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0-06-01 23:12:26J.B. 丸子

[鬼怪]寸步不離44

過了幾天後,恩倬很開心她終於可以出院了。

雖然身上的傷口已經好了,但因為曾傷及腦部,醫生仍囑咐她這陣子不可以做太劇烈的運動,也要注意之後是否有頭暈或頭痛之類的後遺症,並告知她這陣子要定期回診。

 

在一旁的金侁雖然默不作聲,但已經默默地記起醫師的每一句話。

他跟恩倬說要帶她回家,恩倬不疑有他就上了金侁的車。

 

上了車開了一段路,恩倬想起她要拿手機和電視台的人聯絡。

"大叔,我的手機現在在你那嗎?"

"嗯。"金侁回應的很冷淡。

"請給我吧,我要跟我的同事聯繫。"恩倬伸出手來。

"現在我在開車不方便拿。"

"那我自己拿可以吧?"恩倬說完就要往後頭找包包。

"妳不要亂動,這樣車子會晃。"金侁一邊開車,一邊轉頭看了一下恩倬。

"可是..."被金侁這麼一講,雖然很想要拿,但為了安全著想恩倬還是把金侁的話聽了進去。

"才剛出院妳就想要工作?"其實金侁只是想要阻止她去工作。

"不...是啦,我只是很擔心他們。"恩倬心虛地說。

"不用擔心,今早我聯絡過金秘書,他說節目一切都正常,而且這幾個禮拜收視也不錯。"

"真的假的?"恩倬很驚訝聽到這個結果。

金侁點了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恩倬突然有種失落的感覺。

"我不在他們也可以很好... ...這麼說好像已經不需要我的感覺..."

 

真糟糕...這樣說又不對了。

竟然害她變得沮喪。

 

"也不是啦,那是因為有金秘書的安排,不然他們現在一定是一團亂。"金侁趕緊解釋。

聽到金侁這麼說,恩倬轉頭看著他:"真的嗎?是因為金秘書的關係?"

"嗯,所以妳不用擔心。"

"喔。"

 

這時恩倬發現車子開往的方向越來越奇怪。

"大叔,你現在不是往我家的方向耶。"

"嗯"

"我現在住的地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是啊。"

"那你現在是要往哪裡?"

"我家。"

"你家?!"恩倬驚訝。

"為什麼?去你家做什麼?"

 

金侁停頓了一會。

"你的房子我已經幫你退掉了,從今天開始,你就住我家。"

恩倬聽到金侁這麼說,一時之間無法反應。

"你說什麼?!"回神後,她用高了八度音問金侁。

"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復原,我認為要有人在你身邊照顧你會比較好。"

 

照顧我?

恩倬不敢相信她聽到了什麼。

前陣子避之惟恐不及,結果現在卻主動說要照顧她?

雖然可以離金侁更近一步,但也不該是這個時機吧?

而且她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金侁擅自把她住了這麼久的房子給退掉?

完全沒有跟她商量過就直接執行。

這樣感覺有點過分... ...

 

"我不用住你家,也不需要有人照顧,我現在只想要回去我原本的住處。"恩倬想婉拒金侁。

"已經來不及了。"

"那我房間裡面的東西呢?你該不會全部都丟了吧?!"

"沒有,全部都搬過來了。"

"還有我的車呢?"

"也一起。"金侁慶幸自己沒有順便把恩倬的車子賣掉,因為原本他打算不讓她繼續開車的...但後來想想還是先暫時放著,到時候看情況再說。

 

恩倬感覺到自己的怒氣開始慢慢升上來,因為她對於金侁先斬後奏的作法有點無法接受。

她索性安靜下來不再繼續問。

 

金侁也察覺到恩倬的安靜,也不敢繼續跟她多說什麼。

 

還好已經回到了老宅。

 

恩倬下車看著老宅的大門口...五味雜陳的感受一時之間讓她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反而金侁倒是很勤快的把她的行李從車上拿了下來,跟她說著房間已經幫她準備好了,不用擔心接下來的事。

 

恩倬瞪著金侁熟練地按著密碼打開大門,心裡仍舊是悶悶不樂。

 

"妳的房間在樓上。"金侁對著恩倬說。

"喔。"即使早已猜到,但她還是高興不起來。

 

恩倬跟著金侁走到了二樓,這對她來說,再熟悉不過了。

金侁打開了房門,恩倬看到裡面的擺設,一切皆如她在租屋處的相似,只是增添了一些她原本沒有的東西。

 

"喜歡嗎?"金侁看恩倬跟以前的反應不太一樣,問了她一聲。

"嗯。"恩倬看了看四周,點了點頭。

 

她轉身故意對著金侁問:”所以...現在大叔是把這間房間租給我嗎?”

