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21-07-11 17:56:56陳跡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4---我只是需要一個哭泣的地方

 

太可笑了,明明沒有半點證據,還想為自己霸凌妹妹的罪行開脫嗎?沈青辭跟黎晏講清楚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看書,不再理她。

 

沈青辭一定就跟爸爸一樣,被黎初雪看似無辜的外表給蒙蔽了,當她還想跟沈青辭多解釋一些,黎晏袋子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看號碼,是家裡打來的電話。

 

黎晏拿出手機,走出閱覽室,來到室外接通了手機。

 

 

 

「桂姊,怎麼回事?」

 

是家中的佣人桂姊打來的。

 

「小姐,妳快回來吧,夫人剛剛拿水果刀割了自己的手腕,韓叔送她去急診了,少爺也陪在她身邊。」

 

「怎麼會?媽媽最近吃了藥,情況已經穩定很多了,怎麼會......反正我先過去.......

 

黎晏掛了手機,她的夢魘又出現了。自從父親外遇後,母親就有嚴重的憂鬱症,說不定什麼什麼時候會自殘,可最近她服藥後狀況不錯,又怎麼會突然發作?

 

她的手在發抖,踉踉蹌蹌地回到閱覽室,把書本和袋子收拾了,離開閱覽室,連那罐咖啡都忘了帶走。

 

沈青辭注意到,黎晏咖啡都沒拿就走了,而且表情好像很緊張,很害怕的樣子。

 

難道夜路走多碰到鬼了?

 

他從沒看過那樣的黎晏。他印象中的黎晏總是一副盡其在我,唯我獨尊,逆我者亡的大姊頭的模樣。

 

就像黎晏竟然會體貼人,在他書包裡偷偷地放咖啡,那樣令他匪夷所思。

 

 

 

後來又有兩個學弟走進閱覽室,正在找位置自習,突然看到有個位置好像沒人坐,上頭還擺著一罐沒開過的咖啡。

 

「唉你看,這裡有一罐咖啡耶,我們就坐這裡吧。」

 

其中一名學弟跟他的同伴道。一面伸手要去拿,卻突然撲了個空。

 

沈青辭離開座位,瞪了學弟一眼,又把咖啡撈回去了。

 

那學弟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尷尬。

 

 

 

黎晏走出圖書館後,就到校門口招了計程車。平常都是韓叔到校接送她,今天他送媽媽去急診肯定沒法來載她,黎晏家也沒回,直接往急診室去了。

 

到了醫院,見到了韓叔和今年國三的弟弟黎彬,他們正守在手術室外頭。黎晏問現在是什麼情形,韓叔說正在縫合,醫生說發現得及時,應該沒甚麼大礙。

 

 

 

「可是媽媽怎麼會突然發作?」

 

聽到沒有大礙,黎晏這才鬆了一口氣,在手術室外的休息椅癱坐下來。

 

「媽好像是接完一通手機後,就衝到廚房去拿水果刀,我剛好從房間出來看到,覺得事情不對勁,喊徐伯和韓叔來一起壓制了媽媽,但還是有點晩,手腕稍微劃破了。」

 

弟弟黎彬到現在臉還是發青的,可見心有餘悸。

 

「接完一通手機?誰打的?」

 

黎晏臉色暗了下來。

 

黎彬將媽媽的手機遞給黎晏,因為急診手術要辦手續,出門時管家徐伯讓他把媽媽的包帶出來了,手機也在裡面。

 

黎晏滑開了媽媽的手機,果不其然,她接的最後一通來電,署名是「林賤人」打來的。

 

那是林薇莉。黎初雪她媽。她不知道又說了什麼刺激媽媽。

 

黎晏知道她的企圖。林薇莉知道媽媽有憂鬱症,如果能激得媽媽自殺成功,她扶正的機率就更大了。

 

而且,憂鬱症原就有自殘的傾向,如果媽媽自殺成功了,林薇莉在法律上可沒有罪責。

 

看來,她黎晏,明天又得變身母夜叉,找人算帳了。

 

黎晏動了動手指,把林薇莉的號碼,在媽媽的手機裡設了黑名單,以防她以後再找媽媽麻煩。

 

 

 

「爸爸呢?出這麼大的事,他可以不在嗎?」

 

黎晏看向黎彬。

 

「我剛剛打電話給爸爸,爸爸沒接。打給趙特助和丁秘書,他們都說爸下班了。」

 

黎彬一臉無奈。

 

「下班了又不在家?出這麼大事不在,要罵我的時候倒是早早就回家了。」

 

黎晏冷哼一聲,拿出自己的手機,又打了一通給爸爸。

 

這次,倒是接通了。

 

 

 

「喂?」

 

是個女人的聲音。黎晏不是第一次聽了。

 

「林薇莉,我爸在妳那裡?妳到底跟我媽說了什麼?她為什麼會跑去自殺?」

 

黎晏怒道。

 

「什麼?妳媽自殺?怎麼會呢?我只不過跟她閒話家常而已,反正遲早都是一家人啊,彼此問候很應當吧?」

 

「最好是閒話家常。把手機拿給我爸。」

 

林薇莉的事明天再說,她得先把爸爸call來!

 

「啊,妳說妳爸爸啊?他現在正在忙,有什麼話,二媽幫妳轉達好了。」

 

「二媽?妳可真要臉!叫我爸馬上過來!他不來,我馬上帶警察殺去妳家!」

 

黎晏掛斷手機,就算沒有法律責任,告不動,鬧一鬧也好!

