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吃麵包甜點才對? 贊助
2021-07-27 01:54:17

旻城 呵護 (一)(H)

➤little space設定,慎入

因為這個設定幾乎都是歐美在使用,寫起來可能比較不保守

大學校園

➤little space是指一個青少年或成年人在壓力大、焦慮的時候會退回孩子的思想和言行、需要有看護人的一種設定。他們通常會退回三到五歲左右、走路會蹦蹦跳跳、也需要玩玩具,對看護人有特別的依賴性,如果認定了看護人,就會叫他把拔(DADDY)。

好我知道這個設定很怪,但是真的會看上癮(就是我)開車開到一半突然叫DADDY很嗨啊

──正文──

01

如果考上這間大學說是用掉韓知城這一生所有的運氣,他覺得一點都不過份。

反正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那個曾經在國中嘲笑自己、把自己當壯大自我的對象的李旻浩一行人。

國中的時候就已經因為little space在學校發作而受到他們的欺凌,好不容易高中努力地考上第一志願,脫離了那群吊車尾的人。

 

結果他們是怎樣?大學竟然也考第一志願?

 

韓知城一開始也不敢相信,後來發現他們是靠特殊取才進來的,的確是沒話說。

李旻浩很會跳舞、其他人也在音樂路上各有所長,他不能否認。

所以現在能避則避。

他不確定現在自己變了多少、會不會認出自己、他們再次見到自己的話會不會像過去一樣沒有理由的欺負自己──

總之先敬而遠之,不要碰面是最好的。

 

最好四年都不要碰面!

 

拉著行李箱想說在進宿舍之前逛一下校園,結果在大道遇到李旻浩一行人,幸好沒對到眼。

現在韓知城也不敢亂跑了,說什麼也要用衝的到宿舍避風頭。

沒事不要出宿舍,出宿舍上課要穿帽踢戴鴨舌帽

 

韓知城說著說著,到了門前轉開房門。

看來室友還沒回來。

「希望人好一點

韓知城將物品整理好,選了一邊床位後就倒在床上。

他太累了,第一天就已經佔盡了他腦袋一週的思考量。

眼皮越來越重,明明想撐著看看是有、和他打招呼

 

但他還是沉入夢鄉,他會感謝這時候的自己的。

 

02

韓知城是被李旻浩打醒的。

感覺到自己肩膀倏地傳來鈍痛,韓知城張開眼。

「啊、松鼠先生終於起床了?」

不會、這麼衰吧、

 

他本來祈禱自己可以遇到一個善解人意的男孩子,或許更幸運一點他可以請他當自己的看護人──

沒希望了。

他又要過四年沒爸爸的生活。

他現在只期望那個人不要認出他、不要和自己混熟也沒關係──

 

「好久不見。」

Sh--

 

「真不愧是你呢、考上這、」

李旻浩一派輕鬆的語氣倒在床鋪,和正在冒著冷汗的韓知城形成對比。

「這次應該怎麼玩你?」

 

毛骨悚然,韓知城瑟縮了一下,整個人蜷曲在床鋪的一角。

「還是很像松鼠呀、」

李旻浩的笑不是笑,韓知城曾經也誤會過那是他對他釋出的善意。

實則並不然,那只是一概虐殺的前冥曲。

「我」「你還有那個奇怪的症狀嗎?」

突然的靠近,韓知城嚇的往後一撞,痛感竄上腦袋,疼的泌出眼淚。

「一樣蠢,沒長進。」

李旻浩玩味的看著韓知城,坐回自己的床鋪。

「如果還有的話,我會照看你的~」

韓知城疑惑地抬起頭,對上李旻浩不安好心的表情。

「以特別的方式。」

笑容驀然褪去,留下冷漠和針對性給韓知城空間恐懼。

 

我的大學,就此玩完。

 

03

李旻浩從到這個學校就沒發生過好事。

他一點也不想到這裡,即便這裡有學習上、全國最好的資源,但舞蹈科不是。

他的朋友們勸他別想這麼多、至少有學校念──

「可是一點樂趣也沒有、都是只會讀書的書呆子。」

其他人閉上嘴,也沒有回話。

事實就是如此,這裡只有擅長讀書的人、而沒有「有趣」的人。

 

拜託,自從被通知分發到這所學校就沒發生過好事、

至少到了這所校園給我一點有趣的東西。

李旻浩和朋友道了再見後,走往另一棟宿舍樓。

「靠、連宿舍分發都衰。」

其他人都同一棟就自己不同棟,還能更衰?

