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漢爭霸,逐鹿中原《楚漢傳奇》 贊助
2014-07-21 16:40:13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3)

翦梅之後,雖尚有其他侍妾有孕,可奇怪得是,總有莫名奇妙的原因導致滑胎。多爾袞的四、五名侍妾一直未能有子嗣平安出世,此事不能避免地於盛京城中傳得沸沸揚揚,所有人皆盛傳是其嫡福晉小玉兒善妒所引起,然皆無直接證據能證明她就是計謀使壞的害人毒手。

一個侍妾滑胎可謂不謹慎,兩名侍妾滑胎可說是巧合,可一連這麼多位侍妾皆莫名奇妙地滑胎,這並非一個「巧」字就能說得過去。多爾袞當然明白這些事件的發生並非偶然意外,約莫是小玉兒暗中搞鬼的可能性居多。她以前能以假孕毒計陷玉兒於欺君之罪,現在若想對付這些府邸裡的小侍妾,於她而言根本是易如反掌之事。

一想到府裡養了這麼一個毒婦,他心下難免憤恨,然礙於她乃舒妃親姪女,亦是出身蒙古的格格,一時之間他竟也拿她沒輒,於是只能暫先以靜制動,儘可能設法在她有任何動作以前,防範於未然。

一日午后,多爾袞特別約沉璧出城策馬去。兩人相約於盛京城外相見,見面以後,他偕她共乘一驥,往郊區的草原馳騁而去,可一路上他卻一句話也不肯說。

馬兒疾馳來到小溪畔,他緩下馬速,最後停下,讓馬兒至溪畔吃草喝水,他自己則坐於一塊大石頭上,望著潺潺流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見他不語,她來到他身旁,偎於他肩上,溫柔地問道:「有心煩的事兒嗎?」

他未語,拾了腳邊一顆小石子,往溪裡頭扔去。小石子噗通一聲掉入溪中,隨溪流遠去,一如美好的事情總留不住,只能在回憶裡頭無盡地追尋。

她又問:「可是新納的朝鮮福晉給你氣受?」

他還是不肯說話。

她有些擔憂地看向他,「多爾袞,你怎麼了?」

他反倒拉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緊扣。「沉璧,去我府邸裡住。可好?」

「咱們以前不是說好的嗎,怎麼突然又提這個呢?」

他長長地歎了口氣,眉宇間因隱忍的怒意,而有些微微抽搐。「真受夠了小玉兒,我實在不明白兩個個性不合的人,如此貌合神離地做夫妻有啥意思。」

聽他這一說,她想起最近盛京城中的傳言,遂小心翼翼地問道:「多爾袞,最近城裡所傳聞的事情,可是真的?」

他聞言,側頭看向她。「妳是指我府邸裡那些侍妾滑胎之事?」

她點頭。

一想起這事兒,他不免懊恨於心,原本與她十指緊扣的手,因怒意而扣得更緊了。「我沒證據,但我知道這些事兒一定與小玉兒脫不了干係。」

「你確定?」

他嗤之以鼻,「妳想想,當初她是怎麼陷害玉兒的?她連玉兒都能陷害,那麼若要害我府邸裡的那些侍妾,又有何難?」

「所以,」她凝視著他的眸子,「你要我隨你回府邸裡住,是因為這原因?」

「沉璧,可知道妳對我而言有多重要?我生命中所有開心快樂的事兒,都是因為有妳。現在,我真的很需要妳。」

「我瞭解你的想法與感受。可你有沒有想過,若我真到了府邸裡住,小玉福晉是否會做出什麼更無可預料的事兒來?況且我現在是玉主子的貼身侍女,要以何名義住進貝勒府邸?除非你正式納我為側福晉,但你知道這並非我所願。」

他愴然地點頭,不再多說,站起身走開去。他抬頭仰望天空,閉起眼睛讓輕風柔柔地摩挲著他的臉龐,好似如此就能從令人窒息痛苦的婚姻境況中,暫時得到一絲絲憩息與舒緩。

她見狀心下著實不忍,可她真不想違背自己的想法正式嫁入貝勒府。她起身,緩緩走向他,自他身後緊緊地抱住他。「多爾袞,我知你心裡苦,對不起,我沒辦法答應你所求。可我願隨時隨地聽你說你的煩心事兒,陪在你身旁,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樣而生我氣。可好?」

他歎了口氣,微笑,拉住她環著他的雙手。「沉璧,妳該知道我是不會生妳氣的。妳放心,這事兒我自個兒會想法子解決,再怎麼說我也是個貝勒,能理政亦可打仗,難道還治不了她一個福晉嗎?」

她將臉牢牢地貼於他身後,輕輕地點頭。

 

◆◇◆◇◆

翌日,多爾袞上朝完後正欲出宮,卻在通往宮門的路上偶遇玉兒。

春天的腳步近了,合宮的花兒開得如此鮮妍欲滴,橙的、黃的、粉的、紅的,豔麗一如錦繡,芳草樹木亦逐漸萌了點點綠意,可玉兒有些憂心的容顏,卻與如此景致頗不相符。

她款款地走向多爾袞,勉強地朝他笑了笑。

「玉兒,妳怎麼在這兒,可是特地來等我的嗎?」他問。

她和婉地點點頭。

「怎麼了?」

她歎了口氣,「昨兒沉璧回宮,同我說了你的事兒。」

他笑,「妳們主僕二人還真是好姐妹,當真無話不說。妳別擔心,我沒事兒。」

「那你,可有想到什麼法子處理小玉兒的事情嗎?」

「暫時還沒有,但我總能想到治她的辦法,絕不可能讓她在我府邸裡頭如此興風作浪。」

「難不成你欲與她撕破臉?」

「吵架是會的,但我不會和她撕破臉。放心吧。」他自我調侃地苦笑道:「漢人不都說娶妻娶德嗎?想來是我沒福氣,沒能娶到一個德淑兼備的女子為嫡妻。」

見他明明心裡頭苦,卻不得不隱忍,她心下愈發不忍,有了成人之美的想法。

見她不語,似若有所思,他喊了聲:「玉兒,妳在想什麼?」

她笑笑,「沒事兒。我想,你總能設法將事情給處理好。」

「是啊,家裡的事兒若不理好,哪能安心為國效力呢?」

「那倒是。」她笑,「淨顧著同你說話,都不曉得你忙不忙呢。不擔擱你了。」

「那,我這先回府邸去了。妳多保重。」

她點頭。

他朝她一笑,便大步地往宮門方向邁去。

 

◆◇◆◇◆

用完午膳,歇了會兒後,玉兒至皇太極的書房裡見他,那時他正忙於批閱奏摺,於是她便一時興起,一旁為他靜靜地磨墨。

皇太極批了很久的摺子,玉兒仍安靜地守候在他身旁,一點兒也不顯得疲累或者困乏,還是一派溫婉和悅,似磨墨磨出了興致一般。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