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私人劇院,5折入手高級音響 贊助
2020-11-17 13:46:20陳跡

[轉貼]從一場鬼壓床開始的溫馨故事

 

這篇文章轉貼自網路,國外論壇Raddit的nosleep版的翻譯文章,講的是一個「溫馨的」「鬼壓床」故事。因為鬼壓床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習慣到你要壓就給你壓我照睡那種),我很喜歡這篇文章的氛圍。當然這並不是我的故事。

                                                                              

我記憶中第一次鬼壓床發生在十歲的時候。我會記得這件事,是因為那天晚上我爸媽帶我去看了史瑞克2,當作成績單上優秀紀錄的獎勵。我們看了傍晚的場次,所以到家時已經滿晚了,我媽馬上安頓我上床睡覺。

                                                                               

我大約在凌晨4點時醒來,鬧鐘的燈光只告知了我這點。我什麼也感覺不到,不管是碰觸我肌膚的睡衣布料,或是我的頭躺在枕頭上應有的暖意。我可以感覺到雙手雙腳,但很重,像被重物壓住了。

                                                                               

我試著大叫卻做不到,聲音卡在喉嚨哩,嘴唇也動不了。我努力發出微弱的呻吟聲,介於蛙鳴和殭屍的低吼聲之間,但僅僅如此。

                                                                               

我以為我死了,這就是死亡的感覺,雖然清醒卻無法動彈、無法言語。我抵抗著腦袋中的想法,想像自己被放進棺木之中,沒辦法告訴任何人其實我還活著,無法動彈、雙唇緊閉說不出話。他們將我埋進地底,而我仍活著。

                                                                                

我快要恐慌發作,而我的心臟因此在胸腔中轟隆跳動,這讓我的恐懼消散一些。我也開始留意到自己的呼吸,隨著恐懼褪去而愈漸平緩。我冷靜一點了,想著這大概是場夢。

                                                                               

就在這時,我第一次看見了他。棕細腿先生。

                                                                                

他縮在我房間角落的衣櫥旁邊。兩隻過大的紅眼睛在漆黑的房間裡發亮。他的臉看起來像瓷作的面具,白色、無表情,沒有嘴巴和鼻子,只有那兩隻嚇人的紅眼睛。

                                                                               

當他站起身,就像摺紙被慢慢鋪開,直到他的頭碰到天花板。他彎著脖子、向前傾身,因為他的實際身高比我房間還高。他長而漆黑的軀體被閃爍的符號所覆蓋,反射著他發亮的眼裡透出的紅光。他靠那雙細長的腿站著,末端在房間的陰影中消失。

                                                                               

他移動時毫無聲響,滑行般靠近我的床。他細長的雙臂朝我伸來,而我透過緊閉的雙唇呻吟著。我渴望尖叫出聲但做不到。

                                                                               

他的手指穿過黑暗,觸碰到我的臉。兩根指頭撫上我的眼皮,並將它們闔上。我記得他的指尖透著涼意,卻非冰冷。即使他的手指末端看起來很尖銳,他的撫觸卻很溫柔。

                                                                               

「別掙扎了,孩子。睡吧,睡吧。」他說。他的嗓音非常低沉,他說話時我都能感覺到胸口在震動。

                                                                               

我照他說的做,說服自己這就只是場夢。就算不是,比起盯著那張瓷作面具般的臉上的尖銳紅眼,看著自己眼皮後方令人安心多了。我閉著眼睛,希望這是場夢、祈禱這是場夢。

 

隔天早上,我醒了過來,對能移動、走動以及說話感到感激。

我對爸媽解釋我看到了什麼,他們也都同意我作了場夢。我媽試著說明,是史瑞克2裡的某個場景嚇到我,但我和爸爸都不買單。為了確認,我爸請我畫下我看見的東西。畫圖的過程中,我用光了黑色蠟筆,必須用上我蠟筆盒中第二黑的顏色,才能畫完他的腿。

                                                                               

「嗨,棕細腿先生,」當我將作品遞給爸爸,他說:「你最好現在就離我女兒遠一點,聽到了嗎?」

                                                                                

這就是我的鬼壓床魔鬼得到「棕細腿先生」這個名字的由來。

                                                                               

幫他取個蠢蠢的名字,幫我打破了隔天晚上上床睡覺的部份籓籬。我爸甚至巡視了整個房間,呼喚他出來。「來喔,棕細腿先生。」他說,像喊狗一樣吹著口哨。這讓我吃吃笑了起來,讓整件事的有趣程度勝過恐怖。

