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恩愛成為幸福三重咒?! 贊助
2021-11-04 01:26:37

旻城 檸檬味的花 (全)

 

累了,想說寫點符合現況的東西吧

   希望大家都遇到善良的人就好了。

志工旻x病人城

伏筆一樣很多,大家可以找找看

 

──正文──

 

00

 

嘗試將生活帶給你檸檬般的酸楚,釀成猶如檸檬汽水般的酸甜。

This is life

 

01

微風帶起李旻浩蓬鬆的髮絲,也掩蓋不住那人眼裡的光芒。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走到醫院掛上名牌,原本想著要在外面先買好咖啡,卻因為太過興奮忘記繞路了。

李旻浩也覺得無妨,說不定這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進入電梯按下B1,從來沒落下過的嘴角彎的弧度變得更大,雙手也不安分的磨蹭著。

 

今天,是李旻浩來這裡工作的第一天。

 

他不是醫生、沒有醫生的長白袍;

他不是護理師、沒有護理師的素帽。

 

他就是個講故事給孩子聽的志工。

他就是想來這裡充實自我,想來這裡療癒他人。

李旻浩是個喜歡小孩的人,他從以前幫親戚照顧小孩就知道了。

礙於性向,他一直沒有辦法擁有一個孩子。

原本想著自己去領養的,沒想到初戀對孩子有嚴重的歧見。

本來衝突點就挺多的,這次終於是讓李旻浩狠下心提分手了。

 

想到這,不禁嘆了一口氣。

就是個什麼都沒敢衝的初戀,迷迷糊糊走了那麼多年,結果什麼事也沒做,甚至連親吻都沒有。

 

 

鈴聲響起,所有病房的孩子紛紛從房內跑出來,圍到李旻浩身邊。

他們知道,李旻浩是新的天使──能夠帶給自己歡笑的天使。

有些孩子因為行動不便來得慢一些,有些因為不能離開病床,所以只能靠家長的錄影。

 

說真的,現在李旻浩開始有點緊張了。

 

看著一對對晶亮的大眼,是多麽的童真、單純,

他們才幾歲,是能造什麼孽,讓老天只留給他們暗暗手指就能算出年數的壽命?

在心裡默默地又嘆了一口氣,重新拾起笑容,翻開封面。

 

「一朵檸檬味的花」

「哥哥、哥哥!」一個綁著馬尾辮的小女孩舉手發問。

他的媽媽在旁邊阻撓著自己的女兒,但李旻浩擺了擺手示意沒有關係。

「什麼事,寶貝?」「檸檬味的花是檸檬開的花對不對!」

 

所有的孩子頓時譁然,有的表示贊同,有的表示反對。

「可能是我在旁邊吃檸檬沾上的氣味呀!」「老師說,檸檬是一種果實,他的花怎麼可能和果實味道一樣!」

 

李旻浩沒有覺得不耐煩,但也開始慌亂。

左顧右盼,最後瞥見了遠處座椅上的身影。

那人比眼前這群孩子大了幾歲,看起來或許十七十八,明明身體就是病態的瘦,臉頰卻明顯的圓潤。

帶點蒼白的嘴唇和空洞的大眼,他也正看著自己。

 

李旻浩對他招了招手,那人只是搖搖頭,給了自己一抹微笑後走回病房。

 

02

在這裡的孩子,都是活不久的孩子。

他們被放在如地獄又如天堂的地下層,四處都是粉紅色系的溫暖,但病房內卻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和令人無所適從的白。

在病房裡太久,會開始進入一種狀態──

 

那天花板、那牆壁、那床單,都在提醒自己,你快死了。

 

所以孩子不喜歡待在病房裡,他們喜歡每天的說故事時間。

他們喜歡李旻浩,也喜歡李旻浩以前的各位天使。

他們是唯一承載著希望和安慰來到這層樓的人,他們與眾不同。

 

所以今天,李旻浩也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雖然昨天因為緊張有點表現失常,小朋友們還是很捧場。

做到和昨天相同的位子,隨意點點名字,發現昨天那個提問的小女孩不在。

 

「安安呢?」

 

瞬間的寂靜,讓李旻浩意識到了什麼,抿起唇。

「哥哥,安安去天堂了。」

昨天第一個反駁安安的小女孩輕聲道。

 

