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原裝進口 三得利官方直營益生菌 贊助
2014-07-17 18:46:54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2)

多爾袞難過地長歎了口氣,對他二人說道:「本貝勒知道了,都下去吧。」

「是。」太醫與嬤嬤恭順地行了一禮,便退出書房外。

他們離開以後,他走回几案前,坐下,以手支額,閉起雙眼,似是在為未出世的孩兒默哀一般。

 

◆◇◆◇◆

自元瑾滑胎以後,多爾袞十分難過,心下忍不住怪她何以要如此貪嘴,吃那麼大量的蟹。可又不忍真出言責怪,畢竟她才掉了孩子,心裡也不好受。只是,從此便冷落了她,不再與她同房。

不久以後,另一名侍妾翦梅卻傳出有了身子的喜訊。

多爾袞知道以後欣喜若狂,來到翦梅所住的寢室裡頭看她,著一眾府婢一應好生照拂。他對翦梅殷切地叮嚀道:「這回有胎可得留心著點兒,想吃喝什麼都得問過太醫。本貝勒可不想妳好不容易有了身子,卻像元瑾那樣貪嘴,把孩子都給吃掉了。可曉得?」

「是,翦梅定會凡事請教太醫,同時亦盡心竭力地顧好腹中胎兒,為貝勒爺您傳延子嗣。」

「很好,」他笑了笑說:「如能平安為本貝勒誕下阿哥或者是格格,本貝勒一定晉妳為側福晉。」

「是。」聽了他所說的話,她心裡可謂十分欣悅,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          ※          ※

有了身子以後,府裡的嬤嬤要翦梅每日擇時至小園子裡頭走走,活動一下身子順便呼吸點新鮮空氣、小曬太陽,如此不僅於母體臨盆時有所助益,對腹中胎兒亦十分好。

用過早膳,兩名府婢與嬤嬤陪同翦梅一塊兒至園子裡頭散步,太陽暖洋洋地曬在身上,被溫暖簇擁著的感覺果真十分舒服。園裡的霜雪雖多已融化,但尚未完全消霽,因此地面有點兒濕滑,府婢二人皆小心翼翼地攙著翦梅,嬤嬤則是跟在了後頭好生護著,生怕萬一若她步履稍有不慎便很有可能會滑跤跌倒。

灰濛濛的天空終於透出一片金黃色,蟄伏的生物即將甦醒,而整個冬天藏諸屋內的人們此時亦感覺有些興奮,好似整個大地皆活了過來一樣。翦梅看著天空,做了個深呼吸,鼻裡吸著的空氣清冷中尚帶著點兒溫度,彷彿整個心胸都開闊了起來。

另一個方向,來了三名多爾袞的侍妾,她們見翦梅就在前頭,便一同過去欲和她說說話。

「妹妹給姐姐請安,姐姐吉祥。」三名侍妾異口同聲地道。

翦梅微頷首,笑了笑。「妹妹們吉祥。是不是今兒有了太陽,大夥兒都想出來走動走動?」

其中一名侍妾說道:「是呀。躲在屋裡頭久了,整個人像要發霉似的呢。」

「可不是嗎?再不出來曬曬可要霉透了。看看,今兒的陽光多舒服呀。」

「沒錯,姐姐有了身子,多出來走走、曬曬太陽也是好的。」

翦梅微笑,摸著自個兒的肚子,一臉欣悅。

「姐姐肚子不小了,可該有五個月了吧?」侍妾問。

「差不多了。」翦梅笑說。

「咱們貝勒府,終於要有第一個嬰孩降生了。」

「是啊。」另一外侍妾笑道:「姐姐,妹妹們可真真是要好好地恭禧妳呢,這一胎平安落地,姐姐就能晉為側福晉了。」

「多謝各位妹妹,待孩子降生,再請各位妹妹前來熱鬧一番。」

忽然,眼前來了一名府裡的奴僕,名喚小四,手裡牽著條狼犬,竟往翦梅、府婢、三名侍妾與嬤嬤的方向走來。

小四見眼前幾名侍妾,忙打了個千兒給幾人請安。「小四給各位小主子請安,小主子們吉祥。」

一名侍妾見小四手裡牽了條狼犬,狐疑地問道:「這誰的狗呀,好大一隻。」

「這是福總管的狗啊,最近才養的,我幫忙照顧著呢。」

幾名侍妾圍著那隻狼犬一看再看,碎語道:「這麼大的狗,恐怕挺凶的吧?」

「不過看這狗,一副倒挺威風的樣子呢。」

「這可是福總管的狗兒呢,能不威風嗎?」

翦梅在一旁,不敢靠近,她生來怕狗,一見狗就渾身發顫,不論是大犬抑或是小狗兒。

忽然,那隻狼犬亟欲掙脫小四,勢似直要往翦梅的方向衝去。

幾名侍妾見狀覺得有些奇怪,其中一侍妾大聲地嚷道:「小四,怎麼回事兒呀,這狗看來好似不太安份。」

另一名侍妾則道:「嬤嬤,小心護著翦梅姐姐,可別讓她給摔著了。」

嬤嬤一聽,自是護在翦梅前頭,生怕有個什麼閃失意外。

「嬤嬤,咱們還是走吧。這狗……」翦梅見狼犬十分躁動,心下很是不安。

「好吧。」嬤嬤和兩名府婢正欲偕翦梅離去。

殊不知那狼犬竟掙脫了小四的箝制,瘋也似地朝翦梅身上撲去。

翦梅猝不及防,且那狼犬身型既大又有氣力,竟將翦梅一整個撲跌在地。她被犬撲,重重地跌了一大跤,疼得她大大地驚呼了一聲「啊」。

幾人往未全消霽的雪地上看去,一道如涓流般的紅色,竟自翦梅身下漫出。

一旁侍妾見狀,全尖聲驚呼了起來。「姐姐、姐姐──」

小四急忙拉住狼犬,幾名經過的奴僕見狀亦趕過來幫忙,好不容易才將那隻瘋也似的狼犬給制伏了。

    ※          ※          ※

滑胎小產的翦梅,素白的一張臉毫無血色,此刻正靜靜地躺於床榻上,已然昏厥過去。嬤嬤一旁為她擦臉,兩名府婢則肅立於一旁,以候隨時可能的差遣。

多爾袞在旁邊,一臉心痛地看著掉了孩子的翦梅,十分懊恨。

此時,小四進屋,倉惶地跪於多爾袞眼前。「貝勒爺,」他害怕顫聲地認罪道:「小四該死,小四知罪,都是小四的錯……

「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奴才、奴才也不知道呀。奴才替福總管照顧狼犬,平時倒也還好,豈不知這狗今兒竟十分不聽話,硬是要往翦梅姐姐身上撲去,奴才也覺得奇怪呀。」

嬤嬤放下帕子,來到多爾袞面前。「貝勒爺,這點奴婢和其他丫頭、姑娘們皆可作證,那狗也不知怎地,竟一股腦兒就往翦梅身上撲去,實在是怪得很哪。」

「你們這麼多人,那狗誰也不撲,竟只往翦梅身上撲去?」多爾袞很是疑惑。

「是啊。」嬤嬤答道。

多爾袞握緊拳頭,氣得青筋暴起。「把那畜牲給抓出去宰了!」

「是。」小四急忙起身,迅即離去。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