                                                                                

但一旦他們讓我躺上床,關上電燈,我感到恐懼捲土重來。當你預期找到蜷伏在陰影中的東西時,黑暗顯得更加深沉。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但最終我睡著了。

                                                                               

接下來的幾週,我每天晚上都找尋棕細腿先生直到睡著。就連我去參加睡衣派對,也會作個粗略的檢查,確保他沒有跟著我到朋友家。隨著時間過去,我越來越少搜尋他。

                                                                               

幾個月之後,在我升上五年級的前一晚,我醒來發現棕細腿先生橫越過我的床,那張空白的臉只離我的臉幾呎遠。尖叫聲卡在我喉嚨裡,結果像是游泳圈漏氣的聲音。

                                                                               

「孩子,安靜。」他說。他的聲音深沉、沒有回音。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嘴巴卻能說話,總之我聽見了。

                                                                               

我看見他用那細長的手指抓著一張紙,邊緣皺起,是被撕下的。他將紙舉起給我看。

                                                                                

在那張紙上,有團粉紅色的斑點,加了兩個藍色點點當眼睛,蠢蠢的紅色笑容,還有細細的線段當作手腳。這東西躺在一個藍色長方形上面。

                                                                               

「我發現你畫了一張我的圖。所以我也畫了一張你的圖。」他說:「你喜歡嗎?」

                                                                               

我試著點頭,但動彈不得。我試著回應,但仍發出相同的嘶啞聲。

                                                                               

「你願意再幫我畫一張嗎?我好喜歡第一張,你幫我畫了褲子。我穿褲子很好看。」

                                                                                

再一次,我無法透過回應或動作給予他答案。他肯定讀懂了我的企圖,因為他在再度闔上我眼睛前,將圖畫放到我的枕頭底下。

                                                                               

早上當我醒來時,我馬上彈起身並將枕頭丟下床。找到圖畫時,我的心臟簡直要從喉嚨裡跳出來。那不是夢。他真的存在。

                                                                                

我坐到書桌前,開始畫他的圖像,從他的臉和眼睛開始,盡可能捕捉我所記得的一切細節。我完全忘了今天第一天開學的事,直到我媽打開房門,發現我還穿著睡衣。

                                                                               

「蕾西!」她在我幫眼睛塗色時大吼,讓我嚇了一大跳:「你的校車不到一小時就要到了,現在就給我換衣服!」

                                                                               

我把圖塞進書包裡後趕緊換裝。

                                                                               

我在下課時間完成了我的畫作,用我帶去學校的嶄新64色蠟筆。這次我為他畫上藍色褲子,心想他應該會喜歡看見穿著牛仔褲的自己。我在紙張底部寫下他的名字「棕細腿先生」,並在旁邊畫了個笑臉,希望他會喜歡這個暱稱。

                                                                               

我將紙翻面,在背面寫下給他的訊息。我想要問他問題,但也不想惹惱他,畢竟他是在我最脆弱的時候來造訪我。我在好幾張紙上練習寫這封信,最後才謄到圖畫的背面。

                                                                                

親愛的棕細腿先生(這是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蕾西。我現在五年級。你叫什麼名字呢?你幾歲呢?你有去上學嗎?為什麼

你會來我房間呢?為什麼你來的時候,我都動不了?你看起來很嚇人,但似乎是個好人。

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愛你的,蕾西。

                                                                               

註:我希望你喜歡你的藍褲子!

                                                                               

我在信件末端加上了另一個笑臉,也就是我最後強調想跟他當朋友的地方。我原本結語想用「你誠摯的」,但後來覺得「愛你的」這個選擇更好、更友善。

                                                                               

當晚,我將圖畫塞到枕頭底下。比起害怕他的出現,我現在更殷殷期盼見到他。但就像之前一樣,他隔天沒有回來。再隔天也沒有。日子很快一週一週過去,每天早上我都能找到前一晚放進枕頭下的圖畫紙。

                                                                                

直到感恩節假期,我才再次見到他。早晨的陽光穿透房間的百葉窗,而我睜開雙眼。他的身體在陽光前並未顯得不同;事實上,那漆黑的皮膚看起來顏色更深了,宛若將所有紫外線吸收進去、一點不剩。他的眼睛看起來比之前大;如果他有嘴巴,我會覺得他在微笑。

