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猛小改款!最大載重 531公斤 贊助
2021-07-25 17:06:38

旻城 葡萄酒精 番外(二)(有H慎入!)

 

倒敘,時間軸大概從韓知城車禍那開始。

這篇之後還有沒有葡萄酒精就比較難說了、心情好的話會有的吧

──正文──

01

自從我出車禍之後,學長變得很奇怪。

雖然他本來就不太愛回我話、通常是我一個人在支撐話題、

但是他還是會一直待在我病床旁邊。

 

這非常奇怪,雖然我很開心。

從那時候張開眼、看到他擒著淚開始,我的心情都一直是滿的。

雖然期待他會有更多的關懷、但我覺得現在這樣也很好。

 

不要求多、只要求有。

 

02

李旻浩現在很睏,但是他闔不了眼。

不是擔心韓知城、只是怕他沒有自己的幫助去不了廁所、尿在床上很麻煩。

對、不是擔心他又突然失去意識。

 

又是一種陌生的感覺、叫做「愧疚」。

體弱多病不是韓知城想要的,但是他卻嫌他煩。

嘿、他是很煩沒錯,但是這樣做的確是害到他──

也害到自己,他已經很久沒睡了。

 

『學長、睡覺吧,我沒事的』

韓知城用溢滿擔心的汪汪大眼注視著李旻浩。

「跟你無關,想事。」

 『好吧』重新躺回病床,韓知城閉起眼,沒多久呼吸漸漸平穩,進入夢鄉。

 

眼睫毛、鼻樑、臉頰、嘴唇。

頸窩、鎖骨、胸膛

 

李旻浩咽了口口水,喉結滑動。

的確是很久沒做了,但現在強迫做的是魔鬼吧?

感覺到身下的燥熱,李旻浩很煩躁。

雖然他大可以去釣其他的小魚滿足這期間的性慾,但他不想。

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內心告訴他他不該這麼做。

明明不是伴侶,他應該要可以。

總之,他沒有。

酒精的氣味悄悄地溜出封貼空隙,散到空氣中。

 

拜託,不要告訴我易感期提前了。

 

李旻浩跑進廁所,動靜有點大,吵醒了韓知城。

『學長?』韓知城一瘸一拐的走到廁所,隔著門聽到李旻浩的喘息聲。

『學長、你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叫醫啊!』

門打開,韓知城被拉進一個濕熱的懷抱。

『怎麼流那麼多汗、你還好嗎?』韓知城用袖子擦拭著李旻浩的額頭。

「不好。」沙啞、情慾。

韓知城對上李旻浩的雙眼,那人只是皺著眉頭將自己抵在牆角。

『易感期?』韓知城知道那是什麼,但是以往李旻浩都不會讓他參與這個時期,他也不會參與自己的。

酒精氣味越來越濃,跟著冷空氣沈在下方。

李旻浩緩緩撕開韓知城後頸的抑制貼,感覺到葡萄味的信息素逸散、鑽到自己後頸的腺體。

他知道他必須停下,但他做不到。

 

他好想念這個氣味,他不想承認。但是他真該死的想念。

 

舔弄著韓知城的後頸,惹得年下者不斷呻吟。

這個場地、這個時間點全部條件都不對。

李旻浩、你必須停下。

但是人是對的。

 

粗暴地咬住韓知城的唇,用手背擦去那人眼角的淚痕──

你必須停、現在,不然會一發不可收拾。

 

脫下自己的底褲,將韓知城的頭壓近自己已挺立許久的分身。

完了、沈淪了。

就口就好、不做愛不標記、幫幫我

 

03

韓知城正在幫李旻浩。

他感覺頭上那人反覆撩撥著自己後頸的腺體,試圖摧使它產出更多馥郁。

敏感的腺體一被挑逗,嘴就會鬆開,但他不允許。

努力抑制自己想呻吟的慾望,專注於幫學長紓解。

舔弄著膨大的前端,他正一顫一顫的吐出清夜。

雙手撫著滾燙的柱體,手指描繪著突起的青筋。

老實說,韓知城有點緊張。

不管是地點還是頭上那人正粗喘著氣,失去了以往的冷靜,他很怕。

深深的含入,微微收緊口腔,開始前後滑動。

 