走到對應的房門,將鑰匙插入鑰匙孔、轉開。

 

還沒走進去就看到一雙細白的腿掛在床邊、有夠不靠譜的室友欸。

看來連室友都沒辦法讓自己的大學生活有趣。

走進宿舍,放下行李袋、

算了、至少他把比較大的空間留給自己。

對上那人的臉,李旻浩驚叫出聲──

「是韓知城?!」

國中就軟弱的不行,被自己找上就哭的松鼠。

偶然在廁所發現渾身濕透、進入little space的韓知城後,李旻浩就天天以捉弄他為樂。

他國中時期的歡樂來源,不可否認的幾乎都來自韓知城的淚水。

 

哇、很幸運。他也要繼續承包自己大學的歡樂了。

「請多指教,松鼠先生。」

他希望那人還會進入little space。這樣會更加有趣。

 

04

今天的每一堂課都過得很完美,因為沒有見到李旻浩。

他知道以後都不會,除非在食堂或寢室,所以他會盡量待到深夜再回去,中午也隨便出校買個三明治解決。

李旻浩是專科學生,修的也是理組科目,和身為文組的的韓知城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交集。

這真是太幸運了──

「呦!松鼠先生!」

韓知城驚恐地回頭、

「幹嘛那個臉、我不能上廁所呀?」

「這裡不是商學

「我不能跑到別棟上廁所?」一陣冷冽的氣息往韓知城的臉上撲,他用力地閉上眼。

「好好玩,房間等你。」

李旻浩留下這句話後徐步離去,留下瞬間放鬆的韓知城,沿著門板滑坐在地上。

眼淚沿著臉頰劃下,他真的快要不行了、快要──

變小了。

 

「哥哥、」不、韓尼、不可以找他!

李旻浩聞聲轉過頭,一隻松鼠撲到他身上。

「你可以做我Daddy嗎?」

 

05

如果李旻浩有說過韓知城再次進入little space會更有趣的話,他要立即收回。

他現在非常丟臉,不僅大家都聽到韓知城的詭異要求,這隻松鼠還死死的纏著自己,即便自己已經拒絕了一百次。

「你是有什麼問題!我不要聽不懂嗎!」

回到宿舍,把韓知城用力甩在床上,對那人委屈的臉大聲喊道。

 

有點安靜。

 

「韓尼、做錯什麼了嗎」李旻浩抬起頭,看到默默掉著淚的韓知城,噘著嘴、委屈。

── ──對,不能否認,這張臉該死的可愛。

李旻浩別過頭、

「我不會做你的看護人,少煩我。」

「哥哥討厭韓尼嗎?」

韓知城眼淚越掉越大顆,李旻浩開始有點慌了──

慌什麼,李旻浩?你有慌過?

 

嘆了口氣,李旻浩僵著臉回答:

「我會照顧你直到幫你找到爸爸,可以了嗎?」

他真不敢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話。

「好、好的、謝謝哥哥!韓尼愛泥、」

韓知城衝上李旻浩的床,撲到那人懷裡,將頭埋在那人頸窩裡狂蹭──

他很香。該死、他很可愛。李旻浩──

 

沒救了。

 

06

「所以你答應當他的看護人?」方燦不可置信的看著正在用叉子玩食物的李旻浩。

「嘿、聽著,我別無選擇。當他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你,你跟本無法拒絕!」

「國中他才沒那麼可愛、」徐彰彬笑道。

「他國中就是個書呆子松鼠。」

「但他升上大學變得很辣、」方燦用叉子捲著義大利麵,無心的插了一句。

「變得很可愛。」徐彰彬補充道。

「不過是拔掉眼鏡、變得會打扮而已。」李旻浩翻了個白眼,繼續亂扎著牛排。

「嘿、如果你不要吃你就給我、不要這樣。」徐彰彬笑著說、

兩層意思,真有才。

李旻浩聽出來了,瞪了徐彰彬一眼。

「嘿嘿嘿、不要這樣,佔有慾那麼強?」

「哇、李旻浩墜入愛河?」

「閉嘴、袋鼠。」

 

他才沒有。

但是他的確是腦中一閃而過昨天韓知城在自己的懷裡熟睡的模樣。

 

「所以?他昨天進入little space了?直到睡著?」方燦回歸話題,咬著吸管。

「嗯。」

「你抱著他睡了?否則他不會有足夠的安全感──」

「閉嘴。」

該死的事實爆擊者。

他睡得很可愛,縮得像隻小動物。

鼓鼓的臉頰順著呼吸鼓脹、微張的唇露出潔白的門牙。

「李旻浩,你有在聽我們說話嗎?」

「等等、哥,他臉紅了。」

 