是啊,在這裡,生命的無常是基本,離別和淚水是分秒就可能迎來的事。

 

明明昨天那個孩子還蹦蹦跳跳的,很有生氣的和自己辯論了一番,

現在她在哪呢?說不定她還在這裡聽我講故事。

想到這,李旻浩重新展開笑容,繼續講著昨天未完的部分。

 

“他是個溫柔的男孩,他也很善良。”

“他的笑容是愛心形狀的,一週七天二十四小時都掛在臉上。”

 

讓人以為,他真的很快樂。

無憂無慮地活著,剩下的一百天。

 

「知城,今天怎麼樣?」

李旻浩結束故事活動後,來到韓知城的病房。

昨天因為韓知城的離去有點好奇,所以結束後也去了一下914病房。

一進去,那人正在寫字。

看到來人是李旻浩,他小心翼翼的將本子闔上,放到一旁的矮櫃上。

 

「怎麼了嗎?」「沒有

李旻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輕輕的拉動椅子。

 

再靠近你一點點就好。

 

「你是不是不喜歡這個故事?不然怎麼離開了?」

李旻浩歛下眼,過沒多久耳邊便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沒有」

「是因為我害羞啦

因為對到眼了,你又叫我過去,感覺大家都會盯著我,我就逃跑了。

 

韓知城,是一個內向的孩子。

韓知城,是一個笑聲很可愛的孩子。

 

韓知城和自己的年齡差距比和其他孩子的還要小,漸漸的,他們開始走近。

偶爾,韓知城會纏著李旻浩的手臂和他說,幸好你有來,不然我都不知道和誰說話。

他不敢和護理師、當然還有醫生說話。

他們已經很忙了,根本沒有時間聽自己的自怨自艾。

理所當然,他的歌詞也沒辦法和他們分享。

所以當韓知城用那乾淨的嗓音,唱出一段段自譜的旋律映著自撰的歌詞時,李旻浩俄頃發現,

 

原來,我才是被療癒的那人。

 

03

「所以我沒有錢可以支付醫藥費

韓知城說完,就像早已坦然接受般拉開心型的唇,

令人難以忽略的深鎖的眉頭正告訴李旻浩,眼前的孩子正在難過。

 

韓知城的爸爸獨自扶養著韓知城,

在韓知城某日上體育課的時候暈倒在烈陽下被送往醫院後,他的爸爸就消失了。

原來,那人聽到了醫生的解釋和醫療金額的通知,雙手攤平承認自己沒錢,最後逃之夭夭。

 

他一直覺得,他從來沒被愛過。

從小到大,因為性向,總被人拿來當出氣包,

重點是連老師都會拿它來開玩笑,每晚的夢魘侵入腦袋時,都是大家齊聚後的哄堂大笑。

回家和父親哭訴,那人只是冷冷的道:

「沒錢給你付學費讓你去讀可以領獎學金的學校,休想轉學。」

 

他的童年就是這麼淒慘,但是他還是強裝著快樂,

假裝自己對玩笑毫不在意,戴上假笑的面具陪同那群醜惡一同歡笑。

殺死了自尊,丟棄了人格。

因為韓知城也想嘗試,活在別人的生命──

 

或是讓別人進入自己的生命,那個毫無光彩的廊道。

 

 

李旻浩是韓知城的心靈寄託。

韓知城本性不怎麼樂觀,但是他努力保持樂觀。

他多愁善感、喜歡吃甜食、喜歡唱歌、總是善良的為被丟棄的貓貓狗狗流下眼淚。

明明自己也是被拋棄的可憐蟲啊。

當李旻浩跨足進自己的生命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原本乾涸貧脊的土地,瞬間綠意盎然,甚至開啟了小花朵。

 

檸檬味的花。

酸,苦,但漂亮。

 

「哥哥」

韓知城手裡編著花環,頭輕輕地靠在李旻浩的肩膀上。

今天向醫院申請帶韓知城出去玩,那人開心的又叫又跳。

明明自己臉上也是跟著笑的吧,但是腦袋裡還是迴響著剛剛護理師的那句話。

 

「只剩七十天了。」

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只剩七十天了。

 

原本想帶韓知城去看他最喜歡的動畫電影版,最後卻被那人拖拉著來到自己也沒來過的陌生地方。

「一片花田?」「小時後,媽媽帶我來過這。」

風輕拂著兩人的臉頰,臉上的紅潤是眼前的花海賦予的,對吧?

