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ZUKI 輕檔車雙料登場 贊助
2021-05-06 23:56:02陳跡

貝殼男孩番外---校草的草其實是草泥馬的草2

 

忙到半夜時,Edwin來了,跟顧擇生點了買五送二的咖啡方案,當下沖了一杯,其餘寄杯。坐到進食區去,邊喝邊滑手機。

 

值大夜冷冷清清,挺無聊的,幸好還有Edwin過來跟他聊天。

 

 

 

「學長你又不是我,值大夜沒得睡,你不回去睡覺嗎?」

 

店裡的時鐘,時針正好指著一點。

 

「還好啦,我明天沒課。三更半夜還在路上蹓躂,吹吹夜風,這也是難得的體驗。」

 

Edwin笑道。

 

「倒是學弟你啊,值這樣的班,明天上課不會打瞌睡嗎?到底為什麼工打得這樣兇啊?你是缺錢嗎?」

 

 

 

顧擇生笑著搖搖頭。他根本沒有什麼經濟壓力。家裡的供給不用說了,自己還有兼家教,又沒女朋友,一人飽全家飽的。

 

「反正沒事做,就把生活填滿,也少胡思亂想。」

 

顧擇生一面回答,一面蹲在地上輸條碼。

 

「把生活填滿......我聽系學會裡其他人說,你一直不交女朋友,到底是為什麼啊?」

 

Edwin一面啜著咖啡,一面問。

 

「唉,哪是我不交女友啊......只是一直被甩,根本一言難盡。算了,不提了。」

 

顧擇生道。

 

「對了,學長你光問我,我好像也沒見過你女友啊?藏得那樣好?」

 

Edwin帥氣地笑了笑,沒正面回答。

 

「一個人自由自在地也不錯啊。感情的東西,不是每個人都碰得起。像我妹妹,前陣子失戀了,成天以淚洗面,瞧那副痛徹心扉的模樣,就覺得無心好像也不是一件壞事了。」

 

 

 

「原來學長你有妹妹啊?是怎樣?怎麼會失戀啊?」

 

半夜沒事,顧擇生隨便找話題聊聊。

 

「不就是個性上合則來,不合則散?只是女孩子嘛,女孩子是水做的,難免眼淚多些,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照吃照睡課照上。」

 

「是這樣沒錯。反正時間一久,也就覺得沒什麼了。」

 

關於失戀這件事,顧擇生是專家了。

 

「對了學弟,反正你失戀,我妹也失戀,不如我把我妹介紹給你吧。」

 

Edwin突然道。

 

「我妹是F大的,今年大三,跟你同年。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考慮啊?」

 

 

 

F大?就是專產美女那個F大啊?」

 

顧擇生聽了是有點心動。

 

「是啊,我們都在T市念書,就一起租了一層公寓,如果你有興趣,不如跟我回去見我妹啊!」

 

Edwin為了顧擇生的終身大事倒是很熱心。

 

「這樣,會不會有點唐突?不如學長你先回去問你妹,要是她也有意願,我們再見面吧?」

 

顧擇生覺得怎麼有這種天下掉下來的好事?還是謹慎一點好。

 

「也對。還是學弟你考慮得周到。你看你長得帥,脾氣好,人品沒得挑,生活也單純,如果我妹婿是你啊,我這個哥哥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Edwin的肯定讓顧擇生頗為感動,這一聲大舅子都準備叫出來了。

 

 

 

只是,那個問題怎麼辦呢?會不會又讓他被甩啊?

 

不如交往之初,就開誠布公地說出來好了。以前的他,常常因為那個問題而自卑,不敢對對方說,導致對方自己發現後怒不可遏,也造成他屢次被甩。

 

這次如果能成啊,他不如就先講清楚。不管對方相不相信。

 

因為,除了這個辦法,他也實在無計可施了。

 

 

 

因為值大夜,顧擇生隔天早上沒去上課,在租處好好補了一頓眠,中午起來準備吃午餐時,便看到Edwin傳的Line

 

「我妹答應了。她說她今晚會早點回來。你要不要晚上過來?」

 

「可以啊,不過我是不是應該帶些什麼過去?或者請你們吃一頓晚餐啊?」

 

顧擇生想,禮數周到總沒錯。

 

「不必,你人來就好了,吃的喝的,我們這裡會準備,我給你住址,到了再按電鈴吧。」

 

 

 

下午課上得心不在焉,顧擇生心裡是有些期待的。

 

五點下課後,顧擇生特地再回租屋處洗了個澡,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地,換上一件簡單白T和牛仔褲,看上去乾淨又有型。

 

希望能給學長妹妹一個好印象。

 

 

 

照著學長給的住址,來到一幢老公寓的樓下。公寓外頭停了許多機車,這裡大概是專門租給學生的。

 

顧擇生按了3樓的門鈴,裡頭傳來Edwin歡快的聲音。他從他家打開大門,讓顧擇生自己上來。

 

 

