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券無上限 五購給力 贊助
2021-07-29 00:24:53

旻城 呵護(二)(H)

 

11

李旻浩一如往常地找尋韓知城的看護人。

都不知道是因為困難進度零還是自己壓根就沒想找。

他還是一如往常,早上上學,下午回宿舍抱著韓尼看電影。

韓尼很喜歡看迪士尼系列的電影,他就在韓知城生日那天買了米奇的吸管杯給他。

他知道韓尼喜歡巧克力味的牛奶,他就囤了好幾箱在冰箱以確保韓尼想喝就喝得到。

 

一切都是為了韓尼。

 

「你喜歡知城嗎?」方燦某一次中餐問道。

他們已經維持這樣的相處模式好幾個月了。

「哥應該知道、little space是焦慮或顧忌什麼才會跑出來吧?」

徐彰彬用叉子捲著義大利麵,捲了又放、放了又捲。

李旻浩知道他們在問什麼。

「或是過於放鬆。」低下頭,吸著自己的冰美式。

「旻浩。自從你和知城做完那件事,他就沒在你面前變回大人了?」方燦放下叉子,嚴肅問道。

「是。」

從那天起,「韓知城」就再也沒有出現了。

「那我說白一點,他在躲你── ──」

「他媽的誰不知道!」李旻浩懊惱地吼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三人身上,竊竊私語沒有停過。

「冷靜,哥。靜下心問問韓尼。」

「他說他不想出來。」李旻浩握緊拳,指關節染上紙張的顏色。

 

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讓韓知城不願意見他,他莫名的很火大。

火大韓知城的態度,而不是韓尼的。

 

「那你喜歡上的到底是韓尼、還是韓知城?」

直擊心臟,扼住呼吸。

 

他回答不出來。

 

12

回到宿舍,沒有像往常一樣有個嬌小的肉團撲到自己身上。

將所有東西都安置好,李旻浩走進臥室。

韓知城看起來是作業做到累了,眼鏡都沒拔就拍在桌上睡著了。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至少他見到韓知城了── ──

走進浴室沖了冷水澡,他需要思考方燦的話。

 

「喜歡的是韓尼、還是知城?」

對,他一開始覺得沒什麼區別,直到韓知城開始躲他。

「會不會是韓知城也在思考這件事才躲著自己?」

徐彰彬把最後一口麵條吞下,語氣軟糊的道。

 

走出來的時候,自己蓋在韓知城肩上的外套已經被整齊折好放在自己的床鋪上。

撇頭看向韓知城的床鋪,他正在滑著手機。

 

「韓尼說你想見我。」

突然一聲嘶啞的聲音劃破寧靜,韓知城看著愣愣的李旻浩道。

「你感冒了?」李旻浩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轉身拿了利薩爾。

「沒有、只是太久沒開口。」

韓知城坐起身,直直的盯著李旻浩。

 

「所以為什麼找我?」

「是你最近都不出現。」

「你擔心我?」韓知城這聲很小,小到李旻浩不知道該不該回答。

 

李旻浩坐到韓知城身邊,柔軟的床鋪陷下一塊。

「是。」

輕輕的一聲嘆息,韓知城看向李旻浩。

「只是課業壓力太大了、」

「全校第一說這種話合理嗎?」

 

李旻浩拉開一罐啤酒啜了幾口,沁人心脾。

但還是煩,他知道韓知城沒有說真話。

 

「告訴我,你是在躲我、對嗎?」

頃刻間,宿舍又恢復寧靜。

李旻浩連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都聽得見。

他幾乎要放棄了,手中的啤酒罐越攢越緊,薄薄的臉皮都被壓的凹陷。

他頂了頂腮,想要開口,

 

「是、」

韓知城的聲音更沙啞了。

李旻浩知道,那是他快哭的習慣。

「告訴我,為什麼。」

李旻浩將韓知城環入懷中,他不想要看到韓知城哭。

 

會讓他憶起國中的過往。

 

「哥、你老實告訴我。」

韓知城抬起眼,淚汪汪的直視著李旻浩。

「你喜歡的是韓尼,還是我?」

 

你在做的時候,想的是韓尼,還是我。

 

方燦、徐彰彬,Bingo

 

13

韓知城從呆滯的李旻浩手裡搶過啤酒,一飲而盡。

他已經呆在那十分鐘了,但他很確定李旻浩只是在思考,眉頭深鎖。

他會得到答案,今天。

 

一罐又一罐、空氣都瀰漫著靡爛的味道。

韓知城快醉了,他酒量很差。

「哥、回答我。」

喝醉的韓知城忍不住,推了推李旻浩。

 

到底自己中午被問的時候為什麼沒有超前部署?

