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最長 投保簡便 贊助
2021-07-09 23:23:50陳跡

踩著青春向你走來3---熬夜咖啡


被幾個閨密拉走之後,黎晏遠遠地看著沈青辭扶著黎初雪走掉了。

 

「這個沈青辭真是的,不分青紅皂白就幫了黎初雪那個綠茶婊,這麼輕易就被她裝無辜給騙了。」

 

一旁的閨密,黎晏同班的霍桑桑抱怨道。霍桑桑是霍氏企業的千金,她家有和黎晏家相似的問題,她爸還把外面的小三和兒女都帶回家裡來,只是跟她們住同樓不同層。幸好桑桑的媽媽夠強勢,外面的小三和女兒欺凌不到桑桑頭上。

 

但她和黎晏就是同仇敵愾。對她來說,黎晏並沒有一個強勢的媽媽,她只能孤軍奮戰。

 

這也是她願意幫黎晏的原因。而且黎初雪他們母女的段數,比她霍家那位高多了,黎晏她爸幾乎都要被黎初雪搶走了。

 

她衝口而出罵了沈青辭一句。

 

 

 

沒想到對於沈青辭的橫空殺出,黎晏一點也不生氣,她問霍桑桑。

 

「沈青辭是誰?」

 

「你不知道沈青辭啊?他是沈氏集團第三代啊,沈氏金控那個沈氏。沈氏可以說是咱們蘇哲高中家長背景裡,財力最雄厚的一個了,妳們黎氏和我們霍氏根本不夠看。不過他那個人很低調,知道他是沈氏小開的人並不多。」

 

在他們圈子裡,財大氣粗的男生黎晏見多了,她根本看不上那些人。但沈青辭的低調就像一股清流,他人又生得俊美挺拔,還很有愛心。

 

雖然愛心用錯了地方。他扶著黎初雪離開的動作,看上去細心又溫柔。

 

黎晏又向她的閨密,打聽了一些沈青辭的事。她才知道高三的沈青辭成績也很好,聽說他已經答應了學校會去考指考,替這屆高三的升學率榜單增色。

 

蘇哲高中有許多學生高三畢業後都會選擇出國深造。沈青辭好像是要提早學習接班的關係,加上以他的成績一定可以上國內頂尖大學,所以並沒有出國的計畫。

 

這讓沈青辭在黎晏的印象裡又加了分。因為媽媽的憂鬱症,又擔心弟弟孤掌難鳴,黎晏想考國內的醫學院,她也是少數不能出國的那一個。

 

她想到了,其實沈青辭的名字她不是第一次聽過。高三模擬考前十強都有他,只是過去的沈青辭,就像茫茫人海裡的一滴水,對黎晏來說,跟平常人沒什麼兩樣。

 

她很少看到她們這些上流圈子裡的人,會主動對人伸出援手。他們之間的關係,通常都是利益結合。

 

但沈青辭不一樣,他主動幫了人,是個善良的人。雖然他幫的那個人,正好是黎晏最討厭的黎初雪。

 

 

 

這天晚上回到家,因為白天欺負黎初雪的事,黎晏又被她爸罵了一頓。說她頑劣不堪教養,黎晏還是生氣地頂了回去,她媽媽看見她和爸爸吵架的實況,整個人又開始自責,情緒不對,躲回房準備裡亂吞一把藥,幸好黎晏及時發現,把那些藥片搶過來,沖到馬桶裡,又好言好語安撫她媽媽許久,直到媽媽入睡。

 

當黎晏走出媽媽房間,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白天要上課,晚上要讀書的她早已整個虛脫。

 

夏晴在黎晏的房間裡等她。黎晏大張旗鼓地對付黎初雪,已經超過了夏晴的想像。她當然對黎晏的迴護很感動,可是她也知道,因為這件事,讓黎晏和她爸關係很緊張,她媽又發病了,對夏晴而言,這一切都比她被冤枉偷班費的事嚴重多了,她過來安慰黎晏。

 

 

 

「夠了,黎晏,我只不過必須掃一個禮拜的地,那不是什麼大事,妳不要再針對黎初雪了,這樣傷了妳和妳爸的關係,也影響你媽的情緒,妳可是要考醫學院的人,還嫌自己不夠累嗎?」