金侁沒想到恩倬會這麼問,支支吾吾的說:"算..算是吧。"

"喔~那我和你現在的關係,除了債權人和債務人以外,現在又多了一個房東和租客?那請問房東先生,你這間房間要租我多少錢呢?"

"這...這個我要跟金秘書討論一下,等討論好了再跟妳說。"金侁隨便敷衍過去。

 

哼! 我就知道這傢伙就會找理由一大堆,總之就是不坦率。

恩倬看著金侁一臉心虛的臉,心裡不爽地想。

 

"還有不要在牆上釘東西,樓下就是我的房間,走路的時候稍微提著點腳後跟..."金侁又老調重談。

恩倬看了他一眼說:"知道了,我~會~很~小~心~的。不會吵到房東先生你~"

金侁尷尬地看著恩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只能隨恩倬說了。

 

看金侁一動也不動,一直看著她。

恩倬只好對著金侁說:"那麼...房東先生,你現在可以離開我房間嗎?我想要換衣服。"

"喔喔...好。"說完,金侁便退出房間。

 

等金侁出去,恩倬便靠在門上看著和以往依舊的房間。

她低頭嘆了口氣,笑了一下。

 

"真是的,沒想到又回到和以前一樣,跟他生活在同一屋簷下。"

 

恩倬想著,她還有很多秘密沒有跟金侁說...正煩惱著不知該從何開口。

也許搬進來後,會找到機會吧?

 


 

隔了一天,恩倬就後悔當初為什麼要想得那麼簡單了。

 

她和金侁兩個人坐在餐桌前,金侁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而恩倬則是坐在使者之前坐的位置。

兩個人默默無聲吃著晚餐,沒交談半句話。

 

因為她徹底被金侁禁足了。

而且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本來今天她打算去電視台看一下狀況,順便了解一下最近的進度如何。

但沒想到正要走出大門的時候,就被金侁攔了下來。

 

"妳要去哪?"金侁出現在恩倬面前。

"我想要去電視台看一下。"

"不行,妳忘記醫生說的話了嗎?妳目前不可以太過勞累。"

"我知道,我只是去看一下而已沒有要待很久。"

"我已經幫妳請好一個月的假了,所以到下個月為止,妳都不用去電視台。"

"什麼?"恩倬聽到金侁說他幫她請了一個月的假的時候,心臟差點沒停掉。

"如果妳執意要去,那我陪妳過去。"

 

恩倬扶著自己的後腦勺,她就算受傷的地方已經慢慢好了,現在也因為金侁的擅自主張的結果導致腦壓飆高。

 

"大叔...你!"恩倬氣到差點說不出話來,"為什麼請假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沒有事先跟我商量呢?"

"我認為,醫生說的話要好好遵守,至少要休息到妳真正痊癒才可以放心讓妳去工作。"金侁認真地說。

 

這個...思想八股的上將軍!

呀~~我真的快被他給氣死!

 

"大叔,你說的沒錯。可是,請這麼多天假的事你還是要先跟我講,你知道幹我們這一行的,就像你上戰場一樣,是分秒必爭啊。"恩倬忍住即將要爆發的怒氣,咬著牙說迸出這句。

"據我所知,從妳進了電視台後,就沒有好好休息過,每天都過著忙碌的生活,這樣對身體健康不好。"金侁對於恩倬過這樣的生活不是很滿意。

"那是我自願的,我的身體狀態如何我自己清楚。"恩倬快放棄跟他囉嗦下去。

"我不喜歡妳這樣。"金侁始終不退讓。

 

恩倬抬頭吐了一口氣。

"那好吧,我今天只要去電視台看一下就回家總可以吧。" 

"嗯。"

 

說完,金侁開了門讓恩倬跟著他到了電視台。

 

上一篇:[鬼怪]甦醒之後43

下一篇:[鬼怪]禁足45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