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 Spring 125試騎 贊助
2021-08-16 20:27:47

[三分鐘] 淺淺的印子

沙灘上的海風輕輕吹著,我坐在浪打的邊緣,撐著洋傘躲在陰影下,吸了口男人遞來的冰沙士。

男人去還了沖浪板後坐到我身邊。

「怎麼了?在看什麼?」

我移了移身子,將洋傘稍稍調整,讓我們兩人都能躲進陰影中。

「這麼好?」男人輕笑。

我睨了他一眼,平常有對他那麼不好嗎?

「坐過來一點啦。」

「我怕我還溼溼的⋯」他對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也還沒乾啦,而且我們坐得離海浪很近⋯」

才說完,一個較大的浪眼看就要打上來,男人動了動身子,擋到我前面,讓浪在他身上先被打散,但我們兩個還是又溼了一回。

沙士和洋傘我忙舉了高高,等浪退回去後,他和我對上了眼,兩人笑成一團。

他先起身,對我伸出了手。

「要走走?還是退後面一點?」

我讓他把我拉起身,勾住他的手臂,「走走吧。」太陽還很大,走走曬曬就乾了。

還是走在浪的邊緣。男人分享了我手中的沙士,偶而幫我擋散大浪,看我一路不說話,偶而停下來時又不停回頭,他眯了眯眼也跟著尋找著我在看什麼。

「妳在看⋯腳印?」

我笑著看了看他,「嗯!」沒想到他看出來了。

「為什麼?」

「剛坐在那,想起前公司那些鳥事。」我聳了聳肩,「你有沒有聽過一個老爸教導小孩有關傷害別人會留下印子的故事?」

「你說那個老爸要兒子拿刀戳木板,然後拔掉後再看那個木板,說上面留下的痕跡是不能消除的?」

「嗯⋯」 看我沉默了,男人沒有馬上追問,輕摟了摟我,開始帶我往回走。

走了一小段,我拉住他回頭看。

「你看沙灘上的腳印。」

男人跟著我的視線,「剩下淺淺的印子了。」

「我覺得人的心比較像這樣,不會真的留下很深的傷口,隨著時間的沖刷,慢慢的會只剩淺淺的印子,而如果人真的願意像沙子那樣柔軟,浪潮再多沖涮幾次,就不會再留下痕跡了。」

男人靜靜的聽著,點了點頭。伸手將我攬進懷中,在我額頭上印了個吻,「沒事了,都過去了,新工作現在很好不是嗎?」

「嗯。」我將頭靠在他肩窩,「有你支持,我會跟沙灘一樣。連那淺淺的印子都不留下。」

「我老婆最寬宏大量了。」

我忍不住抬頭又睨了睨他,這句怎麼聽起來有點別有他意。

他露出尷尬的笑,「我把沙士喝完了。」

「竟然沒有留一口給我!」我做勢要捶他,他忙閃身逃跑。

「你別跑!」

「我老婆最寬宏大量了!」他回頭對我燦笑。

我配合地跺了跺腳,追了上去。

他很快就讓我追上,又任我打了幾下,但我怎麼捨得用力呢。

「我留的印子,妳也要讓它變得淺淺的哦。」他將我熊抱在懷中。

「你不用你的愛給我好好澆灌沖刷,有你受的!」

男人的低笑迴盪在耳邊,就像是海潮聲,沖撫到我心上。轉移我糾結於過去的情緒,也輕輕撫平我心上那些淺淺的印子。

--

圖片來源為網路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