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漲幅 贊助
2022-05-03 21:17:42黃曦儀

決定離開澳門

傷心時,有段時間聽甄環原聲,這個國家有許多令人醉心的文化。

開心快樂地,在無解裡掙扎?還是亂世之中飄泊?害怕自己弱小,經不起風浪與考驗。

擔心茁長不壯,成不了那個強大的人,保護不了自己的生命。

保全不了自由,尊嚴,冬雪中的幼梅,漸靜的聲音。

告訴了家人,幫過自己的朋友們,設計了出行路線,參與了海外華人交流群。

不斷搜集資料,準備程序,買單程機票。賺錢工作,收拾東西,見見家人朋友,走。

最近喜歡聽陳百強歌聲,懷念追憶香港的80年代,我還小。

牢記陸劇《天道》丁元英的強勢文化,任何情況,能屈能伸,耐心沉着,冷靜靈活。給社會吊打,也重新再來。

由徬徨迷惘,壓力哭泣,到慢慢接受個人現實條件,從停留亞洲先開始。

許多細節要逆推,流水出去,流水進來,不能讓一個地方堵死一方生活,不能只做澳門人的生意,不能依賴澳門區的銀行。信自己判斷,福大人提點。

每天密切留意局勢,對生命有嚮往的人,不立已洞悉的危牆下,不期待被救贖的謝主。

紥植生命,在旅程中;悲喜哀樂,悉皆有數。接受面對,處理放下;成為帶領自己,保護自己的光。

僥倖是什麼顏色,幻滅又會像什麼?倉促流浪海外,開始很難,過程苦中作樂,終於我走到哪兒?那裡便是家。

也許過了這關,我會在大地上真正地成熟,成為下一段歲月的助緣。

許之行是,黃碧雲筆下葉細細愛上的美麗女孩,也是我遠觀的一株罌粟。

只有保留之行一樣的這點冷洌,我才能在荒原上疾行,流了血,也笑着。


2022.05.03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