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1-07-28 00:05:25

旻城 相戀多年三十題(完)

21 人群裡你的氣味

 

韓知城很喜歡李旻浩身上的味道、從學生時期就是了。

木質香的香水是不膩人的香氣,韓知城喜歡在擁抱的時候埋在李旻浩的胸口狂嗅。

他知道,那瓶香水是有牌子的──也就是說,他並不特別、大家都可以買得到。

但是李旻浩卻硬生生將味道多添了一種馥郁的氣息。

他覺得很難形容,但或許這就是人們說的體香。

 

李旻浩身上有屬於自己的味道、加上那瓶香水簡直了。

 

他很迷戀李旻浩的香味、所以總是在他回家時撲到他懷裡蹭。

雖然偶爾李旻浩會因為疲累推開自己,但他還是樂此不疲。

 

他還可以透過氣味找尋李旻浩。

去了人擠人的遊樂園,被觀看遊行的群眾拆散、李旻浩著急得要死。

他知道韓知城就是一路癡,搞不好連服務台都找不到。

打電話也不接、傳訊息也不回,大概是因為沒聽到鈴聲。

群眾的吵雜和遊行震耳欲聾的音樂聲讓李旻浩越來越煩躁。

他很討厭現在無能為力的自己。

突然、自己的襯衫袖口被拉住,一回頭,嬌小的人兒帶著淚望向他。

整個人放鬆下來,他抱住韓知城,嘴裡碎碎念責罵韓知城為了湊熱鬧放開自己的手──

 

吻去韓知城的淚珠,李旻浩帶他到一旁的木椅坐下。

「傷到了嗎?」

『沒有、我沒有跌倒。』

「你怎麼找到我的?」懲罰性的揉亂韓知城的髮,兩人的手抓得比以往都緊,都沁出了薄汗也不願意鬆開。

 

『哥的香味。』

「真的是鼠?」

『哥、』翻了個白眼,韓知城嘟起嘴繼續說道、

『哥的味道很特別、很喜歡。』

 

李旻浩看身旁那人頭低低的,臉頰紅紅的,笑意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在李旻浩的臉上放肆。

 

「知道了。」

 

“人群中的你,最亮眼。”

 

22 被忘記的紀念日

 

李旻浩本來就不擅長記日子。

他甚至連韓知城的生日都要想半天或是給三個提示才會完整猜對。

相反的,韓知城很愛記日子。

他什麼都記: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擁抱、第一次合照,他什麼都記。

他認為那是重要的。

但韓知城不是一個不明事理的人。

他知道李旻浩已經因為忙碌的工作需要記很多東西了、他沒有辦法像自己什麼小日子都記。

所以他沒有要求太多、就紀念日和自己的生日要記得就好。

 

今天韓知城提早從工作室回家,就是想先佈置家裡。

紀念日這種日子通常都被規劃為浪漫走向,但他知道李旻浩不喜歡這套,已經好多年都是粗茶淡飯、互送禮物、互道快樂收尾。

他今年說什麼也要浪漫一回!

提前在李旻浩出門前就告訴他早點回來,李旻浩就像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回了個嗯就走了──

呀、該不會他也給我準備驚喜?

 

韓知城很期待,點上蠟燭、擺上餐具和花、關上燈。

李旻浩通常是六點下班,車程一個小時內,所以現在大概差不多啦!

但隨著時間流逝,分針也跑了幾圈,李旻浩還是沒有回來。

蠟燭已經快要安息、用著餘力盡力燃燒撐著韓知城的希望。

最終熄滅,韓知城眨了眨酸澀的眼,在黑暗中落淚。

 

他知道,李旻浩肯定不記得了。

手機不接、訊息也不回。

今天是禮拜五,他常常在這天應酬,但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他不應該在那。

想到今天早上還期待對方會給自己驚喜,韓知城已經不想再多想什麼了。

收拾好一切,將花和蠟燭、禮物都丟進垃圾桶。

 

他知道,他不會再需要這些了。

 

 

李旻浩今天回家的時候,是一片漆黑。

這非常奇怪,通常這個時間韓知城還是會待在沙發上吃著水果、等待自己回家。

不過、或許他今天累了?

