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選新鮮在地食材,是健康飲食第一步 贊助
2015-09-14 15:32:04老鼠人

歲月流轉之染霉信與新刷牆

為了讓十月中來台自由行的毛毛住得舒服一點,妹妹自己動手粉刷了房間牆面,實現了她想擁有兩面木瓜色牆的願望,DIY實在是太考驗中年婦女的體力了,但妹妹獨力咬牙硬撐到完工,利用兩個週末時光完成了防水、補土、上漆的繁複工續。真想留下她頭戴浴帽、滿身漆點的爆笑上工背影,可惜她打死不從,勉強讓我拍張剛完工的照片。

漆完天花板的粉橙,一直在唉顏色太深了,完全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奇蹟在她刷完橘牆後發生了,對比之下,那些粉橙看起來正是她原本想要的淡色,若不是還有幾塊白牆空間做比較,真會以為它們是米白色之類,橘牆剛刷好的時候,妹妹也在唉怎麼跟現場電腦調出來的漆色差那麼多,可是,等漆乾透後,顏色卻完全符合她當初的預期,而且爸、媽和我看了都超喜歡的,真不虧是當年色彩學拿98分的天生配色好手,確實厲害!

回頭看自己房間就很汗顏了,受到激勵,決定要在毛毛來訪前把房間東西全收好,先整理了鞋盒,然後是一袋學生送我的卡片和信,在裡頭赫然發現一封爬滿霉斑沒有信封的信,悽慘的狀態實在不是我收藏信件的常態。

遷居新店後,Stings和我只書信交流了幾回,之後便斷了音信,直到我兄弟創作森本手工皂才又在網路上重逢,之前的信都還躺在木柵家裡,這是唯一一封沒有信封的信,怎麼會這樣呢?然後想起,那是幾年前第一次發現花台邊的地板會進水,那時還在用IKEA出的瓦楞紙檔案盒,桌下幾個遇水當然是全毀了,發現得太晚,和第一屆任教學生的合照都糊成抽象畫了,這封信是勉強從濕透的信封裡救出來的。

水漬經過歲月深化了痕跡,霉菌留下了曾經猖狂的身影,今早台北的天空也有些灰濛,而Brunch已成為台灣咖啡廳會熱賣到下午、甚至全天供應的品項,時間真是個有趣的魔法師,在變與不變之間,我們都走到了現在這裡。

我兄弟對音樂類型的偏好改變了,始終不變的是樂於與我分享悅耳悅心的新作品。前陣子在複習Belinda Carlisle,我高中時期喜歡的主流女歌手之一,不免傷懷了一番,而Stings隨後寄來了熱門精選、Jess Glynne、Years & Years、Wolf Alice、Jamie XX等等的新專輯,我說他根本是個「潮大叔」啊,而他說英國榜比美國榜有趣,要更新才會有活力啊,哈,對對對,我的問題就是更新速度太慢了,因為工作要求才剛開始使用Line,終於不用每次傳完音樂還要擔心我是不是又兩光忘記查看信箱了,馬上Line我就可以了,感謝Gmail的大容量,讓我得以繼續收集老朋友的愛心分享。

真喜歡身邊的朋友們都繼續跟伴侶相親相愛,因為有你們,我才能重拾對人的信任、繼續堅持對愛的信仰啊!聽看過太多誇張的故事,能夠被一群溫情又堅持初衷的好男、好女包圍著,真是無比幸運!祝福我的朋友們都繼續幸福下去!

經過歲月洗禮,如今根本看不出來列印文字的色差,印表機沒有真的很爛啊,文字都還清晰可辨,字裡行間的溫度也都還傳遞著。

如果不是因為浸過水、染霉成這樣,這封信完全沒曝光的機會,如果不是妹妹粉刷了牆壁,它可能還靜靜躺在袋子裡,一切人事物的碰撞都其來有自。我不確定下一步將踏在哪一個點上,但我確定原地踏步的可能趨近於零,因為我打從心底不願意啊,希望第五大限真能如預期般大翻轉,總是接受親友照顧的我終於可以給出些什麼。

今早偷拍妹妹的橘牆,我喜歡的雙兔撕畫怎麼沒放回牆上呢?一直覺得妹妹撕得超像用畫筆畫的,好厲害。我是個相信徵兆的人,橘色看起來就是個好兆頭啊,願諸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