 

 

 

林薇莉知道黎家就那個大女兒最難纏,就算她不找警察來,惹了她,初雪在學校的日子大概也不會太好過。何況,要是讓黎振洋知道她接了黎晏的電話卻不告訴他,肯定大發雷霆。

 

那個黎晏雖然討人厭,但還沒扶正之際,在黎振洋面前,林薇莉的形象還是得維持。

 

為了黎景集團總裁夫人的名頭,忍得一時,還是值得的。

 

 

 

切斷通訊後,姊弟二人和韓叔,就在手術室外等媽媽的消息,還有爸爸的到來。

 

「姊,媽媽會不會有事啊?」

 

黎彬戰戰兢兢地問。

 

「韓叔不是說了,醫生說沒有大礙,大概就是縫合,還有接神經和血管的問題。」

 

黎晏溫和著語氣,對黎彬道。

 

「總之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不要再讓媽媽心煩。黎彬,你已經國三了,雖然以後大概也是直升蘇哲高中部,不過還是要好好讀書,讓媽媽得到安慰,或許對她的病情會有所幫助。」

 

黎彬點點頭。

 

「折騰半天也累了吧?韓叔,你先送黎彬回去,這裡有我就行了。」

 

「姊妳不也是剛下課?妳一定也累了,我還好。」

 

黎彬不想回去。

 

但黎晏想,待會爸爸如果來了,他自己一個人來就算了,萬一林薇莉,甚至黎初雪一起來,場面會更難看,黎彬還小,今天已經嚇得他夠嗆了。

 

在黎晏的堅持下,黎彬才和韓叔一起走了。

 

 

 

二十分鐘後,黎振洋來了,不過還好,林薇莉她們母女沒有來。

 

「媽媽接了林薇莉的電話,就變成這樣了,爸你要不要去問問林薇莉究竟跟媽說了什麼?」

 

在父親詢問狀況時,黎晏沉著語氣回答。她當然氣她爸,不過他可以這麼快趕到,這讓黎晏氣消了一半。

 

「我問過了,她說只是很久沒聽說妳媽媽的消息,打電話關心一下,想跟妳媽打好關係,也省得爸爸夾在中間不好做人。晏晏,妳也知道妳媽的狀況,有時也可能是她過於敏感。」

 

聽完爸爸說的話,黎晏冷哼一聲,不再回答。

 

那對母女永遠都能惡人先告狀,把黑的說成白的。

 

 

 

媽媽被推出來後,麻藥還沒退,人昏昏沉沉的。爸爸蹙緊眉頭,陪著黎晏等在媽媽身邊。

 

「已經十二點了,還穿著制服,沒休息過吧?妳先回去好了,妳媽這裡我看著。」

 

黎振洋開口對黎晏道。

 

黎晏搖搖頭。她怕媽媽醒來見到爸爸情緒激動。

 

「不如你先回去吧。媽這裡我看著就行了。」

 

「妳明天還要上學,這麼熬著不好。」

 

「爸你明天也要上班啊。我會自己斟酌,如果撐不住我就請假。」

 

黎晏一面說,一面替媽媽攏了攏被子。

 

「我讓桂姊過來陪妳,如果撐不住妳就回家,反正有桂姊。」

 

黎振洋做好安排後,才先行離開。

 

後來,媽媽醒了,黎晏只是安撫她,問她想吃什麼,她不敢問在那通手機裡,林薇莉到底對她說了什麼,怕媽媽情緒又失控。

 

反正一定不是甚麼好話,她用膝蓋想也知道。

 

 

 

醫生說媽媽只需定期回診就好,隔天早上,黎晏請了假,替媽媽辦好了出院手續,和桂姊一起陪著媽媽回家。

 

媽媽說醫院睡不好,回家後想再睡一下,黎晏送她回房間,而她自己也一夜未闔眼,此時已經累癱了,回到房間洗了個澡,補眠去了。

 

睡了兩三個小時,黎晏便起床了,說到底她擔心媽媽,人也睡不好。她去了媽媽的房間,媽媽也已經醒了,正坐在落地窗前發呆。

 

黎晏紅了眼眶。

 

幸好,媽媽還在。

 

平時,她總是武裝自己,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因為,如果她軟弱下來,林薇莉母女就會侵門踏戶,而爸爸也會覺得她們母女三人對於林薇莉母女進門這件事是可以接受的。

 

她絕不給父親這樣的錯覺!

 

但現在,她看著媽媽,好不容易築起的堡壘頓時土崩瓦解,她哭著跑向媽媽,抱住她的手臂。

 

黎晏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哭泣。

 

媽媽不需要說什麼,她也不想說什麼,她唯一想的只是發洩。

 

也許哭過了,她就能有勇氣,繼續守住這個家,守住黎景集團,不落入外人手裡。

 

 

 

「晏晏,媽又讓妳擔心了,是不是?」

 

媽媽用另一隻受傷的手,輕輕地撫摸著黎晏的髮。

 

 

 

「媽,我什麼都不怕,我只是需要一個哭泣的地方,那是妳的身旁,所以妳在做任何決定之前,想想我,想想弟弟。」

 

「討厭的人說了什麼,那都是假的,只有我和弟弟,只有愛妳的人才是真的,我知道不容易,但媽,妳不是一個人,妳也不要讓我一個人,好嗎?」

 

即使知道媽媽病重,說這些不見得有用,但黎晏已經沒有辦法了。

 

弟弟還小,個性也偏懦弱,而父親雖然不能說不疼她和弟弟,但在面對林薇莉母女這件事的立場上,他的立場和黎晏是不同的,黎初雪畢竟也是他的女兒。

 

 

 

黎晏的眼淚,讓媽媽心酸不已。

 

「晏晏,如果累了,就放手,好嗎?妳爸爸或許會對不起我,可他不會棄妳們不顧的,畢竟妳們是他的子女。」

 

媽媽的聲音晃晃悠悠,像飄在空氣裡的絲。

 

媽媽很久沒說這麼多話了,這讓黎晏激動得流了更多眼淚。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