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30 20:04:27陳跡

[轉貼]梅里雪山山難事件5(完)

 

不眠山 (五)

 

中午的午餐誰也沒有辦法下嚥

雖然說在這個高度本來人就很難以有胃口 然而在這個C2的遺址上

更是讓人什麼東西都吃不下去

於是 我們又沿著沿路上山時留下的足跡 開始往回走

走到一半 陳明突然臉色很難看的停了下來

說真的 我也很害怕 害怕得不敢回頭 深怕我們四人的隊伍

最後面多出了不應存在的第五人 好在後面什麼也沒有

陳明指著我們上山的足跡叫我看 原本我們上山的足跡

在某個地方突然出現了分岔 這意味著有人隨著我們的路線上了山

然後在這裡岔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 雖然我們都急著想下山

但是也覺得有義務跟其他的救難隊伍一起會合

不但一方面該警告他們有狀況 另一方面人多也比較有安全保障

不過足跡走著走著 走到了一處斷崖邊 就斷了

我們全都嚇了一跳 如果整隊掉下去 那還得了

然而斷崖下面什麼也沒有 沒有屍體 沒有遺物 也沒有墜落的痕跡

雪依舊是白皙厚實 一陣寒意竄上我的腦門 總不可能這足跡的主人

又倒著踩著足跡一路倒走回去了吧

還是說這個斷崖才是足跡的開始之處

這根本是在開玩笑吧

這時候三田發出了撕心的哭聲 因為 在距離斷崖不遠的雪坡上

有個小小的岩台

岩台上可以看到一團黑色的東西在飄動著

那是女人的長髮

遇難隊伍裡面唯一的女性只有北井清子一人

在那個小岩台上的 無疑是清子的頭

雖然說登山時遇到雪崩或是滑墜山谷

往往找到遇難者時肢體都呈現支離破碎的狀況

特別是人的頸部很脆弱 所以身首異處的情形並不稀奇

只是就這樣 孤伶伶的掉在雪坡的岩台上 實在也太令人不忍

『我要帶她回去 就算只有頭 我也要把她帶回到日本』

三田一邊說 一邊解開自己的安全繩 往那個不安全的陡峭雪坡走去

然而陳明一把抓住他的領子 把他摔倒在雪地上

「我們一起去」

陳明把三田的安全繩扣好 四人一起走到雪坡邊

把兩把冰杖深深的打入雪中 作好安全措施之後

緩緩的從側面橫向移過雪坡

『清子 我們回家了 我們一起回日本去吧』

三田用癲抖的手 從後面慢慢的抱住清子的頭 緩緩的往上一提

然而 『啊啊啊啊~~~~~』 三田當場慘叫了出來

因為那個跟本就不是頭 而是一整片完整的頭皮連著頭髮被扯下來

掛在岩台一塊突起的部位上面

我跟陳明也當場呆住了 這樣子的死法實在是太殘忍了

就算是死於非命 這也太弔詭 太不自然

太不應該是一個人應該有的死法 毫無一點尊嚴可言

「不不 不該是這樣子的」 我一面自言自語 一面往後退

突然間 腳邊被什麼東西絆倒了 重重的坐摔在地上

我皺著眉頭 看看是什麼東西絆了我 發現是一件天藍色的雪衣

被薄薄的雪掩蓋住 這時一陣強風吹來颳走表層的雪

我嘴巴張得極大 原來王義早已氣絕多時的躺在這裡

一雙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的極大 屍體已經凍僵成冰柱

少說也死了超過三個小時以上

我發現 陳明跟三田也一臉茫然的看著我這邊

這時才發現 身後原本一起行動的那個王義 不見了

但是我很確定 從上山以來我們一直都是四個人一起行動