 

到了Edwin所在的樓層,寓所鐵門已經被打開了,燈光從門縫透出來。顧擇生敲了一下門,說道。

 

「學長,我進來囉?」

 

說完,推門而入。

 

他看見Edwin正在布置茶几,上頭一堆零食、鹽酥雞和啤酒。

 

 

 

「你來得真準時啊!不過我妹還沒回來,你再等一下她吧。」

 

Edwin朝顧擇生招招手。

 

「這時間點,你應該還沒吃晚餐,不如先來吃點東西吧?」

 

「我們兩個吃嗎?可你妹妹萬一回來時也還沒吃,會不會覺得我很無禮啊?」

 

「哪會?我妹不是那麼拘謹的人。來吧,吃點鹽酥雞.......

 

Edwin開著電視,和顧擇生邊吃邊聊,聊系學會的事,聊系上八卦,聊將來出路,他開了兩罐啤酒,一罐給自己,一罐給顧擇生,顧擇生原本不想喝酒,怕在學長妹妹面前失態,但又不想拂了未來大舅子的面子,便陪Edwin喝了起來。

 

 

 

聊著喝著,顧擇生有些微醺,他發現學長妹妹一直沒回來,而Edwin不知何時,從另一邊的沙發上,坐到他身邊來了。

 

「學長......你妹妹還沒回來,會不會路上出了什麼事?你要不要連絡一下她?」

 

顧擇生等得有些不耐。

 

 

 

「學弟你別著急,她應該快回來了......

 

「不然學長,我還是改天再來好了。」

 

顧擇生覺得有些奇怪,但也說不出哪裡不對,就想先走了。

 

「咱們難得有這個機會單獨聊天,學弟你就這麼不給學長面子?」

 

察覺顧擇生有想走的意圖,Edwin伸出手,將他拽回沙發。

 

 

 

「學長你喝醉了。」

 

顧擇生再白痴都知道Edwin不對勁,他想走,但Edwin拉著他。

 

「學弟你這麼帥,怎麼可能交不到女朋友?其實你是喜歡男生的,對吧?」

 

Edwin將一條腿跨過來,跨坐在顧擇生腿上。

 

「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掩飾自己,咱們是同類的人,Jason,我喜歡你很久了。」

 

Edwin一面說,一面托起顧擇生的下巴,就要吻上去。

 

 

 

也是顧擇生酒量不好,喝了半罐啤酒反應有點遲鈍,竟讓Edwin就這樣跨坐在他身上,如今還要親他,顧擇生簡直要把剛剛吃下去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

 

「學長你瘋了!」

 

顧擇生猛力推開Edwin

 

「枉我這麼信任你......其實根本沒有介紹妹妹這回事對不對?」

 

顧擇生論身材要比Edwin高大,力氣自然也比他大,他這一推,讓Edwin朝後摔在茶几上,啤酒零食散了一地。

 

「今天的事我不會講出去,但以後不要再連絡了!」

 

雖然交不到女朋友,也不代表他就要交男朋友,顧擇生可是妥妥的鋼鐵直男一枚。

 

即便如此,他不講出去,沒想替Edwin出櫃,這是他最後的厚道。

 

顧擇生站起來,拎起包包就要離開。

 

 

 

Jason,自從你兩年前加入系學會,我就喜歡你,喜歡你兩年了,我的心意從未改變,只是苦無機會向你告白。咱們這個圈子難覓真愛,你為什麼不跟我試試?我會對你很好的!」

 

Edwin摟住顧擇生的腰,將臉貼著他的背告白。

 

「誰跟你這個圈子?我喜歡的是女人!胸大腰細皮膚白長頭髮的漂亮妹子!你是嗎?」

 

顧擇生全身起雞皮疙瘩,他將Edwin的手拉開,轉過身與他對峙。

 

他不要再被背後偷襲了!

 

 

 

「不可能!如果你喜歡的是女人,咱們學校對你有興趣的女同學那麼多,你怎麼就沒一段成的?看著你在感情路上屢屢受挫,讓我覺得心很痛,其實你值得幸福的,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想對你說出我的心意,Jason,我會讓你幸福的!」

 

「謝謝你的心痛喔學長。」

 

顧擇生覺得他的感情路簡直她娘的太狗血太悲慘了。

 

「以後不要為我心痛了,你一心痛我頭就痛,你一定可以找到你的真愛跟你華山論劍的。」

 

說完,顧擇生大步一邁,走出Edwin的公寓。

 

「學弟,我知道你是囿於世俗的眼光不肯承認。只要你肯回頭,你會看到我還在原地等你......

 

還在講?有完沒完?

 

砰一聲,顧擇生重重關上公寓大門。這才把Edwin口中的碎碎念給遮斷。

 

 

uni2019 2021-05-07 19:37:39

何必要去華山,你家就有論劍亭啊~~

(悄悄話) 2021-05-07 19:33:19
(悄悄話) 2021-05-07 14: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