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21-07-30 01:12:29

旻城 代罪羔羊 (上)(H)


➤ABO
,偏黑暗

有比較兒童不宜的面相(不只車)請小心服用

海洋旻x香橙城

心臟很強的人再看,答應我

──正文──

01

繁華的街區被夜晚的黯淡吞噬,人們倔強的點起霓虹叛逆一時。

孤獨的人在夜晚撫平傷痛,受歡迎的人在夜晚療癒自尊。

李旻浩一個人走在路上,沒有半點表情。

拿出兜裡的菸盒,猶豫幾下又收回口袋。

突然,包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點開訊息,李旻浩勾起嘴角。

「這不就找到了?」

 

「代罪羔羊。」

 

02

「不要、不要打我媽媽!」

血液像公園正中央的噴泉洩出,向外流往四處。

那女人的純白裙襬被染的深紅,失去生命跡象。

蒼白又纖細的手垂落在兩旁,男孩抱著頭痛苦的尖叫。

「再叫就連你也殺了。」

 

不過是欠債,怎麼就失去一切了?

 

噩夢驚醒,李旻浩猛然坐起。

冷汗沿著鬢角劃下,流入領子裡。

沒事、李旻浩。代罪羔羊來了。

拿起床頭櫃的玻璃罐,倒出幾顆白色的膠囊吞下。

呼吸漸漸平緩,李旻浩卻也睡不著了。

拿出手機,敲打著鍵盤送出訊息。

LMH:長怎樣?叫什麼?怎麼遇到他?”

對方似乎正在線上,已讀的符號幾乎是同時出現。

“?已傳送一張圖片”

可惜了這張臉,挺可愛。

“?:韓知城。”

“?:OMEGA,香橙味”

噢、那再好不過了。

“?:他在咖啡廳打工。”

LMH:就學中?”

“?:不,看起來應該是心理問題,在家學習。”

心理問題?又不是他家被滅門、怎麼就有心理問題?

他爸做的報應垂直丟給他兒子?李旻浩在夜裡笑的瘋狂。

都不關我的事,我只需要他負責。

LMH:有同住人?”

“?:不,他一個人。”

 

這是何等的幸運。

 

03

韓知城今天嘆了第二十四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疲累,打工出錯已經四五次了。

「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店長提出建議,擔心的道。

不必擔心會有顧客因此亂鬧,因為他們看到韓知城的臉就會冷靜下來。

看起來莫名的無辜,只要支支吾吾地說個對不起就會無條件獲得原諒。

「不行…」韓知城擦拭著玻璃杯。

「我必須做好份內的事…」

鈴聲一響,韓知城走回收銀機前。

「一杯冰美式,和你的電話號碼。」

韓知城沒有太大的反應,大概是太疲勞,根本沒聽清楚,只按了幾下螢幕。

但是站隔壁的店長聽到了,下巴驚到可以放到桌上。

「這樣是一共是七十元。」韓知城還是沒察覺什麼。

十秒、十五秒、韓知城都沒有接到錢。

抬起頭,發現店長正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對方。

轉過頭,對上顧客的眼睛。

 

深邃、難以捉摸,但很美。

 

「怎…怎麼了嗎?」「我說、」

那人壓低身子,將臉湊近韓知城。

鼻尖幾乎要碰到了,他都可以數出對方有幾根眼睫毛。

「我要你的電話號碼。」

韓知城臉一紅,急忙轉頭用眼神詢問店長。

店長扭了扭脖子,示意由他。

為了不鬧大,韓知城抽了張餐巾紙,在上面寫上自己的手機號碼。

「韓知城、請等待我的電話。」

那人接過咖啡,徑直的離開店內。

 

奇怪的人。

 

04

從那天起,每天至少會接到一通他的電話。

內容不過就是互相了解,就像朋友一樣。

因為自己在家自學的關係,幾乎沒有什麼朋友,所以他很珍惜李旻浩。

噢、他在第一通電話裡就進行過自我介紹了。

他也常常約自己出去玩、吃他最喜歡的起司蛋糕、看他最喜歡的電影。

很像情侶,但他怕李旻浩沒那個意思。

李旻浩和他說,他沒有家人,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這話不假,但是他不是被家人拋棄。

 

只是他們被殺了而已。

 

看到韓知城單純的為自己落淚,李旻浩表面摸了摸他的後腦勺安慰,實則在心裡磨刀。

不就是你爸嗎?

 

韓知城也和他講了自己的家庭。

他從小就沒有媽媽,一直是爸爸帶他長大。

但是後來,他爸爸突然再也沒有回過家,從此以後就沒有家人了。

韓知城異常的平靜,就好像理所當然。

李旻浩又是一聲嗤笑,但韓知城沒有發覺。

「那你爸的職業是什麼?」「聽說是工程師…」

喔當然,他不會對他最親愛的兒子說實話。

高利貸什麼的,他甚至不會讓他寶貝兒子認識這個詞。

「天天早出晚歸、但已經沒什麼記憶了。」

韓知城任著海風吹亂自己的髮,也任著海風捲去自己微小的聲音。

兩人坐在沙灘上,看著海浪一去一來的上岸。

這次拍打上岸的會是什麼?