「這裡對我來說很重要,哥哥。」

「你也對我很重要」

 

 

「哥哥!」

被突如其來的大聲叫喚拉回思緒,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噘著嘴的韓知城。

「你都沒在聽我說話!」

「抱歉」

李旻浩輕撫著韓知城的髮頂,很明顯的,比之前更單薄了。

「我剛剛在想事情」「什麼事?」

有時候李旻浩都會覺得,韓知城果然還是和那群孩子比較像的。

看那雙無邪的大眼,綴著一顆顆的繁星,他沒有辦法拒絕任何一個從韓知城嘴裡吐出來的要求。

 

但是說謊還是可以的。

 

「我在想,我要怎麼改編接下來的故事?」

檸檬味的花最後的結局是不好的,他不應該讓孩子們碰到任何悲傷的事物。

絕對不是在想,如果韓知城離開我,那要怎麼辦。

 

「不要改編」

徐風再次吹過,催起一陣陣粉色的浪潮,連帶韓知城微弱的低聲飄散。

「什麼?」「不要改編」

改編是欺騙。

李旻浩要做到的,是教孩子如何活在當下,快快樂樂地走到最後一天。

而不是欺騙,給予孩子不切實際的幻想,逼迫他們忘卻死亡。

因為等到生命凋零的那天,他們會變得討厭李旻浩,還有過去的自己。

 

李旻浩咬著唇面,斜眼望著一眼都沒離開過手中花環的韓知城。

韓知城是個樂觀的孩子。

 

但他已經準備好迎接死亡了。

 

再過七十天。

 

04

手腕上戴著韓知城昨日送給自己的花環,嘴角的笑意藏不住,卻也沒有想要藏的意思。

他也不知道自己對韓知城是什麼時候產生了這樣的情感,但他不後悔。

每當韓知城在打鬧中不小心碰到自己的手背,突然竄上的紅霞和倏地停止的呼吸都讓李旻浩覺得可愛。

韓知城一吃就會嘔吐,所以都是打營養針。

但最近狀況漸漸好轉,他開始吃一些清淡的東西,終於讓那對頰囊發揮了他最大的能力──

 

勾引他。

 

一走進914病房,韓知城正嘟著嘴,皺起眉頭望著自己。

看看手錶,今天的確晚了一點。

「別生氣」

將塑膠袋放到餐桌上,年下者眼睛為之一亮。

「去給你買你的最愛,快吃吧」

打開透明的圓蓋,從喉頭湧出的讚嘆聲讓李旻浩裡的暖流也氾濫著。

「吃慢點」「資到惹!」

鼓鼓的頰再次出現,李旻浩情不自禁的戳了戳,換來那人的白眼。

「等一下我吐出來喔」

呲牙咧嘴的松鼠。

 

輕笑一聲,用掌心撐著下巴繼續欣賞著松鼠進食的情景。

 

要是每個午後,都和這個午後一樣悠閒就好了。

 

流淌在兩人之間的曖昧,李旻浩很確定韓知城也有那個意思。

只是對方就是遲遲不敢跨出那一步,讓李旻浩有點焦急。

不過也罷,韓知城本就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如果太急性子,或許會造成反效果。

 

「我去大廳了」輕輕的在松鼠的臉頰上落下一吻,球體頓時變得通紅。

「呀!流氓!!」

 

等等講故事的時候,大概會一直傻笑吧。

 

拿著熟悉的那本手繪繪本,坐到同樣熟悉的位子。

李旻浩開始習慣眼前的孩子總會有幾個不見,或是多加入幾個新孩子。

在兩個多月後,他就會發現,這只是他以為他習慣了而已。

 

05

距離那天,只剩下四十天。

明明前陣子有好轉、可以進食的身體,到今日又變得虛弱,渾身上下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偶爾情況好轉,李旻浩才有辦法見到擁有全臉的韓知城。

 

今天進到病房,見到的是久違的、正在寫著歌詞的韓知城。

他突然想到他們倆窩在同一間病房的第一天,

同樣隨方飄蕩的白色窗簾,透進來的陽光灑在牆面上,留下一點點如曇花般代有時效性的絢爛。

韓知城的歌詞一直都是一些希望得到救贖的內容。

但自從遇到李旻浩,開始變得粉紅和熾熱。

 