「嘖!」

李旻浩一直都很喜歡韓知城的嘴。

小小的,溫暖,臉頰還會被自己填的鼓脹。

一往下看就會繳械了。

右手繼續輕撫著韓知城的腺體,他需要更多、更濃的葡萄味來舒緩他後頸的不適。

左手壓著韓知城的後腦勺,將整根性器沒入韓知城的口腔,頭部侵入更窄小的喉道──

『咳!』

太深了、嘔吐感湧上,韓知城開始咳嗽,但易感期的李旻浩沒有很多耐心,即便他以前也沒有。

「快點,繼續。」

韓知城再次將柱體含入,這次加快了速度、也含得更緊。

「再快點、」

速度快到打出一圈白沫在韓知城的嘴角,清楚的感受到那熾熱開始顫抖,最後頭上那人用力的把自己的頭往下壓,將精液灌到喉道裡。

『咳、咳!』韓知城即使難受也把所有的液體都吞下、雖然射太裡面他也吐不出來啦、

 

「我先回去。」易感期沒那麼容易結束,他會持續一個禮拜。

李旻浩穿起夾克,拿起肩包就準備走出病房──

 

『能不能別走學長。』

雙頰駝紅,嬌豔欲滴。

該死,他是想害自己又硬是不是?

「不行。」

用力地甩開韓知城的手,他踏出病房。

『你會找其他孩子嗎不要我了嗎?』

 

李旻浩停下腳步,看著韓知城低著頭慢慢走回病床上躺好,背對著門外的自己。

 

又是異樣的感覺。

 

韓知城就像他的導師,總是帶他認識不同的感覺。

他們新穎、有的使自己快樂、有的使自己心痛。

至少現在,他的心臟被掐得不好受。

 

「要吃什麼?」

 

就陪他吧,不然還能怎麼辦。

看著韓知城驚喜的笑著,李旻浩也揚起自己沒察覺的微笑。

 

奇怪的感覺。

 

04

『所以哥那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嗎?』

白嫩的小腿朝天花板蹬呀蹬,韓知城正躺在李旻浩的大腿上、而李旻浩在閱讀。

「大概吧、」

李旻浩將眼神移開書面,對上韓知城的圓眼。

 

「或許更早。」

在相遇的那一刻,我就是你的俘虜了。

 

『呵呵、那哥還一直讓我難過。』

韓知城故作傷心,坐起把自己縮成一團,擠在另一邊的沙發角。

「原諒我那感覺太陌生了。」

 

是韓知城教他怎麼愛、是韓知城教他什麼是幸福的感覺。

如果沒有在那個午後心血來潮的應約,他不會遇到偷看的韓知城。

當然,他也對過往的那些對韓知城的折磨感到慚愧和痛心。

 

報應,你就該這麼痛,甚至該更痛。

因為韓知城愛你,他也痛。

李旻浩花了多久的時間接受自己已經喜歡上韓知城的事實,他就傷害韓知城多久。

 

「原諒我嗎?」李旻浩放下書,將韓知城擁入懷中。

『早就原諒了、哥。』韓知城扯著李旻浩的領口,將臉埋進年上者的領口。

 

「謝謝你。」

唇覆上,不帶有情慾,僅僅是愛。

 

葡萄酒精越陳越香,而屬於他們的故事會持續到永遠。

他們會被歌頌、會被流傳。

關於一個男人是怎麼學會愛、一個男孩怎麼教導他的故事。

 

「『CHEERS!』」

葡萄酒的香氣流竄鼻腔,沿著冰清的玻璃杯滑入口中。

天生一對,又怎麼能拆散?

 

令人上癮。

 

『我愛你、哥。』

「嗯、我也愛你。」

 

彼此的氣味侵入體內,與自己的融為一體。

『哥和我是一體的、』「嗯。」

 

「知道。」

永遠是你,只會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