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上陣!保時捷全新純電後驅跑車 贊助
2014-07-15 09:29:04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1)

第十五話|連環計傷

(二十九)嫉  恨

小玉兒得不到多爾袞的愛與關懷,只被養在府邸裡,成天沒什麼事兒可做,生活亦無所重心。為打發無聊辰光,平時不是三天兩頭往汗宮舒妃處跑,再不然就是自己找樂子,偕奴僕去城裡頭逛市集、買東西、上茶館,或者到處遊山玩水,時常晚歸。

一日夜裡,多爾袞自外頭回到府邸,進了大廳卻見一屋子空蕩蕩,只兩名府婢在廳內略作拾掇,便問道:「這麼晚了,福晉人呢?」

其中一名府婢回道:「稟貝勒爺,福晉外出,尚未回府。」

「可知去了哪兒?」

「今兒好似舒妃娘娘那兒了。」

多爾袞一肚子怒火,卻隱而末發。他手一抬說道:「先下去吧。」

「是。」府婢恭順地行了一禮,離開廳堂。

他對另一名府婢吩咐道:「去把本貝勒所有侍妾都請來廳堂,順便送些酒菜來。」

「是。」

    ※          ※          ※

廳裡的大圓桌上,已備置了幾碟小菜與幾壼酒,還有許多只酒杯,一旁則圍坐著許多多爾袞從前就養在府邸裡的侍妾。她們陪他飲酒,為討他歡心,多鶯聲燕語地勸他今夜暢飲,於是有的為他斟酒,有的則是將小菜挾到他嘴邊,還有為他搥腿按肩的。總之各個皆把握住眼下機會,盡使魅惑手段,為得就是得到多爾袞青睞,真可說是誰也不讓誰。

深夜,小玉兒自汗宮返回府邸,見多爾袞與一眾侍妾嘻嘻鬧鬧地飲酒作樂,一時心下妒火中燒,真恨不得出手揈了這群狐魅子。

見多爾袞正眼也不瞧自個兒一眼,她緩下情緒,心想,就算他身邊有了這群狐魅子,不理她,她亦得維持住自個兒嫡福晉的身份與尊嚴,再怎麼說她也是個蒙古格格,有著高貴出身與血統,所以絕不能在他及這群庸脂俗粉面前暴跳如雷,如此豈不輸了面子,亦失了格了?

她凌厲地一眼掃過眼前多爾袞的侍妾,一副唯我高貴眾女皆俗的態勢說道:「貝勒爺今兒可真是好興致,這麼晚了居然還和她們一塊兒飲酒作樂。」

「怎麼,」他看她一眼,故意道:「想和咱們一塊兒喝酒聊天嗎?一旁有的是椅子,福晉請自便。」

聽見他所說的話,她心上像是中了一鏢一樣,疼得不得了。她深吸了口氣,忍住疼,蓄意反唇譏諷地還擊道:「貝勒爺身份何等尊貴,要什麼樣門第出身高的女人沒有,怎盡挑汗宮宮婢或是府邸侍妾來寵疼,說不定哪天連個小小府婢都能爬上貝勒爺的床。貝勒爺,您眼界就這麼低嗎?」

聽完以後他笑了笑,道:「怎麼本貝勒聞到了這廳裡頭竟有股酸味兒,不知福晉可聞到了沒有?」

「你──」她本欲發作,卻又隱忍,咬牙道:「臣妾可沒聞到什麼酸味兒,倒是聞到了一屋子狐魅的腥膻味兒。」

未料他卻哈哈大笑,笑完,朝著坐於身旁的一眾侍妾們說道:「妳們可聽見了沒有,本貝勒的嫡福晉說妳們身上盡是狐魅的腥膻味兒呢。」

幾名侍妾聞多爾袞所言,盡現一臉委屈可憐狀。

小玉兒見他如此反應,心下即更為動氣。

他對她的怒意視而不見,復又笑道:「看來,本貝勒的嫡福晉可真真是看不起妳們哪。這樣吧,為要讓嫡福晉不敢再輕視妳們,本貝勒決定要讓妳們做嫡福晉一輩子也做不到的事兒,那就是……,妳們每一個都可以為本貝勒生兒育女。」