而今天,又是同樣的灰藍色。

鬱色的紙張、鬱色的字跡──

 

鬱色的內容。

 

「哥哥」

聲音變得很輕很輕,就像是泡沫般,一觸碰就會消失無蹤,不帶有任何留戀。

李旻浩很害怕。

顫抖的指尖緩緩撫上年下者消瘦後不再圓潤的臉頰,在失去原先心型的唇上多做停留。

 

「怎麼了」

 

他從沒越界。

一直以來,他認為韓知城總是在顧慮著什麼。

即便他對自己也有相同的情感,但總在有什麼即將要蹦出的那剎那重新縮回殼內。

現在他知道了,韓知城在顧慮的事。

他們會擁抱、會牽手、會一起聊天、會一起睡覺。

但就是沒有在一起,也沒有親吻。

 

因為韓知城不想打擾李旻浩的現在和未來。

就是這麼簡單,李旻浩在剛剛的歌詞上看見了。

 

「你會忘記我嗎?」

在兩個禮拜後,你會忘記我嗎?

臉上依舊帶著淺淺的笑意,不過李旻浩知道,韓知城現在一點都不快樂。

年下者低下頭,來回攪弄著手指。

「怎麼可能忘記?」

富有磁性的嗓音喚醒了韓知城,帶著他的意識流到李旻浩的腦海。

 

「我很愛你,我怎麼可能忘記?」

終究還是捅破這層窗紙了,終究還是做了韓知城害怕的決定。

因為他忍不了,更不想要韓知城孤零零地面對死亡。

他們明明就相愛著,為什麼不能相擁著、相吻著一起面對?

如果和過去一樣,和自己還沒來到這家醫院前一樣,

韓知城總是孤苦伶仃的僅靠歌詞抒發著自我和恐懼,那我有什麼用?

 

「哥哥喜歡我,也是那種喜歡嗎?」

對上那人的雙眼,堅定的眼神不再猶疑,直勾勾地望進自己。

「當然」

鼻尖都快要相頂,鼻息交織,兩人的臉上都染著朵朵紅雲。

「不明顯嗎?」

「發誓不會忘掉我的吧?」

小指試探性地勾起年上者的,最後深入,圈緊。

「我發誓」

 

「哥哥

你的初吻還在嗎?

甜甜的嗓音很柔很輕,繞進李旻浩的心臟,圈住、打結。

「在。」

 

突然間,視線被黑影籠罩,唇上傳來一陣柔軟。

李旻浩錯愕的看著跪在床上的那人,不斷來回碾磨著自己的唇瓣。

軟、溫熱、紅潤,這就是韓知城的嘴唇。

 

「這樣哥哥就忘不掉我了」

 

這是李旻浩近期看過、韓知城最燦爛的笑容。

重新拾回的愛心形狀,他甚是想念。

 

「永遠也不會忘掉你。」

 

06

「哥哥、哥哥!」

坐在前排的小男孩舉起手,興奮地問道,

「那知城哥哥最後和他的愛人生活到永遠了嗎?」

那孩子多快樂、多期待?和當初的韓知城一樣。

 

「他還是死了。」

 

這是韓知城的決定,不要改變結局。

晃了晃手中的自繪繪本,溫柔的道,

「即便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離開」

「也要快快樂樂、積極地度過每一天」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是、可以和任何你喜歡的人玩。

 

「要像知城一樣。」

直到最後,和愛的人手牽著手,過完幸福充實的最後一天。

 

所有的孩子點點頭,有些躲在父母的懷裡哭泣、有些則默默的攢緊隔壁小夥伴的手。

 

將封面合上,「一朵檸檬味的花」七個斗大的字樣俄頃攤在燈光底下。

拿著書的手腕上,纏著一圈些微凋零的花環。

 

人群都散了,李旻浩默默的走到914病房前。

裡面住進了新的孩子,但是他和韓知城不一樣,卻又一樣。

那個孩子有家人的陪伴,韓知城沒有。

但他們倆同樣都有摯愛的相陪,相信這個孩子也會帶著溫暖的笑容走到最後。

 

終於結束了,這本故事書的閱讀。

 

也該是我離開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