 

他的細長手指中,拿著我為他畫的圖。

                                                                               

「你好,蕾西,」他說:「謝謝你為我畫的圖。我穿藍色褲子的樣子很好看。」

                                                                               

我想要微笑,不過,嗯,鬼壓床中。

                                                                                

他將圖畫翻面,看見我的信。

                                                                               

「我會盡量回答你的問題。我沒有名字,沒有你唸得出來的那種,但我很樂意讓你稱呼我為棕細腿先生。至於我的年紀,我存在於時間框架之外,因此無法計算。我沒有去上學,也不知道上學是什麼。為什麼我來見你?我以你的靈魂能量為食。」

                                                                                

我的呼吸急促起來,一小聲呻吟從齒間竄出。我想要逃跑,想從他身邊逃開,但我被固定在床上,無法移動。

                                                                               

他察覺到我的不安,拍拍我額頭,試著讓我冷靜下來。

                                                                                

「聽我解釋。你有去過海邊嗎?當你凝視著湛藍海水,看不見另一頭的陸地,海洋是不是顯得廣闊、幾乎沒有盡頭?」

                                                                               

想像中,我站在海邊。當我看向廣闊的水域,我感覺到鹹鹹的海風拂過臉頰。海浪沖刷我的腳。我感覺到水流退後時,細沙和小石子滾過雙腳。

                                                                                

「孩子,你的靈魂就像海洋。廣闊、無盡,無法用你理解的話語定義。我只汲取其中一小滴,廣闊海洋中的一杯水。我不是那種能飲盡整個海洋的存在。」

                                                                               

當我凝望著浪花時,烏雲在海面上集結。傾盆大雨落下,海洋上方降下的雨水讓海平線灰濛一片。

                                                                                「一旦雨水落入海洋,你的靈魂便自行填補,遠勝過我能獲取的量,比一千年的量還多。這有讓你覺得好過些嗎?」

                                                                               

我在腦海中的海邊點頭。他從我的房間點頭回應我。

                                                                               

「太好了。至於你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你不能移動,我們是在你的時間以外相遇,你的世界與我的世界交會。在這裡,你的身體不能移動,但如果你堅持,你可以學著用你的心靈與我說話,而我會回答你的問題,作為圖畫的回禮。畫什麼都行,我想更了解你的世界。」

                                                                               

在腦海中,我再度點點頭。

                                                                               

「這些資訊作為禮物,讓我們能更了解彼此。我不是那些會傷害你的人。」

                                                                                

他再次將指尖覆上我的眼皮、闔起。腦海中,我仍在海邊,但夕陽漸漸落下,且雨中看不見任何星星。我在雨聲中沉入夢鄉。

                                                                               

隔天早上,我請爸媽送我素描本跟彩色鉛筆。他們想要我等到聖誕節,但因為我多數下午與週末的時間都在房間裡畫畫,爸爸讓我提早一週拆開其中一個禮物,是一本100頁的素描本,加上一組50色的彩色鉛筆。

                                                                               

剛開始,我畫下我其他家人們:媽媽、爸爸、小弟弟湯米、我們的貓咪莉比,還有我們的狗狗鬆餅,儘管他已經去世了。接著我畫了我們的家、我們的車,然後是我的學校。我不斷畫下我能想到的各種東西,樹木、小鳥、昆蟲,直到畫滿我的素描本。我用零用錢買了更多的本子,以能繼續畫下去。我磨練自己的技術,將早期的作品用更細膩的手法重新繪製。

                                                                               

我思考著他說過的話:「我不是那種能飲盡整個海洋的存在。」我想要問他,是不是有人辦的到這件事,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知道答案。

                                                                               

一直到我升高一,棕細腿先生才再次到訪。對他而言,時間似乎從未流逝。

                                                                               

這段時間裡,我鑽研了有關清醒夢的資訊,因此當他回來時,我可以更流暢地與他對話。他手中拿著我的本子,一一翻過我的畫作,專注看著我的畫畫技巧愈趨純熟。我畫滿了一整打畫冊,也升級了我的畫具。

                                                                               

最讓他驚喜的是,當他稱讚完我的作品,我對他說話了。

                                                                               

「謝謝你。」我說,看見文字出現在我腦中,就像我大聲說出口似的。

                                                                               

如果他有所謂驚訝的表情,那一定是從眼睛透露出來的。

                                                                               

