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8 10:56:35老鼠人

牯嶺街小劇場《完美世界》


2014/07/18 晚上和妹妹去看戲
身邊依舊沒有愛看戲的朋友,感謝妹妹願意陪我一起湊熱鬧,一下班就直接趕過來,在南海路上隨便找家麵店墊墊肚子,還沒晚上七點,東西卻差不多都賣完了,想來一盤燙青菜也無法如願,真是難為我妹妹了。



這次表演場地在二樓,一樓等開演的別場觀眾已開始魚貫入場,上了二樓後看見大家都還等在門外,接待人員正在招呼大家拿取免費的節目單。





節目單的印製頗講究,海報和小冊子整齊地放進透明塑膠套裡,還用白色布膠帶封好,簡單卻很像回事。



等候時,有些人在翻閱精心印製的節目單,也有些人忘情地滑著手機,清一色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第二次來牯嶺街小劇場看戲,也第二次覺得自己好老。七點剛過,天空還透著一點明亮,走進劇場就是另一個世界了。

觀眾席被分成兩邊,我和妹妹選坐在面對入口處的那邊,沒搶到唯一一排有靠背的位子,妹妹咕噥花了600元竟讓她坐這樣克難的椅子……哈,沒辦法啊,小劇場嘛,門票收入都不一定能打平支出呢,帶著贊助支持的心情就會覺得沒什麼了,萬一搞藝術的都餓死了,這世界將變得多麼無味貧乏啊,戲好看最重要,十月去國家劇院就不會有這種窘況了。



開演前兩邊觀眾面面相覷,開演後則固定看不見面對另一邊觀眾的演員表情,蠻有趣的經驗,很像真實人生,我們終究只看得見片面的真相,關於人生,永遠所知有限。

很喜歡這場戲的場景佈置,什麼輪廓都因純白色而模糊了,到處都看得到被漆成白色的鞋子,地上、牆上、無所不在,而最搶眼的莫過於被時鐘包覆的大燈,當身處在無可逃脫的地獄裡,分分秒秒的計時還有意義嗎?接線道具看似簡單卻很有效果,明明也只是幾根塑膠管子,搭配音效和小燈就很有高科技的感覺。



對抑鬱的人而言,漫漫長夜經常是最煎熬的時光,然而,斗室裡的永遠光明也一樣折磨人,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時候,人會比較快樂還是不快樂?於是,你明白了,原來日夜的不斷交替是一種恩賜,在永遠光明的地獄裡,暗夜便成了奢侈的幸福。



劇中的男女waiter永遠成雙成對,拿著皮箱出任務,想都沒想過要拆夥或質疑為何是他們兩個一組,高層如此安排便是如此了,表現良好就有機會升級並得到名字,先合作無間再發展自我,這是完美世界裡的愛情觀嗎?

因自殺下地獄的三個人各代表著身為人的不同困境,看透世事卻心牆高築的女人,彬彬有禮卻勞騷滿腹的男人,渴望關愛卻佯裝大人、拼命討好的女孩,在他們身上我都看到一部份的自己。

Waiter一來接待就要他們脫下腳上的鞋,這橋段很有意思,讓我想起英文慣用語stand in one’s shoes (站在某人立場上設想),因為沒鞋可穿,也就無所謂站在哪個立場、替誰著想了,這樣毫無立場的一了百了比較完美嗎?人世間的各有堅持才使得世界不完美嗎?戲中的完美世界只有一種顏色的鞋子,穿上統一的純白色就能保證眾人心無二志?不管是幾零年代的學生,總是有人會在齊一的制服上搞點花樣,尋求歸屬感是人性的,而想與眾不同更是人性,花花世界本該各自奔放啊!



零易突破自我在這場獻出了激情戲,在表演的路上又更進一步了,末了用酒瓶砸昏女人的這一幕更帶出了整齣戲的高潮,讓觀眾在一片驚愕中退回到現實世界。



怪怪美少女沒看見我留下來瞎攪和有點失望,可是老娘我害羞啊,問我戲有沒有讓我感動,有啊,簡單回應了她:「我想我會珍惜還活著的分分秒秒,即使喜怒哀樂交雜其中,要學會少一點討好、多一點自在,雖然彩色的世界中免不了黑暗,比起無色彩的完美、永遠光明,我想我還是眷戀人間的!看完戲更要好好活著了...」

可不是嘛,是人才有活著的無限可能性,無常人生充滿意外,難免跌跌撞撞,就帶著傷痛、遺憾,繼續活出各種樂趣吧。

劇照出處:0716-18 露希爾的房間Luciles' 《完美世界》演出劇照
阿楨 2014-09-04 10:08:51

話劇:表演藝術16

話劇指以對話為主的戲劇形式。話劇雖然可以使用少量音樂、歌唱等,但主要敘述手段為演員在台上無伴奏的對白或獨白。中國傳統戲劇均不屬於話劇,一些西方傳統戲劇如古希臘戲劇因為大量使用歌隊,也不被認為是嚴格的話劇。現代西方舞台劇如不為音樂劇、歌劇等的一般都是話劇。
………………
中國十部經典話

《雷雨》
《茶館》
《屈原》
《壓迫》
《上海屋簷下》
《白毛女》
《於無聲處》
《絕對信號》
《暗戀桃花源》
《傾城之戀》

………………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9984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