總不可能三個人一起出現集體幻覺 看到了不存在的第四人

那如果死在這裡是真正的王義 從足跡分歧點一路尾隨我們上山

直到這個雪坡為止的那個王義 又是誰

看到一名同伴死於非命 另一名又死得支離破碎

彷彿最後一根稻草一樣 完全擊潰我們三人僅存的理智

三個大男人在雪坡上跪下啜泣 發出像小狗一樣的咽嗚聲

不知過了多久 才像是送葬的隊伍一般 以哀戚的神情低頭繼續下山

清子的頭皮跟王義的屍體 我們都留在那個雪坡上了

簡易裝備在沿途上都陸陸續續的丟掉了

我們三人都已經喪失了求生的意志 只想減輕身上的負擔

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 彷彿看穿了我們的心思

下午的山上再次起了濃厚的大霧 根本沒有辦法辨識前方的道路

受到天候的影響 我們錯過了C2的紮營位置

一路上都是沒有見過的景色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眼見天色慢慢的變暗 風雪越來越大 我們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黑暗攏罩著我們 耳邊傳來一陣一陣的刺耳風聲

夾雜著各式各樣已不屬於這世間上該有的聲音

就算想要當作充耳不聞 那些笑聲 哭聲 哀號聲 嘆息聲

一陣一陣的鑽進腦門裡 四支手腳早已從疼痛轉為發麻

現在更是一點知覺都沒有了 我心中不斷的懊悔

我們早就該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就該下山了

不 我想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到這裡來

在這山上除了死亡之外 什麼也沒有 什麼也沒有

最先倒下的是三田

『她來了 我看到她了 她在等我過去』

三田跪倒在地 口中自言自語

我呼叫陳明 請求陳一起來幫忙扛起三田

但是陳明不斷往後張望 一臉驚恐的無視我的要求

於是 他遺棄了我們 自己一個人逃走了

我拋棄了背包 用已經沒有知覺的右手

扛起三田的左肩 很艱難的緩慢向前移動

『不要管我了 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他們都在這裡 她一直在看著我們』 我咬緊著牙 不理會三田說什麼

硬是把他一步一步的往前拖 我再次叫喚著陳明 希望他停下腳步來

盡領隊的義務來幫忙我

但是 陳明也倒下來了

『我不行了...... 他們來接我了...... 求求你 不要讓他們帶走我 救救我 都是你們的錯 我根本不該在這裡的 救我 求你救我......』

路過陳明的時候 他不斷的哀求著我 但是我也已經到達了極限

視線也逐漸的模糊 肩上的三田有如百斤的鐵塊一樣沉重

隨時會換我倒下 遠方傳來陳明一陣陣的哭泣聲

尾隨著的是因恐懼而扭曲的哀號聲

最後傳來喉頭 喀喀 的響聲

然後我就再也沒有聽到陳明的聲音了

這趟如同人間地獄的路途 遙遙的沒有極限

此時大地除了我沉重的喘息聲 還有三田的心跳聲外

一片死寂 我直覺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三田跟我的體溫都在不斷的降低 除非能找到個避風的岩壁