「看來你過得很忙碌,孩子。」他說:「你有什麼想問的嗎?」

                                                                                

我遲疑了,但最終還是在腦中組出文字:「有什麼生物能喝光整個海洋嗎?」

                                                                               

他沒有馬上回答,讓我以為自己是不是問得不夠適切。當我詢問第二次,他用手指壓住我的嘴唇,想要我安靜下來。

                                                                                

「的確有人可以。被稱作黑暗生物的存在。他們能夠飲盡所有靈魂、掏空他們,讓他們變得乾涸而貧瘠。你不用害怕他們,但也不該招惹他們。」

                                                                               

他的眼睛向下望,看似擔憂,或是恐懼。

                                                                               

「他們長什麼樣子?」我問。

                                                                               

在我腦海中,我的視線被大量恐怖的生物填滿。比帝國大廈還高的蜘蛛,坐在由陰影及煙霧組成的細長蟲足上。海中,長有觸角的怪物將藍鯨高高舉起,就像玩具一樣,並用彎曲的硬喙將他們撕成碎片。巨大嚇人的怪物飛著,伴隨他們皮革般的翅膀發出的響音,造訪果園與森林。

                                                                               

「我會讓你看,是因為你問了,」棕細腿先生說:「但最好我們不要談論或去想關於他們的事。讓他們過去吧。」

                                                                                

我在思緒中點頭。

                                                                               

他傾身,將那盤子般的臉靠近我的頭,就像想親吻我的額頭。這看起來很奇怪,因為他沒有嘴巴。然後,如往常一樣,他闔上我的眼睛,而我沉沉睡去。

                                                                               

高中後期,我的生活急轉直下。爸爸失去工作,當找尋新工作時,面對自己的失敗,他轉而開始酗酒。他沒有虐待我,但我也不再想與他共處。

                                                                               

接下來的幾個月,爸媽會在我到家時停止爭吵,笑著歡迎我回家,彷彿一切無事。這假象持續到有天我從學校回來,看見他們因為銀行寄來的取消抵押品贖回權通知爭執。週末過後,我們從郊區的房子,搬到城鎮另一頭的公寓裡。

                                                                                

那段時間中,我藏起了我的感受。我退出了朋友圈與學校活動,除了繪畫社,那是唯一我們還負擔得起的活動。當我搭乘公車,我看見朋友們開車上學、出門聚會,而我太窮、遙不可及,無法參與其中。

                                                                               

我的興趣也開始轉變。曾經我喜歡的是Katy PerryKe$haTaylor Swift那種泡泡糖流行樂,但我轉而聽Pierce the VeilSleeping with Sirens以及Bring Me The Horizon這類搖滾樂團。我的衣著和妝容變得暗黑,黑色T恤及短裙,搭配黑色眼線與黑色指甲油。媽媽說這是我的歌德時期,但與她想的並不一樣。

                                                                               

我的圖畫同樣變的黑暗。畫下動物與花朵的熱情下降了,我的畫具從彩色鉛筆換成炭筆,描畫骷髏及哥德式的墓地。

                                                                               

我還畫了黑暗生物,鉅細靡遺,與我腦海中記下的模樣絲毫不差。

                                                                               

在我們搬進公寓的一個月後,棕細腿先生再度來訪。比起在前一間房間,他花更多時間端詳我牆上的螢光海報和重金屬樂團。他的眼睛黯淡,不像過往那般鮮豔的紅色。

                                                                               

我躺在床上無法動彈,而他盯視著我。他離我的臉幾步之遙,我在腦中聽見他的聲音。

                                                                                

「你的靈魂現在嚐起來不一樣了。」

                                                                               

他沒有談論我的畫作。我原本擔心他會提起,特別是我畫出了黑暗生物。不光只是畫,我還想像了他們被喚醒後可能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他似乎為我感到傷心,雖然他沒有臉,很難解讀他的心情。他像以前那樣拍拍我的額頭,但沒有如往常般在離開前闔上我的眼睛。

                                                                               

我的生活持續曲折,就像棍子斷掉的沖天炮。我的父母只有簡短的對話,討論該繳交或該忽視哪些帳單。每天晚上,爸爸把自己埋進酒瓶中,而媽媽躲進網路世界,跟她高中認識的男性臉書友人聊天。

                                                                                

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到人生最低點,那通常是個陷阱,你會掉進石頭底下隱藏的活板門,掉得更深更深,超出你的想像。