放下公事包、扯了扯領帶,李旻浩想先進臥室看看韓知城睡了沒。

「韓知城── ──」

這非常奇怪,他不在這裡。

也不在廚房、廁所,李旻浩開始緊張了,他打開手機,發現了韓知城給他打的幾十通未接來電和訊息。

HJS:記得、早上答應我要早點回來的!(表情)”

HJS:你在忙嗎?”

HJS:那早點忙完、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別把工作帶回來、”

李旻浩想起早上、的確是答應了韓知城。

特別的日子?

看了看牆上掛的日曆,李旻浩恍然大悟──

 

完了。

 

往下滑,他越來越恐懼和愧疚。

HJS:哥、要回來了嗎?”

HJS:塞車了嗎?(表情)”

HJS:食物要涼掉了!!(表情)”

 

HJS:你不記得了嗎?”

HJS:你在應酬嗎?”

 

HJS:你還會回來嗎?”

 

時針緩緩指向十二,李旻浩已經沒有機會彌補了。

他知道他搞砸了一切,尤其是韓知城準備的驚喜。

他現在不知道韓知城在哪,甚至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找。

他回來之後,他也不知道說什麼才能挽回他──

是的,他是真的忘了,連禮物都沒準備。

 

HJS:哥,厭煩我嗎?”

HJS:紀念日快樂,哥。”

已經滑到底了,李旻浩還想再往下滑,他想看到更多。

韓知城一直都很善解人意,尤其是對李旻浩。

他對李旻浩總是有無限的耐心,從中學的信件事件就看得出來。

所以這種情況下,還願意說紀念日快樂的,全世界大概只有韓知城了。

他知道,韓知城一定又是躲在某處自己難過,等到調整好情緒,他又會像若無其事一樣出現在李旻浩面前,繼續展露笑容。

但李旻浩知道,他從來沒有真正釋懷過。

傷害永遠都會在,而且都是自己造成的。

他很愧疚,但是他現在不知道怎麼做。

看到腳邊的垃圾桶裡有花、蠟燭──

和小禮物盒。

 

那是一個領帶夾。

其實李旻浩不需要這個,他是一個低調的人,他會盡量保持他的西裝素雅。

但是如果韓知城送了,他會穿戴出去現寶。

他知道他這種心態很幼稚,但他就是在這麼做。

韓知城也看透這個心思,給他買了很多袖扣。

不過領帶夾倒是第一次。

 

現在他該怎麼做….

 

23 逃家(上一篇接續)

 

韓知城逃家了,因為李旻浩忘記紀念日。

他其實也不知道要去哪裡。

他現在又冷又餓,他很後悔沒有先給手機充好電,現在手機也只剩個位數趴數了。

他內心當然希望李旻浩來找他,但是他沒有告訴李旻浩他在哪、他也不知道當那人來了,自己應該擺出甚麼表情、說什麼好。

 

矛盾大對決在腦內展開,韓知城覺得自己快精神崩潰了。

漫步在河堤邊,大樓的倒影映在河面,隨著漣漪波動顯得扭曲糾結。

就像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好猶豫要不要給李旻浩打電話。

『還是算了吧、說不定他因為應酬累了,已經睡了。』

他決定像以往,把自己心態調整好後自己回家,假裝沒事。

 

「韓知城!!!」

猛然回頭,李旻浩正氣喘吁吁地朝自己跑來。

他怎麼找到這的?

「你怎麼不接我電話?」『手機沒電了。』

「我

對不起。

抱住韓知城,李旻浩差點崩潰的心理終於重新建構完整。

韓知城清楚的聽到強烈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

是自己的,還是他的?

李旻浩很少在外面擁抱。

這裡離家很遠,韓知城是坐計程車來的。

所以他是跑來這了嗎?太瘋狂了、

『你怎麼知道』「我到處都找了。」

我每間店、每條巷、每條街、每個景點都找了。

 

「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

『是因為你忘記了。』

韓知城很感動,他很感動李旻浩為了找到自己跑的那麼努力,在兩小時內找到自己。

但他也生氣,如果他沒忘,他們兩個現在就不需要站在這吹冷風。

 

「我很抱歉,知城。」

韓知城對年上者叫他名字很沒轍。

『哼、算了、明年補償我。』

「不、」

李旻浩放開韓知城,低頭吻了那人的額頭。

 

「三天兩夜,旅遊。」

 

煩死了,這人總是偷偷觀察自己的社群,他的確是說想去這裡很久了。

韓知城很開心,真的。

 

