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7-13 16:17:07陳跡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5---黎晏沒來了

 

市郊一棟豪華的大樓,黎振洋在這裡十七樓置了產,安頓林薇莉和黎初雪母女,並雇用了一個傭人慧嫂替她們處理生活瑣事。

 

今天上學,黎初雪以為黎晏又會來找她算帳,畢竟昨晚她媽出了事。沒想到她今天請假,黎初雪稍微鬆了口氣。

 

回到家裡,打開銅雕大門,卻沒有如期待地聞到飯菜香。黎初雪眉頭一皺,喚道。

 

「慧嫂!慧嫂!我要的便當做完了沒有!」

 

結果慧嫂沒有出來,從房間裡出來的是林薇莉。

 

「慧嫂今天請假。」

 

「啊?那怎麼辦?我還得給青辭學長送便當呢!」

 

黎初雪抱怨道。

 

林薇莉從錢包裡掏出一張一千元。

 

「妳拿著便當盒去巷口自助餐包幾個飯菜也就是了。不用買太高級的菜色,越家常越好,這樣看起來才像是妳做的。」

 

林薇莉笑道。

 

「他們那些有錢人家天天山珍海味都膩了,就是會喜歡家常小菜。」

 

林薇莉出身八大行業,時常周旋在那些有錢人之間,對他們的脾性有一定的了解。

 

「好吧。」

 

黎初雪接過大鈔,就要回房間放書包。

 

「等等。初雪啊,既然沈青辭喜歡去圖書館讀書,妳不如也陪著他去,這樣進展才快啊!雖然他因為同情妳被黎晏欺負而和妳走得近,但目前也只是同情而已。妳得加把勁才是。」

 

林薇莉殷殷地道。

 

「有那個黎晏在,你爸爸會不會讓妳進黎家大門,這都還是未知數,但如果妳能掌握住沈青辭的心,妳的背後就是沈氏集團,這麼一來妳爸也不敢怠慢妳。退一萬步想,萬一妳爸不讓妳認祖歸宗,什麼都不留給妳,妳若能嫁給沈青辭,那好處可是大過成為黎氏千金。」

 

「雖然媽媽不能給妳一個好的出身,讓妳常常受人白眼,但人窮志不窮,初雪妳更要努力往上爬,跌破那些人的眼鏡,明白嗎?」

 

 

 

「知道了,媽妳說過很多次了,我也明白。不過去圖書館,媽妳也知道我不喜歡看書,看書太無聊了。我送晚餐去給青辭學長,他就已經很感動了,也不要跟得太緊,好像對他有所圖謀似地。一切最好自然一點。」

 

黎初雪回答。事實上是,她覺得夜店比圖書館好玩多了。她今天也約了幾個閨密要去夜店玩。

 

 

 

「妳說的也對,欲擒故縱才能抓得更緊。對了,昨天黎晏她媽自殺進了醫院,黎晏今天沒來為難妳吧?」

 

「她今天請假啦,不過我知道她才不會放過我。她敢對我不客氣,我就去跟爸爸和沈青辭告狀,反正我也沒說謊,她欺負我都是鐵一般的事實。」

 

黎初雪道。

 

「對了,媽,妳昨天是跟她媽說了什麼啊?怎麼就跑去自殺了呢?」

 

「我啊,不就是把戲劇台詞一字不改的說給她聽。說不被愛的那個才是第三者,妳知道妳做了多久的第三者嗎?還不趕快讓位?振洋又不在乎妳,妳佔著那個位置還要不要臉?」

 

林薇莉雲淡風輕地道。

 

「這樣就去自殺啊?那也太玻璃心了吧?看黎晏那個樣子,她媽又是教育界名門出身的千金,我還以為多強悍呢!媽妳繼續啊,搞不好她哪天就自殺成功了,那也不關妳的事。」

 

「要不是她有黎晏那個女兒,哪是我的對手?我隨便說兩句她就崩潰了,不戰自敗啊!不過,她好像拉黑了我的手機號碼,不要緊,老娘還有其他門號……

 

「對了,初雪,妳身上的傷還疼嗎?雖然妳跟妳爸告狀,妳爸會罵黎晏,沈青辭也會對她印象很差,不過人身是肉做的,怎能禁得起她那樣折騰妳呢?如果她太過分,媽媽就讓妳山貓叔叔替妳出頭!」

 

 

 

聽到山貓叔叔,黎初雪臉色一暗。

 

「媽,妳不要跟山貓叔叔走太近,要是讓爸爸知道了,肯定大發雷霆,妳進黎家大門這件事也別想了!」

 

山貓是個黑道,是林薇莉還在八大行業時的恩客,非常喜歡她,但落花有意流水無心,雖然沒有在一起,若林薇莉有了困難或受了委屈,山貓還是使命必達,也算重情重義了。

 

「知道。媽不是心疼妳嗎?那個黎晏有權有勢,妳拿什麼跟她鬥?但總要讓她知道我林薇莉的女兒,不是她想欺負就能欺負的!」

 

 

 

「我知道,媽你最疼我了。」

 

黎初雪抱了林薇莉一下,撒了嬌。

 

「好了,我要給青辭學長送飯去了。」

 

黎初雪去廚房拿了餐盒和提袋,便出門去了。

 

 

 

高三教室裡,沈青辭整理書包,就要轉移陣地,到圖書館去了。

 

「學長……青辭學長…….