李旻浩咒罵著自己。

要怎麼回答?怎麼回答都錯啊、

就連回答兩個都喜歡都不知道怎麼證明。

 

「快點~」韓知城醉得發燙的臉頰貼在李旻浩冰涼的肌膚,舒服的蹭了蹭。

他醉了。

「你醉了韓知城,別喝了。」李旻浩收起所有的啤酒,準備起身冰回冰箱。

「別走、告訴我!」

李旻浩沒有多加戒心,手裡又拿著一堆啤酒罐,重心不穩跌回韓知城的床上。

「韓知城、這樣很危險── ──」

 

「哥、拜託告訴我、」

韓知城的眼淚一滴滴地落在李旻浩的臉頰,盤旋在上方哭泣。

李旻浩有答案,但是他還是沒有百分之百確定。

他是多疑的人,每方面都是,而且最愛懷疑自己。

但是他知道韓知城不能再等了、他也不該再等。

 

「我喜歡你,你就是你。」

韓知城瞪大眼,不可置信地吸了吸鼻子。

「你包含韓知城,也包含韓尼,你就是你。」

 

李旻浩都不知道自己那麼浪漫。

「可是、做的時候、」韓知城吸了吸鼻子、抽了抽氣息。

「你喜歡我叫你Daddy….

 

14

「你只是因為這個?」

「當然不只」韓知城有些不穩的靠回坐起身的李旻浩肩上,嘟囊道,

「只是這個我在意

「還有你都買韓尼喜歡的東西、牛奶和杯子、」

「那我勒!」

真的醉了。

「你在吃自己的醋嗎」李旻浩伸手輕撫韓知城的臉頰,捏著、向外拉伸──

「呀、痛!!」

「還在意什麼?」

韓知城聞言,鑽到李旻浩懷裡,坐在他的大腿上。

 

「你疼韓尼,不疼我。你對他溫柔。」

耳根子燒紅,嬉笑指出,你只是說你喝酒顯臉。

 

「那我現在在幹嘛?」

李旻浩輕吻懷中那人的額頭,眼底盡是飽和到沈澱的溫柔。

「哼

「我還幫你蓋外套了、」

「嗯

「我總是幫你帶吃的、」

「但是、是韓尼、」「是你都不出來見我。」

「是的」韓知城低下頭,讓話語都融進李旻浩頸窩裡。

 

「韓知城。」

李旻浩拉開兩人距離,強迫那人對上自己的眼。

「我喜歡你的全部,懂嗎?」

 

懂,都懂。

 

「我會做你男朋友。」李旻浩吻著韓知城的臉頰,年下者輕輕一顫。

「那我想,你也願意做我的看護人?」

「是、當然。」

 

歷經幾個月,終於承認自己是不想找,不是找不到。

兩人依偎著睡在一張床上,不用言喻的喜歡。

醉了,真的醉了。

醉心於你。

 

15

「哥!」韓知城跑出商學院大樓,撲到等候多時的李旻浩懷裡。

李旻浩寵溺的揉著韓知城的髮頂,在上面印下一吻。

「哇、我們還在這欸。」徐彰彬翻了個白眼,方燦只是笑了笑。

「那我們就不打擾~掰掰知城~」「掰掰燦哥~」

「要去哪?」李旻浩轉著手裡的車鑰匙。

「兜風嗎?」「好哇!」

韓知城眼睛一亮,牽李旻浩的右手,十指緊扣。

李旻浩淺淺一笑,心裡卻在放煙花。

 

真的好可愛,呃!