「我熱而已。」「是的,旻浩啊、你只是熱──

或是被煞到了。」

 

沈默以對,連反駁都覺得心虛。

 

07

「哥哥~」韓知城一見到李旻浩進房間邊衝上前抱住來人。

「很重,下來。」李旻浩將纏在自己身上的那條蟲拉下來丟到床上。

「嗚」眼淚又盈滿眼眶,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李旻浩。

「韓尼又做錯什麼」「唉、沒有」

李旻浩嘆了口氣,將韓知城抱了起來。

「你很乖、可以了嗎?」

輕輕的撫著韓知城的後腦勺,韓知城舒服的瞇起眼。

 

是真的可愛,像真正的孩子。

 

「哥哥、韓尼想看電影!」韓知城蹦蹦跳跳地跑到李旻浩的床邊招手,叫李旻浩陪著一起看。

不容拒絕,太可愛了。

尤其是愛心形狀的唇和鼓鼓的臉頰、該死。

「想看什麼電影?」「玩具總動員~~」

李旻浩打開筆電,找了網站就開始放映。

韓知城吸著杯子裡的牛奶,依偎在李旻浩的懷裡。

 

李旻浩承認,這個午後是近期最美好的午後。

 

寵溺的順著韓知城的髮絲,輕輕的環著看電影看得正認真的小孩。

為什麼對他的看法會從國中變得那麼多?李旻浩仔細想過。

他的確是很愛捉弄她、很愛處處找他麻煩。

喜歡惹他哭,但他沒有打過他、卻常常拿little space的事鬧他。

 

不得不說,這也是另類的在意。

李旻浩不願承認罷了。

 

不過現在,他也不認為這是什麼特別的喜歡。

他可以保證,他不會再以little space為由找他麻煩。

但是他不敢保證自己對韓知城有什麼特殊的情感。

反正,只需要找到願意照顧韓知城的「Daddy」就好。

 

08

他上了韓知城,而且不是在little space的時候。

今天的事情沒有一件事情是順心的,

舞蹈考核遇到雷隊友、在食堂發現自己沒帶飯卡、數學差點不及格──

真該死,他現在希望回去的時候是「韓尼」在,至少可以療癒自己一下。

 

結果是正在做作業的的「韓知城」。

 

惱怒地低吼一聲,用力地將書包摔在床上。

韓知城聞聲轉過頭,對上李旻浩憤怒的雙眼──

他、感覺要噴火!

「你..你還好嗎?」

韓知城小心翼翼的出聲,李旻浩眉頭鎖得更緊,

「你在怕什麼?我有說我會揍你?」

語氣聽起來就會嘛

聽到一聲嘆氣,韓知城抬起頭。

「不要給我噘嘴,小心我吻你。」

 

脫口而出。

連李旻浩都立馬憋住氣,停止自己的嘴蹦出更奇怪的話語。

 

「你你和韓尼?」「沒有!」

惱怒的撇過頭,李旻浩倒在柔軟的床鋪上。

「你需要韓尼?」

韓知城小小聲地詢問,語氣輕得不可思議。

「不需要強迫他出來。」李旻浩用手臂擋著自己的雙眼,語氣也悶在袖子裡。

 

「你想吻我嗎?」

沒頭沒尾。

」李旻浩猛地坐起身,看著書桌前的韓知城。

耳根子紅透,順著脖頸看下也都染上朵朵紅雲。

這傢伙、認真嗎?

 

09

是韓知城主動吻的李旻浩,兩人才會滾在一起。

他永遠不會忘記國中自己過得多麽痛苦,他也查過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他很確定自己不是。

但是升上大學,他在照顧「韓尼」的時候,那種溫柔的眼神是令人著迷的。

他很驚訝在這短短幾年李旻浩變了那麼多。

 

變得如此迷人。

 

緩緩地爬上李旻浩的床鋪,勾著那人的頸子吻上。

令人怦然心跳的觸碰一下又一下、最後分開。

再次吻上,是李旻浩把韓知城壓在身下的時候做的。

伸舌舔了舔韓知城的唇面,接著侵入口腔,汲取著甜液。

 

「這是不能後悔的事。」

你確定嗎?