 

窗外傳來一陣銀鈴般的呼喚聲,沈青辭抬頭一看,是黎初雪。

 

她提著一盒便當,她的下巴還有黎晏造成的瘀紫傷痕,卻又笑得無邪。

 

這樣的女孩,怎不讓人心疼?

 

 

 

沈青辭背上書包,走出教室。

 

「學長,這是今天晚餐。今晚也要加油喔!」

 

黎初雪將便當盒遞給沈青辭。

 

「謝謝妳,初雪。只是妳不用每天都幫我送晚餐,耗力又破費的。學校附近吃東西很方便。」

 

沈青辭已經拒絕黎初雪很多次了,但黎初雪還是持之以恆地為他送飯。

 

「那些都是外食,不營養也不衛生,還是自己做的飯菜好。學長你現在正是最辛苦的時候,反正我回家也要煮給家人吃,舉手之勞而已。」

 

 

 

沈青辭他媽不會做飯,成天逛街交際,過著貴婦般的生活。雖然家裡有佣人做飯,但傭人作的飯是一手拿錢, 一手交飯,利益交換,是沒有溫度的。

 

身為沈氏第三代,不管是公領域還是私生活,利益交換還不夠多嗎?

 

但對他而言,黎初雪沒有收他的錢,那飯菜,是一心為他而做的。

 

這也是只要黎初雪有送,沈青辭必吃的原因,他不忍辜負黎初雪的辛苦。

 

 

 

黎初雪陪著沈青辭,在升旗台上吹著涼涼的晚風,看著他慢慢把一個飯盒嗑完了。

 

「今天的飯菜,味道好像不大一樣。」

 

沈青辭道。

 

「家裡味精和油換了別的牌子,是不好吃嗎?不好吃我再換回原來的牌子。」

 

黎初雪說的很順,但還是有些心虛的。

 

「不用了。這樣就很好。」

 

沈青辭不忍苛責。這讓黎初雪鬆了口氣,還好沒露出馬腳。

 

 

 

吃完後,黎初雪帶著便當盒回家了,沈青辭背著書包往圖書館去。放置物櫃時,他頓了一下,最後還是把書包放在他習慣放的那個格子。

 

跟平日一樣,沈青辭坐在慣常坐的位置,開始看書。

 

讀了一個小時,沈青辭眼睛有些累了,抬起頭來,下意識看向黎晏慣常坐的那個位置。

 

今天是個學弟坐在那裡。

 

沈青辭把頭轉了轉,鬆弛一下肩頸,順便環顧四周。

 

沒看到黎晏。

 

難道是自己昨天罵她罵得狠了,所以她不來了?

 

 

 

相形於黎初雪,沈青辭很早就聽過黎晏。她是高二一屆段考常勝軍,常常校排前三。高二前十名只有她一個女的。沈青辭本身成績也不錯,對成績好的同學名字,自然會注意一下。

 

只是,對她的了解也只是成績好而已,卻沒想到她還會霸凌人。

 

霸凌的還是自己的妹妹。這是什麼反差?照理說成績這麼好,讀書都來不及,還有時間去霸凌人?

 

這黎晏,也算個奇葩。

 

 

 

沈青辭一面讀書,累了就找找看黎晏坐在哪裡當做調劑,只是調劑,絕不是對她有興趣。

 

他確定黎晏今天沒有來,因為五層樓的圖書館,他都找過了。

 

但也有可能是他遺漏了,圖書館書架那麼多,邊邊角角沒注意也是有可能的。

 

九點半,圖書館關閉,沈青辭走了出來,去置物櫃拿書包,發現今天的書包裡,沒有咖啡了。

 

所以,他幾乎可以確定,黎晏沒來了。

 

明天、後天、大後天…….黎晏都沒來圖書館了。

 

沈青辭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是隱約有個,剩下自己孤軍奮戰的感覺。

 

 

 

自從媽媽出院後,更是沉默寡言。黎晏很擔心她,雖然現在的媽媽已經沒辦法幫黎晏什麼,但媽媽就是只要存在,黎晏的心裡便有了支柱。

 

她不能沒有媽媽。

 

所以,她也不晚自習了,只要一下課,便衝回家,讀書也在家裡讀,一邊讀書,一邊陪著媽媽。

 

順便盯一下國三的弟弟。

 

因為黎晏在,媽媽的情況也漸漸穩定下來。

 

既然媽媽穩定下來,也該給那對母女一個教訓了。

 

 

 

這天下課,黎晏來到黎景大樓等爸爸出門。她知道爸爸一三五會回家,二四會去黎初雪家。

 

在媽媽狀況好一點時,她已經旁敲側擊問出那天林薇莉跟她說了什麼。

 

黎晏準備當著爸爸的面,對那對母女興師問罪。

 

她偷偷跟著爸爸背後進了大樓,當林薇莉出來開門迎接爸爸,黎晏突然冒出來鑽了進去!