 

「安全帽。」李旻浩遞給韓知城一頂全新的安全帽,並戴上自己的。

「什麼時候買的?」韓知城驚訝地瞪大眼,手也聽話的動作。

「想著要載你就買了。」無心,才怪。

「哥,你變了。」韓知城跨腿坐上重機,

「什麼變了?」

「你以前沒那麼愛調情。」

韓知城嘟著嘴,臉紅噗噗的。

 

「多虧你了,韓啊」

喔對,新愛稱。奇怪的新愛稱。

 

風灌到衣服裡,韓知城覺得很舒爽。

他已經很久沒有那麼開心了,無憂無慮、自由自在。

不再是只坐在書桌前的書呆子,他是李旻浩的韓知城。

享受著速度上的刺激,韓知城伸出手想承接涼風。

 

抓不住。

 

有些東西,他是永遠抓不住的。

 

16

「結果你那天還是沒有回答我、」韓知城突然想到,在公園的長椅上脫口。

「你在床上」「

李旻浩意識到韓知城在問什麼,快速撇過頭。

「你在害羞?」「沒有。」「你的耳朵很紅。」

韓知城咯咯的笑了起來,環著李旻浩的手臂。

 

「因為我喜歡。」

李旻浩小聲的道。

「什麼?」風太吵了,韓知城沒有聽清。

 

「因為我喜歡你那樣叫我,在做的時候。」

 

韓知城唰的一聲,臉也紅了起來。

「什麼奇怪的癖好」「閉嘴。」

 

17

回到房間,兩人前後到浴室洗了澡,一起倒在李旻浩的床上。

「為什麼哥的床比較軟啊」韓知城撅起嘴,怨怨的道。

「你自己選的床位。」

的確,當初是自己先進來的。

「你想見韓尼嗎?」

又是沒頭沒尾的一句,韓知城總是這樣。

但是其實只是他想的特別久,特別全。

「為什麼這麼問?」「你很久沒見到他了。」

 

「不用特別叫他出來、」李旻浩在韓知城的眉頭落下一吻。

「接下來要做的事、兒童不宜。」

 

俯首含住韓知城上薄下厚的唇,伸舌舔了舔唇面。

韓知城乖乖地張開嘴,讓李旻浩進來撒野。

舌尖交纏,拉出一條剪不斷的銀絲。

「喜歡?」

李旻浩看著被吻的意識混亂的韓知城,沒心沒肺的扯出笑容。

「喜歡…DA──」

「閉嘴,除非你想明天都在床上度過。」

褪下兩人的衣衫,李旻浩重新埋首於韓知城的唇間。

漸漸下滑、脖頸、鎖骨、乳首。

「哥、要、」韓知城難耐的扭著腰,李旻浩嘖了一聲。

 

該死的誘人,一直都。

 

拿出抽屜的潤滑劑,潦潦草草的抹在穴口和自己的分身上。

「我忍不住,會痛再叫我停,好嗎?」

李旻浩知道這樣沒擴張會痛,但撫慰脹痛的下身刻不容緩。

「好、啊!」用力貫穿,韓知城倏地拱起腰。

李旻浩喉頭溢出舒爽的低吟,看著韓知城生理的淚水一滴滴從眼角滑落。

「會痛嗎?」李旻浩俯下身吻去韓知城的淚水輕聲道。

「不、不痛」韓知城只是難耐的動了動臀部,換來一聲響亮的拍擊。

「屁股再不乖我會開始衝刺的、」

「來、拜、拜託,我需要」韓知城咬著嘴唇,壓著聲線哭求。

「是想要啊?」李旻浩捏了捏韓知城腰間的軟肉,換來身下人的呻吟。

「求我。」

 

DDaddy、啊!!!」李旻浩聽到關鍵字,立馬開始腰下的動作。

「啊、太多了、啊!不、」韓知城的嬌吟被撞得支離破碎,流下的眼淚被耳廓盛著,一閃一閃的像耳勾般誘人。

「是你要玩火、」李旻浩一下一下往深處碾,撞到前列腺沒幾下韓知城就哭著喊著Daddy射了出來。

但是李旻浩還沒結束,高潮後的抽插感覺起來更加清晰,韓知城只能啞著嗓子求饒。

「求你、別了啊、」

「再叫一聲Daddy、快。」

李旻浩額角的汗滴在韓知城的臉頰,沿著圓滑的曲線畫下,滲入床單裡。

DDaddy、我不、不行啊!!」身後的溫熱再次抽搐,李旻浩被夾的洩出,射在韓知城體內。

 

 

韓尼一天不出來,自己就會失去一天的自由時間。

韓知城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