不就是接著關心皇室能不能有繼承人這件事了嗎?你說你不能和她一起,難道就不怕那些大臣們的閒言閒語?"

 

"我是王,我說了算,誰敢說二話?"阿使想避開Sunny的問題。

"我怎麼還是有種被你騙的感覺...”Sunny嘀嘀咕咕的說。

 

阿使停在原地,嘆了一口氣。

他轉過頭,直愣愣地看著Sunny的臉。

 

看了好一陣子都沒有說話。

 

“你……幹嘛不說話?”沉默的空氣讓Suuny有些不自在。

 

"我知道,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在宮裡受了很多苦。而且最後還是我害死你們兄妹倆的..."

"也許,現在我說什麼你都不會再相信我了吧?"阿使苦笑。

 

Sunny看著他不知道該回什麼。

 

"我,從小就被當成棋子被人擺佈,這件事是我在你死之後才曉悟。因為朴仲憲是我的老師,所以他可以很輕易的可以在我身邊安排人事物,就連他女兒也不例外。我們是從小玩在一起,也在一起讀書沒錯,只不過,我一直把她當成我的妹妹在照顧,因為...我沒有其他年紀相仿的兄弟姊妹,在偌大的宮中,能夠跟我毫無忌憚地玩在一起的,只有她而已。"

 

"直到遇到你之前,我根本不懂男女之情。我一直以為真熙對我的好,只不過是妹妹對哥哥的關心而已。"

 

"我...造就了每個人的痛苦,但我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後來她當上皇后,我才知道原來...她對我這麼執著。"

 

"可是那時候...我的心早已隨你而去,再也好不起來..."阿使哽咽解釋。

最後他情不自禁地丟下手中的兩個袋子,朝著Sunny走了過去。

 

他用力的將Suuny擁入懷裡,像是要把她整個人揉進自己的生命裡。

"對不起,善兒。我一直很後悔,很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好好地聽妳說話..."

 

“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Suuny被阿使突如其來的擁抱抱到快窒息,可是聽見他的告白,卻也有點傻住。

 

“我只能靠回憶不斷地記住妳,每天都好害怕哪天會突然忘記妳的長相。直到有一天才想起可以藉由畫畫把你畫下來,於是開始像個瘋子不停地畫,直到完成。”

 

“所以最後才決定自殺嗎?”

阿使停頓了一下,點了點頭。

 

Suuny嘆了口氣,拉開阿使,才看見淚流滿面滿是懊悔的臉。

 

“我會死這件事,早在我的預料之中。因為我當時就已經下定決心保護你,讓你好好活著,將來不會因為我被受威脅。”

 

“只是沒想到……卻變成你痛苦的來源。”

說著Sunny伸手一邊輕撫著阿使的臉一邊安慰著他。

 

金善以為自己的死,可以保住王黎的性命和王座,讓朴仲憲手上沒有人質可以威脅王黎。至少在他當王的這段期間,可以慢慢的鞏固自己的權力。既然後來握有朴真熙,用來掌控朴仲憲理應不成問題。

 

但沒料到...竟適得其反,反而自己的死成為他心裡永遠的傷痛。

 

“是我不好,害你傷心這麼久。”Sunny滿是歉意。

阿使猛然搖頭。

“不,是我不好。”

 

Sunny笑了出來。

“好了,我們不要再互相說自己不好了。現在很晚了,我們回家好嗎?”

“嗯。”阿使點了點頭。

 

語畢,阿使一把牽起Sunny的手,緊緊握在手裡,提起剛剛買的東西,和Sunny相視而笑一起走回家去。





 

"好了,時候也不早,我們早點回去休息吧。"Sunny和阿使兩人一起走回自己家門口前。

"嗯,那...晚安了。"說完阿使站在原地不動,想先看著Sunny進門再回去。

 

Sunny轉過身後沒多久,突然發現自己少做一件事,又回過頭來。

"怎麼了?"阿使疑惑。

 

"唉呀...我忘記這裡有一袋是買來給你的。"Sunny拍了一下額頭。

"給我的?"

"諾...我看你最近也很辛苦,應該也沒時間去買日常用品,所以就順便幫你買了。"Sunny伸出手中的一袋遞給阿使。

 

阿使訝異地看著Sunny手上的那一大袋日用品和一些蔬果...

Sunny看著他沒反應,心想該不會這傢伙又要像今天早上一樣推拖拉了吧?

"給你的呀...我看你最近也不好過,想說就當作是送你保護我的禮物吧,就別跟我客氣了。"

 

阿使沒想到Sunny竟然想到要照顧他,一時之間原本沉澱的情緒又慢慢高昇起來。

 

Sunny看著阿使的眼神突然變得複雜且深不可測,心裡有些疑惑,本想對著他勸說...卻沒料到下一秒阿使猛烈的動作。

 

阿使一把拉過她伸過來的那隻手,Sunny措手不及整個人撲進他的懷裡,而另一隻大手接捧住她的臉頰,將那溫柔又炙熱的唇覆了上去。

 

"唔..."Sunny對阿使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

因為這是他們第二次的吻。

 

一開始的吻來得又急又猛烈,將過去的執著情深全部傾瀉而出,不可自拔,似乎想用這個吻填滿過往失去的時光。

 

Sunny笨拙的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任由阿使炙熱的唇肆意掠奪。

慢慢地這個吻又再一次的帶出了他們之間的過往回憶,起初好奇的心情,見面時羞赧的情意,兩小無猜愉快的回憶,爭執大吵過後心痛撕裂的心情...

 

阿使漸漸地放慢速度,不知不覺中沉浸在過往之中,此刻的他只想傳遞他的真心。

情緒滿溢,兩人之間唇舌的交纏越來越深刻,彼此間的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再不停止...我真的會無法控制自己...

阿使腦中閃過這傷感的想法。

 

他慢慢停下動作,留有餘溫的唇離開了Sunny被他剛剛激動掠奪略為紅腫的櫻桃小唇。

憂鬱傷感的眼神直直看著Sunny剛剛激情而微紅的雙頰。

 

他伸出拇指抹去Sunny臉頰上的淚痕。

因為,他知道,Sunny因為他,又想起了前世。

 

此刻她早已淚流滿面。

 

"對不起,我又沒忍住。"他低聲向她道歉。

Sunny抱住阿使,窩在他的懷裡搖了搖頭。

 

"至始至終,我一直接受妳對我的好,而我...卻只能帶給妳傷害。"

Sunny又再次搖了搖頭。

 

她抬起頭看著阿使,清澈透亮的眼神始終帶著當初的堅定,絲毫沒有任何悔恨。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想站在你身邊,陪你一起度過。"

 

"善兒..."

"就像現在一樣,你也一直陪在我身邊,這樣就好。"

 

是啊...

當初讓她一個人獨自面對那些非難,是我的錯。

如今有機會可以挽回當初的錯誤,為何我還不好好把握呢?

 

"這次我不再放你一個人面對了。"阿使小聲地在Sunny耳邊說出承諾。

"嗯,我知道,我相信你。"

 

與Sunny互道晚安後,看著她平安地走進家門,阿使一整天懸宕的心鬆了一口氣。

回到家裡,看著Sunny給他的東西,原本還很混亂的思緒,已經不再搖擺不定,心情也不像過往迷惘頹喪。

 

因為他告訴自己,保護好善兒不再重蹈覆轍,是他這一世對金善的承諾。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