 

夏晴遞給黎晏一罐蘋果汁。

 

「夏晴,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她今天可以行些小奸小惡來陷害妳,明天就可以為了在黎氏的利益,做出大奸大惡之事,來傷害我媽和我們姊弟。我就是要讓她知道,『人賤自會被收』這道理,讓她安分守己。那個黎初雪,如果以後可以平平安安過日子,還得要感謝我這個貴人教她個乖哩!」

 

黎晏接過蘋果汁,喝了起來。

 

「妳也不用怕我跟我爸的關係出問題,做錯事外遇的是他,難道我還要趕上去對他拍手,說爸你真行你好棒?」

 

黎晏的話讓夏晴笑了一下。

 

「你這樣說話超級白目的,我要是妳爸也想打妳啦!」

 

兩人一起喝著蘋果汁,相視笑了起來。

 

 

 

偷班費這件事就暫時告一段落,算黎晏賣她爸一個面子,不再為難黎初雪。但黎初雪好像整夏晴整上了癮,利用外堂課掀了夏晴的書桌,或者藝能課交作品時破壞夏晴的作品,甚至交作業時把夏晴的作業本給偷了,讓夏晴交不出來……種種細碎的小事,影響不大卻也足以讓夏晴焦頭爛額。黎晏知道了,就去找黎初雪算帳,黎初雪就趁著和沈青辭見面時,故意露出被黎晏弄的傷,哭著欲言又止,最後,在沈青辭的追問下,才「不得已」說出,她又被黎晏欺負了。

 

這讓沈青辭覺得,黎晏真是太惡劣了,仇人都不這麼狠的,何況是對自己的親妹妹?

 

而夏晴知道和黎初雪起衝突,黎晏雖然強勢,卻不一定能討到便宜,反而使黎晏家庭失和,為了不讓黎初雪再有挑釁黎晏的藉口,夏晴轉學了。

 

轉到公立高中去,她對黎晏的解釋是,在蘇哲高中程度跟不上,不如去公立高中,念起來輕鬆。

 

夏晴給的理由,黎晏也無法反駁,便不再說什麼了。只是她知道這一切一定和黎初雪有關。

 

這綠茶婊,怎麼都教不乖,太可惡了!

 

不過夏晴走後,日子過得平靜了些,黎晏其他的閨密都財大氣粗,黎初雪一個私生女,暫時也無從下手。

 

黎晏得以專心將注意力集中在課業上。

 

 

 

雖然只有高二,但跑圖書館已經成為黎晏的習慣。每天總要自習到晚上九點,才讓司機老韓到學校來接她。

 

在圖書館裡,她看見了沈青辭。正是緊鑼密鼓的高三,他讀書讀得很專注,也很認真。

 

黎晏本想跟他打個招呼,但見他專注的樣子便不忍心吵他,只找了一個離他不是太近,卻一抬頭就能看見他的位置。

 

不知道為什麼,沈青辭跟她做一樣的事,努力衝刺,會讓黎晏覺得她們就是戰友,有某種隱形的革命情感。

 

黎晏看著沈青辭笑了一下,便埋首她的書本裡了。

 

後來,黎晏連續看到幾天沈青辭,知道去圖書館也是他的習慣。那天上學,黎晏特地拿了一罐咖啡,等沈青辭進了圖書館,偷偷將咖啡放在他置物櫃的書包裡。

 

那咖啡是黎晏覺得很好用的熬夜咖啡。咖啡因不是太高,雖是罐裝咖啡,卻濃醇好喝,她每每九點回家九點半,洗個澡吃個消夜十點,喝了這咖啡後,她可以熬到兩點。兩點後也不至於睡不著,是她美國的表哥介紹給她的。

 

沈青辭的作息跟她差不多,她想,這咖啡對他來說,會有幫助的。

 

 

 

沈青辭一直沒有察覺黎晏的存在。只是在離開圖書館要回家時,卻在書包裡發現了一罐咖啡覺得奇怪,不過他也沒丟掉,那是罐裝咖啡,動手腳的機率也不大,他還是把它帶回了家,只是沒喝。

 

不知道是誰送的東西,他不敢喝。

 