小玉兒一聽簡直氣炸了,沒想到他竟這麼不給她留面子。她氣得渾身發顫,怒抓起一旁小桌上的一個空瓷杯,狠狠地朝他砸了去,未料杯子竟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額頭上,額上立時瘀紅一片,且還破了道小口子,滲出點點腥紅。

他惱怒至極地看著她,一旁侍妾見狀則嚇得全睜大眼睛、張大了嘴。

小玉兒見自己失手,砸破了他的頭,一時竟有些驚慌。「貝勒爺,對不起,我──」

「滾,妳給我滾──」他朝她大吼。

小玉兒眼底噙著淚,委屈又傷心地掩面哭離。

其他侍妾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被嚇得愣在當處。

他脾氣一來,便朝所有人怒吼道:「看什麼?都給我滾──」

其他妾侍見他盛怒中,便迅即一個個如逃難般地離開了大廳。

 

◆◇◆◇◆

不多久後,多爾袞一名名喚元瑾的侍妾有了身孕,知道以後,特意撥了個空,至她所居的房裡頭探視她。

多爾袞入內,半躺半坐於床榻上休息的元瑾見了正欲起身行禮,他卻急忙上前將她給按下。

「元瑾,府裡的嬤嬤已同本貝勒說了,她說妳有了身子,可得好生養著。有身子期間,就不必再行這樣的禮了。」

她聞言十分開心地道:「能得貝勒爺關懷探視,元瑾很是高興,多謝貝勒爺。」

他坐於床畔,拉起她的手道:「妳聽著,只要妳能為本貝勒誕下一兒半女,本貝勒一定晉妳為側福晉。」

她一聽心裡可高興極了,堆滿笑臉回道:「是,元瑾一定好生養胎,為貝勒爺平安地誕下健康活潑的阿哥或者是格格。」

他微笑點頭,復又對一旁府婢們叮囑道:「從今兒起,爾等要仔細小心地照顧好元瑾,切不可讓她傷到一絲一毫,飲食日用皆備最好的來,什麼都依她,若有任何閃失,屆時可勿怪本貝勒嚴懲。可都聽清楚了?」

「是,奴婢聽清楚了,必謹遵貝勒爺吩咐。」一屋子的奴婢回道。

    ※          ※          ※

未料不多久,元瑾卻莫名奇妙地滑胎,多爾袞原本期盼的孩子就這麼沒了。

多爾袞召來照拂孕中元瑾的太醫與府裡的嬤嬤,三人正於書房裡頭說話。

「太醫,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何以本貝勒著人好生照拂元瑾,且她亦如此年輕,又無意外,怎會說滑胎就滑胎呢?」

「稟貝勒爺,」太醫恭謹地回道:「奴才號過元瑾姑娘的脈,她的身體健康,確無大礙,然她孕中卻食用太多螃蟹,故而導致滑胎。」

「螃蟹?這不是很富螢養的食材嗎,怎反倒會讓有孕女子滑胎呢?」

「貝勒爺有所不知,螃蟹雖十分營養,不過卻性偏涼寒,且有活血祛瘀之效,平常人食用倒是無妨,可若是有孕女子大量食用,恐有滑胎之虞啊。」

他看向嬤嬤,問道:「誰給元瑾食用螃蟹的?」

「回貝勒爺的話,」嬤嬤小心翼翼地答道:「元瑾姑娘素來愛吃蟹,這大夥兒都是知道的。以前沒什麼機會吃,可近期她有了身子,直嚷著說想吃蟹。貝勒爺吩咐要好生照拂,飲食日用皆備最好的,啥都依了元瑾,所以奴婢不敢怠慢,心想元瑾既想吃蟹,奴婢便備了蟹給她食用。可奴婢萬萬料想不到,這有身子的人原來竟不能吃蟹呀。」

多爾袞聞言,便質問太醫道:「你不知道元瑾吃蟹嗎?」

「稟貝勒爺,奴才並非天天至貝勒府替姑娘請脈,確實不知呀。況且,元瑾姑娘所食用的蟹量太大,根本就在奴才意料之外。」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