算了,逃家有點冷,又滿暖的,就不生氣了。

至少他收穫了度假、和處處疼他的李旻浩。

 

24 如果我死去/BE妄想

 

韓知城很喜歡幻想,想像一些劇情走向,偶爾把自己逼哭。

李旻浩對這個行為很不理解,但是他無法阻止他。

 

『如果我哪天死了

李旻浩聽到關鍵字,瞪大眼睛看向韓知城。

「這種事亂假設我真的會生氣。」

『就只是假設嘛』韓知城癟了癟嘴,繼續望向天花板。

 

如果我死了,哥會?哭、難過、但是持續到什麼時候?

說不定他會遇到更好的男孩。

他會重新展露笑容,而給他自己也很少感受到的溫柔、

自己是他的真愛嗎?他也常常忽略自己、有些冷酷。

還是自己死後,李旻浩才有機會遇到自己的真愛?

 

突然想到那時候的男孩。

他在自己死後會繼續勾搭李旻浩嗎?

或是在工作場上暗戀李旻浩很久的人?

他們可以因為安慰李旻浩獲得李旻浩的依賴?

自己卻只能在天上看著李旻浩和別人進行戀愛、到永遠。

 

還是遇到這種事,自己只能祝福?

想到李旻浩如果因為不能脫離自己離開的悲傷哭得撕心裂肺,韓知城也好難過。

他不想這樣,他希望李旻浩一直笑著,他很喜歡李旻浩笑。

真的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韓知城越想越鼻酸,眼淚落到皮質沙發,留下水痕。

李旻浩發現了,他知道年下者沒有停止剛剛的想法。

他坐近,將手放到韓知城的肩上輕拍。

 

韓知城了解了、不是他不溫柔,他把溫柔都給了自己。

眼睛不會騙人。

他總愛用冷酷隱藏自己的偏愛。

 

「再亂想,我會讓你沒有力氣多想的。」

危險的傢伙。

25 我們的貓跑丟了

 

多利不見了!!!

韓知城一早就在客廳大叫。

明明門都鎖了,因為多利太聰明、他會自己開門,李旻浩就叫韓知城養成鎖門的習慣。

 

看著半開的窗戶,兩人無語。

 

這貓!會開窗戶!!!!

 

多利一貓走在路上,他享受著自由的空氣。

他知道自己不能享受太久,因為李旻浩和自己一樣聰明,很快就會把自己抓回去。

所以拜託,走這方向的是笨笨的、又愛縱容自己的知城尼吧!

說不定他在找到我之後,會看出我眼裡的渴求,讓我在街上多繞幾圈。

 

多利對一切事物都很好奇,他看著店家櫥窗內有裝飾用的小毛球,被深深吸引著。

他想像兩個主人丟著它、和自己玩。

 

好吧、他就是無聊了。

哥哥很忙、知城尼也常常去工作室。

他很無聊。

 

『多利呀~!』

喔──自己真幸運,真的是知城尼!

趕緊喵喵叫,讓知城知道自己想多晃晃、

想讓你多陪我玩玩!

「找到了?」

喔不…..

多利停止喵喵叫,他知道沒戲了。

哥哥你怎麼不找另一邊呢

『幸好姜太太有看到你!多利呀~』韓知城蹭了蹭多利蓬鬆的臉頰,讓多利開始掙扎了起來。

可惡我以後不會再接受姜太太的零食了!!

『哥、多利好像想散步、』

韓知城看出懷裡那隻貓似乎有點失望的垂著尾巴,想到剛剛自己找到他的時候,他眼神透露出興奮感。

「回去把東兒順兒帶出來吧、」

知城尼是天使啊!多利喵喵的叫,尾巴也不像剛剛那樣有氣無力地垂著。

 

如果哥哥沒有知城尼這個男朋友的話,他忙碌的工作會讓我們都得憂鬱症!!

知城尼、我愛你!!!