知道沈青辭升學壓力正大,黎初雪沒有晩自習的習慣,晚上有空,為了體貼他,會幫沈青辭帶晚餐,有時是她自己做的,有時是她去買的,讓沈青辭可以吃飽,晚上繼續在圖書館奮鬥。

 

剛開始沈青辭覺得不大好意思,但黎初雪說,因為他們走得近,黎晏也很少來找她麻煩了,她很感激沈青辭,晚餐只是她一點小小的心意。

 

沈青辭知道黎初雪是個善良的女孩子,和她相處起來也很舒服,拒絕她好像是一件很殘忍的事,便卻之不恭了,讓黎初雪包辦了他的晚餐。 

 

 

 

漸漸的,沈青辭的房間裡,有一排還沒開過的咖啡,就像一條列車。

 

有天晚上,沈青辭精神不大好,但明天要考的科目卻還沒讀完。為了撐下去,他信手拿了一罐咖啡開了喝。喝下去後,但覺非但沒有一般咖啡的澀味,濃醇香郁,人也變得神清氣爽。

 

這比他家那些一袋上萬塊的牙買加藍山都好啊!

 

第二天,沈青辭考得不錯,此後他又喝了兩三罐,覺得效果很好,味道也好。他很想知道那咖啡是誰送的。於是,在一個稍微空閒的晚上,他調出了圖書館置物櫃的監視器出來看。

 

黎晏每天都去圖書館,每天都在他的書包放一罐咖啡,沈青辭很容易就能看到黎晏的身影。

 

他怎麼都沒想到,那咖啡竟然是黎初雪那狠毒的姊姊給他的。

 

 

 

這天,黎晏又來到圖書館,在沈青辭的書包裡放一罐咖啡,就逕自進入圖書館,找了老位置坐了下來。沈青辭也在,她照例看沈青辭一眼,神清氣爽地開始K書了。

 

看得正專注,突然有一道影子,遮住了部份光線。

 

黎晏抬起頭來,站在她面前的,正是沈青辭。

 

她沒想過沈青辭會來找她。她總覺得給他一罐咖啡,看他一眼,然後繼續讀書這樣的互動關係,就讓她很滿足了。

 

沈青辭的表情並不是愉悅的。他將咖啡放到黎晏的面前。

 

「還給妳。以後別這樣做了。」

 

 

 

黎晏愣了一下。

 

「你不覺得,這咖啡很好喝,也很好熬夜嗎?」

 

「我都喝這個來熬夜,我想你高三,應該比我更需要......

 

 

 

「我們並沒有那麼熟。妳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

 

沈青辭道。

 

「妳有空送咖啡給我,不如多關心一下初雪,愛護妹妹才是身為姊姊應盡的責任。」

 

 

 

聽到沈青辭講初雪,黎晏心中有一股火蹭蹭蹭地升了起來!可面對沈青辭,她還是強自壓抑下去。

 

她不能在沈青辭面前失態。

 

「黎初雪那個人,跟你想的不一樣。她設計了我最好的朋友,讓她不得不轉學,處處針對我........

 

「妳怎麼知道那些事是初雪做的?妳有證據嗎?」

 

那些事,沈青辭也知道,但黎初雪一概否認,她總是對沈青辭解釋,那些事根本不是她做的,但因為黎晏對她有偏見,才把這些事全套在她頭上,要她負責。

 

 

 

兩人的對話有些激烈,吵了其他同學。黎晏對沈青辭說。

 

「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出去聊,我解釋給你聽。」

 

「不必了。不管初雪犯了什麼樣的錯,妳動手就是不對。更何況這些事妳都沒有經過調查就栽贓到她身上。」

 

沈青辭跟黎晏要證據的時候,見黎晏臉色發白,他就知道黎晏肯定是沒有證據的,那麼亂栽贓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妳以後別再送咖啡,我不會喝的。對初雪好一點吧。」

 

沈青辭說完,轉身走回他的座位,結束了這場對話。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21-07-10 21:37:19
(悄悄話) 2021-07-10 16:38:35
Camille 2021-07-10 13:06:58

無肉令人俗,食肉真歡喜
題外話
小時候我爸還帶我去看過牛肉場呢
那時候覺得那個很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