「嗯、」輕輕的點了點頭,韓知城心臟跳得有點快。

李旻浩俯首吸吮著韓知城的鎖骨,留下綿延遍佈的紅痕。

韓知城沒受過這種快感,仰著頭應付不過來,只是滴著生理淚水喘著氣。

脫下兩人的衣服,再次埋首於韓知城的紅果前舔舐。

「哥、哥哥、」

韓知城突然有點錯亂,現在到底是韓尼還是韓知城主導著這個身體、享受著這個快感,他已經什麼都不知道了。

「放心吧、不管是韓知城還是韓尼,我都不會後悔做這件事。」

李旻浩的嗓音嘶啞、饒有磁性的撞入耳膜。

輕輕地按壓著韓知城的肉莖根部,感受到韓知城的喘息聲越來越高。

Hyungie…DDaddy!」

李旻浩一聽到這個稱呼,身下本就漲痛的下體又硬了一圈。

佔有慾和勝負欲越來越強,李旻浩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韓知城沒幾分鐘便軟下腰射了出來。

「你要認我做Daddy了?未經允許?」

李旻浩抱起攤在床上那人,將臉埋在韓知城的肩頸,嗅聞著韓知城身上的味道。

「我很抱歉

韓知城小聲地回應道。的確、對方沒有答應過。

 

「不用道歉。」重新將韓知城推倒,拿出抽屜裡的潤滑液。

「等一下想叫就叫吧、那個稱呼。」

李旻浩將潤滑液塗滿穴口,探入一指。

未經人事的韓知城馬上拱起腰呻吟一聲,前端也漸漸有了反應。

「敏感。」

李旻浩輕笑一聲,低下頭吻了吻韓知城濕潤的眼角。

探入兩指、三指,韓知城覺得越來越飽脹,哭著求李旻浩拿出來。

「不好好潤滑等等會痛。」

他發誓,上大學絕對是他人生最有耐心的時期。

不管是照顧「韓尼」還是現在忍著身下的陣痛幫韓知城擴張。

 

「呀!」李旻浩胡亂的抽插真碰到了韓知城的敏感點。

「這裡?」再戳了一次微微凸起的那點,韓知城帶著哭腔的喊著不要了。

 

「好好好、不要了。」

將自己的分身也塗滿潤滑液,抵在穴口磨蹭。

「哥」「也不用一直叫我哥,我們同屆。」

岔開話題,分散韓知城的注意力,慢慢破開插入。

「啊、痛!」

還是痛,李旻浩的尺寸不是玩笑話。

「忍忍、等等就好了。」

拍了拍韓知城多肉的臀,發出啪啪響聲。

 

該死,好性感。

 

李旻浩忍不住開始緩緩抽動,每一次抽動都帶出一灘稠水。

hyungie!」韓知城沒辦法承受那麼多,只是哭泣的抓著李旻浩的大腿。

說真的,李旻浩很確定自己已經很有耐心了。

他已經做了很久的擴張,他現在只想用下半身思考,然後在緊緻的溫熱裡不顧一切的衝刺。

但是他真的不想傷害韓知城──

 

或韓尼。

 

他停下動作,彎下腰親了親韓知城冒汗的額頭。

「好了叫我。」

李旻浩發誓,韓知城是他這一生給予最多耐心的人。

 

「好了、」韓知城已經喊啞了嗓子,只能給予虛聲回應。

李旻浩聞言,開始緩緩地抽插。

漸漸的次數多了,韓知城的呻吟變得更放肆,手也緊緊的環著李旻浩的脖子回應著李旻浩的吻。

臀部開始順著撞擊迎合李旻浩的抽插,他開始享受他從未享受過的快感──兩人都是。

 

DDaddy!啊!」李旻浩抓緊了韓知城的敏感點猛撞,韓知城已經快要散掉了、快失禁的羞恥心和奇妙快感瘋漲。

開始胡言亂語。

他似乎察覺到李旻浩很喜歡他叫Daddy

每次脫口而出,換來的就是更快、更猛烈的撞擊。

「你再叫、快點、」

 

「叫我。」

 

10

李旻浩很確定最後一刻保持意識的是知城、不是韓尼。

他不知道這麼做到底正不正確,至少,他現在一絲後悔都沒有。

他很慶幸自己的第一次是韓知城,而韓知城的第一次也是他。

就這點而言,李旻浩就已經釋懷方燦和徐彰彬的調侃了。

 

墜入愛河。是的。

 

名為韓知城的愛河。

親吻著熟睡的韓知城的額頭,李旻浩眼底盡是柔軟和煦的春水。

如果可以,他會從國中就愛護他,而不是現在才開始。

他也覺得自己很奇怪,這樣進展有點快──

他需要更多時間確認感情,但是他還是破戒了。

 

至少他確定,國中時期是在意他才繞著他轉,不是討厭他才欺負他。

看到他的淚水,笑的是來自同伴的崇拜與優越,內心的愧疚從未被發覺。

「對不起、知城」

李旻浩吻了吻韓知城的髮頂,抱著赤裸的孩子入睡。

「也對不起、韓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