 

26 瞞著你抽菸

 

李旻浩是讀書染上的煙癮。

他其實也就是讀書壓力太大、又遇到壞朋友才染上的。

那時候韓知城就用朋友的身份告訴自己別抽了。

 

當然,他沒有聽。

這種東西不是說戒就戒,他是一種心靈寄託。

吸進去的是期許,吐出的是苦悶。

他可以用這個時候和自己對話、可以看著緩緩上升的白霧冥想。

刺鼻的氣味是救贖,沾染的墮落是安慰自己的良藥。

指間的泛黃是訊息。

 

我很累,我很孤獨。

 

和韓知城在一起後,知道韓知城不喜歡菸味、李旻浩也戒了幾年。

但是出社會後的壓力真不是玩笑,他某天手賤又去買了包深藍的方塊。

久違的翻開盒蓋,抽出一根白條。

長得那麼純潔,肚子裡全是壞水。

就把我的苦悶也吞了吧──

李旻浩哭了,一個人蹲在樓道。

 

用力擦著打火機、怎麼點不著、

一次、兩次、三次、最後憤怒地把打火機丟向巷內。

連抽根菸都困難,到底人生是有什麼問題?

抱著頭,他希望他的天使就在這。

「韓

感覺頭上籠罩著一團黑影,李旻浩抬頭。

『哥、給我吧。』

李旻浩將手上的菸放到韓知城手上,那人幫他點燃。

不可置信的看著韓知城,年下者看透他的心思。

 

『偶爾撐不下去、就抽一根沒關係。』

 

韓知城的嘴唇很蒼白,笑得有點虛。

「不舒服嗎?」李旻浩沒有將那根菸放到嘴裡,直接丟到地上踩熄便走上前環住韓知城。

『沒有、』

韓知城安撫性的拍了拍李旻浩的後背。

『我很抱歉、哥。讓你一個人在這流淚。』

 

你就是我的避風港,你就是我的遮雨棚。

「謝謝你。」

 

兩人肩併肩,路燈將兩人的影子拉得頗長。

那個樓道口地板上、有打火機、和深藍的方盒。

 

27 秘密抽屜

 

韓知城的秘密抽屜沒有哆啦A夢,但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小物。

他很寶貝的東西幾乎放得下的都被他塞在那個抽屜裡,也不准李旻浩碰,自己保管著鑰匙。

「你確定不讓我看?」

有一天大掃除李旻浩用半威脅的語氣問他,他還哭給他看。

 

要先觀察他都把鑰匙放哪、趁他去工作室再偷看。

他發現韓知城一點戒心都沒有,竟然把鑰匙藏在衣櫃上面。

逮到機會,有了一整個下午查看抽屜的內容物。

 

爬上衣櫃拿到鑰匙,轉開抽屜鎖、拉開。

 

「這都什麼啊

糖果紙、手鍊、結婚戒指盒、照片

這種東西也留嗎?!」

已經不知道放幾年的起司蛋糕底層紙。

雖然看起來是有洗淨,但是李旻浩還是很嫌棄。

這都什麼鬼

 

突然,他看到底部有個便簽、上面寫了所有物品的註解──

 

“和旻浩哥的第一次對話:起司蛋糕攤

  和旻浩哥第一次約會:給我買的棒棒糖

  和旻浩哥第一次去遊樂園:合照:)

  和旻浩哥交往:))):送我的手鍊

  答應和旻浩哥同居:戒指(心)“

一切都是第一次,李旻浩覺得有趣。

「什麼鬼

 

如果他沒有遇到韓知城,他不知道他會有這種表情。

幸福溢於言表、嘴角壓不下來。

如果可以,他也想把韓知城放進抽屜、

不過看來放不下、不如就永遠放在心裡吧。

  

 

28 我們還沒做過的事

 

李旻浩和韓知城已經在這個城市生活二十幾年了。

再怎麼交通便捷、再怎麼繁華熱鬧也會過膩。

嘈雜喧嘩、刺痛耳膜,李旻浩有點受夠這樣的生活。

但是被工作束縛,他沒有辦法搬到其他城市。

『那我們退休一起搬去鄉下啊?』

韓知城瞪大水汪汪的大眼,期待的心情聽得明白。

 

這是他們還沒做過的事,他們未來要去做。

 

如果可以,李旻浩想住在一樓、有庭院的那種屋子。

在前院、小貓可以跑來跑去、玩玩球。

在屋內,他和韓知城可以不受工作壓力影響享受生活。

在後院、或許陽台,可以養花養草,天天看著他們長大、

 

或許有餘力,韓知城會想要領養孩子。

 