                                                                               

第一波低谷來自於我父親的死亡。他在深夜開車開進碎石坑裡,後座有波本威士忌的空瓶。我哭泣,卻感到空虛。我很空虛。即便我媽試著擁抱我,我的內心一片空蕩,沒有悲傷、沒有愧疚,什麼都沒有。

                                                                               

我躲進我的素描本中,畫下更加黑暗、更加令人不安的圖像。死亡、肢解,將過往我喜歡畫的那些可愛動物在畫中生動準確的解剖開來。我的朋友不再跟我說話,但這沒什麼,反正我也不想和他們說話。我找到可以一起出門鬼混的人,不是朋友,但那些人可以讓我透過化學物質誘發出的快感,短暫忘記人生。

                                                                               

就像這樣,陷阱之門打開了,讓我墜入成癮的新低谷。在這點上我與爸爸取得共通點,但他埋入酒瓶堆裡,我卻深陷針頭之中。我從媽媽的皮包裡偷錢,以餵養我的癖好,她卻都沒發現。她忙著和她的臉書老友相處,他已經從網路上的熟人,變成一起過夜的情人。等我升上高三,我再也無須回家了。

                                                                                

我繼續畫圖,用黑暗的圖畫塞滿所有的素描本,反映出我黯淡無光的人生。這段時間中,黑暗生物是我主要的主題。我畫下他們以人類為盛宴的樣貌,吞雲吐霧的唇瓣間,鋸齒狀的牙齒啃著帶骨的碎肉。

                                                                               

有天晚上,我回到家,發現我媽與她的新男友正在打架。和她與爸爸的爭執不同,更加暴力、更多肢體動作。當我試著調停,他卻朝我舉起拳頭時,我覺得是時候抽身了。

                                                                               

我離開家,到處找可以接受的人搭便車,只要有輪子就好。我喜歡找那些有管道提供我藥物的人。我越麻木,就越能從現實中逃脫。

                                                                                

我發現某些特定藥物的組合,能帶給我類似鬼壓床的效果,截斷我的腦袋控制身體動作的能力。在那些麻木癱軟的時刻,當我試著減輕痛苦,會看到棕細腿先生遠遠的望著我。我也看見了我認為是黑暗生物的傢伙,但他們不像棕細腿先生那樣躲在陰影之中。

                                                                               

他們就是陰影。

                                                                                

我呼喚他們,當我什麼都不想要,只想要將自己掏空,變成一個虛無的空殼,不會被任何痛苦侵擾。當他們沒有回應我時,我會呼喚棕細腿先生,但他每次都會消失。也許只是毒品引起的錯覺吧。

                                                                               

我從來沒有想要過量用藥。我陷入太多,在過於低落、非常低落的時刻,試著找到空虛的極限,找尋屏蔽那些背景雜音的方法。我陷得太深,用上了幾乎致命的劑量。有一次,我躺在廢棄倉庫中汙穢床墊上,身旁躺著一個陌生人。我感到內在一陣原始的愉悅。然後,什麼都沒有。

                                                                               

當時一起旅行的傢伙,把我丟到急診室前的路邊,把我變成其他人的麻煩。

                                                                                

這就是我的最低谷了,雖然在那個時候,更像是自由落體。

                                                                               

我昏迷了三個星期。我可以感知周遭環境,可以聽見醫生和護士在確認我生命徵象、維持清潔和身體狀況,但我無法動彈也無法說話。

                                                                                

在加護病房第三週的最後一天,我抬頭發現棕細腿先生俯瞰著我,他那渾圓的紅眼穿透了黑暗。

                                                                               

「孩子,你對你自己做了什麼?」他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

                                                                               

在我的思緒中,我站在他身邊,位於一片乾燥枯鹹的沙漠之中。大地龜裂,六角形的紋路朝各個方向蔓延。

                                                                               

「這是你的靈魂現在的樣子。沒有什麼可以喝的了。」

                                                                                

當恐懼進入我的思緒,我聽見醫院房間裡的心跳監測器加速發出嗶嗶聲。

                                                                               

「我呼喚了黑暗生物。」我說:「我招喚他們來。他們掏空了我,掏空我的靈魂。」

                                                                               

「不,我的孩子。這是你做的。你沒有填補,只一再的消耗。現在,什麼都不剩了。」

                                                                               