韓知城看得出神,李旻浩也是。

不過是看的東西不一樣罷了。

 

「要在一起嗎?」

李旻浩轉頭看向海面,和自己的心境一樣平靜。

不過就是提出一個問題,也沒什麼特別的情感。

只要那人無條件信任我就好。

韓知城驚訝的看向李旻浩,眼睛瞪得圓睜睜的。

「你…哥、你…」

「我說我喜歡你,要在一起嗎?」

 

只要一下下就好,只要代替你爸就好。

 

05

很黑,很黑。

密室很悶,韓知城全身上下都沁出一層薄汗。

感覺全身都好痛,到處都傷痕累累。

他好想出聲叫李旻浩來救他,但他已經不信任自己了。

手腳都被綁著,感覺到下半身的衣物已經被褪去。

眼淚乾涸後黏膩在臉頰,滲透到傷口帶來刺痛感。

好想念旻浩哥、好想念──

好想念那個清新的味道、和淚水一樣鹹淡的味道。

或許一直哭,也是說服自己李旻浩還在身邊吧。

被綁在這裡已經不知道第幾天了,韓知城已經徹底失去時間觀念。

只知道固定時間會有人抽打自己,怎麼問都不答話。

也有人會玩弄自己的下體,用各種不同的東西去束縛它、甚至是拿東西插入後穴。

他好痛、好難受,但是怎麼哭喊都沒人會救自己。

 

怎麼就一次失誤而已,就失去一切了呢?

 

06

和李旻浩交往邁入兩年,韓知城一路上都過得很平穩。

他有了心靈寄託,李旻浩也很疼他。

他想吃什麼、要什麼、去哪裡,李旻浩都會滿足他。

他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他最喜歡和李旻浩在家裡膩一整天。

就待在他的懷裡,嗅著他後頸散發的清新氣味,使自己沉醉。

偶爾擦槍走火,他們會在床上翻滾。

但是在床上的李旻浩很可怕,就好像──

不愛自己一樣。

他不會管自己說痛、不會管自己已經哭的脫水、

就像純粹洩慾一樣。

但等到結束後,李旻浩會像回過神一樣,吻去自己的淚水和自己道歉,說是動物面控制了自己。

已經被標記了無數次,海洋和香橙的味道徹底交融。

韓知城不以為意,以為他們會這樣幸福的在一起,直到最後。

 

 

一通電話,打破韓知城規劃的未來。

「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聽起來像是計畫已久?電話裡頭的李旻浩一絲感情都沒有。

「為、為什麼?」

韓知城還是想問。

不要是不愛我了、不要是不愛我了──

「你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清楚。」

「我…我做了什麼?」

李旻浩沒有回,掛斷了電話。

 

他徹底地利用韓知城自卑的性格,貫徹李旻浩要讓韓知城代替他父親一輩子活在愧疚裡的計畫。

他貼上100%阻絕的封貼,戴起帽子和口罩。

「抓了吧。」

 

到現在,韓知城被關在地牢裡「贖罪」已經過了三個月。

地上的血跡乾了又濕、濕了又乾。

體液和精液流淌,眼淚也遍佈傷痕累累的臉蛋。

可惜這張臉了、可惜了。

 

李旻浩每天都會去看他,藉此撫慰自己一直以來想報仇的慾望。

每次去的時候,那人總是在鞭子下哭著喊自己的名字。

他會走向前,賞那人幾個巴掌。

你沒資格叫我媽給我取的名字。

等到那人被痛暈了,李旻浩就會請醫生進牢治療。

 

他不會讓他死,他要讓他一輩子受折磨。

 

07

今天是韓知城不進食的第三天。

李旻浩已經被管理人催的煩了,決定去看韓知城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一進去,只看到瘦小的身板縮在牆角。

看來今天的虐打還沒開始。

一旁的飯菜似乎已經被置放許久,李旻浩下令更換,走近韓知城。

「為什麼不吃飯?」

聽到熟悉的聲音,韓知城立馬坐起,到處摸尋著李旻浩。

被一巴掌拍掉雙手,韓知城跌坐在地上。

「對…對不起…」韓知城還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但是他還是一直道歉。

「沒什麼好道歉的,我不可能會原諒你。」

逐漸加深韓知城的愧疚感,李旻浩勾起嘴角。

 

「永遠也不可能。」

「告訴我、拜託!」韓知城用盡全身的力氣爬向李旻浩,被李旻浩一腳踩住右手。

「沒那個必要,就這樣。」

吩咐門外醫生給他打營養劑確保他的生命跡象,便消失在門前。

 

韓知城已經陷入絕望了。

就算他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但他覺得一定很嚴重。

自卑的心態油然而生,最後像枝椏蔓延到全身。

他到底做了什麼?會讓李旻浩不再愛他,甚至怒不可遏。

 

他從來沒有想過李旻浩

從來就沒有愛過他。

 

08

再一次去地牢看韓知城時,他已經瘦到只剩骨頭了。

因為沒有皮下脂肪的保護,傷痕變得更加血腥怵目。

他已經沒有再哭了,也沒有反抗的跡象,只是任人擺佈。

李旻浩走向前,蹲在那人面前。

韓知城抬頭看了李旻浩一眼,小小聲說了對不起。

惱火、當然惱火。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為什麼道歉?

