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0 11:48:24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6-11)

「其實也不是什麼煩心事,就是烏拉繼妃和珍姐姐的事情。雖說后宮爭寵歷朝皆有,但,難道不能有個辦法將之化到最小、最少嗎?」

沉璧聽後點頭,「嗯,這確實是個很值得關注的問題。」她想了一下,問:「主子知道后宮女人之間為什麼會相互爭寵嗎?」

玉兒深深一想,答道:「應該都是為了想得到大汗的寵愛,為想鞏固自己於后宮的地位吧。」

「主子的答案是對的,但這只是表面性的答案。」

「喔?」沉璧的話很是引起玉兒好奇,玉兒心知沉璧此番話的背後,肯定有著另一層深意。

沉璧於是開始侃侃而談,「后宮女人之所以爭寵,最主要原因乃在於──沒有其他事情可轉移情緒,使之生活有重心;再者,生存於封閉宮廷內,無法任意接觸外界,視野與想法本就狹隘,而宮裡獨獨只有大汗一個男人,且育有子女的宮嬪才能穩固自個兒於宮裡的地位,所以這些女人就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大汗身上。」

玉兒仔細琢磨沉璧所說的話,覺得十分有道理,可又有些疑惑。「妳說得很有道理,我十分認同。可有一點我不太瞭解,為什麼我不會同其他女人一樣,去爭所謂大汗的恩寵呢?」

沉璧笑了笑,「奴婢對主子說句放肆大膽的話,請主子莫要生氣。」

「好,妳說。」

「雖說主子並不主動積極去爭取大汗寵愛,然而大汗因珍主子有孕而對她寵愛有加的當下,主子心裡肯定也不好受。主子之所以不主動積極爭寵,那是因主子的心性好,加之主子尚有其他事情要做,如此即可轉移心緒。」

聽了沉璧的話,玉兒點頭如捣蒜,可又停了下來,感到不解。「妳方才說,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有什麼事情要做,這件事如何能轉移我的心緒呢?」

「欸,這就是重點了。主子,您忘了您一直都在──『學習』嗎?您和范先生學習、研究學問,這件事情足以轉移您對大汗寵愛與否的注意力。沉璧私以為,人之所以能夠增長智慧、修養心性,所依靠者僅二法,那就是:寄託宗教與閱讀,而這『閱讀』當然包含學習新事物或者是做學問。人只要願意多修身養性,且讓自己的智慧能有所增長,就不易受制於世間的人、事、物。一旦不受制於人、事、物,心即能靜,靜即能看淡一切,既已看淡,就無所謂爭與不爭。」

玉兒茅塞頓開,臉上的笑容燦爛而迷人。「沉璧,妳說得真好。我想,妳從前一定念過很多書,看過很多宮廷以外的世界,才會有如此開闊而精闢的見解。」

沉璧只是笑,卻沒再多說些什麼。

玉兒想了想,問:「那咱們是不是要做些什麼,讓這后宮中的女人皆能有點事情可做,才不致於成天所想的都是爭寵之事呢?」

沉璧轉轉眼珠子,正在思量。稍後,她想到一個點子,笑了。「有,咱們可以做一件事情,讓后宮中的女人心思皆能有所寄託,有其他的生活重心。」

「那是什麼?」玉兒倒有些急了。

「讓每個后宮女人和主子您一樣,都能學習啊。」

玉兒搖頭,「我想,並非每個人都對念書學習有興趣,這可能行不通。」

沉璧俏皮地噘嘴略搖頭一笑,「我所說的學習,並非只有『念書』這件事情。」

「喔,那是什麼事情呢?」玉兒又懵了。

沉璧學老學究那樣,將手揹在背後,來回踅了幾步,緩道:「咱們不妨就成立一個『詩文研習社』,學以漢文寫詩,若不通漢文者便以滿文習作,每月發行期刊,刊物上專刊后宮嬪妃詩作。」

玉兒已與先生習過一段時間的漢文,也通滿文、蒙語,便非常贊成沉璧的提議。「妳這提議甚好,我贊成。」

沉璧繼續道:「咱們的研習社不僅賞詩寫詩,同時亦可欣賞時興的章回小說,或是饒富人生意義的戲曲故事。相信這些精彩的故事,定可使宮廷裡的女人得到不同層次的啟發,或者是起了轉移心緒的作用。」

「好,真是太好了。」玉兒十分高興,臉上閃著異樣光彩。

「那麼,」沉璧趨近道:「咱們玉主子可就是研習社的發起人囉。」

「發起人?」玉兒搖頭,「我雖說贊成,可什麼也不懂,如何能勝任?」

「主子,難不成您還要沉璧當這發起人嗎?」沉璧盯著她看,「別忘了,您是西側妃,是身份高貴的主子,由您來當發起人才有號召力。至於其他的,您甭擔心,沉璧既是這事的提議者,自當和您站在同一陣線,肯定會協助您的。」

玉兒舒了口氣,點頭。「有妳在,那我便安心了。」

「那咱們就一起努力吧。」沉璧右手握拳,大喊:「加油、加油、加油。」

玉兒見狀,有些奇怪。「什麼是……『加油』啊?」她問。

沉璧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心想「加油」是現代用語,難怪玉兒不明瞭。「喔,這是我家郷的俏皮話,是『一定要努力到底』的意思。」

玉兒點頭笑了,「原來是這意思。好,那咱們就一塊兒──努力到底囉。」

「嗯。」沉璧興致昂然地點頭。

兩人才正說完,外頭的夕雲便進來,喳喳呼呼大噪門似地問道:「什麼事情要努力到底呀?我要知道,說與我聽聽吧。」

沉璧存心促狹她,便道:「咱玉主子少了個貼身女侍衛,想說就由妳來擔任好了。妳呀,可得努力多吃點,把自己吃得圓滾滾而壯壯的,這樣才能成為主子的護身侍衛,左手打壞人、右手打老虎。」沉璧將桌上的糕點拿了幾個塞到夕雲嘴裡,「多吃點、努力多吃點啊。知道嗎?」

塞了滿口糕點的夕雲,差點兒噎著,不停猛咳。她因滿嘴糕而口齒不清道:「要我吃壯身子也不是這麼個吃法吧,快噎死我了。而且,我才不要當什麼圓滾壯碩的貼身女侍衛呢,多醜呀,萬一嫁不出去,妳可要替我想法子嗎?哼!」夕雲趕緊倒了杯水,大口咕嚕嚕地喝下,好一會兒才將嘴裡的糕點全嚥下。她睨了沉璧一眼,噘嘴生氣地跑了出去。

沉璧和玉兒見狀,相視一笑。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