不然在這一個夜晚結束之前 我跟三田都將會凍死在這裡

然而事不從人願 我腳下絆了一下 跟三田兩人都狠狠的摔了一跤

我的大燈更是不知被拋到哪裡 在一片茫茫大霧之中

我這時終於理解 我已經沒有可能生還

三田依舊還活著 但是呼吸非常的薄弱

口中一直反覆著

『清子 對不起 對不起』

顯然意識已經陷入混亂

但是 我也看見了 在大霧中無數的人影在我們身邊移動

唯獨清子她 就在站在我們前方十米的地方

毫無血色的肌膚凍著一層薄霜 兩眼只剩黑色的空洞

以不屬於這個世間的視線看著我們

兩隻手臂以極不自然的角度扭曲著 無力的掛在她單薄的肩膀上

腰間的部位也少掉了一部分的肢體

然而 她的臉上卻掛著詭異的微笑

嘴角上拉到快要撐破的弧度 一動也不動的凝視著我們

我這輩子在山上看過很多幻覺 但是沒有一次這麼的真實

也沒有一次這麼的駭人

我最後只記得 清子以外八的方式 很吃力的挪動她僵硬的關節

緩緩的朝我們走來

我懷裡的三田 瞪大著眼睛看著清子 喉頭間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

便一動也不動了

然後 我眼前一黑 剩下的我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 人已經在山下的大本營

據說 另一支上山的搜救隊在M冰川的終點處發現了我

搜救隊表示他們因為天候惡劣的關係 所以沒能上到C2位置

在C1過了幾夜就只好折返 很訝異的看見我倒在這邊

因為這條路線距離U冰川的路線足足有四公里之遠

我詢問有沒有發現三田或是陳明

對方均表示只有發現我一人 沿途沒有看到其他東西

於是 我在大本營休養了兩個星期

無論被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都閉口不談

由於惡劣的天候 大本營始終沒能再派遣隊伍上山

猶豫是否要放棄救援進行下撤

連日來我在床上有著一種不祥的預感

而且每一日都感到越來越強烈 彷彿就要大禍臨頭受到滅頂之災

便用盡方式哭鬧祈求希望早日離開這裡

於是總指揮也覺得山上狀態不太對勁

宣布救援行動失敗 全體下山

就在我們離開的那一天 大本營附近發生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雪崩

一大片百年的杉樹林在雪崩之後全數倒塌

但是那片杉樹林根本就沒有在雪崩的途徑上

有人說是雪崩造成的風壓吹倒樹林的

但是我相信 這山上有著超越人類理解的力量

以及神秘的奇特現象 在支配著這座山上一切活著以及不再活著的事物 因為我就曾經見過那些種種超越自然的現象

我回來之後 留下了四支手指與三支腳趾給了這座山

作為我依舊活著的代價

而為什麼山施捨我了一條命 我也不知道

或許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因為山神不是我們所能理解的

石川大叔說到這裡 脫下了手套 露出雙手只剩下六隻的手指

我跟朋友大氣也不敢喘 想必兩個人的臉色一定是十分慘白

至於三田後來怎麼了 石川大叔想了一想回答 我想多半是死了

就算還活著 我想那個大概也不是三田

最後要分手離別時 石川大叔彷彿想起了什麼

『對了 你們知道嗎 當地的居民為了避諱神明 是不會直接稱呼這座山的名字 他們都稱這座山為 不眠山 意思是 上了這座山的人 即使死後依舊無法獲得自由 要成為這座山的僕人七年 在第八年才能真正得到安息』

離別之後

我跟朋友兩人都覺得一陣惡寒

一點點風吹草動都可以把我們兩人嚇得半死

所以兩人挑了間卡拉OK

進去唱歌壯膽到天亮 一邊唱一邊還覺得毛毛的

直到日出後才搖搖晃晃的回住處

最後兩人都有個心得

去爬那些位於六千米以上死亡地帶的雪山 根本就是找死的行為

打死我也別想拖我去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雖然喜歡創作言情小說

卻不喜歡讀言情小說

就像我很會講做人的道理

卻討厭讀人生哲理叢書

反而喜歡讀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再把這些東西運用到我的課堂上和創作裡

 

 

uni2019 2020-10-04 12:41:52

愛情裏的寂寞

哇,冷女俠姑娘發功!
我想那一定是一種只可意會 不可言傳,
彼此都覺得舒服的寂寞,對吧。
a comfortable silence is a wonderful feeling between two understanding couple whom shares nothing outside but understood each other deeply otherwise

Am I making any sense after all?

版主回應
愛情的寂寞比無愛的寂寞更痛苦
我有寫過爲什麼

http://mypaper.pchome.com.tw/tzaito/post/1374564708

這就是愛情的寂寞
2020-10-04 15:22:47
uni2019 2020-10-04 12:32:14

https://youtu.be/MAktNj5Eh8o

uni2019 2020-10-04 11:49:48

別告訴我你真的去找啊~~~
我是開玩笑著逗你~

(((OMG)))
喂你要專心教課。別看手機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