一巴掌打在韓知城臉上,熱辣辣的痛。

一滴一滴的眼淚滾落,但韓知城似乎已經失去靈魂,只是任由珍珠自行脫隊。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沒有笑容的韓知城,但的確是一樣異樣。

有點不習慣,但是無所謂。

如果這時候還笑,李旻浩是真的會拿刀剮他肉的。

「旻浩哥…」連發聲的力氣都沒有,連著淚水溜走。

「我很對不起…」

鹹的極致是苦味,而李旻浩的信息素正在擴散。

他在發情期,但是他貼了封貼。

聞到韓知城後頸的香橙味,李旻浩吞了口口水。

「你就為你的罪行贖罪吧。」

強拉起韓知城到一旁地板上,脫下褲子沒有任何潤滑就進入韓知城的後穴,換來韓知城的哀號。

強硬的扒開韓知城的嘴,逼他和自己接吻。

身下的抽插越來越急躁,用力一頂,破開他的生殖腔口狂搗。

韓知城已經被痛暈了,失去了意識,癱軟在李旻浩懷裡。

深深的吸了口韓知城後頸香甜的信息素,李旻浩低吼一聲洩在那人體內。

甩開韓知城,李旻浩嗤之以鼻。

整理好衣服,走出房間。

 

看來他到死,也不會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道歉。

 

09

“?:進行的怎樣?”

LMH:就那樣吧。”

李旻浩吸著香菸,吐出霧白。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這並沒有給自己帶來痛快的感覺。

虐待韓知城的那日來到已經一年了,李旻浩還是沒有釋懷的感覺。

他以為是虐待的不夠狠,但是直到那人已經奄奄一息,他還是沒有快樂。

看到以前笑得開朗,無條件信任自己的白痴,現在已經變成失魂落魄,身痕累累的破布娃娃。

李旻浩反而更惱火。

“?:那告訴你一件事吧。”

LMH:說。”

“?:韓知城似乎沒有說實話。”

LMH:什麼意思。”

“?:他沒有見過他的爸爸。”

李旻浩猛地坐直,把煙蒂丟到地上踩熄。

LMH:什麼意思?”

“?:他是私生子,寶貝。”

 

「我也想要有家人。」

韓知城蹬著光溜溜的腳丫,在軟濕地沙土上走著。

「不是有爸爸嗎?」

「啊啊、是啊。」

笑得勉強,眼裡都是失落。

「可、可能我、我長大沒見過幾次吧、」

傻笑帶過,李旻浩無心過問。

 

一樣是被拋棄的可憐蟲,一樣是沒有家人的環境下長大的受害者。

“?:反正你也不在意,對嗎?”

不在意嗎?

 

10

李旻浩這次去地牢的時候,韓知城沒有任何反應。

他知道那人來了,但他連看都沒有看。

李旻浩嘗試觸摸他的臉,他一個往後躲開。

「我沒有要打你。」

看著微微發抖的韓知城,李旻浩心臟痛楚散開。

「對不起

從韓知城被綁來這裡之後,他就只跟自己說過對不起了。

即便他一點錯都沒有,他還是只信任李旻浩,愧疚地不斷道歉。

「再道歉我就拔掉你的舌頭。」

李旻浩已經很會偽裝了。

「拔吧。」

韓知城的聲音沒有起伏,直直的刺入李旻浩的耳膜。

「什麼?」

 

「拔吧,我好累。」

韓知城展開了來這裡後第一個笑容,有點扭曲、有點心寒。

「我想離開了。」

 

離開這個世界,我沒有資格在這裡了。

 

11

治療好韓知城花了兩個禮拜,痊癒大概要花半年。

但是韓知城一點要恢復意識的跡象都沒有。

李旻浩已經請了最好的醫生,但韓知城還是沒有醒。

「一群庸醫!」

李旻浩用力的揍了醫生一拳,被人連忙拉開。

 

「我說了!他不想醒他就是不會醒!」

 

他不想醒,因為他累了

 

 

 

他想離開。

 

坐回韓知城病床邊,李旻浩靜靜的看著床上那人。

他想和他道歉,但不知道要怎麼說。

說自己誤會了,所以才這麼做的?

這樣很怪。

主要是他如果不醒來,自己也不會有機會道歉。

 

12

「哥、」韓知城躺在李旻浩懷裡,想睡覺的昏沈讓他的語氣黏糊糊的。

「你想要怎麼死掉呢?」

「幹嘛問這個?」

「我」韓知城也不知道。

「我想在你身邊死掉。」

「你講這個是為了撩我?」

「沒沒有!!!」

韓知城把臉埋進李旻浩胸膛。

「就只是想問你

「或試探我?」嘆了口氣,揉亂了韓知城的髮頂。

 

「那就死在你身邊,可以了?」

 

白痴。

我不想要你死在我身邊。