自從那天和韓知城討論完,李旻浩天天都在更新他的計畫。

實現的那天,他會帶著最好看、最真心的笑容。

主要是韓知城在。

 

想要和韓知城牽著手走完餘生、想要和韓知城做他任何想做的事。

他迫不急待了。

 

『哇、哥、我好期待!』韓知城聽完李旻浩的想法,眼睛裡盛滿一顆顆的璀星。

李旻浩沒有說最後一句──只要有你。

但是他的眼神正在訴說一切。

 

人們都說,愛情和麵包選哪個、

不過回答的不同大概也根據那人正擁有什麼吧。

至少對李旻浩而言,他什麼都規劃好了。

 

「愛情。」

『什麼?』

韓知城對李旻浩突然冒出的這句話嚇到,回過頭看著正翹著腿閱讀的李旻浩。

 

「愛情和麵包、

 

我選愛情。」

 

29 討厭卻愛著你的一切

 

李旻浩不喜歡聒噪的人。

但是偏偏自己男友熟起來後特別聒噪。

他很想叫他閉嘴、叫他不要吵,

但是一想到中學的追妻火葬場不能再次上演,李旻浩也只能摸摸鼻子聽他講一些根本不重要的瑣事。

後來聽一聽,也慢慢習慣了。

他也慢慢能理解,韓知城是完全信任才會開口講話、告訴他人自己的內心想法。

李旻浩也愛乾淨,他有固定整理環境的習慣。

但偏偏自己男友就是個小髒鬼,同居之後更甚。

或許也是以前沒住一起眼不見為淨,但是李旻浩也是受不住、

「固定大掃除時間。」

他發誓,那是最大的讓步。

 

他討厭韓知城很多壞習慣,包括前面那些、或是傷身體的、抖腳、飲食、折脖子

韓知城就是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存在。

 

即便如此,李旻浩還是愛著他的一切。

他會對韓知城的呢喃給予回應和微笑、他會邊嘆著氣但還是幫韓知城整理他的衣櫃、他會盯著不愛吃飯的韓知城吃下他做的飯、他會在韓知城抖腳的時候用下巴示意、他會在韓知城甜食不節制時沒收他的零食,如果換來淚水他會吻吻他、當他折脖子他會摟住他的脖頸搔他癢讓他求饒發誓自己不會再犯

 

用心良苦,但是就是因為愛你。

我討厭你很多地方,但是我願意陪你改過、或是包容你。

當然、危害健康的不允許通融。

 

 

30 遲來多年的告白

 

其實李旻浩在中學追回韓知城時告過一次白。

但是到後來、不管是要求同居還是普通的一句晚安隨行都是韓知城在說愛。

前面也說過,他不太擅長說愛。

韓知城也懂他,也理解他、也說了他感受得出來不用特別說。

 

距離他的真誠告白,也歷經多年了。

韓知城幾乎可以說是再也沒聽過李旻浩認真的說愛他。

他也無所謂、反正他知道李旻浩喜歡他就好。

但是偶爾在寂寞的夜裡,韓知城還是會想很多。

他很愛看一些奇怪的文章,最後總是bad ending的文章。

騙自己、惹怒自己、弄哭自己。

當然,他也是自己哭一哭而已,他不會把情緒帶給李旻浩。

但他還是有一點怕。

終於能理解,為什麼偶爾說愛那麼重要。

那是安全感,他很必要。

 

偶爾聽到有戀人的朋友在說他的伴侶有多愛他、一講到每天都說我愛你韓知城就會難過的斂下眼。

他知道,是他主動跟李旻浩講沒關係的。

但是他忍不住還是難過。

 

哭著回家,被提早回家的李旻浩抓包。

「為什麼哭了?」李旻浩將他圈進懷裡,溫聲道。

 

你就是都用行動證明你愛我、就是這樣、

但我也想聽你說你愛我。

『可以說你愛我嗎?』

 

 

那時候的靜默,也不過就不到一分鐘。

韓知城覺得煎熬、只是吸了吸鼻子。

他不敢看李旻浩,盯著自己的腳尖。

 

「我愛你,韓知城。」

驚訝地抬起眼,對上李旻浩真誠的雙眸。

那比天上的任何星星都還要耀眼。

突然覺得,今天也沒那麼糟了。

破涕為笑,韓知城鑽進暖熱的溫柔鄉。

 

『我也愛你,李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