我跪倒在鹽地中,感覺到自腹部空洞深處中傳出隆隆響音。

                                                                                

我向前倒,想靠在我的手臂上,但那不再是我的手臂。漆黑而空虛。我能感覺到手臂的存在,但在視線中,我只看見煙霧與陰影形成的空殼。我用雙腿站起,但那不再是我的雙腿。黑暗蜷上我的身體,再纏繞住我的雙臂。我體內的空虛吞食了我整個身體,只留下我的

頭。

                                                                               

「我發生什麼事了?」

                                                                               

我聽見自己雙臂雙腿分離時的撕裂聲,變成八條細長的腿。我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倒落在地。

                                                                               

棕細腿先生滑行到我面前,眼睛僅離我幾呎之遠。

                                                                                

「就像我告訴過你的,孩子,只有黑暗生物能夠飲盡靈魂的整座海洋。這是你的命運。這是你會成為的樣貌。」

                                                                               

回到房裡,我的心跳監測器呈現一條直線。我感覺到冰冷的黑暗捲上我的脖子到我的頭,空虛已攫住了我。我意識到醫生和護士圍繞在我四周,準備著急救車,但我只感覺到冷意吞噬著我剩餘的部分。

                                                                               

「幫幫我,」我喃喃:「拜託。」

                                                                               

我的軀體因電擊而震起,但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只有冰冷的黑暗。有針頭刺入了我的靜脈,因為他們要再電擊一次。我依然沒有任何感覺。只有冰冷、只有黑暗,只有虛無中的廣闊空虛。

 

棕細腿先生抬起頭,紅色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視著我。他傾身向前,將那盤子般的臉龐附上我的前額。我的皮膚感覺到震動,伴隨著熱度回歸的刺痛感。黑暗從我的四肢逐漸消退。

                                                                               

當他起身,他眼裡的紅光消失了。

                                                                               

「這是贈予給我褲子的女孩的禮物。」

                                                                               

我的眼中湧現一滴淚珠,滾落我的臉龐,滴到乾涸的陸地上。在我能說任何話前,一波電擊震入我身體,將我扯離那枯乾的大地,回到醫院房間中。

                                                                                

心跳監測器上,我的心律回歸正常。我感覺到我胸前清涼的除顫器凝膠。我記得緊緊握了握其中一位護士的手,而她微笑看著我。

                                                                               

「看看是誰醒了。」

                                                                                

我哭泣,但這次和以往不同。我感受到長期以來避開的痛苦,但也感覺到別的東西。我感到感激,我感到長時間以來未曾知道的希望。

                                                                               

從黑暗中歸來是條漫長的路,但復健之路就是如此,就像條道路,總有它的終點。在多年放任自己沉入虛無之中以後,設定目標是重要的第一步,讓我能找回愛自己的心。

                                                                               

我重新連絡上媽媽,她也正在自己的黑暗中掙扎。我們依靠彼此、溝通、接受療程,共同努力面對讓我們分離的議題。當我可以出院後,我搬回家和她一起住,她的臉書好友早已消失。我考過了同等學力測驗,用我的許多素描本作為作品集,到紋身店當學徒。

                                                                                

現在,我已清醒四年,能再次展開笑容讓人感到愉快。當然,比起Katy Perry的歌曲,我仍比較喜歡Pierce the Veil,我的紋身和首飾也有比較多骷髏而非毛茸茸的小兔子,但那是外表的樣貌。我不再渴望被黑暗吞噬。我常常回想在醫院的那晚,想起我和棕細腿先生待在鹽地的景象。從那晚後,我就再沒見過他,而我經常思考靈魂在那天之後的狀態。靈魂被填補了嗎?還是仍像他那晚讓我見識到的貧瘠荒地?

                                                                               

昨天晚上,大約凌晨三點,我終於得到解答。

                                                                               

我醒來,胸口、雙臂、雙腿都沉重不已。剛開始我感到恐懼襲來,就像我第一次的感受。但接著,在房間陰暗的角落中,我看見陰影處有雙發亮的紅眼睛回望著我。

                                                                               

雖然我被鬼壓床了,但當聽見他的聲音呼喚我,我仍止不住微笑。

                                                                               

「孩子,你的靈魂現在嚐起來美味多了。」

 

陳跡 2020-11-17 17:39:43

我會忍不住去想
棕細腿先生為了挽救作者
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我總喜歡關於救贖的故事
這是一個好題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