 

 

 

「晏晏,妳怎麼來了?」

 

黎振洋一路講手機竟沒注意到黎晏跟在他背後。

 

「是啊,我來了。阿姨行事這麼光明磊落,不會不歡迎我吧?」

 

黎晏轉向林薇莉。

 

「啊,晏晏妳哪兒的話呢!當然歡迎啊!振洋,你和晏晏先坐吧,初雪妳去倒果汁,來給爸爸和姐姐喝。」

 

在黎振洋面前,林薇莉總是一副豁達大度的樣子。

 

黎初雪也很乖巧,真的要去倒果汁。

 

 

 

「不用了,黎初雪倒的果汁,我怕被毒死。」

 

黎晏也沒坐下,站著道。

 

「妳們倆也不用緊張,我說完話就走。」

 

「晏晏妳這什麼態度!」

 

黎晏說話夾槍帶棒地,又惹惱了黎振洋。

 

 

 

「林薇莉,妳明知道我媽有憂鬱症,還在電話裡罵她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當了那麼久的第三者該讓位了吧…….怎麼這年頭當小三的都這樣囂張啊?」

 

林薇莉沒想到黎晏竟然就在黎振洋面前把這些話捅了出來,黎振洋當下臉色很難看。

 

「我沒有說這些話。我真的只是問候大姊最近過得怎麼樣,有沒有需要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晏晏,我知道妳對阿姨有偏見,可是妳媽媽的病情,有時會把現實和幻想混淆不清,那台詞聽起來像是戲劇裡的,也有可能是哪部八點檔裡的台詞,大姊記錯了,妳可不能冤枉阿姨啊!」

 

林薇莉也很會辯解,一臉無辜

 

「我媽雖然生病,但她不會說謊。爸,你信誰?」

 

黎晏轉向黎振洋,咄咄逼人。

 

黎振洋知道,現在不管他站在哪一方,都會造成另一方情緒更尖銳,索性沉默。

 

 

 

「黎晏,你在學校欺負我也就算了,這個地方是我和媽媽唯一安身立命的地方,妳侵門踏戶進來找麻煩又是什麼意思?我媽已經說了她沒有那樣說,妳這麼兇,難道是要跟在學校對付我一樣,對我媽屈打成招嗎?」

 

黎初雪突然挺身而出。因為爸爸在,她看得出誰越激動,情勢對誰越不利。

 

而且對黎晏老是找她麻煩,爸爸心裡是有愧疚的,黎初雪故意提學校的事,爸爸的心就會偏向她們母女。

 

 

 

「屈打成招又怎樣?妳們母女做的虧心事還少嗎?一天到晚演戲裝無辜,母女還真是一個樣!」

 

「妳罵我就算了,不要罵我媽!」

 

「罵妳怎樣,罵妳媽又怎樣?還有爸,這一切你難道沒責任嗎?」

 

黎晏就想向爸爸討一個說法,畢竟媽媽差點連命都沒了!

 

 

 

「妳在我家罵我媽又罵我爸,黎晏妳太囂張了!」

 

黎初雪一副要替爸爸出頭的樣子,推了黎晏一把!

 

黎晏當然不甘示弱,玉掌一揮,在黎初雪臉上熱辣辣地搧了一巴掌,留下明顯的五指紅痕!

 

對她來說,爸爸無法指望,那就由她自己來為媽媽討公道!

 

 

 

「晏晏妳瘋了!」

 

之前黎晏欺負黎初雪都只是聽黎初雪說,現在黎振洋卻是親眼目睹黎晏打了黎初雪,一把火也蹭蹭蹭竄了上來!

 

「妳給我滾回家去,以後不准再來這裡!」

 

 

 

「憑什麼?明明是那個女人差點弄死我媽…….

 

話還沒說完,黎晏狠狠挨了父親一巴掌,眼前一陣七暈八素!

 

「滾回去!」

 

黎振洋再度大喝!

 

 

 

爸爸從沒打過她。如今卻為了黎初雪打她。黎晏的眼淚,承受不住地飆了出來!

 

但她的姿態還是很堅定,雖然噙著淚,整個人站得挺挺的,她回頭看向林薇莉母女,看她們奸計得逞,似笑非笑的得意表情。

 

最後,將視線落在爸爸臉上。

 

黎振洋從沒打過這個女兒。一出手他就後悔了,生氣的表情破碎在他臉上,一絲不忍篡了出來。

 

黎晏撫了撫紅腫的臉頰,轉身靜靜地離開,沒有人知道此刻她的心裡想些什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